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8章 表里不一
    钱彩莲竟然一改先前的冷漠,主动与张横扮起了鬼脸,这让张横感觉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!”

    心中一动,张横站了起来,就想与这位神秘的女子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那知,他身形刚站起,楼梯上的钱彩莲,已蹬蹬蹬地走下楼来,朝着张横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却没有停留,迅速向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这下闹了个大红脸,站在那儿,刚准备伸出去的手,僵在了当场,缩回来也不是,伸出去更不是,感觉象是又一回被她给戏耍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张少,这个女人真奇怪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杨飞也看出了张横的尴尬,不由大是不平:“刚才在楼上的时候,象个冰美人似的,对任何人都是不理不采。现在,到了楼下,就象是换了个人,真是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人确实是有些神秘。”

    张横耸耸肩,自嘲地笑笑,总算回过了神来。目光望着钱彩莲消失在楼梯口的身影,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钱彩莲一连串的行为,让张横心中又惊又疑。想到自己在刚才发生异变时的那种错觉,心头更是疑虑重生。

    这个叫钱彩莲的女子,到底是什么来历?她对自己古怪的举动,又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无数疑问如同是煮沸的米粥,汩汩地在脑海中冒着泡。但是,张横那里有什么答案。

    无奈地摇摇头,重新坐回沙发,张横一时还真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三楼的楼梯上再次传来了脚步声,这回却是肖承源和黄炜森以及戴静文夫妻走了下来。 只是,看三人的脸色,都显得有些黯然,似乎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难道最后的得主是那个玄机老和尚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在张横的想象中,肖承源出价三百地脉精晶,这次达摩舍利的得主,应该会是他。可是,看此刻肖承源的脸色,似乎他并没有得手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三人也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张横,不约而同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张横,三人都是有些好感。至少,最初的时候,如果不是张横,只怕他们连竞价的机会都没有,达摩舍利早就被玄机老和尚给化缘化走了。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是广东潮汕的黄炜森。” 黄炜森主动伸出手来:“这位是贱内戴静文,如果张少有机会来我们广东潮汕,一定要来我们那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黄炜森拿出了一张名片,与张横交换。

    “很荣幸认识王先生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与黄炜森夫妻握手。他对黄炜森夫妻的印象不错。再加上同是大陆来的,更是有一种亲切感。

    “张少,在下肖承源,很期待张少来高雄。到时,也好让兄弟尽地主之宜。” 肖承源也自我介绍起来,并与张横交换了名片。

    张横欣然接受,对肖承源,他也充满了好奇。这个能获得罗汉金刚化身的人,本身也是有大气运之人。

    与张横打过招呼,三人显然都是有事,便急冲冲地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不久,玄机老和尚也走了下来,满脸的春风,很是一副得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看到张横的时候,老和尚寿眉一挑,神情凛然地望了张横一眼,便大袖一甩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看来,老和尚对张横,还是心存不悦。

    张横耸耸肩,也不在意他的态度。反正自己在台岛也只是短暂的逗留,应该不会与这老和尚产生什么交集。所以,也不必在意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张少,不好意思,让您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高峰也从楼上走了下来,一脸的欢喜。今天达摩舍利,竞拍出了高价,这让他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高老板客气,是在下有事麻烦您。”

    张横客套着,在高峰的引领下,再次走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“高老板,有个疑问,不知那位钱彩莲小姐,她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忍不住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是说钱小姐吗?”

    高峰脚步微微一滞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异样:“其实,她到底是什么人,在下也并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在下发出的邀请贴,本来邀请的是一位隐世的高人,他虽然多年不理世事,但与在下的先人有些渊源。”

    高峰继续道:“那知,来赴约的却是这位钱小姐。按她的说法,她是那位隐世高人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高峰有些感慨:“那位高人我也有十数年未见,因为相隔甚远,对他的情况也并不怎么了解。想不到他竟然收了一名女弟子,还真是让人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微微一凝,心中有些失望。高峰说了这么多,其实完全就没有说出钱彩莲的来历。这让张横对钱彩莲感觉更加的神秘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已来到了三楼,高峰殷情地再次给两人泡了茶。

