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4章 阴阳炉窑
    北风呼呼,天寒地冻,纵然是桃园这样的繁华城市,在这冬夜的十一二点,习惯了夜生活的人们,也都早早地缩到了被窝里。整个桃园除了闪烁的霓虹灯外,街道显得特别的冷清。

    大型体育馆的工地上,更是黑乎乎的一片,除了工地大门口的一盏路灯,昏暗地亮在那儿,把附近的建筑拖出长长的影子外,整个工地一片死寂,没有任何的人声。偶尔风声刮过,吹得脚手架以及帆布等物,噼啪直响,在这空旷的工地里,却显得异样的刺耳,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的轿车,无声地滑行在黑暗中,在工地的不远处停了下来。紧接着,车门打开,两个人影从车里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,到了!”

    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,楠楠,我们进去!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的两人,正是张横和李佳楠。

    两人望着漆黑的工地,如同是黑夜中的精灵,迅速地翻过了围墙,向工地里走去。不一会儿,便来到了白天那片帆布包围的场地中。

    “张少,就是这里吗?”

    黑暗中,李佳楠的美眸闪烁着亮光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刚才,快到十一点的时候,张横突然提出要去工地,这让李佳楠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风水的探察,黑夜往往是大忌。不仅是因为夜晚光线不好,很难观察到四周的地形地貌。更是因为,夜晚阴煞暴涨,一旦有冲刑,会更加的厉害,甚至让风水师本人受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竟然此时来工地,确实是让李佳楠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是的,楠楠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眼眸变得炽烈起来:“我之所以要这么晚来,甚至是选择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,就是因为,这更能探察到此地的艳煞情况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早就看出了李佳楠心中的疑惑,解释了一句,目光已凝注到了废弃瓷窑的所在。“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中,现在的情形,确实是与白天所看到的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只见,原本蒸腾的火煞,在这一刻变得虚幻无比。而被火煞所压制的艳煞,却变得无比的强烈。张横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整片废弃的瓷窑,一团浓得化不开的艳煞,曲扭摆舞,仿佛是有无数的鬼魅在叫嚣。

    一股极度冰寒,极度阴森的气息,也弥漫四周,让这里的气温也好象降到了零度,有一种刺骨的冰寒。

    “阿,好重的艳煞!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躯一震,俏脸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她虽然没有张横那变态的天巫之眼,但做为唐手流的少门主,身上藏着拽着的宝贝可不少。

    因此,她敏锐地觉察到了此地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楠楠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举步便向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李佳楠似是想说什么。但是,看到张横已走了过去,后面的话顿时咽回了喉咙,急走几步,跟上了张横。

    工地一片杂乱,斜斜地躺倒在地上的打钻机,以及东倒西歪的脚手架,在黑夜里看起来更加的恐怖,如同是一头头巨大的怪兽,横亘在工地里,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和李佳楠可不是普通人,完全无视四周的一切,轻快地跨越一个个障碍,很快就来到了瓷窑的废墟上。

    瓷窑原本有高十数米的窑顶。只是,在被划为工地后,上面的窑顶已被清理干净,只剩下了做为炉膛的一道长长深沟。

    当然,古代的龙窑与现代的瓷窑不同,它的炉膛分为阴阳膛,除了地面的建筑外,还有地下一层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在废墟上细细地观察着,陡地神情一凛:“嗯,就是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沿着那条深沟,向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这次之所以要深夜来此,就是想亲自到瓷窑的地下层去看看,以寻找到艳煞的根源。

    白天看过这里的资料,知道古瓷窑的地下层,就在炉膛龙头部位,那里有一个入口,只要找到这个入口,就可以进入下面。

    果然,走到瓷窑龙头的部位,看到了一个地洞的入口,下面黑乎乎的,隐约可以看见一道斜斜向下的石阶,延伸向黑暗里。

    张横和李佳楠互望一眼,手中已各自多了一只狼眼手电,两道雪亮的光柱,就向地洞下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石阶很宽,足足可以容四五人并排进入,只是上面积满了厚厚的泥土,偶尔还有几片瓷器的碎片,在手电光中闪烁着锋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地下层的炉膛,是古时瓷窑工人,用来运送瓷胚以及成品瓷器的通道。因此,建造的很是宽敞牢固,纵然是经历了数百年的岁月,这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坍塌的现象。

