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7章 黑手现形
    李佳楠确实是被刚才出现的情形给吓坏了。因为,张横那时在空旷的炉膛里,对着炉壁做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动作,先是有些如痴如癫,紧接着便似是发狂一般,挥拳怒舞,口中更是怒喝厉嘶。

    这让李佳楠大骇,几乎就要冲入炉膛。幸好,张横马上恢复了正常,让他总算松了口气,这才不禁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张横紧紧地蹙起了眉头,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向李佳楠解释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。陡地,眼前炉壁上又是一阵光芒闪起。这回,却是四面炉壁上的四幅画像出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一震,血光暴逸,眼前猛然被一团粉红色的妖艳雾气所笼罩,意识也出现了瞬息的朦胧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陡然觉察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有任何的反应,眼前的情形已完全变化了。

    只见,四名年青的少女,或清纯,或雍荣,或娇艳,或妩媚,正在一片花丛中嘻闹追逐。

    空间流转着淡淡的粉红色的雾气,似霞似云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艳的气息,似麝似兰,却充满了一股旖旎的味道。以至于让张横的心神突然有一阵迷糊,竟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当他有些茫然地望向前面时,那边四个追逐的少女,已然又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四女中的一女,已被另一个少女紧紧地抓住。咯咯的娇笑声中,那个被抓住的少女,身上的衣服,被脱去了一件。

    顿时,眼前一片娇艳,那脱去衣服的少女,身上竟然只穿了一只红肚兜……

    “咯咯,四妹再来!”

    只穿了红肚兜的少女咯咯娇笑,身形一闪,再次逃入了花丛中。

    “嘻嘻,三姐,小心被我抓住哦!”

    被称为四妹的少女,一边嘻笑着,一边又追了上去:“这回要是被小妹抓住,你可就得光身子啦!”

    嘻嘻哈哈!

    空间响起了四女的娇笑声,她们又重新在花丛中追逐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她们的情形,似乎是在玩追逐的游戏。只是,这个游戏的规则有些出格,好象被追到的少女,就得脱衣服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四周的粉红色雾气越来越浓,鼻间也似乎嗅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,让张横的心神变得更加的模糊,仿佛他都记不起自己是谁了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情形,让他突然有种无比异样的感觉,身体内,也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的燃烧。

    “嘻嘻,这回又给小妹抓到了!”

    突然,花丛中传来了那个四妹的笑声,只穿了红肚兜的三姐,再次被她拉了个正中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四妹,你别搔我痒痒呀!”

    穿红肚兜的女子,浑身颤抖着缩成了一团,一边咯咯咯地求起饶来:“三姐我最怕呵痒痒啦!”

    “嘻嘻,那三姐你老实点,快脱,不然小妹我就呵得你瘫软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我脱,我脱,我绝不撒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阵阵的娇笑如涟漪般在空间荡漾,一股无比旖旎的气息,充塞了整个花丛,张横的意识越来越迷糊。

    而眼前惊艳的一幕,却让他心头狂颤,一团难以抑制的火焰,也刹那焚烧了身体的每一根神经。

    下一刻,情形似乎变得迷糊起来,四个少女,不知何时,已来到了张横身边。

    四女仍然在追逐,却绕着张横东躲西藏,以他为中心,就这么绕起了圈。

    眼前一个个或清纯,或娇艳的少女一闪而过,带起阵阵迷人的幽香,张横的眼眸里,已是一片艳丽。他已是有些再也无法抑制身体的那团火焰。

    “不,这不是真的,这是幻境!”

    然而,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在嘶吼,这让张横有些迷糊的心神,不禁一震,猛地似要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的旖旎,鼻间的那股幽香,却如同是春梦中的潮水,一浪高过一浪,一波急于一波地冲击着张横的心神,让他沉伦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处于了一种挣扎中,却是难以醒来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您怎么了,您那儿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躯剧震,神情骇然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炉膛里的情形,实在是有些诡异,张横似是着了魔似的,在空旷的炉膛里团团乱转,神情怪异之极,似喜似悲,就象是处于某种亢奋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口中发出一个个怪异的音节,似痴似狂,样子实在是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“不,这样不行,张少肯定是遇到什么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叫了半天,里面的张横听若未闻,这让李佳楠心神大震。

