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2章 过河拆桥
    “快,快,下面已打起来了,一定要快点找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的一行人共有数十人。而且,这些人打扮各异,有的是道士装束,也有的是现在时尚人士的打扮,年纪也是有老有少,领头的一名老者和一位老道,似乎都在六七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这些人个个神情凛然,手中拿着奇形怪状的武器,或刀或剑,甚至还有手拿古镜或八卦的,看起来非常的怪异。

    很快,这些人已找到了张横他们先前进入的地下层窑炉通道,转眼间消失在了地底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地下炉膛里,此时却已是发生了剧烈的碰撞。

    震爆如雷,空间倒转,整个炉膛所在的地方,顿时如同是发生了地震,噼噼叭叭的碎石掉落,滚滚的泥土瓷片狂飞乱舞,情形暴乱之极。

    稍顷,四周的暴乱气流这才有所平息,烟尘中现出了双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张横和李佳楠身上天地连理枝的异象已消失,两人嘴角汩汩地流着鲜血,神情有些萎糜。

    再看江畔篱红这边,虽然身后的十二名弟子,也是一个个东倒西歪,脸现痛苦之色。但是,江畔篱红本人,却是傲然而立,一脸的疯狂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子,看你还能接老夫一拳?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大笑,神情狰狞而怨毒,他手指轰然一指,身后的怪影再次缓缓地举起了巨拳,“八格,拿命来!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这里!”

    突然,后面的一扇炉膛门猛地被人一掌推开,无数人影一下子涌进了炉膛。

    看到炉膛里的情形,进来之人不禁一怔。

    “别让这些倭岛的贼子跑了!”

    陡地,领头的老者和道人怒喝,两人全身光芒骤耀。

    老道手中的佛尘,陡然凌空抛舞,化为了一道金光,向着江畔篱红怒射而去。

    老者也丝毫没有犹豫,双手轰然一指,掌心一道雷光骤鸣,狂劈江畔篱红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跟随两人的那些同行者,纷纷怒喝,一个个祭起了手中的武器,乒乒乓乓地击向了江畔篱红的一众弟子。

    “台岛玄学界的人,不好,我们被包围了!”

    一众弟子惊呼,刹那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“欧阳老鬼,闲云牛鼻子,竟然是你们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身形剧震,脸色刹那骤变,望着冲进来的老者和道人,已是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不错,突然闯入的正是台岛玄学界的一众高手,领头的老者除了阴阳风水门的欧阳横琴之外,还会有谁?

    至于那名老道,更是赫赫有名,台岛道教领袖,青云观闲云子闲云道长。

    江畔篱红做梦都想不到,台岛玄学界两位巨头,竟然会连袂而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潜伏台岛多年,江畔篱红也曾与欧阳横琴以及闲云子交过手。双方的修为都在伯仲之间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人家联手,他江畔篱红却那里有一搏之力?

    心中大急,江畔篱红陡然怒吼,那里还有功夫再攻击张横,手指一指,身后的怪影轰然转向,拳影连挥,击向了攻来的拂尘和雷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双方的攻击刹那撞在一起,整个窑炉的炉膛顿时再次爆乱一片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狂喷一口鲜血,身形摇晃着向后狂退。

    他上次与张横隔空硬拼,已是受了暗创。刚才与张横和李佳楠联手,也是受了不少的震动。此刻,与两大台岛玄学界巨头相拼,立刻是被震得吐了血。

    江畔篱红暗叫不妙,脸上陡地闪过了一抹绝然之色,大喝道:“走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团血雾刹那爆起,陡地笼罩住了身周一众弟子,就欲施展血遁逃跑。

    “江畔君,不要抛下我!”