    稍一迟疑,张横领先跨入了地洞,向下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两人一踏入石阶,神情却是刹那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感觉上,地下层的炉膛通道,并不象想象中那样阴寒,反尔是有一团汹汹的暖意涌来。只是,脚底下,却有一股彻骨的冰寒在蒸腾,让两人非常不适应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就如同是双脚泡在冰水中,而身体却被烈火在炙烤,根本就是水火两重天的滋味。

    张横和李佳楠自然清楚,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现象,就是因为此地火煞和艳煞交溶的原因所在。但这也足见这里火煞和艳煞的强大,否则,绝不可能造成这样的异常。

    明白已是处于了凶煞的边缘,两人更加的小心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是想干什么?怎么半夜三更还去工地,甚至进入了瓷窑的地底?”

    离工地数里外的一间庭院里,曾相正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。陡地,他面前的一串梅花钱叮当振动起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梅花钱的五枚铜钱,一阵震颤,闪起了淡淡的光芒。下一刻,空间微微的扭曲,曾相的面前,凭空浮突出了一幕奇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只见,一男一女两人,正打着手电,行走在一条漆黑的通道里,情形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这幕图形,不是张横和李佳楠此刻在瓷窑中的行为,又是什么?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张横去简易办公室查看资料,曾相与他的徒弟并没有跟进去,而是留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因为不屑与张横同行,这才留在外面的。而是趁着那个空隙,在废弃的瓷窑那里,做了些手脚。

    此刻,曾相的法器梅花钱,竟然产生感应,现出这幕影像,这顿时让曾相警觉。

    曾相的眼眸猛然暴缩,死死地瞪着出现在眼前空中的影像,神情急剧地变化着:“小子,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曾相从蒲团上一跃而起,脸色变得阴厉无比。

    两柱雪亮的狼眼手电,在漆黑的通道里,显得别样的惨白。四周的一切,看起来都似乎变得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张横和李佳楠两人,沿着斜斜向下的石阶,向下走了近四五米,石阶终于到了尽头,眼前出现了一条悠长的通道。

    “楠楠小心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提醒了一句:“这里就是地下层的炉膛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张少!”

    李佳楠轻嗯了一声,全身顿时腾起了一圈淡淡的光氲。

    她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这里的阴寒更浓了,显然,越是往下,越是接近了艳煞的源头,原本的火煞在这里变得若有若无,浑身象是一下子浸入了冰水中,彻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两人那敢大意,举起手电,细细地察看起了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悠长的通道一片漆黑,纵然是在狼眼手电如此强烈的光芒照耀下,仍是只能看到前面十数米的地方。后面依然是黑乎乎的一片,就仿佛是一头怪兽,张开的巨口。

    通道全是青石砌成,除了厚厚的泥灰和到处丢弃的瓷器碎片外,根本没有其它的东西。一阵阵阴风从深处吹来,耳边响起呜呜的怪啸声,仿佛是有无数恶鬼正在凄厉地嘶吼,让人心神震摄,感觉无比的恐怖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和李佳楠早已体内真元运转,护住了自己的心神,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。两人一左一右,缓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大约走了十几米,右边的洞壁上,出现了一个有一人多高的圆洞,洞口还有一扇石门半闭半开着。

    手电光一照,立刻看到石门上刻了几个古朴的篆字:龙甲!

    “嗯,这是地下层的炉膛门!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着道。

    从当时查看的龙窑资料来看,地下层的炉膛,每隔一段路,就会有炉膛门。这是古时烧瓷工人用来加料以及观察炉膛里火势所设。这样的门好象一共有十几扇。此刻的龙甲,应该就是第一道炉膛门。

    果然,手电光朝里一照,就看到了膛门内一座巨大的膛炉,十几米宽,高也有四五米,很是雄伟。只是,现在炉膛里没有瓷器,只有成堆的碎片还堆在那里,看起来破败一片。

    张横下意识地把头伸入了炉膛里,想看清里面整体的情况。然而,头刚探入炉膛门,张横脸色骤变,整个人更象是被火烧了眉毛一样,猛地向后狂退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佳楠大惊,不由惊呼。全身更是光芒大耀,头顶上刹那现出了一顶皇冠的虚影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