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0章 还我清白
    面对突然出现的枯瘦老人,少女大惊。而且,她也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枪声和惨号声,立刻明白家中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少女又惊又恐,却绝然地一指点在了眉心,全身顿时闪烁起了血色光芒。

    她竟然也是名玄门修者,感受到死亡的威胁,准备与枯瘦老人拼命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实力比她强无数倍的敌人,她的一切都是徒劳地。老人一声阴笑,伸指一点,少女刹那瘫软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枯瘦老人嘿嘿阴笑,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个玉瓶,硬生生地把里面的液体灌入了少女的嘴里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让人发指的情形发生了,枯瘦老人如同是饿狼一样,扑到了少女身上,狂野和残暴的强暴了少女。

    一切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接下来的情形,是少女经历了人间地狱的场景。她被关在了一间黑暗的地牢中,每天经历着被人残暴的欺凌日子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少女还拼命的挣扎,甚至竭力地反抗。但是,渐渐的,她变得麻木了,完全如同是行尸走肉一样,对于施加在她身上的欺凌,再也没有了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,这并不是结束,而是她地狱生活的开始。

    少女每次被人欺凌,都会被灌入一种血色的液体。然后,她就象是变了一个人似的,仿佛已是成了一个荡妇**。

    终于,这种行为似乎成为了她的一种本能之后,少女被带到了一处建筑在地下的炼炉中,她的神魂被硬生生地剥离了出来,抛入了炼炉中粹炼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当炼炉的墙壁上,拓印出了少女的影像,如同是一幅画像一样,出现在炉壁上的时候,她凄厉而悲惨的经历,这才算是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影像仍在不断地继续,却已是换成了另一个少女的经历。虽然一个个少女的出身不一样,但她们的命运却如出一辙。在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欺凌和折磨后,被抛入炼炉,最后都炼化成了一幅印在炉壁上的画像。

    “百美图,这就是当年乙贺流炼制百美图的过程!”

    感受着脑海中传来的一幕幕影像,张横浑身颤抖,声音也变得凄厉而沙哑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这里会有如此恐怖的艳煞,这一切的一切,全是因为遗留在这里的龙窑,正是当年炼制元古十大邪器复制品百美图的地点。

    而且,从这些突然传来的影像中,张横更是明白了一点,那时炼制百美图的人,正是倭岛的乙贺流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百美图虽然只有一百名玄学界的女修,可是,要炼成百美图,却必须让每名炼化的玄门女修,用一百名普通少女的鲜血来祭炼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在这处炉膛内,除了百名玄学女修之外,至少还有上万名普通女子,在经历了悲惨的折磨和欺凌后,被炼焚在了此处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目眦欲裂,心中的愤怒已是如同火山般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举目四望,头顶的烛九阴虚影仍在怒旋狂舞,四周的那些女子影像,却瑟瑟地发抖,僵化在当场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女子的身影,并没有因为受到压制而散去,她们仍是一个个凄厉地望着这边的张横,仿佛仍是要扑过来。

    汹汹的艳煞在这些女子的身上蒸腾,充塞了整个空间。而无数的影像,再次在张横脑海中涌动,正是这些女子当年被炼化百美图前,所经受的折磨和欺凌。

    “还我清白,雪我血仇!还我清白,雪我血仇!”

    突然,无数的声音在张横心底响彻,汇成滚滚的声浪,如雷鸣般轰击着张横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还我清白,雪我血仇?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眼角陡地滴出了两串血泪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听到了冥冥中那些被残害的女子凄厉的嘶吼,声声泣血,字字诛心。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滴落的血泪刹那如泉而涌,两只眼瞳也顿时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神情却渐渐地变得凛然而刚烈,身形也朝着空中僵化的那些女子身影,缓缓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卟通!

