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9章 一物降一物
    轰!

    江畔篱红一指点出,炉膛内轰然剧震,四壁上的百美图血光暴耀,整个炉膛内更是焰芒狂逸。

    刚才,江畔篱红只是驱动了百美图副本的部分力量。现在,他却是完全摧发了百美图以及炼心炉中的所有阵势。

    刹那,焰芒如练,空间扭曲,整个炉膛已被汹汹的粉红色艳煞所充塞,其中夹杂着蒸腾的虚幻火焰。

    “噼噼卟卟!”

    异响大作,笼罩张横身周的血色光芒,如遭雷击,竟然陡地现出了龟裂,转眼间已破成了碎片,化为点点血光消失。

    张横大骇,脸色变得难看之极。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驱动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之力,所形成的屏障竟然如此不堪,被四周滚滚的焰芒转眼化为了飞灰,自己一下子又完全暴露在了恐怖的欲火焚烧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让张横无比惊骇的是:涛涛的欲火无孔不入,竟然直接溶入了镇海印那片奇异的空间,向王一鸣老祖的神魂狂卷而去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顿时,王一鸣老祖的神魂,身形剧颤,表情也现出了悲喜交加的怪异,仿佛处于了一种极度的亢奋里。

    以王一鸣老祖达到四品后期的神魂力量,竟然也遭到了艳煞的侵蚀,处于了欲火焚身的状态中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骇然惊魂?

    果然,张横再想驱动王一鸣老祖的神魂,已全然无效,甚至身上所带的那些法器,包括镇海印,量天八斗以及巫神法杖和摄魂珠,火狐内丹在内,全然失效。

    心神遭到欲火焚炼,意念混乱,真元暴动,张横根本不能动用任何法器来抵抗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浑身颤抖,意识已再次变得混沌,体内也燃起了熊熊欲火,直欲把他整个身体焚成灰烬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子,你就乖乖地当老夫的傀儡,今后你就是老夫手下最忠实的一条走狗。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狂笑,得意之极。

    欲火焚心,焚的不仅是心神,而且还会焚炼神魂。一旦张横的心神被江畔篱红秘法粹炼,到时,本身的意识会完全被焚化,留下的只有江畔篱红烙印在张横神魂中的意念。这相当于是以他的意念,替代了张横的思想。

    从这一角度来说,一旦粹炼成功,张横以后就是一具只听凭江畔篱红命令的行尸走肉。这才是炼心炉最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炉膛内焰芒暴逸,如潮汹涌,张横的脸色也越来越怪异,整个人已陷入了一片混沌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这就是跟老夫作对的后果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兴奋之极,枯瘦的老脸上,那皱成菊皮样的皱纹,也在这一刻舒展。

    然而,他疯狂的笑声还没有完全荡漾开来。陡地,江畔篱红浑身一震,眼眸中也猛地露出了骇然之色:“这,这怎么可能?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错,就在这个时候,炉膛内突然发生了不可思义的变化。

    咚,咚,咚!

    一声声沉闷的鼓声,猛然响起,仿佛是来自元古大地的震动,竟然让江畔篱红的心脏,也随着这异样的鼓声节奏,跳得激烈无比,似要从胸腔中直接破膛而出!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张横的头顶,陡然现出了一架朦胧的鼓影,咚咚的鼓声,就是它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鼓影的震动,一条巨大的独眼怪蟒,缭绕旋舞,包裹住了张横。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更是弥漫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九阴神鼓,这竟然是九阴神鼓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做为乙贺流的大长老,他自然知道九阴神鼓的存在。当日派驻往玉龙山的倭人盗宝队,就是他们乙贺流的人手。

    此刻,突然看到传说中的九阴神鼓,猛地从张横身上浮突出来,这如何不让江畔篱红震惊?

    “八格,原来就是你这个小子,破坏了我们的盗宝行动,江畔篱秋也是死在你手上!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江畔篱红猛地反应了过来,凄厉地嘶吼道。

    去玉龙山盗宝的队伍,全军覆没,这一消息江畔篱红自然也已知道。只是,因为所有人员全部死在地底,而其他的辅助人员,更是被华夏特殊部门全部抓住,无一漏网。所以,这次行动为什么失败,江畔篱红却根本无法弄清楚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当日的队伍中,还有一个伊腾魁浩重创逃走。只是,逃走的伊腾魁浩,到现在仍没有出现,也不知是躲到了什么地方疗伤,甚至没与乙贺流的各个联络点联系。因此,当日玉龙山矿洞之事,乙贺流方面,完全是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看到张横头上显现的九阴神鼓,江畔篱红陡地明白了过来。眼前的这个小子,必然是参与了玉龙山盗宝之事。否则,九阴神殿中的九阴神鼓,绝不会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甚至,当日乙贺流的所有人员,也都有可能是死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江畔篱红的一张老脸都扭曲了:“小子,还我小弟之命来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咬牙切齿,眼眸里也浮起了血丝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满满的都是怨毒和仇恨。

