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4章 先下手为强
    “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佛家舍利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神情也变得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紫檀木盒里的那根手指状物品,在张横天巫之眼的洞察中,可以清晰地看到,它散发着一层氲氲的佛光,再联想到刚才这东西出现的时候,那种隐约梵唱贯耳的异相,张横立刻想到了此物是佛家舍利的可能。

    在玄门秘闻中,记载着有关佛家舍利的信息。

    佛家修者,在玄学界中是一类特殊的修练者。其他任何门派,在修为突破四品后,能在神窍内凝成神魂。

    但是,佛家修者却不同,他们在突破到四品后,却会在体内凝结成舍利子,与神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当然,佛家的舍利与舍利子,虽然只是一字之差,但其实却有着本质的差别。

    舍利子是佛家修者,在达到四品后,在神窍中凝结,功能与其他玄门之人的神魂相同。

    舍利却是佛家修者,在达到四品之后,最后圆寂时,把自己本身的修为和力量,凝聚在身体的某个部位,最后化成的神奇之物。

    因此,舍利只是一种力量的载体,并不蕴含其神魂意念,它可以是任何身体的一个部分,不象舍利子是呈现珠状。

    在玄门秘闻中,就记载了许多类型的舍利。传说中佛祖释加谋尼,转世的化身圆寂后,就留下了十八粒舍利,其中有指骨舍利,佛牙舍利等。

    如今世上唯一的一枚佛指舍利,据说就在陕西的法门寺地宫中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在珍佛斋中看到传说中的佛家舍利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仅仅限于猜测,毕竟,玄门秘闻中虽然对舍利有着详细的描述。但是,真正的舍利,张横却仍是第一次看到,根本不敢就此认定眼前木盒中的手指状物品,就是佛家的指骨舍利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四周,他想看看,在场的这些人,会对此物有如何的评定。毕竟,他们才是今天真正受珍佛斋相邀之人,想来他们必然了解眼前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,目光扫过众人,却只见在场所有人一个个神情激动,完全处于了一种极度的震憾中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已从刚才的幻境苏醒了过来,但显然这些人也都看出了紫檀木盒中那物品的不凡,一时间,完全心神狂喜,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,善哉,善哉!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玄机禅师高声地宣了一声佛号,朝着高峰合什行了一礼:“高施主愿奉献这枚佛家舍利,功德无量,乃是真正的大善人。此乃我佛家之福,也是我佛家众信徒之福,老衲在此拜谢高施主善德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随着玄机禅师的说话,他全身泛起了淡淡的佛光,一对眼眸里,更是暴射出了奇异的光彩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空间微漾,金光闪耀,以玄机禅师为中心,一圈圈炫丽的波纹,陡然振荡开来,刹那笼罩住了场中众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玄机禅师,就如同是真佛降世,几欲让人膜拜。而他所说的话语,字字如同是佛音轰鸣,在每个人的心中回响。

    “好个老和尚,佛家雷音,竟然用佛家雷音震憾心神。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颤,脸色陡地变得古怪无比。

    当日曾与净禅大师以及智能大师交流过,张横对佛家许多功法,也是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佛家雷音,也叫狮子吼,乃是佛家功法中极其上层的神功,一吼之下,可降魔摄妖,可让浪子回头,属于心神类的特殊法门。

    当然,要修成这一法门,却是无比的困难,当日的净禅和智能,仍未能有所大成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玄机老和尚在这门神功上,却已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以自己已跨入三品后期的力量,仍是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更让张横心中惊疑的是:这老和尚在此刻使用佛家雷音,他这是要干什么?难道……

    心中一突,张横的目光连忙转向了四周。而一望之下,他的心中顿时恍然了。

    只见,此时在场的众人,尽皆神情迷茫,象是突然处于了某种思绪的争扎中,一个个目光虔诚地望向玄机老和尚,似乎要向他膜拜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张横陡地明白了过来:老和尚的佛家雷音,果然是针对场中众人,或者确切地说,是针对高峰。因为,张横猛地想到了老和尚话中的那句:高施主愿意奉献舍利,这岂不是说,玄机是要先声夺人,在高峰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情况下,想以佛家雷音,震摄他的心神,让高峰献出这枚舍利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望向玄机禅师的眼神已多了一抹异样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忍不住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咳声骤起,却如同是敲打在鼓点节奏上的杂音,陡地把玄机老和尚的那段佛家雷音,轰然振得波动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实在是有些看不惯玄机老和尚的这个举动,所以,暗中驱动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之力,巧妙地打断了玄机禅师的佛家雷音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的眼眸骤然暴缩,目光凝注到了张横脸上,身形也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突然被打断佛家雷音,老和尚也受了反震之力,心中大惊,目光凌厉地凝注在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舍利现世,做为台岛最大的佛寺主持玄机禅师,自然是无比的观注。