    膝盖重重地撞在了炉膛那坚硬的防火地砖上,膝盖上顿时血流如注。但是,张横却是丝毫未觉,他血红的眼眸望向了空中,嘴里更是一字一句地道:“天威昭昭,我张横有生之日,必然为你们昭雪天下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张横的每一个字,陡地闪烁起了一团血光,曲扭摆舞着,仿佛是刹那化为了一个个符篆,飘向了空中,猛地隐没在了一众女子的身影间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际突然响起了滚滚的闷雷,冬夜的黑夜上空,一道道怒电狂舞,仿佛是这老天,也感应到了龙窑炉膛里,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人间惨剧,发出了愤怒的吼叫。

    张横却仍是直直地跪在原地,血红的眼瞳里,暴射出了炽烈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这一跪,跪的是这些曾遭受悲惨命运女子的尊严,跪的是要替她们照雪天下的决心。

    他刚才以无上秘法,发下了誓言,这是他的心声,天道为证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陡地,空间剧震,血光暴逸,空中悬浮的上百名女子身影,猛然剧烈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女子的身形,竟然化为了滚滚的粉红色雾气,如同是一片艳丽的晚霞,汹涌着,陡地笼罩住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啊,八格,这是怎么回事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隔着炉壁,正竭力加持百美图副本,驱动炼心炉力量的江畔篱红,浑身剧震,枯瘦的脸上,也猛地现出了骇然的神色:“这小子竟然在吸收艳煞,这怎么可能,艳煞怎么可能会被吸收消蚀?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这回是真的被震骇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炼心炉中的百美图,全部化为了艳煞。

    这原本是极其可怕的事,以百美图副本中百名玄学女修,以及万名辅助炼化的女子,临死前所凝结的怨念,她们遗留在此的艳煞,绝对可以焚天炼地,把一切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然而,这如海浪般汹涌的艳煞,并没有把张横淹没,反尔是丝丝地溶入了他的身体,而他竟然不受丝毫影响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完全违背了玄学界的常识,更是完全把江畔篱红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宏愿咒力,竟然是宏愿咒力,艳煞竟然已化为了宏愿咒力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脸上的神情陡地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滚滚的艳煞,涛涛地溶入了张横的身体,确切地说,是溶入了张横胸口的江山社稷图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顿时,江山社稷图那片已被开辟出来的小山头,瞬息间已被滚滚的粉红色雾气所笼罩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艳丽得化不开的艳煞,并没有对四周任何东西造成危害,只是在小山的山壁上,缓缓地缭绕,丝丝地溶入了山壁中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所有的艳煞,再次化为了一幅幅的少女影像,出现在了山壁上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的这些少女画像,变得有些朦胧起来,只有每一幅画像的眼眸,变得更加的清亮和炽列,一个个都望向了张横的方向,眼神中充满了迫切和欺待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有些不可思议。但是,张横的心头却是陡地闪过了一道隐约的意念,也刹那明白了这些女子影像为何出现在江山社稷图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是宏愿咒力!他发下了誓言,也相当于是发下了一个宏愿,要为这些遭受迫害的女子,沉冤昭雪。

    这些女子的怨念,在宏愿的感召下,依附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旦他日张横实现了他发下的誓言,所有的怨念,就会化为宏愿之力,滋补张横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如果违背了自己的誓言,并没有为她们照雪沉冤。那么,这些怨念就会化为这天下最歹毒的诅咒之力,把张横直接炼化成灰灰。

    这就是宏愿咒力!

    天道是公平的,承诺和誓言不是随便可以乱发,答应了,就得做到,否则,必会受到天道的惩罚。

    明白了溶入自己身体的粉红色雾气是什么,张横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凛然。自己既然发下了宏愿,自己是绝不会放弃,一定会用百倍的努力,去实现。

    缓缓地站起身来,目光望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炉膛内一片清明,所有的粉红色艳煞,已完全消失。再看炉壁,原本上面的那上百幅美女图像,也完全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楠楠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站立良久,张横陡地反应了过来,目光猛然望向了李佳楠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张少!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李佳楠也已清醒了过来。而且,她也看到了刚才张横跪地,之后艳煞溶入他身体的奇异一幕。

    李佳楠的心被震憾了,她也是没有想到,这世上最恐怖的艳煞,竟然就这么被张横给吸取了。

    那么,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张横竟然可以吸收艳煞。而且,炉壁上的那上百幅美女图,也奇异的不见了,这一切的一切,完全出乎了李佳楠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嗯,楠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目光细细打量李佳楠,并没有发觉她受了什么创伤,张横欣然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!是你。”

    陡地,他猛然转过了身来,眼眸一凛,望向了那堵已变成了玻璃般透明的炉壁,神情也刹那变得愤怒无比:“果然是你在背后搞的鬼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