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9章 全乱套了
    场中突然出现异常情况,这顿时震惊了四周的所有人。刹那间,惊呼一片,个个骇然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不对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凌太虚浑身剧震,一张老脸陡地变得惊骇无比,整个人更是几欲瘫软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通灵珠体的异能者,他对任何珠宝类所散发的能量,特别的敏感。

    神之赐福在他的感应中,一直蒸腾着氲氲的华彩。但是,这一刻,水盆中的晶体,却黯淡无光,完全失去了它所蕴含的奇异能量。

    凌太虚心头大骇,猛地意识到了,自家的镇店之宝,可能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不,这绝不可能,我们的神之赐福绝不会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凌太虚猛地反应了过来,朝着身后的凌霄服务人员喝道:“快,快拿夹子来,我要看看那枚神之赐福。”

    有了凌云天的前车之鉴,凌太虚倒不敢用手直接去抓那枚神之赐福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连忙答应,很快就拿来了一个金属夹子。

    凌太虚也不迟疑,拿过那个夹子,小心翼翼地向水盆里的神之赐福探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了他的身上,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期待。

    谁都想看看,这枚会渗出鲜红颜色,能把整个水盆的水都染成血红的东西,现在到底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然而,当凌太虚的金属夹子夹住神之赐福的时候,一幕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情形却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一声轻微的异响响起,仿佛是玻璃破碎的声音。虽然在场中有些噪杂的环境里,显得并不刺耳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这声喀嚓声,被夹在金属夹子里的神之赐福,竟然一下子碎成了无数的碎片,叮叮咚咚地落到了水盆里。

    “俄,这东西竟然碎了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人人傻了眼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做梦都不会想到,当年秦始皇皇冠上的压冠珠,竟然会被夹子如此轻易的夹碎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震骇?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就是秦始皇皇冠上的宝珠,原来是玻璃制品啊!”

    下一刻场中乱成一片,有人怪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这应该是本世纪最可笑的笑话了吧?凌霄的镇店之宝,竟然在水中浸泡了一下,就这么成了豆腐渣,真是天方夜谈啊。凌霄真牛,做假都能做到这样的程度,也真亏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吹起了口哨,满是讥讽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要说制假水平,凌霄还真是一流。貌似这东西刚才可真一点看不出是假的啊。”

    符合的人越来越多:“可是,一浸入水中,就原形毕露,竟然成了这样一驼玩意,厉害啊,厉害!”

    四周义论声四起,人人用一种嘲讽的口气,开始批判起了凌霄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乱哄哄的,比菜市场还菜市场,简直乱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不,这怎么可能?神之赐福怎么会是假的?这绝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望着被夹碎散落到水盆里的那些碎片,凌太虚浑身颤抖,脸色死灰一片,整个人都要瘫软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杀了他都不信,这枚凌霄的神之赐福,竟然会是假的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的事实,无一不在证明,放在水盆里的星云石,确实就是假货。

    但是,这怎么可能?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没有人比凌太虚更了解这枚神之赐福。当年凌家化重金购来的时候,也是曾经过不少专家的鉴定,完全可以肯定它就是秦始皇皇冠上的压冠珠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它却被一盆热水给溶化了,变成了不折不叩的假货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让凌太虚接受?

    一时间,凌太虚脑袋瓜子嗡嗡作响,所有的筋全部短了路,整个人都傻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“不,这绝不是真的,这宝石一定是被人调包了。”

    凌云天陡地反应了过来,凄厉地怒喝道:“姓张的,是不是你搞的鬼,是不是你偷换了我们的宝石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凌云天那只受伤的手已被凌霄的服务人员,用一块毛巾包了起来,两名凌霄的女服务生扶着他,似是要把他送医院。

    但是,凌云天却那里肯走,他也看到了他的三爷爷凌太虚用夹子夹那枚神之赐福,却一下子把它夹成了碎片的情形。

    凌云天浑身剧震,一下子傻了眼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震惊,凌云天猛地反应了过来,却是厉声喝叱起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我们的神之赐福绝不会是假货,这肯定是你调了包,这才会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凌云天满脸的狰狞,眼眸里都现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凌霄的镇店之宝,秦始皇皇冠上的压冠珠,竟然变成了假货,这确实是让凌云天几欲发狂。

