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8章 渗血的珠宝
    “更简单的方法证明?”

    凌太虚的眼眸陡然暴缩,目光变得凛冽无比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满怀自信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神之赐福真的是假的?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疑声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大家都听到了张横所说的有关珠宝造假的话,但是,其实在场的人,还真没多少人相信这枚绝世珍品是假的。

    毕竟,大家在刚才根本没看到张横所说的那圈黑色。再加上凌霄珠宝百年老字号的名头,许多人还是愿意信任凌霄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听张横的话,看他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,无数人的心中却都是冒起了一个疑问:难道凌霄的这枚镇店之宝,真是假的?否则,他怎么能说得如此的信誓旦旦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了张横身上,每个人的神情中都现出了迫切的神色,想知道他所说的简单方法是什么。

    凌太虚和凌云天两人却是脸色更加的难看,他们还真没想到,张横竟然在此事上没完没了了,现在更是提出了什么简单的方法可以测试这珠宝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四周人群那迫切的神情,两人心中很是无奈。明白此事如果不进行下去,只怕真会引起众人的怀疑,还真以为凌霄的镇店之宝就是假货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他们现在不得不按照张横的话去做。否则,凌霄百年老字号的招牌,还真要砸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你快说,到底有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凌云天不耐烦地喝道:“不过,我可得警告你,你说的方法,不能有损神之赐福,否则,你这是故意刁难,只能证明你所说的一切都是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你放心,本少可不象某些人那样会赖皮。”

    张横无所谓地耸耸肩,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其实我所要说的方法确实是非常的简单,因为,只要把你的那什劳子神之赐福,放到一百度的沸水中,到时,就能分辩出它是真是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一百度的沸水?”

    这回连凌云天和凌太虚两人都感觉意外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想来,张横之所以一再提出要求,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,甚至是胡搅蛮缠,从而搅了今天的事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以为,张横所说的测试的方法,肯定是非常的苛克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竟然只是要把神之赐福放在百多度的沸水中,这却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。

    要知道,星云石乃是天外殒石,本身的硬度堪比钻石。当年凌家得到这枚神之赐福时,曾对它进行过各项检测。

    别说是一百度沸水,就算是一千度的烈火,也休想伤它分毫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张横竟然只是提议,把神之赐福放在百度的沸水中,就能分辩它的真伪。

    这是开玩笑吗?还是这家伙脑残了,还真当宝石是泥塑纸糊的?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一边的杨飞,一张脸也已成了猪肝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张横所谓的简单测试方法,竟然只是百度的沸水。

    “这能测试出神之赐福的真伪吗?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百度的沸水,就算是真的是泥捏的,一时半会也不会融化啊!这算是什么测试方法?”

    符合的人越来越多,每个人都表示对此方法很是置疑,而望向张横的眼神,也变得古怪起来,就象是在看一个白痴。

    任何人对张横所说的这个测试方法,都感觉很不靠谱。

    只有刚才退入人群的那个女子,此时此刻,正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望着张横,俏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依你所言。”

    凌太虚和凌云天两人互望一眼,神情都露出了嘲讽的神色。

    两人根本不信,百度的沸水可以测试星云石的真假,别说这样的方法他们从来没听说过,就算是用脚趾头想,这个方法也绝对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要看看,张横等会如何出丑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一大盆刚烧开的热水端了上来,放在了橱柜上。

    “嗯,很好,你就把这东西放到水盆中,到时,肯定你就知道它为什么是假货。”

    望望四周,张横向拿着神之赐福的凌云天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被张横指使,凌云天感觉很是不爽,冷哼了一声,也不再犹豫,把手中的那枚神之赐福放入了热水盆里。

    他是根本不信,区区一百度的沸水,会起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如果沸水都能测宝石,那么,母猪也能上树,公鸡都可以生蛋。

    四周围观的人也没有了刚才的期待,人们都有些散漫地在交头接耳,甚至许多人已完全失去了对这个所谓的测试的兴趣。

    之所以还呆在这里,就是想看看,这个信口开河的家伙,等会怎么被凌霄收拾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凌云天终于把手中的神之赐福放入了沸水中。

