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5章 一掷亿万
    黄炜森和肖承源两人提出了疑问,这让场中所有人的目光,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高峰身上。甚至连玄机禅师的目光也变得炽列起来,显然,这个老和尚也想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其实要分辩是哪位高僧留下的舍利,办法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高峰也不卖关子:“因为,每颗舍利,虽然不象舍利子那样,蕴含着那位高僧的神魂和意念。但是,毕竟它是那位高僧力量凝结而成,所以在舍利内,仍会有高僧生前的部分神念。只要诸位细细感应,就可以明白。”

    :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众人脸现恍然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寿眉一挑:“老衲就倚老卖老,先来感应一下如何?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也不客气,第一个提出了要求。

    “嗯,玄机禅师请!”

    高峰微一沉吟,当下点头,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,多谢高施主了!”

    玄机踏前一步,走到了橱柜前,目光凝注到了那节指骨舍利上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他虔诚地朝着舍利拜了一拜,这才伸出手来,拈起了木盒中的舍利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,每个人都目光炽烈地观注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玄机禅师的手指触及舍利,顿时一阵金光闪耀,刹那把他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,果然是达摩禅师所留之物!”玄机禅师浑身剧震,神情变得难以莫名,口中也喃喃地直念佛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他的意识中,出现了无数奇异的影像,全是一位身穿僧袍的老者,在各种场合的情形。

    老者样貌非常特别,尤其是他碧蓝的眼眸,显然并不是华夏之人。而他所留影像中,最让玄机心中震动的是:他脚踏一根芦苇,正在横渡一条波涛滚滚的江河。

    这一幕情形,只要是对佛家典故有所了解之人,必然会一下子想到一位高僧。那就是一苇渡江的达摩祖师。

    说起达摩,流传在世上的故事有很多。但一苇渡江,面壁留影,无疑是世人皆知。

    所以,一看到这幕情形,玄机禅师立刻判断了出来,正如高峰所说的那样,这枚指骨舍利,果然就是当年的达摩禅师所遗留之物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半晌,玄机禅师这才放下了手中的舍利,恭敬地把它放回了紫檀木盒中,目光望向了高峰:“阿弥佗佛,达摩禅师的舍利现世,此乃我佛家之幸事,也是我佛家众信徒之幸事。老衲有生之年,还能见到如此佛家重宝,更是老衲之幸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玄机禅师的目光变得炽烈无比:“此次,如老衲能有幸把此佛家圣物迎回寺中,这也是高施主一大功德,万千佛家信众,必然会对高施主感恩戴德,我忠孝寺也必会为高施主筑碑立传,以记载高施主不世之功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为了回报高施主为迎回达摩舍利所化之心血,我们忠孝寺也愿意赠送高施主一百枚地脉精晶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终于开出了条件,除了先前那一套虚名之外,竟然一下子愿意用百枚地脉精晶做为报酬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的神情陡地一凝,目光都望向了高峰。

    一百枚地脉精晶,价值绝对不小。虽然,世俗中地脉精晶是有价无市。但只要是生活在世俗中,任何东西还是可以兑换的。

    因此,按一般的价值而论,一枚地脉精晶相当于是一千万美元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玄机禅师,一出手就是愿意化十个亿的美元,来交换这枚达摩舍利。

    “地脉精晶?”

    杨飞一怔,他并不是玄门中人,对于这东西的名称,还真的比较陌生。所以,有些狐疑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张横神情也是非常的古怪,他也是没有想到,玄机老和尚的报价,竟然如此的恐怖。

    见杨飞满头雾水,便悄悄伸出了手,做了个翻手的动作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老和尚出了十亿美元。

    然而,杨飞却一时不明白张横这翻手的动作,还以为他说的是十个亿软妹币。

    这却也是让杨飞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,他被这个价格给惊呆了。如果让他知道,张横说的是十亿美元,真不知又会是怎么样的表情?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不过,高峰却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,并没有什么表示。

    现在,场中只有玄机禅师出价,他自然不会这么急着答应。

    开玩笑,有如此稀世珍宝在手,他自然是要待价而沽。

    玄机禅师炽烈的眼神渐渐有些黯淡下来,但他却也是明白,知道仅仅只是自己出价,高峰未必就会马上动心。所以,他也不急,宣了一声佛号,退到了一边。他倒是要看看,场中其他人会出什么价,到时再好做打算。

    “在下夫妻也想感应一下!”

