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9章 工地发出的求救
    这次张横之所以一定要亲自过来,查看珍佛斋。一方面是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,另一方面,他也是想与这里的店主正面接触一下,以便看出点端倪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并不以为,象这种极有可能隐藏着大秘密的事情,会被轻易问出点什么。所以,对于高峰的表现,他心中也是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,印证了珍佛斋与藏珍阁以及奇珍坊风水局出自同源。张横对自己的猜测更有信心了,对这布置在昆仑祖脉节点上的这些古玩店,也更多了好奇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事还需要更多的线索,也许才能明白这种布置的目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寻思着,目光变得更加的炽烈:“希望巫王彩云飞以及血梦泪她们,也能尽快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有一件事,不知该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杨飞似是想到了什么,有些迟疑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杨总,有什么话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“珍佛斋的老板高峰,我也认识很长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杨飞沉吟着道:“虽然这家珍佛斋平时很低调。但是,在业界,却有许多传言。据说,珍佛斋在此这么多年,藏了不少的珍品。其中,今天拍卖的舍利,好象就是他的藏品之一,只是这只是私下的传言,并没有人证实过,我也是偶尔听人说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达摩舍利是珍佛斋的藏品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脸色变得无比的古怪:“难道高峰这是在说假,故意要隐瞒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可没忘了,高峰在介绍达摩舍利的时候,明明说的是刚得到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杨飞竟然说,早就有流言,珍佛斋中有舍利。这岂不是说,高峰当时并没有说实话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象达摩舍利这样的佛家圣物,无论是刚得到还是珍藏已久,高峰竟然把它拿出来竞拍。

    这里面就绝对的不简单了,高峰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,这才会不惜拿舍利换钱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心中的疑云更甚,隐隐的,他突然感觉,自己无意中调查的八卦卦爻之事,好象越来越复杂了。

    经历了凌霄和珍佛斋的事,张横也是感觉有些疲惫。当下,便离开了桃园古玩市场,向杨文竹的别墅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,车子刚开到半路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一看来电显示,张横不禁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张理事,你那边的事办好了吗?”

    张横按下了通话键道。

    电话正是张波打来的,张横自然没忘了,早上的时候,赵君儒陪同张波一起,去了金泰那个出了事的工地。

    此刻,看看时间还只有下午四点多钟,张波突然打来了电话,让张横有种不祥的感觉。

    果然,话筒里传来了张波有些焦急的声音:“张少,不好意思,又得打扰您了,我这边的事情,有些复杂,问题很怪异。张少,您方便过来一趟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横眉头皱得更紧,却也没有犹豫,立刻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杨总,往工地去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张横对杨飞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张少!”

    杨飞也隐约地听到了电话的内容,脸色顿时微变。他一个紧急刹车,然后调了个头,向工地急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们金泰这次接手的工程,也算是台岛这些年来的一项大工程。”

    杨飞对工地的事,自然也是知道一些。现在,听到那边似乎问题还没解决,要让张横赶过去。所以,便向张横介绍起了一些情况。

    “两年后在桃园,台岛要举行一次世界级的体育赛事。”

    杨飞道:“因此,要建造一所现代化的大型体育比赛的场馆。我们金泰的建筑公司,在经过了一翻努力后,终于竞标成功,接手了这个大型体育工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对此他已是听赵君儒说过,所以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在规划之初,我们也请了这方面的高人,进行了布局。”

    杨飞继续道:“最初的拆迁以及各方面的准备工作,都非常的顺利。只是,当开始主体场馆进行打地基的时候,就突然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。

    “是的!打地基用的钻头,明明是在松软的泥地上,但就是怎么也打不下去,甚至金刚钻头都被打断了好几个。”

    杨飞满脸的怪异:“这样的事发生的多了,工地上就流传开来,说是这处工地闹鬼,也有的说是风水不好,碰着了什么阴邪之物。一时间,工地上人心惶惶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还是请高人,在工地上布置了些东西,这才让这事件平息下去。”