    陡地,李佳楠猛然一咬牙,身形就向炉膛门冲去。眼看张横出现异常,她再也顾不得刚才张横的吩咐,就直接冲了进去,想弄清张横此刻的状况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身形刚窜入炉膛内,眼前粉红色的雾气轰然爆蓬,刹那笼罩住了李佳楠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炉膛的四壁上,又是几幅女子画像,猛然闪烁起了光芒。

    下一刻,李佳楠身形剧颤,她突然发现,自己已到了一片诡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阴暗的地牢里,四个少女被绑在铁柱上,手脚被牢牢地捆住……

    还没等李佳楠看清面前的情形。陡地,空间一振,那四名少女的身周,出现了几名身形魁梧的大汉,一个个狞笑着,扑向了绑在柱子上的少女。

    凄厉的惨号响起,四名少女拼命地挣扎着,哭泣着,想挣脱面前男子的侵犯。但是,她们被绑在柱子上,却根本无法动弹,反尔是她们的凄呼哀号,更刺激了面前几人的兽性。

    顿时,一幕无比悲惨的情形呈现在了李佳楠的眼前,李佳楠娇躯狂震,俏脸也刹那变得愤怒之极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她猛地厉喝,手指一指,就想驱动头顶的皇冠,攻击那几名正在侵犯那四名少女的男子。

    然而,心念一动,李佳楠的身形却是轰然剧震,口中也发出了惊呼:“怎么回事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李佳楠确实是被吓坏了,因为,这一刻,她突然发觉,体内的真元空荡荡的一片,她已无法动用她的法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股极度异样的感觉从心底升起,仿佛是有一头小鹿在撞击着自己的心灵,无比旖旎,却又是莫名渴望的一种冲动,在体内漫延开来,让她突然有了一种手脚发软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李佳楠心头大震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。可是,她此刻却已完全无法再做出任何的动作,甚至意识也恍然有些迷茫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李佳楠也受到了炉膛里那些壁画的影响,心神渐渐陷入了一片茫然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正是时,原本被张横打开的炉膛石门,轰然震动,竟然缓缓地合笼了起来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石门撞在石壁上,发出一阵震耳的闷响,已关闭的纹丝无缝。

    整个炉膛所在的空间,轰然剧震,四壁上的一幅幅画像,象是在这一刻全部活了过来,闪烁起了血色的红光。所有壁画中的少女,缓缓地转过了头来,目光望向了炉膛中的张横和李佳楠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剧烈的振荡,汹汹的粉红色的艳煞,如同是喷薄的风暴,从一幅幅壁画中汹涌而出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整个炉膛,已弥漫了粉红色的雾气,香艳之极,迷离之极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粉红色的雾气侵蚀了四周的炉膛壁,渐渐的,靠向龙尾部位的那一堵炉壁,竟然缓缓地变得透明起来,仿佛是变成了一块玻璃。

    陡地,炉壁后的情形,也逐渐的清晰,出现了几个黑影,一个个目光灼灼地望着这边的情形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张横和李佳楠仍然清醒,看到炉壁后的这些人,肯定会大吃一惊。因为,这些黑影中,领头的一位,正是当日隔空与张横相斗的那名老者。也是倭岛乙贺流派驻在此地的大长老江畔篱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天堂有路你不去,地狱无门自来投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仰首狂笑,兴奋之极:“小子,这回看你怎么死,老夫必把你抽魂炼魄,让你永世不得超生,哈哈哈!”

    那日隔空与张横搏斗,最后江畔篱红却是吃了个大亏。不但阴神化身被摧毁,他多年前辛苦得来的玄阴杵更是被对方夺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一战他也是受了不轻的伤,这可以说是江畔篱红自修为有成以来,受到的最大锉折,也已是引为奇耻大辱,心中更是早已把张横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今天晚上,张横会自行投入龙窑地下的通道,并进入了百美图所在的那个龙腹炉膛内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受炉膛内百美图的影响,陷入了迷幻,已是囊中之物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兴奋之极?

    “大长老!”

    正有些得意忘形,这个时候,身边一名黑衣男子凑了过来,手指指向了对面粉红色雾气里的李佳楠:“这女子好象是韩岛来的,而且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在江畔篱红的耳边轻语了几句,神情很是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陡地象是被火灼了一下,猛地提高了声音:“你敢确定?”

    男子所说的话,确实是让江畔篱红无比的震惊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