    而他也陡然想到了一点:今天的事情,全是张横引起的。

    不是吗?先是张横这家伙诬陷凌霄的镇店之宝是假货,从而挤兑自己,让自己不得不拿出这枚神之赐福与他当面对证。

    现在,珍藏了多年的神之赐福,竟然真的变成了假货,那么,这是不是说,在这个过程中,张横这家伙搞了什么鬼,使用了狸猫换太子的手段,把真正的宝石给换走了呢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凌云天那里还忍得住,朝着张横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整个人也逼向了张横,看他的架势,都有恨不得要咬上张横一口的意味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几名凌霄的保安,也一个个脸色凝重,暗暗围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凌云天的话,让这些保安顿时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凌霄镇店之宝,竟然在他们眼前成了假货,每一个保安,也都感觉到了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现在,凌霄的少东家,已有了怀疑的对象,保安们自然不敢稍有怠慢。

    “啊!被调包了?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了一片惊呼声,人们陡地意识到了什么,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凌云天和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人人神情怪异,个个表情复杂。

    事情是真的闹大了,价值十数亿美元的神之赐福,变成了赝品,这可绝对不是闹着玩地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说凌少,饭可以乱吃,但话却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杨飞猛地窜了出来,这个时候如果他再不出面,那就太不象话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一直被凌云天压着,他原本就窝了一肚子火。此刻,凌霄出了这种天大的笑话,他岂能不抓住机会,好好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手指猛地指住了凌云天:“明明就是你们凌霄作假,现在你却诬陷我们张少调包。嘿嘿,这叫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飞猛地转向了四周的人群:“各位,大家刚才都看到了,他们凌霄的神之赐福,从橱柜里拿出来后,一直都是这位凌少手中拿着,没有一刻离开过他的手掌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既然是他一直拿着,谁能在他手里调包呢?”

    杨飞一张胖乎乎的脸上,满是兴奋之色,小眼睛里也闪烁着激动的光芒:“而且,大家也都一直在看,我说凌少,你还真当所有人都是瞎子吗?你就算是想血口喷人,也得靠谱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杨飞的话顿时引起了四周人的认同:“我们刚才一直在看,那东西确实从没有离开过这位凌少的手掌,怎么可能会被调包,这完全就是信口雌黄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凌霄这是店大欺客,既然敢弄出假宝石来,怎么就不敢承认了,还要污限别人,真是没天理了。”

    符合的人越来越多:“这可是个法制社会,什么都得讲证据和道理的,不是随便就可以污限人的。”

    人们愤愤不平,凌霄的镇店之宝是假货,已让所有人对凌霄的信誉度产生了置疑。

    凌云天这蛮横的态度,更是让大家不屑。所以,人们纷纷指责起了凌云天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被杨飞一顿抢白,又被四周这么多人指责,凌云天气得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但是,想想杨飞的话,再看看四周群情激愤的人们,凌云天还真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那枚神之赐福从橱柜中拿出来后,确实是一直由他拿着,从没有离开过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张横确实是不可能搞鬼,更不要说调包了。

    除非真的象杨飞所说的那样,四周的所有人全是瞎子,而他凌云天是死人,否则,在这么多人眼皮底下,才能从他手中被人调换了那枚神之赐福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这些,凌云天却实在是不甘。

    而且,今天凌霄的镇店之宝竟然被鉴定是假货,这事由他而起,凌云天却也感觉无法承担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也顾不得别的了,先逮住一个替罪羊再说,无论如何,总得给家族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而他咬住的人,就是张横。

    因此,凌云天那里还管什么有理没理,一声厉喝:“姓张的,今天的事你绝对脱不了干系,我们的神之赐福绝不会是假的,现在它变成了这样,就算不是你调了包,也肯定与你有关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凌云天又逼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你脑子清醒清醒。”

    张横满脸的不屑:“本少虽然不知道你们凌霄是不是真的有神之赐福。不过,本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,现在的这枚的确就是假货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说的调包什么的,本少更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如果说一定是被调包了,那么,这也肯定不是发生在现在,而是发生在这东西被放入这个橱柜之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嘿嘿冷笑起来:“我说凌少,你就别象狗一样咬来咬去咬人了,还是去查查你们凌家是不是出了什么内鬼,这算是本少给你的一个忠告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