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8章 炼心炉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这个花姑娘是韩岛唐手流的少门主李佳楠!”

    得到手下的指认,江畔篱红顿时狂喜不以:“哈哈,想不到这次买卖,买一送一,送的还比买的更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做为唐手流的少门主,一向为人比较神秘,自当年出师后,就在港岛钻石楼的秘密空间里潜修,借助窃取帝王大厦的气运以增加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因此,江畔篱红最初并不认识李佳楠是谁。不过,此刻明白了李佳楠的身份,却是让他惊喜之极。

    唐手流与乙贺流暗中争斗多年,江畔篱红自然明白,一位唐手流的少门主,意味着什么。那可是威胁唐手流的一张王牌,更是巨大的利益以及资源。这绝对比张横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,在价值上要高千倍万倍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想不到你还是片香膜膜,竟然连韩岛唐手流的少门主都跟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江畔篱红更加的得色,眼眸里也陡地暴起了一抹凶光:“不过,你今天落在老夫手中,老夫必叫你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哈哈!老夫正好拿你试试,当年的炼心炉,现在是否还有以前的威力?”

    张横所进入的龙腹炉膛,确实在当年倭岛人占领这里的时候,被他们改造过。

    这正是龙腹炉膛会成为一个单独空间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在炉膛壁上,看到的一百幅少女的画像,也确切是百美图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留在炉膛壁上的百美影像,并不是真正的百美图,而是当年倭岛人借此仿制元古十大邪器百美图,在这里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要知道,能被选中炼制百美图中的女子,自然都不是普通人,必须是本身具有修为的玄学界修者。

    当年的倭岛人,就是按照古法,把台岛或大陆一些玄学门派中的女修者抢掠而来,然后利用残酷的手段,把这些少女的神魂硬生生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这还仅仅只是炼制百美图的第一步,接下来,就是要把这些少女的神魂,在特殊的炼心炉中焚炼。

    因为此处的龙窑风水特殊,经历了数百年后,已生成了窑魂。这在台岛乃至华夏成千上万的瓷窑中,也是难得一见之奇迹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形成了窑魂的龙窑,本身就已相当于是一件风水法器。而且是品级极高,相当于是极品的法器。

    所以,当年倭岛人发现此处龙窑的奇特后,顿时如获重宝,最后把它改造成了一座炼心炉。更是实施了计划多年,却一直因为条件陷制而担搁的百美图工程。

    因为炼制百美图无比的残酷和阴毒。因此,被炼制的那百名玄修少女,临死前经历了万般折磨和痛苦,每个人受尽了人间的酷刑,自然是人人怨气冲天。

    纵然是她们被炼成了百美图,但仍是在这炼化的炉膛里,留下了极其恐怖的怨念。留在炉膛壁上的影像,正是这些少女死后的怨念所化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处炉膛,已成为了另一种形势的百美图副本。而这也正是此地凝聚浓烈艳煞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刚才,当张横和李佳楠进入龙窑地下层,江畔篱红接到消息,立刻带人随后追蹑而来。他到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张横和李佳楠进入炼心炉中。

    江畔篱红那里会迟疑,立刻用秘法驱动了炼心炉中的那百美图副本的力量,这才让张横受困,陷入了可怕的幻境中。

    当年,把此处龙窑改造成炼心炉,并炼制百美图的倭岛人,正是倭岛两大玄学门派中的乙贺流。

    虽然,那时的江畔篱红还没出生。但是,自他成为乙贺流的大长老后,便从派中珍藏的资料中,知道了这一事情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亲自来台岛暗中坐镇,一个重要的原因,也就是因为这座炼心炉。他想利用炼心炉的奇异力量,效仿当年的派中长辈,重新炼制类似百美图的邪恶法器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现在的时代不同了,已不是能让倭岛人肆意横行的那个年代。江畔篱红在此经营了数十年,却仍是没法完成他的心愿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没有想到,炼心炉今天却是派上了别的用场,他最仇恨的敌人张横,竟然自投罗网,进入了炼心炉中。

    江畔篱红那里还会客气,他就要用炼心炉来好好收拾张横,也算是出一口那天被张横重创的恶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你们华夏不是有孙猴子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大笑:“那么,老夫今天就做一回你们的道祖太上老君,把你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孙猴子,在炼心炉中好好炼一炼,看你是不是也有孙猴子的本领,能从炼心炉中出来?哈哈哈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的眼眸里凶光暴盛,陡地手指就点向了前面的炉膛石壁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地面轰鸣,整座龙窑炉膛,猛地发出了一阵轰隆隆的闷响。