    死在九阴神殿的江畔篱秋,正是江畔篱红最小的弟弟,江畔家族这一代六个兄弟姐妹,他江畔篱红是老大,江畔篱秋是老小,也是他最在意的一个弟弟。

    本来,江畔篱秋一直跟着他,但为了获得九阴神鼓,这才被他派往了玉龙山。那知却是一去不回,已惨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现在,看到杀死小弟的仇人,江畔篱红已是仇恨之火焚炽:“八格,小子,拿命来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厉喝,猛然一口鲜血喷向了对面的炉膛壁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炉膛壁轰然暴震,整座炼心炉如同是火上加油,焰光暴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炉壁上的那百美图影像,所有的女子,也猛地从炉壁上浮突了出来,竟然一个个象是活了过来,凌空从炉壁间踏步,悬浮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粉红色的雾气刹那如井喷般暴蓬,百名女子,立刻化为了一个个全身血色,神情狰狞的厉鬼,叫嚣着,向张横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明白了张横乃是杀死自己小弟的凶手,更是得到九阴神鼓的元凶,江畔篱红已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,不惜以本命精血摧发炼心炉和百美图副本的全部力量,要把张横困死在炉膛中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一幕让江畔篱红震憾无比的情形,却是猛地发生了。

    百美图中的百名女子,如同是来自地狱的恶鬼,凄呼厉号,疯狂地扑向张横,似是要把他撕碎扯烂。

    陡地,悬浮在张横头顶的九阴神鼓虚影,猛然光芒大作,咚咚咚的鼓声再次响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九阴神鼓上方的那条独眼怪蟒,也骤然如同是苏醒过来,昂首怒嘶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一股极度可怕,极度恐怖的威压,如潮澎湃,漫延向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阵阵凄厉的惨号响起,百美图中化形的上百女子,身形轰然剧震,一下子全部僵化在了空中,人人脸色惊恐,个个身形狂颤。

    这世上一物降一物,镇海印可摄魂,但却无法对付无形无迹的怨念和虚妄之火。所以,镇海印在炼心炉中,根本无法抑制百美图。

    烛九阴乃是这世上至邪至阴之物,百美图副本中幻化出的百名女子,无非是怨念凝成的怨念孽障,烛九阴正是她们的克星。

    面对烛九阴,这百名由怨念孽障化形的女子,完全被震摄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元古十大邪器百美图的复制品!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睁开了眼来,神情变得凛冽无比,眼眸中更是汹涌着无边的怒火。

    刚才,百美图和炼心炉的艳煞和欲火,侵入了他的心神,就在他要迷失自己的时候,一直沉寂在江山社稷图中的九阴神鼓,突然自主发动。

    此刻,九阴神鼓的神奇力量,更是完全抑制住了炼心炉和百美图的副本,张横的心神刹那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望望一个个僵化在空中,若有若无,如同是云烟般飘缈的一众女子,张横的一张脸已微微的扭曲。此时此刻,他的意识里,传来了一幕幕奇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山村的一座古老庄园中,前院的场地上,数十名男子,或舞枪弄棒,或伸拳踢腿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一位年纪在五六十岁的老者,抚须而立,望着院中这一众正在练武的年青人,满脸的欣然。

    境头转换,庄园的后院,一个年青少女,正娇羞地站在盛开的牡丹花丛中,低头沉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一幅恬静的庄园图。

    然而,庄园外突然枪声大作,一群黑衣人从四处狂窜而出,袭击了这个庄园。

    顿时,一场血腥的屠杀开始了,那些在练武的年青人,凄厉地惨死在了密集的枪声中,刹那间横七竖八地躺倒了一地。

    老者大怒,全身陡然光芒暴耀,双手猛地化为了一只擎天巨掌,向那群偷袭的黑衣人击去。

    但是,一阵阴厉的声音响起:“八格,老匹夫,拿命来!”

    轰隆隆,空间剧震,一个黑衣黑袍的枯瘦老人,猛地现形,一张血色的网兜,刹那罩住了老者。

    战斗很快结束,老者惨死在了那张血色网兜下,化为了一滩污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是第五十四个,还要四十六个,百美图就可以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枯瘦老人狂笑,身形刹那出现在了后院花丛边,阴厉的目光死死地瞪住了那少女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恶毒的淫笑。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的事,更是令人发指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