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3章 个个来历不凡
    高峰竟然说开始,这让张横和杨飞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,其他人却都站了起来,包括那神秘女子在内,全部走向了中央的展示区。而且,几人在经过张横和杨飞身边的时候,眼神中都闪过了一抹警惕,似乎对张横两人的到来,很是警觉。

    张横和杨飞更加的摸不着头脑,不明白自己两人那里招惹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杨总,似乎我们今天来的不是时候,好象防碍到了他们正要进行的某件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起了眉头:“不知杨总是不是知道,今天珍佛斋有什么重要的买卖?”

    “张少,对不起,这段时间一直在观注我们金泰本身的事,还真没有注意这边。”

    杨飞满脸歉意地道:“不过,这些人聚在一起,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杨飞指了指那个身穿袈裟的和尚:“玄机禅师是我们台岛忠孝寺的主持,是台岛佛学界的会长,他看起来虽然只有五六十岁的样子。但是,据说已是近百岁的高龄,这些年已很少出来,在下也是在两年前,有幸跟杨董一起去拜访,这才见到过他一次。想不到,今天他竟然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杨飞暗暗地给张横介绍起了场中几人的身份,这让张横的眼眸不禁一凝。

    他自然看出来了,这个和尚确实是不凡,他的修为已达到了三品的顶峰,与净禅大师以及智能大师在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和尚,竟然已有百岁的高龄。足见这位玄机禅师,修为之精湛,应该还在净禅以及智能大师之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,保持容颜不老,这也是需要修为来维持。一般情况下,玄学界的人,尤其是出家人,都不会太在意自己的容貌。

    眼前老和尚却保持年青的状态,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他的力量,已达到了某种巅峰,多年无法突破,这才不得不把多余的精力,用在了改变容颜。否则,白白浪费力量,来维持样貌,这可是一种不智之举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对夫妻也是来历不凡。”

    杨飞压低了声音:“他们并不是我们台岛这边的人,而是与张少一样,来自大陆,是广洲汕头人。男的叫黄炜森,女的是他的妻子戴静文。”

    “王家和戴家是广东那边的珠宝世家,据说珠三角一带的珠宝行业,这两家就占据了百分之八十的份额。十几年前,两家强强联姻,更是实力大增,隐隐的已成为珠三角一带的珠宝业龙头。”

    杨飞继续道:“我曾与他们在几次世界级的珠宝展上会过面,也算是打过交道。只是,两人如今是王家对外的代言人,一向只有世界级的珠宝展览会才会出席,怎么今天却来到了珍佛斋?”

    杨飞一边介绍着,一边也是满脸的惊疑,今天出席在这里的人,确实是个个来历不凡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又是一凝。在他的天巫之眼里,黄炜森和他妻子戴静文两人,确实也不是普通人。从他们身上散发的淡淡青光来看,似乎也是玄门修士。只是,他们的修为并不高,也就是一品后期,而且,所修练的应该是某种奇异的双修功法。因为,两人的气息完全相同,几如一人。再加上两人的身份,张横心中一突,对今天即将发生在这里的事情,是越来越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肖总是我们台岛台南一带的珠宝商。”杨飞手指又指向了那个神情俨然的男子:“不过,肖承源肖总的来历有些神秘,据说,十多年前,他还是个搞建筑的小包头。但是,之后摇身一变,就开始经营起了珠宝,并很快在珠宝业崛起,短短十数年间,如今已成为台南一带珠宝业的领头羊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他的小道消息很多,有人说他是在古玩市场捡了漏,大大地赚了一笔。也有人说他是在一次建筑工地上,挖到了什么宝贝,这才会突然发达。”

    杨飞脸现感慨,显然他对那个叫肖承源的人,也是特别有兴趣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洞察中,肖承源果然也是位玄门修者,修为已达到了二品的初期。只是,他身上笼罩的光氲有些奇特,竟然如同是一团烈焰一样,给人一种灼热的感觉。这应该与他修练的功法有关,是属于纯阳一类的法门。

    介绍完了这几人,杨飞目光落到那神秘女子身上,脸上却是现出了狐疑:“不过,这个女子我却是丝毫没有印象,好象从来没有在有关珠宝的各种场所,遇到过她。不知她会有什么来历,竟然也在今天的场合出现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心中却也是有一团疑云在蒸腾。