    杨飞长叹了一声:“然而,问题并没有彻底的解决,就在各处工地热火朝天地建设中时,中心地块再次出现了同样的问题。而且,这次的情况更严重。打钻机在工作时,竟然发生了莫名其妙的侧翻,压伤了好几个人,甚至还造成了司机当场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,这事最初被压了下去,经调查,是当班的打钻工作人员喝酒误事,操作失误,这才导至了事件的发生。”

    杨飞继续道:“所以,经整顿后,再次进行了接下来的工程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谁也没有想到,当再次打钻的时候,又发生了事故。”

    杨飞脸皮一阵抽搐:“而且,这次的事故更大,旁边正在建设中的脚手架,受到打钻机打钻的震动,竟然突然倒塌,造成了十多人死亡,还有数十人重伤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挑,心中也是感觉很诧异。发生如此重大的工程事故,确实是张横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在当时赵君儒的介绍中,他并没有说具体的伤亡人数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张少,情况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杨飞很是无奈:“而出了这样的事故,我们已是无法再压下去,又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,此事很快就被各大媒体所观注。我们金泰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飞语气变得无比的沉重:“可以说,金泰的危机,就因此而开始。之后更是发生了凤瓴鸡的瘟疫事件,让金泰完全被架到了火上烤,甚至连股票都狂跌不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。感觉上,工地上的事情,确实是处处显示着诡异。

    只是,光凭这些,张横现在也无法判断,那边到底是什么原因,这才造成了这样的严重事件。

    车子里一时陷入了沉默,两人的心情都因为工地上的事而变得很是沉重。

    大约大半个小时,车子总算开到了工地。远远地,便可以看到,一个规模庞大的建筑群正在建设中。外面还围着围墙,透过围墙,可以看到一幢幢楼房以及式样各异的场馆。

    只是,整个工地空荡荡的,很是冷清,没有建筑机械的轰鸣,也不见有什么工人在操作。显然,因为出了事故,这里的工地仍处于停产中。

    车子接近工地的入口,一大群人正迎候在那里。张横一眼就看到了张波以及金泰建筑公司的老总孙永生。

    孙永生四十岁左右的年纪,他原本是台岛旅游局的一名副局长,也算是捧铁饭碗的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被金泰挖到了建筑公司。孙永生的家族在台岛也是很有背景,靠着他在政府部门工作过的经历,以及家族的背景,他在担任了金泰国际的建筑公司总经理后,业绩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这次金泰能在众多的建筑企业中,竞标成功这项体育工程,孙永生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也没想到,平生接手的最大一项工程,竟然会出这么多事故,差点成为推倒金泰这座经济大厦的第一块抽心砖。

    本以为,这次有大陆来的张波张理事,来解决此处的风水冲刑,应该可以把事情化解。但是,刚才张波来后,几乎又出了大事,这让孙永生的心无比的忐忑。感觉这回事情是真的棘手了。

    幸好,张波打电话给张横,让他再次看到了希望。所以,现在的孙永生,是有些迫不急待地盼张横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杨飞的车子,张波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,连忙小跑着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有一众建筑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,还有一名身穿对襟衫,打扮得象民国时期江湖人士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看到车子,神情不禁一凛,眼眸也顿时变得有些阴厉,目光死死地瞪住了那边车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张少,总算把您给盼来了,欢迎,欢迎!”

    孙永生亲自上前,为张横打开了车门,一边急切地道。

    “孙总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与孙永生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张少,给您介绍一下,这些是我们建筑公司的各位高管。”

    孙永生连忙为一众跟在身后,热烈拍掌的工作人员向张横做了简单的介绍。最后,手指指向了那神情阴郁的老者:“张少,这位是我们金泰建筑公司的特聘风水大师,曾相曾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张横?”

    曾相年纪在六十岁上下,身形消瘦,再加上一身民国时的江湖郎中打扮,看起来很是有种阴厉的样子,在一群人中显得特别的扎眼。

    他目光上下打量着张横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眯,心中咯噔一下,他已感觉到了眼前这位曾相曾大师的敌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