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0章 挑拨离奸
    “内鬼?”

    凌云天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惊惶无比。

    张横这话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。如果神之赐福是在放入展示柜前,就被人调了包,这绝对比现在这种场合,当众被人调包的可能性强。

    凌云天的脑海里,顿时如同是风车一样转了起来,回想起神之赐福最近在什么时候被移动过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因为,神之赐福,最近一次被移动,乃是在一年前,为了在高雄的分店开业,吸引人气,这才拿到了高雄那里展示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那次高雄之行,就是他凌云天负责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如果家族中真有人怀疑,这岂不是说,他凌云天会成为最大的内鬼对象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凌云天浑身剧颤,头顶到脚底,刹那被一股冷气所贯穿,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凌家年青一辈,可不止只有他凌云天一人。虽然他是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,也是顺位的第一继承人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他真的犯了这样严重的自盗行为,那么,后果绝对不可设想,别说将来坐上凌霄董事会主席之位,只怕他会被直接踢出凌家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胡说八道,明明是你暗中搞的鬼,却在这里乱说一气。”

    心中惊骇,凌云天再也顾不得什么了,猛地一咬牙,就向张横扑去。

    张横的话实在太诛心,竟然把脏水泼到了他身上。现在,他已是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,恨不得从张横身上咬一口肉下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,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响起:“够了,云天,你还嫌丑出的不够吗?”

    凌太虚终于看不下去了,厉声喝道,望向凌云天的眼神里,更是充满了愤怒。

    “三爷爷,我……”

    凌云天身形剧震,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凌太虚。

    但是,一望之下,他的心陡然沉到了裤档,浑身都感觉象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此刻的凌太虚,望向凌云天的眼神里,充满了阴厉。那个眼神,明明已是对凌云天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显然,张横那句内鬼的提醒,也让凌太虚想到了这个可能。而他也自然清楚,最近一次神之赐福离开这里,就是凌云天经的手。

    所以,凌太虚已对凌云天产生了置疑。甚至以为,这次事件,也有一种阴谋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是吗?神之赐福,一直是凌霄的镇店之宝,更是非卖品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凌云天却是找了借口,最终让张横逼得把神之赐福当众鉴定。

    凌云天明明知道神之赐福的贵重,却竟然拿这镇店之宝开玩笑。如果心中没什么阴谋,凌太虚还真有些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所以,越想越怀疑,凌太虚现在对凌云天已感觉无比的可疑。

    “三爷爷,就是他,他就是离我们最近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凌云天还想反驳。

    但是,凌太虚却那里还会让他开口,厉声喝道:“住嘴,你难道还嫌今天的事不够乱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凌太虚目光转向了四周,双手一抱拳,向围观的一众客人道:“诸位,今天的事其中肯定有蹊跷,大家也都知道,我们当年重金购买的神之赐福,是经过许多专家的鉴定,绝不会有假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现在这枚神之赐福,却是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凌太虚继续道:“这肯定是被人调了包,所以,此事需要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今天对不起大家了,不过,请大家放心,虽然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们感觉很是遗憾,不过,请大家相信,我们凌霄百年的老字号,是绝不会造假的。所以,此事今后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凌太虚竭力地想挽回今天这事造成的影响,不厌其烦地向众人解释道。

    然而,四周传来的是一片吁吁声。

    场中看到今天情形的人,无论是谁,都已对凌霄所谓的百年老字号的金字招牌,产生了置疑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连镇店之宝都是假货,凌霄还有可以相信的地方吗?

    所以,人们报予的是不屑和嘲笑。根本没有人再把凌太虚的话当一回事,全当这老头儿是放屁。

    场中一片哗然。不过,就在人群中,却有两个人神情怪异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我真的会被封杀吗?”