    四周所有的人,目光也在这一刻,刹那都聚焦到了水盆里。

    只是,那盆沸水蒸腾着袅袅的热气,神之赐福放入其中,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,甚至透过水汽和水波的掩映折射,更是散发出了炫彩迷离的光芒,看起来璀灿之极,炫丽之极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姓张的,这回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凌云天满脸的得色,目光恶狠狠地望向了张横:“小子,你今天必须向我们凌霄道歉,不然,就休怪本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此刻,已是胜券在握,凌云天心中得色起来:“当然,做为你诬陷我们凌霄声誉的惩罚,本少也不想太为难你,还是按刚才所说的那样,就让你为我们凌霄做一天的人体行为艺术模特吧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凌云天肆意地大笑起来,他现在是绝意要羞辱张横,把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,好好地修理一顿。

    然而,凌云天的笑声还没有荡漾开来,突然,四周陡地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:“啊,你们看,你们看,这水盆里的水,这,这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凌云天陡地一震,猛然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向水盆望去。

    而一望之下,凌云天身形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震骇无比: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?我的天!”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那个水盆里的水,确实是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水盆中盛的虽然是热水,但因为没有再加热,所以水盆里的水是平静的,只有袅袅的热气在蒸腾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这水盆里的水,象是突然被煮沸了一样,竟然滚滚地在冒着泡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随着水盆中那盆水的沸腾,放在里面的那枚神之赐福,竟然也滚动了起来,一缕缕肉眼可见的血红颜色,正迅速地漫延开来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原本那盆清澈见底,纯净透明的热水,竟然已变成了一片血红,就仿佛是滴入了鲜血一样,扎眼之极,刺目之极。

    “俄滴神,这宝石果然是假的,竟然把水给染红了,我的天啊,它的颜色原来是染上去的啊!”

    四周有人发出了惊呼声,那些看到水盆中情形的人,个个震惊,人人震憾,眼珠子都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从现在的情形来看,任谁都可以看出来,放在水盆中的神之赐福,确实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是吗?水盆中那血红的颜色,就是从神之赐福中渗透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颗能渗出颜色的星云石,能是真正的绝世珍宝吗?

    这只能说,神之赐福的确是假的,它那炫丽的色彩,就是人工添加着色上去滴!

    “原来凌霄一直在造假!它的镇店之宝都是假货,真是想不到啊!”

    四周已有人置疑凌霄的声誉,表示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我本来一直都以为,凌霄是百年老字号,应该是个可以信得过的商家。想不到原来也是会有假货的。”

    议论的人越来越多,现在许多人对凌霄百年老字号的金字招牌,也都产生了不信任。

    “啊呀,我上次也在凌霄买了一件古董,看来,我得回去测试一下,可不能被坑了啊!”

    场中一片闹哄哄的,人们因为看到水盆中神之赐福的异相,一下子把他们原本对凌霄的信誉度,降到了冰点。

    “不,这绝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!这肯定是什么地方不对了,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凌云天陡地回过了神来,猛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叫着,一边已是伸出了手,也不管水盆中是近百度的沸水,一把抓向了那枚神之赐福。

    凌云天是真的急了。而且,杀了他也不信,自家的镇店宝物,竟然会是赝品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不顾三七二十一,要看看水盆中的神之赐福到底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然而,当凌云天的手刚伸入水盆,一幕让人无比惊骇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凌云天的手刚探入那个水盆,却是陡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,整个人也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猛地跳了起来:“妈呀,痛死我了,好烫,好烫!”

    凌云天蹦跳着,凄呼着,神情痛苦之极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四周人一时弄不清状况,不由人人震惊,个个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但是,很快人们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,凌云天那只探入水盆的手,手背上突然鼓起了一大片水泡,整只手也变得血红一片,看起来怪异无比,也是恐怖无比。

    “他被烫着了,他竟然被烫着了。”

    人们再次发出了一阵惊呼,却是个个面面相觑:“这怎么可能?那水虽然是热水,但是,已经放在空气中这会儿时间了,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就把他给烫伤呢?而且,还烫得这么厉害,这水里到底有什么啊?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那水盆上,人人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就算是滚沸的热水,如果是留了心的,手快速地伸入,马上拿出来,一般情况下,是不会被烫伤。

    那么,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这水盆里的水,现在应该有了古怪,不仅仅是热水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可是,它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?

    场中每个人的心中,都浮起了这样一个疑问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