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1章 瓷窑火煞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洞察着眼前的情形,张横的神情急剧变化起来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刚才在外面的时候,洞察到这里充满了浓重的艳煞。

    但是,一进入这片工地,却是焰芒滚滚,把那浓厚的艳煞冲得支离破碎。仿佛这里是一片火地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是张横从所未曾见到过地,一时间,确实是被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低头再看伏以神尺,上面的司南针更是疯狂地转动。但是,转动的方向也是无比的诡异,时尔是左转,时尔又反方向右转,时尔更是突然无规则地跳动打颤,根本看不出它所指示的是什么意思。仿佛这里的气场,有一只无形的鬼手,正在无序地拨动司南针,让它完全失去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里的气场非常古怪吧?”

    张波也看到了张横手腕上的司南针出现了异常,不禁苦笑:“我刚才使用九星异术,想测定这里的九星悬空方位的变化。但是,结果却是让我目瞪口呆。”

    张波吞咽了一下口水,语气变得有些干涩:“因为,此地的九星悬空方位,竟然时刻会变化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波手指指向了打钻机倾倒的地方:“你看,从九星悬空方位来讲,这正是五黄之地,但是,明明白白的五黄之地,等会就会偏移十几度,成为了二黑之地。这样的情形,自我能使用九星异术以来,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。

    九星悬空方位其实也是与地脉地气相关,当地脉地气产生异常时,就会改变九星悬空的方位。

    从现在自己所感应到的情况,此地气场之混乱,必然也会影响到原本九星悬空位的变化。所以,张波所说的,应该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还不死心,就想用九星异术中的定位秘法,把五黄之地定下来,看是不是能稳定这里的九星方位。”

    张波继续道:“但是,当我用秘法定位时,五黄之位突然爆发出了一股极度炽烈的火煞,让我陡地陷入了一片火海中,仿佛整个人都要被焚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!”

    张波突然撩起了左手的手臂,举到了张横面前:“我大惊之下,连忙撤去秘法。但是,还是有火煞侵入我的体内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脸色再次变得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张波的手臂上,有一条火灼过的痕迹,如同是一条诡异的红蚯蚓,在上面蠕动。

    “看来,自己的感应并没有错,这艳煞之地,还有火煞覆盖。否则,张波不会被火煞所灼伤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也不再犹豫,手已握住了张波的手腕脉博,一缕真元就渡了过去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一股焦灼的味道陡然散逸开来,紧接着,焰芒闪过,张波整个人剧震,脸上却是露出了感激的神色:“多谢张少为我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张理事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摆手,目光再次望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小子果真有些手段!”

    一边的曾相,老眼一眯,神情更见古怪。

    自进入工地后,他一直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观察着张横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对于曾相来说,张横和张波竟然插手工地上的事,确实是让他非常的不悦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片工地,虽然并不是他所规划,但是出事后,杨文竹曾来请教过他。而曾相也画过几道符,化解这里的问题。

    从这一角度来说,此事已由他曾相沾手。按照风水界的规矩,当一名风水师出手,事情还没有解决,或者是情有所变化,但着手的风水师没有表示无能为力之前,别的同行,是绝不可以插手。否则,这就是挑衅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,杨文竹之所以没有再请曾相来处理此地的问题,是怕曾相身体受不了,不敢再请他出手。所以才会从大陆请来张波和张横。

    事实上,赵君儒要请张波这位擅长九星异术的风水师,就是受到了曾相的指点。在当初曾相听到工地的事故后,就判断可能是九星悬空方位中某一方位发生了变故,如果能有九星异术擅长之人,可以很轻松的化解。

    然而,当得知金泰真的请了外人来化解这里的问题,却仍是让曾相非常的不舒服。以他在台岛的名声,若是传了出去,他接手的风水凶地,却由别人最后化解,这岂不是让他这张老脸要丢尽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会拖着病躯,由弟子扶着,来到工地。要亲眼看看,这次请来的风水师,到底能玩出点什么花样来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横为张波疗伤,却是让曾相的心头一震。因为,他感受到了张横散发的力量,竟然不似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与他失踪的孙儿差不多的年青人,竟然有不弱于自己的力量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曾相心中惊疑?