    “高老板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目光凝注在了高峰脸上:“这次在下来珍佛斋,其实是有一疑问,想请高老板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客气,今天幸亏是你帮了在下,所以,张少有什么,尽管问,在下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高峰微一挑眉,真诚地道。

    他对张横很是感激。刚才如果不是张横暗中出手,只怕最初的时候,就着了玄机老和尚的道。估计今天的拍卖价格,绝对不会象如今这样丰厚。

    可以说,达摩舍利拍出高价,这也有张横的一份功劳。

    “我在钱塘的时候,曾去过青春路的古玩市场,在那里遇到一处名叫珍藏阁的古玩店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:“只是,让我感觉意外的是,珍藏阁的布局,竟然与高老板你的珍佛斋类似,也是以八卦的卦爻为风水局。”

    “哦!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高峰神情微微一凛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当下把上京奇珍坊的事也说了一遍。最后道:“高老板,明人面前也不说假话。本来,遇到以八卦卦爻为局的古玩店,也不是什么奇事,也许只是个巧合。但是,我无意中发现,包括您的这家珍佛斋在内,我所遇到的珍藏阁以及奇珍坊,竟然在华夏昆仑祖脉的节点上。而且,是按立体八卦的方位所排列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语气变得凝重无比,目光更是一眨不眨地落在了高峰脸上:“因此,我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不知这到底有着什么特别的含意?不知高老板可为我解惑否?”

    “华夏昆仑祖脉的节点上?”

    高峰身形一震,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:“而且还是立体八卦的方位所排列?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高老板难道不知情吗?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目光灼热无比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张少,不是在下想隐瞒什么,此事我确实不知。”

    高峰细细地想了想,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着,好半天,这才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说实话,我确实是没有去过上京以及钱塘那里。因此,确实是不知张少您所说的那两家古玩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还是有些置疑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高峰神情一肃:“我自接手这家珍佛斋,店里的格局就是如此。而且,按我们高家的规矩,接手店面之人,是不得任意改动店面的布局。从我记事起,好象爷爷那一辈,就是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遵巡先人的规矩,这些年来,也就没有动过这里的风水布置。”

    高峰继续道:“而且,这八卦卦爻布成的风水局,也非常适合本店,不仅具有镇压气运之效,更有可以温养风水道具之功。所以,也是不会轻易去改动它。至于张少您所说的另外有类似的两家,确实与我这里没有任何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灼灼地凝视着高峰。从高峰的表现来看,他似乎说的就是实话。

    可是,这就让张横更加的迷糊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八卦卦爻的布置,同样以古玩或风水道具这样特殊的地方为基础。又是在立体八卦方位上,更是暗暗符合昆仑祖脉的节点。

    这么多事凑在一起,如果说这是个巧合,张横还真的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但是,从现在高峰所说的话来看,他似乎对此也是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那么,这是高峰有意在隐瞒自己,没有说实话呢?还是他确实是真的不知道?

    张横一时间陷入了沉思,脑海中也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张横也有些无可奈何。微微沉吟半晌,张横站起了身来:“高老板,这次打扰了,如果有关这方面的什么消息,还望能告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当然,张少!”

    高峰点了点头:“其实我也很感觉好奇,若是有机会,在下倒是想去内地一趟,看看张少所说的那两家古玩店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高老板就麻烦您了,在下告辞。”

    张横朝高峰拱了拱手,与杨飞走下了三楼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横,看来还真是个有心人!”

    望着张横走下楼去的身形,高峰的脸上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眼眸里也闪过了一抹凛冽的光芒:“看来,这事得向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喃喃,高峰转身走向了旁边的一间房间,身形一闪,消失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个高老板,果然有隐情?”

    张横正在下楼的身形,微微一滞。他虽然背朝着高峰,但思感却在暗中观察着高峰的一举一动。他最后的异常,已是完全被张横洞察到了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的心陡地一沉,猛然意识到了什么。八卦卦爻之事,看来绝不那么简单,其中确实是隐藏着什么隐秘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