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3章 梅花异术
    从费雪勇以及自己刚才的经历中,张横已是可以完全确定,这里的瓷窑绝对有问题,可能曾经有无数的女性死在此处。

    他立刻想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这些死亡的女性,会是在什么时代。而要弄明白这一点,就得看当时费雪勇看到的那些影像中,她们所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不同时代的人,穿着自然不同,这是分辨死者生活在什么年代,最简单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费雪勇一怔,仔细地想了想,神情却是变得有些怪异:“当时我看到的,好象她们穿的是清末时期的服装。”

    “清末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挑了起来:“这不是当年台岛曾被倭岛占领的时期吗?”

    张横当然知道,百多年前,清末甲午战争之后,台岛曾被倭人占领,长达五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从费雪勇所说的清末这一时间段,他立刻想到了那个黑暗的时代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敢确定。”

    费雪勇想了想,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那时我一直处于似梦似幻的状态中,因此,对于看到的情形,根本无法分辩真假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关于那段黑暗时期,因为当年有关的资料,大多被倭岛人消毁。所以,那一段时间,几乎就是空白。”

    费雪勇继续道:“甚至村里的老人,也没流传下什么故事。因此,对于发生在那时的事情,很少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费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费工,如果还有什么疑问,我会再次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张少,有什么事,随时可以找我。”

    费雪勇连忙答道。

    “孙总,今天时间也太晚了,要不,这里的事等明天再说吧!”

    张横转向了孙永生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张少,今天确实是太晚了,天都暗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永生望望外面,见天色已暗,整个工地都淹没在浓浓的夜色里,总算也反应了过来:“今天辛苦张理事和张少了。我已在不远的桃园大酒店定好了位置,大家就一起吃个便餐吧!”

    当下,一众人从简易办公室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六点多钟,门外一片昏暗,大家向各自的车辆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,走到外面停车处的时候,张横的眼眸不禁又是一凝。因为,他突然感觉到了,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,如同是毒蛇的蛇信一样,正死死地瞪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曾老爷子这是想干什么?怎么会对哥们有这样的敌意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那充满敌意的目光,正是来自曾相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儿,刚才并没有随大家一起进办公室,而是由他弟子陪同着,坐在外面的车子里。此刻,见到张横他们出来,老头子目光不善地瞪着张横,终于对开车的弟子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坐的车辆亮起了头灯,一阵轰鸣,便顾自开出了工地,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黑暗里。

    显然,老头子并不想与张横他们一起去吃饭,顾自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,望着曾相车子离去的方向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感觉上,这位曾老爷子,似乎行为很是怪异。就算自己插手了这里工地的事,他也不该对自己有如此的敌意,看他的样子,似乎有深仇大恨一样。

    那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疑云更甚,一时还真有些想不通,曾相这有些出格的表现。

    晚宴很丰盛,只是,席上众人都是有些心事重重。工地的事没有解决,对于大家来说,心头上都压着一块大石头,却那里有什么心思吃喝玩乐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也根本不在这宴席上,今天在工地里所遇到的情况,让张横感觉此事非常的棘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艳煞的来源还没有着落,更是让张横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一餐饭吃得有些沉闷,大家草草地填饱了肚子,就这么散了席。

    张横并没有回杨文竹的别墅,打了个电话,便叫了一辆的士,朝浪漫之都赶去。

    李佳楠自来到台岛后,就在浪漫之都这个据点住了下来。张横心中有事,决定与她好好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仍是十八楼的那间豪华包厢,李佳楠在接到电话后,早已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楠楠,对于台岛玄学界的力量分布,不知你是不是了解?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拐弯抹角:“还有,桃园曾家,去年发生大变故,是不是有什么内幕?”

