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5章 龙己之门
    “我没事,楠楠!”

    张横退到了通道的另一边,直到撞在了洞壁上,这才停了下来,满脸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佳楠望望张横,又看看那边的炉膛门,仍是满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火龙格,怪不得这里的火煞如此的恐怖。”

    张横摇了摇脑袋,这才道:“这个古代的龙窑,经过了数百年的烧制,已形成了窑魂,竟然是火龙格的格局。”

    张横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,就在他把脑袋探入炉膛的同时,思感也延展了开去,想弄清这个炉膛具体的架构。

    那知,意识轰然剧震,眼前的景物猛地变得朦胧起来,一条巨大的火龙,蒸腾着熊熊的烈焰,就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。

    张横大骇,他感觉到思感如同是被烈火灼烧,一阵刺痛刹那传来,几乎让他窒息。张横这才忙不迭地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此刻,细细想来,立刻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座瓷窑风水本就比较特殊,又是古窑中最难得的龙窑,经过数百年的焚炼,瓷窑竟然产生了窑魂。而且,正是龙窑中最珍贵也是最稀罕的火龙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确实也是张横所意想不到。看来,当年建造这座古窑之人,也是请过高人布置过,否则绝不可能让瓷窑生成窑魂。

    虽然经过了数百年的风雨,窑体本身也早就破败不堪,甚至上面的阳窑早已被推平拆除。但是,地底的阴窑主体还在,这里的窑魂依然不散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俏脸也露出了诧异之色。唐手流中收集的古藉无数,她当然能明白一座可以产生窑魂的瓷窑是多稀罕。如果这座古窑依然保持着完整,只怕从这里烧出来的瓷器,件件都是珍品。

    只可惜,瓷窑已毁,就算要想按原样来重新建筑,也只怕无法再与窑魂契合,根本不可能再恢复到以前的程度。

    稍稍平静了一下心绪,张横再次举步向前走去。这回,两人更加的小心,亦步亦趋,谨慎无比。

    果然,又向前走了十几米,右侧又出现了一扇炉膛门,上面刻着龙乙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连经过了四五个炉膛门,已是到了地下层通道的中央部位。

    按照张横所获得的资料,龙窑一共长达百米左右,中央处的炉膛,才是整个炉膛的核心所在。

    烧制瓷器是个无比复杂的工程,一般有数十上百道的工序,而真正烧制成形,就是在最中央的炉膛部位。

    这里不仅炉火的温度最高,而且炉膛内分成不同的间隔,烧制瓷器的工人,需要时刻观察炉膛内瓷器的成形过程。

    目光四望,张横和李佳楠的手电不约而同地照在了这里的炉膛门上。

    此刻的炉膛门与先前看到的完全不同,上面刻着龙己这两个古篆。但是,这扇青石门却足足有三人多高,宽也有两人手拉手那么大。比先前所见,足足大了两三倍,比得上一般人家的正屋大门了。

    然而,望着这扇炉膛门,张横和李佳楠的神情却是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“张少,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里的火煞竟然比先前更弱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俏脸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:“可是,艳煞的阴寒却成倍地增加了,难道?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,艳煞的根源,就在这个附近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也紧紧地蹙了起来,手电照向了四周,思感更是刹那笼罩了这一段通道。

    火煞被艳煞所压制,这是进入地下炉膛以来,第一次出现的情况。张横立刻意识到,此处有异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脸色更见凝重,手电也移到了脚下:“这里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脚底下仍是一片厚厚的泥土和瓷器的碎片。但是,思感的探察可以让张横感应到,这里的艳煞无比的强烈,自己站在上面,就象是落入了千年不化的冰窖中,纵然以张横的修为,仍是感觉到了牙关打颤。

    “嗯,我来!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秀眉陡地一挑,素指一指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头顶的皇冠状虚影,轰然光芒大作,一个奇异的旋涡,以李佳楠为中心,刹那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异响骤起,泥土狂飞,方圆十米之内的泥土瓷片,被一股无形的大力刹那扫得一干二净,现出了下面的地面来。

