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7章 出糗了
    轰!嗤喇喇!

    轰响骤起,极光暴耀,就在张横思感触及舍利的刹那,一团极度刺眼的光亮乍起,如同是突然爆炸了一枚闪光弹,在整个房间里闪耀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响彻,在场的所有人,谁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异变。

    那道闪光实在是太亮,众人原本一个个凝目细看,都想看看舍利在张横手中,会出现怎么样的异相。

    那知,变故骤生,大家顿时被这道极度耀眼的光芒,惊得大震,每个人的双眼,也在这一刻陡然失去了感觉,完全处于了目盲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场中有些混乱,响起了一连串置疑和惊呼声。

    叮当!

    混乱中,一阵清脆的物体掉落声响起,却是让众人都是心头一凛,高峰的声音传来:“怎么回事,张少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高峰,焦急之极,场中的这翻突然异变,让他的心陡地沉了下去,感觉上,这似乎是出现了什么可怕的变故。

    乒乒乓乓!

    完全处于目盲状态下的众人,混乱中也不知是谁撞倒了什么物品,这顿时让场中的骚动骤然加剧。

    幸好,在这屋里的人,除了杨飞之外,其他人尽皆是玄门修士。强光造成的目盲,只是维续了几秒,大家已是有所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立刻,所有人的目光凝聚到了刚才张横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的屋里,情形确实是有些杂乱,原本的几列橱柜,其中一只已倒翻在了地上。也不知被谁在刚才的混乱中推倒了。

    幸好,摆放舍利的那个柜台安然无恙,上面放置的紫檀木盒,也没有任何的损伤,仍好好地放在柜台上。

    只是,原先握在张横手中的那枚达摩舍利,却落在了木盒的那朵白玉莲花上,就这么歪歪斜斜地架在白玉莲花与木盒的锦缎间,似乎刚才那声清脆的撞击声,就是舍利掉落时,撞在了白玉莲花上发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再看张横,他愕然地站在当场,神情一片惊骇,仍保持着手握舍利的姿式,脸色却是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“张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高峰一个箭步冲了上来,一边询问着张横,一边已一把抓起了落在白玉莲花上的舍利。

    刚才的异变,确实是把高峰吓坏了,还以为是舍利出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幸好,手一握上舍利,掌心传来温润的感觉,同时,意识中猛地闪过了无数的影像。

    这些影像,就是刚才钱彩莲身周出现的极乐世界的幻影。虽然与以前的感应有些不同,但是,既然这些影像曾在钱彩莲感应时出现过,应该也是这舍利内蕴含的某种意念。

    高峰紧张的神色一松,悬着的心,总算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要舍利没事,其他的都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也都迫切地望着高峰,见他神色恢复了正常,也都松了口气。在刚才的异变中,大家也都怕舍利出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张横身上,人人脸现狐疑。此刻,谁都想知道,刚才张横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“高老板,对不起!”

    有些僵化的张横,终于回过了神来,一脸苦涩地朝高峰道了声歉。

    “张少,刚才到底怎么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高峰目光一凝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张横苦笑:“就在我要对舍利进行探察的时候,突然,它就发射出了强烈的光芒。当时,我眼前一片白茫茫,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摇头:“就在舍利发出强光的时候,它猛地变得无比的灼热,我手中就象是握了一块烙铁。所以,一惊之下,就失了手,掉了下来。幸好,它掉在了木盒里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没有再说下去。说实话,刚才突然产生的异变,确实也是让张横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想不到,别人品鉴这枚达摩舍利,都是异相纷呈。那知,轮到自己,却出现了这样的异变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高峰有些半信半疑,再次低头细细地察看了一下达摩舍利。

    不过,感觉上,舍利并没有什么灼热的现象,也看不出它与先前有什么变化。他的神色这才又舒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诸位,这枚舍利看来是与在下无缘。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不无遗憾地道:“所以,在下也就不出价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本来就对舍利没什么强烈的占有欲,自己所修练的天巫传承,与佛家功法截然不同。他刚才也仅仅只是想见识一下,达摩舍利的神奇,并无想要得到它的想法。