    当亲眼看到舍利,玄机禅师更是惊喜若狂,也立刻起了志在必得之心。所以,他才会不顾身份,马上以佛家雷音,想在众人都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,让高峰把此舍利奉献出来。

    只要高峰答应,其他的事就好谈了。

    眼看高峰在受佛家雷音影响,已是有所心动。那知,就在这紧要关头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竟然破坏了他这一计划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玄机心中动怒?

    “哈哈,禅师高明!”

    张横打了个哈哈,却也不愿与玄机禅师当面翻脸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高峰冷哼一声,神情愤然地望向了玄机老和尚,一边却朝张横感激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木盒打开的时候,舍利产生奇异的气场,让众人措不及防之下,受其影响,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但是,高峰因为有先人的那张锁龙符在手,所以早有准备,并没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没想到,堂堂的玄机禅师,却在这个时候暗中施了手段,竟然用佛家雷音,震摄了自己的心神,想以此手段,让自己在毫无预防的情况下,献出舍利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玄学界之人,最重的是承诺。若是自己当时真的着了道,答应奉献舍利。就算事后醒悟,也再难反悔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高峰心中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不过,他终究还是忍住了,冷哼一声,朝着玄机禅师道:“禅师过奖了!在下是个商人,可受不起禅师大善人之美誉。在下之所以拿出这枚佛家舍利,无非是想换得一些金钱,让禅师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高峰可不想让玄机禅师的话给套上,人家高僧一句大善人,就想让高峰把这绝世珍宝奉献出来,高峰心中早把这老和尚给骂了个狗血喷头。

    “善哉,善哉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也不以为意,又是合什一礼:“高施主能让佛家舍利现世,这就是大功德,高施主功德无量啊!”

    说着,连连高宣佛号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凝重,回过神来的其他人,目光都望向了玄机禅师,神情都现出了愤然。

    张横和杨飞两人,这次是意外闯入,恰逢其会,这才参加了这次不一样的聚会。

    但是,其他人却是早就受高峰预约,并知道这次珍佛斋要出售一枚佛家舍利,这才会共聚于此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心中,其实也早已清楚,高峰之所以邀这么多人来,相当于是要把他的这枚佛家舍利拍卖。只不过,这场拍卖会是小规模的圈内有限几人参加而以。

    然而,拍卖还没开始,玄机老和尚就暗中先使了手段,用佛家雷音,摆出了一副要化缘的姿态,想让高峰把这稀世珍宝奉献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大家感觉心中愤怒?老和尚这也太出格了点,人家能弄到这样的宝贝,也不知付出了多少的心血,难道他真的只想凭三寸不烂之舌,把这东西拿回寺中?

    “高兄,当日收到高兄的信涵,知道高兄有一枚佛家舍利,而且还是当年达摩禅师的真身舍利。今天见识了真品,果然是开了眼界。”

    黄炜森和妻子戴静文互望一眼,终于开了口。不过,他们也不想与玄机禅师正面翻脸,所以扯开了话题:“只是,这舍利虽然是真品,但不知高兄又是如何断定它是达摩禅师之物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一边的肖承源也点头附和道:“舍利是真品无疑。只是,它为哪位高僧圆寂所遗留之物,在下确实也是无法分辩,还请高兄赐教。”黄炜森和肖承源问出了在场众人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舍利虽然每一粒都是无价之宝。但是,这次高峰要把它出售,在场的人,自然都想知道舍利的主人是谁。不管怎么说,越是历史上有名之高僧,留下的舍利,代价自然更高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心中更加的震动。一枚佛家舍利现世,已是够震憾人心的。现在,听他们说,这还是一枚达摩禅师所遗留的舍利,那就更加的珍贵了。

    那么,高峰又是如何能判断出它就是达摩的舍利,张横心中也充满了好奇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