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2章 神秘女子
    “竟然是她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目光望向二楼,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二楼的楼梯口,一个身穿皮衣猎装的女子,正一脸似笑非笑地望着张横。她不是在凌霄遇到的那个神秘女子,又会是谁?

    不过,那女子看到张横目光望来,微微一笑,甚至还向张横挥了挥手,就潇洒地转身,进入了二楼的店堂里。

    “这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蹙了起来。从当时在凌霄遇到这个神秘女子,张横就感觉她似乎暗中一直在注意自己。尤其是她与凌云天身边那位明星之间,好象说了什么,却让那明星刹那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张横有一种预感,她当时与那明星所说的话,应该与自己有关。只是,张横还真有些猜不透,那女子到底说了什么,以至于能让那个明星变成了那副样子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后来凌霄镇店之宝出事后,这神秘女子却无视保安的守卫,轻轻松松地走出了凌霄,这让张横对她更是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她竟然再次出现,而且就在自己前往的珍佛斋。那么,她这是无意的巧合呢?还是……

    张横心中的疑云更甚。

    “张少,珍佛斋就是您要找的那个地方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传来了杨飞的问询。

    杨飞只是个普通人,对于风水也是一窍不通。当日,他是按着张横给赵君儒的指示,按图索骥,这才找到珍佛斋。

    但是,珍佛斋是不是就是张横所要寻找之处,杨飞却仍是西里糊涂。此刻,见张横一脸沉吟的样子,不禁心中有些忐忑,生怕自己把事情给搞错了。

    “嗯,杨总,这里就是我要找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张横回过了神来,目光再次扫过全场:“我们上楼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举步向珍佛斋的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杨飞连忙跟上,一张肥胖的脸上,也露出了兴奋之色。能得到张横的认可,那就是对他最大的赞赏。

    二楼的格局与一楼差不多,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一样。不过,摆在二楼的各种风水道具,散发的光氲更加的炫丽。可见,这里的物品,要比一楼的更珍贵。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扫,立刻看到那神秘女子,正在第二排的柜台边,与一名女服务生说着什么,手中还在把玩着一件古朴的佛像挂件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和杨飞上来,神秘女子回头又朝着张横浅浅一笑。放下了手中的那尊佛像挂件,似乎是对女服务生说了什么,便转身向三楼上而去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三楼的楼梯口,在转过拐角要消失的刹那,她又回过了身来,朝着张横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她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张横是越来越好奇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,似是有意在避开自己,但从她一系列细微的动作,又象是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么,她究竟在向自己传达什么呢?

    张横心中很是疑惑,这让他也没有了心思在二楼闲逛,就准备向三楼而去。

    “张少,珍佛斋虽然一共有三层,但只有一层和二层才是对外经营的店面,三楼是他们的vip贵宾接待处。”

    杨飞连忙向张横介绍起了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为了向张横交差,他在找到了珍佛斋后,对这里也进行了彻底的调查,因此,对这里的情况确实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嗯,杨总!那是不是说,珍佛斋的三楼,普通人不能上去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凝。这样的规矩他已遇到过不少了,在上京的时候,奇珍坊的最高一层,就不许普通人进入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杨飞点头:“不过,我与珍佛斋的老板高峰关系不错,所以,张少您要上去,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做为台岛金泰国际负责珠宝业的经理人,杨飞这些年在桃园也是混得风声水起。与行内的一些人,也相处得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古玩以及风水道具,虽然有些特殊,但也属于珠宝这一行业。因此,杨飞与珍佛斋的老板高峰,两人确实也算是有些瓜葛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!”

    张横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果然,当他和杨飞两人走到三楼,脚步刚踏到楼梯口,一个年纪在四十二三岁的中年男子,已是急冲冲地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呀,今天是什么风,竟然把杨总您给吹过来了。哈哈,杨总日理万机,怎么有空到我这家小店来呀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一身的肥肉,与杨飞倒是非常的相衬,看起来就象是一尊弥勒佛,满脸的和善笑意,让人一看就有种喜感。

    “哈哈,高老兄客气了!”

    杨飞打了个哈哈,与高峰握了握手,连忙给他介绍道:“这位是张横张少,今天是特意带张少过来玩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好,幸会,幸会!”