    张横此刻却无遐顾及其他,手中伏以神尺一抖,一道炫光已轰然射出,没入了打钻机所在的地面。

    此处地脉地气异常,不仅有艳煞,而且还有火煞,光以天巫之眼的探察,已根本无法窥透其中的玄虚。所以,张横动用了伏以神尺,想弄清这里的状况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意识中一震,伏以神尺的契魂已化为了一条似蟒似龙的怪兽,直接钻入了地底。

    无数的影像刹那映入脑海,地底下面,竟然是一大片碎瓷断砖,竟然深达数米。而一股灼热的气息,也陡地焚烧了过来,汹汹的火煞,如潮澎湃,狂卷向了伏以神尺的契魂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里曾是一处烧制瓷器的瓷窑?”

    张横眉头一凝,心中很是讶异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敢怠慢,手指轰然一指,火狐内丹赫然现形,已悬浮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刹那,汹汹涌来的火煞,陡地被火狐内丹所吸收,转眼间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正是时,意识中轰然一震,伏以神尺的契魂已钻破了碎瓷断砖层,进入了地底的深处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陡地,心神猛地一震,契魂似是撞到了一层什么屏障,竟然一头给撞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地底有问题,这下面竟然还有人为布置的阵势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一凛,目光变得更加的锐利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,手指轰然怒指。

    刹那,伏以神尺光芒大作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振荡了开去。

    地面轰然震动,仿佛是发生了地动。下一刻,脑海嗡然作响,契魂已冲破那层屏障,向地底钻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然而,就在钻入下面的刹那,意识里一团极度艳丽的光芒闪过,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陡地变得惊骇一片:“艳煞,果然地底有艳煞!”

    张横心神大震,正想凝神细察下面的情形。就在这个时候,那浓浓的艳光轰然暴涨,瞬息间已如同是一团浓得化不开的鲜艳血雾,把契魂给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似蟒似龙的怪兽虚影昂首怒嘶,狂腾怒舞,想挣脱这团艳煞血雾。

    但是,艳煞仿佛是粘稠的胶水,紧紧地束缚住了它。任是如何的挣扎,也休想挣脱出包裹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汹汹的艳煞如潮澎湃,艳煞中,仿佛有无数的鬼魅叫嚣狂舞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剧震,脸色猛然变得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他的思感与伏以神尺溶为一体。因此,契魂所感受到的一切,也让他如同身受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无数的幻像纷纷涌来,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幕幕无比旖旎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见,一张张女子的脸,或嘻笑,或悲切,或妖娆,或凄苦,如同是走马灯般闪过。下一刻,这些女子的脸,陡然变得狰狞而恶毒,如同是一个个厉鬼,眼眸里暴射出阴狠的光芒,张牙舞爪地就朝张横这边扑来。

    意识一阵刺痛,仿佛这些幻像中的女子变成厉鬼后,已具有了真正的伤害力,要把张横的神魂撕碎。

    “呔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凛,陡地一声厉喝,神窍中的雾状神魂,轰然振荡,光芒大作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意识中如雷鸣乍起,所有的幻像刹那消失,张横也猛地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,怎么了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了张波以及孙永生的惊呼声。睁眼一看,场中所有人正满脸惊疑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张少,你刚才的情形实在是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孙永生仍是心有余悸:“你刚才全身颤抖,脸色铁青,情形就象是见鬼了一样,眼珠子都突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,张少!”

    张波用怪异的目光望着张横:“先前看到你火光缭绕,好象也是受到了下面火煞的冲击。那知,转眼间,你就变成了那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波目光变得炽烈起来。他知道这里的地脉地气有异常。但是,因为他受阻于第一层的火煞。所以,根本不清楚下面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张横苏醒过来,心中实在是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张横摇了摇头,心中却是如潮翻滚。

    刚才所经历的一幕,虽然如同幻觉。但是,张横心中明白,这其实是真的。如果不是自己的力量已达到了三品后期,凝练成了雾状的神魂,只怕今天还真会在这里出事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这地底存在着如此可怕的艳煞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或者是说,此地当年曾经发生过什么,以至于能在这里形成如此恐怖的艳煞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