    泥土下仍是一块块青石铺就的道路,因为年代的久远,已看不出青石的本来面貌,甚至有许多地方已出现了缺损和腐蚀的现象。

    张横和李佳楠的目光,细细地在地面上察看起来。只是,地面没有任何被动过的痕迹,用脚踏一下,也传来怦怦怦的声响,显然下面是实地,并不存在空洞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互望一眼,都感觉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他们本还以为,这地下可能会存在着什么地洞或是机关。可是,细细探察后,竟然什么也没有,这实在是有些出乎两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目光望向了那扇巨大的龙己号炉膛门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是说问题是出在炉膛内?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躯一震,猛然也意识到了什么,美眸陡地凝注在了炉膛门上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应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否则,它周边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张横已是缓步走向了龙己号炉膛门。

    这扇石门紧紧地关闭着,外面还有一根小儿手臂粗的铁栓把门给栓上了。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,铁栓上满是厚厚的铁锈,根本分不清它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张横微一迟疑,伸手叩住了铁栓。猛地一阵拉动。

    嘎吱吱!

    一阵刺耳的磨擦声响彻,在这个死寂的窑底通道中,显得异样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铁锈纷扬,石门上的铁栓已被张横硬生生地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过刚才思感被灼的经历,这回张横可不敢马虎,手掌贴在石门上,体内真元轰然运转,一个吸字诀,陡地吸住石门,向后拉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粉尘泥屑狂腾,整个炉膛都似乎剧烈地震动了一下,巨大的石门在张横的吸拉下,缓缓地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两柱狼眼手电的光芒,顿时照射到了炉膛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然而,一看清里面的情形,张横和李佳楠却是面面相觑,神情一下子变得古怪无比。

    整个炉膛内一片空旷,并没有先前看到的厚厚的泥土和瓷器碎片,甚至在手电光的照耀下,显得特别的干净。张横和李佳楠可以清晰地看到,地面和四壁成块的防火砖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缓缓地思感探入,也没有发生刚才被灼烧意念的感觉传来,仿佛这里的契魂火龙,已被隔绝在了别处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果然可以看到,这一片炉膛,是封闭的,两边都有一堵炉壁挡在那儿,隔断了与其他炉膛的相通,形成了一个单独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这完全不符合炉膛的资料,也不符合瓷窑的烧制要求。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疑惑了。要知道,龙窑是一个整体,从龙头到龙尾,相互贯通,这样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烧制工序。尤其是此地为龙腹的位置,更是整个龙窑最重要的所在。每一件瓷器,都是必须经过这里的焚炼,才能最终成形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炉膛竟然被隔断在此,成为一个单独的空间,别说是断了龙窑的气脉,就算是要想聚集地火,贯穿火脉也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这可以说,是犯了一个极其低劣的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然而,一条已是酝育出了窑魂的龙窑,怎么可能存在这样的低级错误?张横的心咯噔一下,已是感觉到了此处的问题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思感缓缓地探入了其中,同时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,更是一寸一寸地洞察起了这片炉膛。

    整个被封闭的炉膛整整有百多平米的空间,里面异样的干净,甚至可以说是纤尘不染,仿佛这里并不是什么烧制瓷器的炉膛,反尔是一处有人天天在打扫的休息室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身形一震,脸色也猛地变得无比难看:“符篆,有人在这炉膛的地面,刻划了符篆,而且,这符篆竟然用的并不是华夏常用的符篆,是倭岛的秘法。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被震动了。在天巫之眼的洞察下,他敏锐地看到,炉膛的地面防火砖上,刻划了一个个血色的符篆。因为颜色与防火砖几乎相同,肉眼根本无法看出这些符篆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,思感中传来的隐隐波动,以及映在天巫之眼的影像,却清晰地让张横洞察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竟然与倭岛人有关,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暴起了凛冽的光芒,神情更见凌厉。他似乎隐隐地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倭岛玄学之人所用的符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佳楠也发现了炉膛内地面上的秘密,不由俏脸变色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们更加骇然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当张横的目光移向炉膛的四壁,猛地,天巫之眼中一阵光氲闪烁,一块块防火砖的表面,突然闪起了幽幽的血光。下一刻,一幕幕无比诡异的情形,刹那映入了他的眼瞳里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