    一直跟在凌云天身边的女明星,此刻已被挤到了人群后,浑身颤抖,一张俏脸更是惨无人色,口中喃喃着,惊惶之极。甚至对于神之赐福被鉴定为假货,也全然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刚才被那个女子一说,心中又惊又疑,就追到了人群后。

    也不知那女子又对她说了什么,却让她刹那变色,人也变得恍乎起来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那女子怜悯地望了女明星一眼,目光瞟向了另一边的张横,神情变得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微一挑眉,女子也不再看场中这幕混乱的场面,转身就向三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他的心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。尤其是那女子在离开时,望向张横的眼神,很是异样,让张横有种似乎被她看穿了一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的心陡地一突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可以确认,自己确实是不认识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那么,她到底是什么人呢?她难道真的能看穿自己这次在凌霄玩的把戏吗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张横微微蹙起了眉头。当他看到那位女明星失魂落魄的样子,心中又是一突,一个老大的疑问也浮上了心头:刚离开的那个女子,到底跟这个女明星说了什么,以至于让她变成了这副样子?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结束。”

    正沉吟着,凌太虚再次向四周做了个罗圈揖:“不过,我们已报了警,等会警察会调查此事,所以,还要麻烦诸位一下。”

    凌太虚毕竟是在商场上滚打了多年的老狐狸,虽然乍逢惊变,也是震惊不以。但是,却还是把现场的情况,处理得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门口果然响起了警笛声,不一会儿,一大群警察冲了进来,把凌霄宝殿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凌霄毕竟人手很多,就在神之赐福出现问题的时候,这店里的经理就想到了报警,并指挥保安,封锁了店里,暂时不让任何人出入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心中一震的是:刚才那个女子离开时,似乎并没有受到三楼楼梯口保安的阻拦,好象完全无视她一样,就让她那么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一挑,再次扫过全场,却那里还有那女子的身影。她果然在刚才已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那么,她老大的一个活人,为什么这里的保安竟然把她当空气一样?张横的心中,疑虑越来越重,对那个不知名的女子,也产生了浓浓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胡警官,我们这里出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看到警察,凌云天和凌太虚连忙迎了上去,向带队的警官说起了情况。

    凌云天最后道:“我们怀疑,这个姓张的家伙,就是导至事件发生的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警官目光望向了张横这边,神情却是陡地一滞。

    “胡警官,您好!”

    张横淡淡一笑,朝警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错,这次带队过来的警官,还真是老熟人,正是昨天在凤瓴山上遇到的胡青春。

    古玩市场所在的区域,与凤瓴山属于同一管辖范围,做为此地警局的刑警大队长,凌霄古玩出了镇店之宝被调包的大事,胡青春自然要亲自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没想到,这次的事情,竟然又扯上了张横。

    胡青春的神情变得很是怪异,他可没忘了,昨天张横在追日潭边那惊世骇俗的表现。那么,这次凌霄镇店之宝的案件,难道……

    胡青春心中陡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,但是,他却也不敢表现出来。朝着张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胡警官,我们还有要事,如果有什么事,就请从我们这边先开始调查吧!”

    张横很配合,他也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,所以主动提出了先调查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好!感谢张少的配合。”

    胡青春连忙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调查其实很简单。凌云天怀疑神之赐福是被人调了包。那么,只要搜一下在场众人的身,如果没有神之赐福,那就是可以洗脱调包嫌疑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张横和杨飞两人可不想在这里耗时间,所以主动提出了让警察搜身。

    搜查的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,张横和杨飞身上,根本不会有所谓的神之赐福。所以,两人在胡青春连连的抱歉声中,很潇洒地走出了凌霄的三楼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这事肯定与你有关。不管怎么样,本少绝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望着张横和杨飞离开的背影,凌云天虽然满心的不甘,但没有搜到任何东西,他也无权留下张横。所以,他只有心里暗自诅咒的份。

    另一边,那个女明星,看到张横离开,娇躯剧震,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。她正想追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刚走几步,突然看到了凌云天。女明星身形一滞,神情急剧地变化着,终究没有敢再追上去。

    脸色却变得更加的懊悔和悲切了。

    感受着背后凌云天怨毒的目光,张横的心里却是乐开了花。凌霄的神之赐福突然成了假货,这自然是张横一手导演的好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