    黄炜森和妻子戴静文互望一眼,目光望向了高峰。

    “贤伉俪请!”

    高峰微微一笑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多谢高兄!”

    黄炜森和妻子戴静文感激地一笑,联袂走上前来,目光落在了舍利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人似是有心灵感应,几乎是同时伸出了手来。而且,两人的手在半空中捏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式,几乎是不差分毫,同时握住了指骨舍利的前后两部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圈奇异的波纹荡起,金光闪耀,炫彩迷离,刹那把这对夫妻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竟然真的可以!”

    黄炜森和戴静文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眼眸中也暴射出了惊喜若狂的神色。

    两人此刻也在这枚指骨舍利中,感受到了当年达摩禅师所遗留的神念影像。

    不过,让夫妻两人心中震动的是:这一刻,两人体内的真元,如同是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摧发,竟然流转如沸。

    并不止如此,在这一刹那,两人心神骤然弥合,如同是水乳交融,竟然再也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是两人从来没有感受过的,而且,似乎力量也在以一种奇异的方式,在两人体内相互交换,原本许多无法弥合的关节,在此刻毫无阻碍地交织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黄炜森和戴静文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王家和戴家是广东潮汕这边的珠宝世家,但是,他们也是隐世的玄学家族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王家所学却是有些奇特。因为,当年王家先祖,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到藏境边界,意外地获得了藏教的欢喜佛功法。

    说到底,王家所传承的就是佛家功法中非常特别的欢喜佛双修法门。这一项法门对修练者有着特殊的要求。因此,王家虽然也是传承了百多年的玄学世家。但在玄学界,却是知之者甚少。反尔是在世俗的珠宝业,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只是,王家一直没有放弃,力求突破。所以,这些年来,王炜森一直在暗中寻找可以让自己传承的法门,能够有进一步演绎的方法。

    从古藉中了解到,要想让欢喜佛的双修功法有所进化,必须得到佛家圣物的辅助。

    因此,这么多年来,王炜森一直在暗中寻找佛家圣物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这次才受到了高峰的邀请。

    此刻,感受到达摩舍利带给两人异乎寻常的奇异感觉,两人心神大震,更是惊喜若狂。这枚达摩舍利,果然可以让王家的双修之法,得到异变。

    “高兄!”

    半晌,黄炜森和戴静文才依依不舍地放下了手中的舍利,两人互望一眼,都坚定地点了点头,心中已然有了决定:“此物果然是达摩祖师遗留之物,在下夫妻非常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黄炜森语气变得肃然无比:“不过,我们王家和戴家,自然不能与玄机禅师相比,我们不能给高兄筑碑立传,也不能让佛家众信徒对高兄感恩戴德。不过,我们王家和戴家,也是世俗中人,所以,我们愿意出二百枚地脉精晶,购买这枚舍利,不知高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黄炜森终于报出了心里的承受价,却是比玄机禅师刚才所出的价格,整整高了一倍。夫妻两人显然这也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高峰的身形不禁微微一震,脸上的神情也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两百枚地脉精晶,二十亿美元的金钱,绝对不是小数目。就算是一个玄学小门派,也会需要百多年的积累,才能攒下这么大一笔资源。这足见黄炜森夫妻的诚意,高峰确实是有些心动了。一边的玄机老和尚,以及张横和杨飞等人,也是身形一震,再也无法淡定。黄炜森夫妻出的价格,实在是有些震憾人心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玄机禅师宣了一声佛号,似是想说什么。不过,目光扫过另一边的肖承源以及张横和那神秘女子,他突然又住口不说了。

    场中毕竟还有另外三家,他猛地意识到,现在出头,似乎早了些。且看高峰如何表示再说。

    “嗯!贤伉俪稍等片刻,让在下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高峰也总算回过了神来,目光望望黄炜森戴静文夫妻,又看看一边的张横以及肖承原和神秘女子,他也立刻意识到了还有另外三家没出价。所以,并没有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总得其他人也品鉴过后,出了价再说。

    “高兄,在下也想品鉴一下。”

    见四周一时陷入了沉默,肖承源微微一笑,走上了前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