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6章 百美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炉膛正面壁上的防火砖表面,竟然浮突出了一幅幅的画面。仔细看去,每一幅画面就是一个年青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些女子,穿着清末民国初期的服装,或妖娆,或清纯,或优雅,无一不足。

    无数的倩影,就这么从炉壁上呈现出来,一个个俏然而立,情形确实是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让张横心头震憾的是:这些女子的画像,与真人大小完全一样。而且,个个惟妙惟肖,生动之极,甚至连眼角眉梢的细微表情,以及她们身上衣饰的每一个细节,也是如此的逼真。仿佛她们就是活人被拓印上去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猛然一凛,一种让他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,猛地侵蚀了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洞察到炉膛壁上的这些女子,张横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安的强烈预感。因为,从这些女子的画像中,他感受到了一股汹汹的艳煞。

    “难道她们就是形成此地恐怖艳煞的原因?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暴缩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:“可是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明明这里是古代龙窑瓷器的烧制炉膛,但这些女子的画像,怎么就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从心底汩汩地冒起了泡,刹那把张横淹没,他的思绪在这一刻有些混乱,怎么也理不清头绪。

    眼前看到的一切,实在是太违背常理。原本龙窑龙腹炉膛的怪异造型,已是让张横有些摸不着头脑。但是,现在炉膛里出现的这些女子的画像,更是让他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张少,炉膛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女孩子的画像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佳楠也终于觉察到了炉膛里的情形,不由俏脸变色。

    一个烧制瓷器的龙窑,它最重要的龙腹炉膛中,防火砖砌就的炉壁,竟然会有画像。而且,经历了这么长的岁月,这些画像仍是栩栩如生,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震憾人心。更是完全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炉膛内是不可能会有装饰画的,在烧制瓷器高达几千度的高温下,无论是什么颜料画出来的画像,都会焚成乌有。所以,古人是绝不可能做这些无用功,刻意在炉膛内画画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些画像是如同烙印在防火砖上,要拓印上去这样的画像,其难度更是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那么,这些女子的画像,怎么会出现在炉膛里?

    “这些画像有古怪!”

    张横总算有些回过神来了,微一迟疑,他的神情陡地变得凛然无比:“楠楠,你守在外面,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炉膛里画像的诡异,张横立刻做出了近距离查看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李佳楠身形一震,正想阻止。但是,张横已是踏步,向那扇巨大的龙己号炉膛门走去。

    李佳楠心头一震,她知道张横的脾气,明白他做出了决定,自己根本无法阻止。所以,她的神情一凝,头顶的皇冠虚影骤然光芒大作,已是做出了全力戒备的准备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,三步!

    短短的五六步的距离,张横走得很是缓慢,仿佛背上背着千钧的重物。

    炉膛里的那些画像,让张横有一种极度的不祥感。尤其是当自己向炉膛门走去,每接近一步,迎面那股汹汹的艳煞,更是如潮澎湃,几欲让张横心胸窒堵,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但是,寻找到了艳煞的根源,又感受到了这里的诡异,张横却那里肯就此罢休。纵然是面对不可预知的危险,张横也必须弄清此处的真实状况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终于,张横的脚步踏入了龙己号石门中,他的身形轰然剧震,一股无比庞大的威压,陡地传来,让他有种几欲被压倒的感觉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金光大作,镇海印赫然现形,已悬浮到了张横的头顶,让四周的压力,顿时削减了许多。

    张横刚毅的脸上,现出了绝决之色,眼眸也变得锋锐无比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,难道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进入了炉膛,举目四望,这回张横总算是看到了龙腹炉膛内的全部情形。

    然而,让张横心头震憾的是:在这龙腹炉膛的四壁,全部都是一幅幅女子的画像。每一幅画像,与先前看到的一样,都有真人大小,惟妙惟肖,生动之极,仿佛就如同是活人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思感扫过,张横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,口中喃喃地道:“一百幅,竟然是一百幅,难道这是百美图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百美图这三个字,让他的心陡地一阵震颤。