    高峰在生意场上滚爬这么多年,那能看不出杨飞对张横的恭敬,立刻意识到眼前的这位张少,肯定来历不凡。所以,他的态度变得更加的热情。

    “高老板客气了!”

    张横与高峰握了握手,眼眸却是不禁一眯。

    眼前的高峰,看起来象是一位和善的商人。但是,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他整个人散发着淡淡的金光。

    高峰竟然是位佛家修者,他修练的这一身金光,虽然还不及当日的净禅大师纯净,但也非同凡响,力量竟然达到了二品的顶峰。

    “张少光临敝处,让敝处蓬荜生辉啊!”

    高峰客套着,一对眼眸里也闪起了异彩,他也觉察到了张横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立刻想到了圈子中暗里流传的一些传言:金泰这次凤瓴山疫情事件,陷入危机。但是,最近却是形势逆转,疫情不但被解除,而且还让秋狮子当众道歉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据说就是金泰从大陆请来的一位年青风水师有关。甚至那位年青风水师,还与金泰的美女总裁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高峰望向张横的眼神已有些不同了。他立刻想到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可能就是那位从大陆来的风水师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高峰那里还有丝毫的怠慢,一张满是肥肉的脸上,已堆起了满满的笑意:“张少,里面请,如有照顾不周之处,还请张少多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高老板见外了,等会在下还有许多事要麻烦高老板。”

    张横满含深意地望向了高峰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张少有事,吩咐一声就行,只要我高峰能办到,那自然是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两人寒暄着,已进入了三楼。

    这里的格局略有改变,东边靠窗的地方,隔成了一处待客区,分成三个部分,沙发茶几一应俱全,待客区里,正有几位客人在那里闲谈,甚至其中还有一位身穿袈裟,头上有三排香疤的和尚。

    刚才上楼的那个女子,也坐在其中,只是,她坐在角落里,并不与其他人交流,似乎就只是坐在那儿休息。

    张横目光望向她,女子也似乎丝毫未觉,仍是恬静地坐在那儿,好象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当然,这次她并没有离开,也没有对张横有任何的表示,仿佛她完全就是不认识张横,根本就是第一次相见的陌路人。

    张横有些讶异,这女子的变化也实在是太大了点。刚才还向自己暗示着什么,现在却就成这副模样了。她这葫芦里,究竟卖的是什么药?

    心中狐疑,目光落在了中央部分。这里仍是三排柜台组成的巽卦卦爻局。只不过,这里的卦爻是缩小版,比下面两层的卦爻格局小了几乎一半。

    但是,这几个柜台中的物品,散发的气场却无比的强烈,根本不是一楼和二楼的那些风水道具可比。显然,这里确实是珍佛斋的精品所在。

    而且,张横也一眼看了出来,整个珍佛斋一楼到三楼的巽卦卦爻布局,是个复合阵势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里的主人,在卦爻布局上,手段更高一层。想来,当年创建珍佛斋的高家先辈,绝对也是这方面的高人。

    “阿,这些人竟然聚在一起!”

    一边的杨飞,看到那几人,身形却是微微一震,尤其是当目光扫过那个和尚,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他有所表示,高峰已开口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张少,杨总,这边坐!”

    高峰引着两人,来到了待客区,一边殷情地让座,一边已是亲自泡上了茶水。

    待客区里一共有五个人,除了那和尚和神秘女子外,另外还有三人,其中两人显然是对夫妻,年纪在三十多岁,男的气度不凡,女的优雅雍荣,显然应该是出自名家。

    另一个是年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,神情俨然,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看起来很是威严。

    几人看到高峰带张横和杨飞进来,目光立刻都凝注到了两人身上,神情也微微地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诸位,杨总想必大家一定认识,金泰国际珠宝公司的总经理。”

    高峰笑着介绍起了杨飞和张横:“这位是张横张少,他们今天也凑巧过来,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我们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说着,高峰走向了中央的展示台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刷地全望向了他,神情顿时变得肃然起来,甚至隐隐的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?”

    张横和杨飞互望一眼,心中却是无比的惊讶。

    从高峰和这些人的举动,似乎今天珍佛斋这里,好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可是,自己两人,却这么冒冒然地撞了进来,这是哪跟哪啊!

    问题在于:他们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