    刹那,龙窑炉膛内,四壁的那一百幅美女图案,光芒大作,原本隐约的图案,突然变得清晰起来,每一幅图像上的少女,也骤然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,一层淡淡的血色,缓缓地渗透到了每一幅图像的脸上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原本一个个形象或优雅,或清纯,或娇媚的少女,全部变成了脸庞如欲滴血,眼瞳尽染血色的恐怖模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百美图,那里还是什么百美,完全就是一百个凶狠的厉鬼形象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百名女鬼眼眸陡地瞪向了龙窑中的张横,眼眸里都几欲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刹那,血光化为了熊熊的焰芒,如同是妖魅的火焰精灵,汹汹地向张横涌去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张横正处于一片混沌的意识中,猛地传来了一阵火烧的灼痛,整个人不禁剧震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意识还处于半睡半醒间。刚才受到百美图产生的幻境影响,根本无法自行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受到心灵中传来的火灼刺痛,却仍是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正是时,焰芒大炽,眼前粉红色的火焰如妖魅狂舞,刹那间把他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剧颤,终于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然而,当看到四周的情形,他整个人都震骇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只见,空间是一片熊熊的火焰。但是,这火焰并不象平时看到的那样,是真正的烈火。而是一簇簇如同是妖魅般,翩然旋舞,不时地幻化出一个个女子的形像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燃烧的焰芒,也并没有炙烤到张横的身体,反尔是他的心灵和神魂,仿佛是被烈火在焚烧,传来撕心裂肺的痛,几欲让他昏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是很难用言语来表达,因为火烧火燎的滋味,并不在**,而是在神魂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此刻燃烧在身周的火焰,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实火,而是焚烧神魂的虚火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觉察到这一情况,张横有些迷糊的心神,刹那大惊,脸色也顿时变得骇然无比。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实火和虚火的差别。

    实火是实实在在可以在自然界见到的火。但是,虚火却摸不着,看不到的虚妄之火。

    虚火是术法凝成的火,一般来说,只有修为达到了四品以上的强者,才能利用秘法产生。当然,借助一些力量恐怖的法器,也可以产生虚火。

    虚妄之火虽然神秘,但其实在平时人们也常会遇到。发怒时的怒火,仇恨形成的恨火,以及妒忌时产生的妒火,都是虚妄之火的一种。

    最厉害的自然就是欲火。人们常说欲火焚身,一旦欲火焚炽,甚至最后能把人的神魂直接焚为灰烬。

    此刻,熊熊的焰芒曲扭摆舞,无数少女的影像不断地变幻,焰芒中,蒸腾着一股粉红色的气息,这正是最恐怖的欲火。

    果然,欲火焚身,张横的神情陡地变得无比的怪异,似喜似悲,似癫似狂,额头上的青筋根根埂起,豆大的汗珠也从脸上滚滚而落。

    他的嘴里,忍不住发出了荷荷的怪叫,如同是一头发情的野兽,连眼珠子都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“不,不行,这样不行!”

    但是,张横的心底,仍保持着一丝清明,知道这样下去,自己绝对会被欲火焚得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求生的强烈**,让张横陡地一咬舌尖。

    刹那,一抹鲜血从他嘴角汩汩地流了出来,神情变得更加的恐怖和狰狞。

    不过,这咬破舌尖的刺痛,也让他再次陷入迷糊的意识,猛地有了一丝清醒。

    “老祖借法!”

    张横心底厉喝,手指轰地点在了自己的眉心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圈圈血光暴逸振荡,镇海印中的王一鸣老祖,猛地睁开了眼来,全身刹那光芒大作。

    陡地,一股神魂的力量,汹汹地涌向了张横,他的身周,也骤然闪起了一道血色的光芒,把他紧紧地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正如潮澎湃的火焰,猛地受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阻隔,被阻挡在了血色光圈外。火焰中不断幻化的那些少女影像,在这一刻也变得模糊起来,似乎要随时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“八格,好小子,想不到你身上藏着拽着的东西还真不少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浑身一震,眼神也刹那变得犀利无比,他立刻觉察到了,炼心炉中的张横,身上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,以至于让他驱动百美图副本的力量,受到了阻碍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过,就凭这些玩意,想逃过老夫的手掌心吗?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冷笑,神情变得更加的凶残和阴厉:“那就让你见识见识,什么才是真正的炼心炉的力量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狂笑,手指再次轰然指向了炉壁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