    在玄门秘闻中,不但记载着元古十大圣器。而且,还记载了另十件堪比圣器的十大邪器。

    十大邪器乃是元古时,那些邪门修者中的大能所炼制,威力堪与元古十大圣器相比拟。只是,在元古末期的正邪大战中,一众邪派修者被诸位正派大能所消灭,传说中的十大邪器,也从此被毁。按玄门秘闻中的记载,元古十大邪器,没有一件遗留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玄门秘闻中仍是记下了十件元古邪器的名称,其中排名第三的正是百美图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炉膛壁上这百幅女子的画像,张横陡然就想到了百美图,心中的震憾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正是时,炉壁上的女子画像,突然也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,正面炉壁上的一幅画像,画面中的女子,正拿着一把精巧的团扇,站在一丛牡丹花前。从图画的情形来看,似乎这女子正在欣赏牡丹,神情妖娆妩媚,别具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淡淡的光芒闪起,画像上竟然陡地荡起了层层的涟漪。下一刻,画面中的女子,突然缓缓地转过了头来,一双美眸水波流转,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猛地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一切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女子象是真的活了过来,竟然莲步轻移,就这么款款地凌空踏步,从炉膛壁上走了下来,向着张横走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眼前的景色陡地有了奇异的变化。炉膛消失了,张横突然发现,自己处身在了一片花园里,鼻间幽幽花香传来,耳际鸟鸣婉转,在一丛牡丹花前,正有一个身穿清末对襟衫的年青女子,挥动着手中精巧的团扇,向自己招手。

    女子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,身材婀娜,媚眼如丝,浑身充满了一种娇媚。

    她轻轻地朝着张横招手,樱唇中更是发出了嘻嘻的娇笑,举手投足间,充满了一种妖艳的媚惑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神陡然一荡,突然有种失神的感觉。但是,心底的深处,猛然传来了一丝警兆,让张横猛地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骤然一凛,眼眸也刹那暴缩。

    立刻,眼前的那个女子,又发生了变化。只见,她原本秋波流转的媚眼,白晰秀气的脸庞,在这一刻已变成了妖异的血色,血红的眼瞳里,闪烁着诡异的凶光,整个人就如同是染血的女鬼,正朝自己扑来。

    再看她先前还是如同青葱般的纤纤十指,此刻更是长出了几寸长的森森指甲,如同是恶魔的爪子,几乎就掐到了张横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妖孽何敢!”

    张横怒喝,一掌轰然就击向了面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号响起,眼前女子被张横一掌击得飞了起来,口中狂喷鲜血,向空中狂抛而去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剧烈地振荡,整个视野仿佛是一下子扭曲了,花园刹那间破碎,化为了点点血光飘散。

    眼前,又出现了炉膛内的情形,张横已回到了刚才所站的地方,正目光灼灼地瞪着正面炉壁上的一幅画像。

    画像中,画的就是刚才如同幻境般出现的女子。只是,她现在仍站在画面里,握着手中的精巧团扇,目光痴痴地望着那丛牡丹,似在欣赏花草。

    她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,似乎刚才经历的一切,只是张横的幻觉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缩,心头却是无比的骇然。

    刚才的情形,感觉上象是幻境。但是,当张横低头看向自己手掌的时候,却发现,在手掌上,沾染着一丝血痕。

    张横还依稀记得,刚才女子化为厉鬼时,被自己一掌击飞,身在空中,狂喷鲜血,似乎有几滴血就沾在了自己的手掌上。

    此刻,自己手掌上竟然真的留下了鲜血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中骇然?

    然而,让张横更加惊骇的还在后头。凝目细望,壁画上的女子,虽然看似与刚才一样,并没有什么变化。但仔细看去,她前襟上,竟然也多了一抹血痕,甚至嘴角仍然有血渍残留。

    再看她的神情,也不象原先那样悠然,竟然多了一抹怨毒。

    “这些画,难道是活的?刚才的幻境,就是真实发生的?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这回,他是真的被眼前诡异的情形给惊着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了李佳楠的声音,她此刻俏脸变色,神情难看之极:“您刚才,刚才怎么了,好象看到你出现了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声音中忍不住有些颤抖,刚才发生在张横身上的一幕,确实是让她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……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