    再加上,肖承源都已出到三百枚地脉精晶的价格,张横纵然是现在身上也藏着拽着无数的天材地宝。但这样的价格,却仍是让他所不敢望其项背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很明智地选择了放弃,不参加这次竞拍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目光凛然地望向了张横:“原来施主修练的并不是我佛门功法,所以,这才会出现这样的异变。看来,我佛家圣物,确实是具有灵性。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显然对张横刚才破坏他的佛家雷音之事,还是耿耿于怀,此刻不免出口讥讽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横却也不理会他,目光转向了一边的钱彩莲。

    事情虽然看似平息了,出现异常的舍利也没有什么变化。众人的注意力,也重新落在了舍利之上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心中的那种隐隐的不安感,却依然存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刚才发生异变的时候,虽然眼睛受强光刺激,张横确实也是暂时出现了刹那的目盲。但是,他的天巫之眼却早已开启,纵然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,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。不过,他却仍是依稀地看到了场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时,所有人都惊惶失措,场中混乱一片。可是,张横却模糊地洞察到,似乎钱彩莲做了什么小动作,甚至还向自己这边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一切发生的太快,再加上视野受影响,一切都是那么的恍乎,如同是幻觉。张横到现在,仍是无法肯定,当时的钱彩莲是不是真的做了些什么?或者,那只不过是自己产生的幻觉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目光凝注到了钱彩莲身上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此刻的钱彩莲,对张横仍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,仿佛她与张横之间,根本就是头一次见面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张横无法从她的神情中,看出任何的端倪。

    “高老板,诸位!”

    心中无奈,张横向场中众人抱了抱拳:“在下与佛家圣物无缘,那在下也就不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发生了刚才的事,张横也是感觉脸上无光,所以,他很自觉地准备告辞。接下来这些人的竞争,与自己已是无关,而张横也不想知道舍利最终会花落谁家。

    玄学界的事,其实也是错综复杂。尤其是象这种关系到稀世珍宝最后的买家,还是不知道为妙。

    “嗯,张少随意。”

    高峰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这次张横和杨飞意外参加,高峰之所以留下他们,本来也是无奈。不管怎么说,金泰在这里确实是巨无霸,纵然他高峰身为玄学界人,却也在这世俗中做生意,不得不给金泰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主动离场,他自然是巴不得以。更何况,张横刚才在这里出了个糗,他也知道张横再留在这里,已是没什么意义了,所以也就不再挽留。

    “高老板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:“其实这次过来,确实是有事。不过,高老板现在有重要的事,在下不便打扰。那我就在二楼等待。到时还得再麻烦高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!”

    高峰打了个哈哈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也不再迟疑,带着杨飞向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“高老板,达摩舍利,小女子无力竞争,那我也就此告辞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钱彩莲朝高峰道:“感谢高老板的招待。”

    “钱小姐客气了,还得请钱小姐代在下向贵师问好。”

    高峰丝毫不敢怠慢,把钱彩莲送到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当钱彩莲走下楼来的时候,张横和杨飞正坐在二楼的待客沙发上。张横仍是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,似乎在沉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杨飞显得很是兴奋。刚才众人品鉴达摩舍利,杨飞也是亲自在场,这样的经历,确实是他平生所未见。

    虽然杨飞也是隐隐知道,这个世上存在着一些奇人异士。但是,当亲眼看到今天的场面,仍是让他无比的震憾。所以,他直到此刻,仍是心情激荡,喋喋不休地向张横说着自己的感受,无限的感慨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漫不经心地回答着,他的心里仍是在寻思着刚才发生异变时的情形,心中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,他猛然感觉到了什么,陡地抬起头来,目光望向了楼梯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钱彩莲正款款从楼上下来,当她看到张横时,俏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意,还朝张横俏皮地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现在的钱彩莲,态度又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,完全没有了在三楼上的冷漠,好象突然变了个人似的。一改先前把张横当陌生人的态度,竟然自来熟地朝张横扮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傻眼了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个叫钱彩莲的神秘女子,突然会有如此大的转变。

    陡地,一种怪异的感觉浮上心头,张横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古怪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