    那个神秘女子,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,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特别。

    但是,当时在凌霄,看她能轻易走出来,完全无视守门保安。这却证明了她绝不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那么,这只有一种可能,她是位异能者。平时与普通人一样,只有在展现出异能的时候,才会暴露她的力量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越来越好奇了。今天聚集在珍佛斋的人,个个来历非凡。那么,高峰这次到底要在此做什么呢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和杨飞两人,也缓步走向了中央的展示柜台。两人故意落在了一众人的后面,显得很是低调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次本店有幸得到一件稀世珍品,所以特意请诸位大家前来品鉴。”

    高峰站到了展示柜前,神情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说着,他打开了其中的一只柜台,从里面取出了一只有尺许长的紫檀木盒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眯,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紫檀木盒上,刻满了奇异的符篆,甚至还有道黄表纸符,贴在盒盖上,那鲜艳的朱砂符号,特别的刺目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稀世珍宝,需要用如此强大的符篆封印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低咕了一句,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认了出来,紫檀木盒盖上的那张黄表纸符,绝对的不简单,隐隐的流转着一层炫光,那股强大的气息,让张横都感觉到有些心悸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道黄表纸符,所刻划之人,修为绝对在张横之上,至少是达到了三品顶峰,甚至是四品的初阶。否则,不会让张横产生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,让一名四品左右的强者,亲手划符来封印,这紫檀木盒中的物品,珍贵程度自然是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果然,木盒拿到众人面前,在场的所有人神情都是一震,每个人的眼眸都微微眯了起来,甚至玄机禅师这位百岁老和尚,也是脸色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可没忘了那位神秘女子。她此刻就在张横的前面,在看到紫檀木盒的时候,娇躯竟然微微一颤,甚至连呼息都急促起来。显然,她对木盒中的物品,无比的在意。

    “为了得到这件稀世珍宝,我们珍佛斋已是暗中追寻了好多年,这次才有幸得到它。”

    高峰的眼眸变得炽烈无比:“为了保护它,甚至不惜把我们高家先祖遗留的一张锁龙符,也用上了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不厌其烦地介绍着,显然是在着重说明盒子里物品的珍贵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神情变得更加的迫切,玄机禅师更是宣了一声佛号。

    终于,高峰伸出了手来,神情凝重地向木盒上的那张黄表纸伸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手指刚触及黄表纸,一道金光陡然亮起。

    空间微漾,劲气横逸,黄表纸上,轰地一下,猛地暴起了一条朦胧的龙形,曲扭摆舞,缭绕在了木盒上。

    高峰的神情更见凛然,口中急速地念道出了一连串拗涩的音节,陡地再次手指一指:“叱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三楼上突然象是平地起了一声闷雷,黄表纸上的龙形猛地化为了点点金光飘散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紫檀木盒在这一刻,也自动打开,里面的情形,顿时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紫檀木的盒子里,铺着一层厚厚的明黄锦缎,上面放着一朵白玉雕刻的莲花,在莲花的花心花蕊中,有一根手指长短,光洁如玉,却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物品,就放在其中。

    展示柜的上方,有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,明亮的灯光折射到木盒里,顿时让那朵白玉莲花和花心中的那件物品,光氲流转,蒸腾起了一圈圈迷离的彩虹,炫丽之极,璀灿之极。

    隐隐的,突然一阵阵梵音响起,似乎有无数的僧人,正在冥冥中吟唱,却响彻了众人的心底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神情猛然一滞,每个人的脸色,在这一刻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怪异,或愕然,或震惊,或迷茫,无一不足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突然,玄机禅师一声佛号响起,整个人陡地闪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,如同是真佛降世一般,变得无比的庄严肃目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尽皆浑身一震,原本各种复杂的表情,也猛地都有了变化,眼眸中更是露出了无比震憾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刚才的那一刻,包括张横在内,所有人竟然被那紫檀木盒里的东西,给震摄了心神,突然都产生了奇异的幻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玄机禅师的那声佛号,如同是当头棒喝,现在大家还沉迷各自的幻境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众人心头大震?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震惊无比:“难道这是……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