    今天在珍佛居,亲自经历了一次佛家圣物达摩舍利的拍卖,与忠孝寺的老方丈玄机禅师有了点过节。在工地上的时候,又感受到了曾相的异常表现,张横心中现在有许多的疑团,想从李佳楠这边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也许,象韩岛唐手流这样,一直在旁观的外来势力,更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张少,台岛的玄学界情况比较特殊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稍一思索,便把情况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张横来到台岛,李佳楠所有的注意力,就全放在了台岛方面。这几天来,更是对台岛各种汇集的资料,做了详细的研究。所以,她现在对这边的情况也算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台岛的玄学界有三大势力,一为佛家修者,其中以台岛最大的忠孝寺为首,其主持玄机禅师,已是百岁高龄,据说修为已隐隐地踏入四品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佳楠目光怪异地望向了张横:“张少,好象您今天白天就遇到过玄机禅师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但遇到了,而且还与老和尚有了点间隙。”

    张横苦笑。他自然明白,自己的行踪,李佳楠一直在观注。因此,今天白天自己在珍佛斋,想来她也应该知道了。遇到玄机禅师的事,她能清楚,也不算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张少竟然与玄机禅师有过节?”

    这下,却是轮到李佳楠诧异了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,楠楠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愿在这事上多纠葛,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张少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不敢违背张横的意思,整理了一下思绪,这才道:“另外一股力量就是道教的修者,为首的正是台岛最大的道教门派青云观,其观主闲云子,据说修为也即将突破三品,与玄机老和尚在伯仲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股力量,就是阴阳风水门派了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俏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阴阳风水这一系,虽然不象佛家修者和道家修者那样,人数集中。但是,阴阳风水一派,人数却是众多,真要说起来,并不比佛道两家少。只不过,他们分散在台岛各地,并各自为政,大多是以家族的形势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台岛这边的人,相信风水和命理的人比较多。所以,阴阳风水一系,在世俗中也最吃香,分布也更广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道:“如今,台岛最有名的阴阳风水世家,就是在台岛北边的欧阳家,据说欧阳老爷子,修为深不可测,在数十年前,就已达到三品的顶峰,这些年过去了,极有可能已突破到四品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心中有些震动。他还真没想到,台岛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至于张少您说的曾家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微微沉吟起来:“对此我们这边的资料并不多。虽然曾家是桃园这一带最闻名的阴阳风水世家。但是,曾家人丁单薄,尤其是近三代,更是一脉单传。因此,曾家非常的低调,除了是金泰国际的专职风水师外,最近几年,很少再为其他人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曾家在去年,发生了大变故,却是引起了许多人的观注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停顿了一下,又道。

    说着,他便把曾相儿子飞机失事,孙子又莫名其妙失踪的情况说了一遍,最后遥头叹息:“曾家老爷子,受此打击,据说突然走火入魔,这一年来,虽然对外声称是得了重病,但其实是一直处于闭关静修中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恍然了:“怪不得老头儿气血如此亏损,原来竟是走火入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楠楠,曾家发生这样的大变故,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原因吗?”

    张横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据我们周边的调查,曾家突然有此变故,似乎是暗中有什么势力在出手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道:“只是,曾老爷子走火入魔后,本身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关系。因此,其中内幕谁也不清楚。纵然是有所怀疑,但因为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或线索。所以,也仅仅只是猜测而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佳楠俏脸一肃:“不过,我个人认为,曾家的事绝不简单。因为,曾家所传承的是梅花异术,最擅长的就是预测和排盘。以曾老爷子已达三品后期的力量,不会没有感应。可是,他的儿子偏偏死于飞机失事,这岂不让人置疑。难道事先他就没有任何一丝的预感?如果是这样,他的梅花异术岂不是白学了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了起来。

    梅花异术张横自然知道。这是一项与六爻预测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秘法。真正的这方面的高手,可以推演前后五百年的过去和未来之事。

    虽然以曾相三品之力,前后五百年是绝无可能,但是预知自己以及至亲之人的祸福,也是可以办到的。

    那么,他的儿子怎么就会飞机失事?孙子又会莫名失踪?

    此刻,经李佳楠提醒,张横也越来越感觉曾家的事故,其中有许多不可思议之处。更重要的是:曾家的变故,与杨家之后所遭到的问题,似乎相隔不远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震,一个让他心中无比惊疑的念头,陡地升起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