    突然,角落里传来了曾相的凄呼,他跌跌撞撞地想冲过来,冲入血雾里。

    曾相的伤势一直未好,所以,他刚才只是袖手旁观,并没有参与战斗。

    此刻,突然看到台岛玄学界一众人闯入,又看到江畔篱红意欲逃遁,曾相这回是真的急了。

    这次江畔篱红之所以能在暗中布置,把张横和李佳楠困在炼心炉中,这完全就是曾相的功劳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正如李佳楠所调查的结果一样,曾家一年多前出现大变故,确实是背后有一只黑手在操纵。而这只黑手,就是乙贺流的江畔篱红。

    本来,以曾家修练梅花异术,在预测上有特别之处,如果家族有灾难降临,必有感应。然而,也不知是江畔篱红使用了什么诡异的秘法,竟然让曾相一家子,在某个时间段完全屏蔽了感知。

    于是,曾相之子遭遇飞机失事,而他的孙子,更是失踪在了长白山的探险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之后,曾相就接到了乙贺流方面传来的消息,那就是他的孙子,已落在他们手中。要求曾相为他们做事,否则,就要杀死曾相的孙儿。

    曾相挣扎再三,最终还是屈服在了江畔篱红的淫威之下。不管怎么说,儿子已出事,若是孙儿再有什么意外,他们曾家就要绝后了。

    曾相虽然也明白,乙贺流之所以如此逼迫自己,这肯定是有意要向金泰动手了。只是,事到如今,他却也只能服从江畔篱红的意志,袖手不再管杨家之事。

    受此打击,曾相确实也是大病一场,甚至因走火入魔而修为倒退。他也正好趁这个机会,闭关,不再理会世事。

    之后,金泰出现的一系列变故,曾相虽然明知是乙贺流在暗中搞鬼,却也只能当做丝毫不知。甚至这次金泰工地发生大事故,杨文竹亲自前来请他,曾相也只能演了一场当场吐血的好戏,以欺骗杨文竹。

    然而,纵然是曾相一再委曲求全,袖手不管乙贺流与金泰的事。但是,乙贺流这边,却是不肯就这么轻易放过他。

    就在张横插手了凤瓴山事件后,曾相就接到了乙贺流方面传达的指示,要他暗中监视张横,随时把张横的行踪报告给他们。

    这就是曾相昨天在工地上出现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对于曾相来说,为了曾家的血脉能延续,他已是完全被乙贺流所操控。

    至于他对张横充满敌意,自然也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当日杨文竹因受祖坟冲煞,身体出现状况。如果不是张横出手,当时的杨文竹极有可能早就一命呜乎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是张横救了杨文竹,却让曾相的孙子迟迟不能回来。按照乙贺流方面的条件,只要金泰倒台,被他们完全控制,那么,他们就会放了曾相的孙子,从此不再胁迫曾家。

    可是,正是因为张横的出现,却让曾相之孙一直都不能被放回来,曾相是把心中的怨恨,全推到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这次张横夜入工地,曾相在明白了他的行踪后,心中不禁大喜。这可是一次暗中截杀张横的机会。所以,他毫不犹豫地把这一消息汇报给了江畔篱红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江畔篱红狼狈逃遁,却似乎根本不理会他,这让曾相惊恐不以。

    以他所做的行为,不仅背判的是杨家,更是背判了台岛玄学界。若是被欧阳横琴或是闲云子他们抓住,只怕就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所以,曾相凄厉地呼喊起来,想让江畔篱红把他一起带走。

    “哼!尔已暴露,要尔何用?”

    血雾中,传来了江畔篱红的冷哼:“去死!”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一声怒啸响彻,血雾中猛地探出了一根手指,嗤地一下点在了曾相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曾相凄呼,眼珠子瞪得死圆死圆,满脸的难以置信:“你,你,你竟然过河拆桥,杀我灭口!倭鬼,好狠,我好恨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曾相的胸口已然被洞穿,鲜血狂彪,身形也缓缓地瘫软了下去。他是做梦也不会想到,江畔篱红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,不但没有带走他,而且亲自出手,要杀他灭口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血光暴逸,血气翻滚,江畔篱红却那里还会理他,已化为一团血雾,刹那带着一众弟子消失。

    “可惜,让这老家伙给逃遁了!”

    欧阳横琴和闲云子两人,互望一眼,不禁满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江畔篱红虽然不是两人联手之敌。但是,老家伙克意要逃,两人却还真留不下他。

    更加上此次苍促出手,没有周全的计划和布置,更是无法把江畔篱红留下。现在,两人也只有连呼可惜的份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当年被倭岛人侵占,台岛的玄学界从此就与倭岛玄学界成为了死敌。双方这么多年来争斗不休。

    到了欧阳和闲云子这一代,虽然台岛已恢复了主权。但是,倭岛玄学界的那些家伙,却一直仍在暗中行动。所以,双方的争斗,不仅没有停息,反尔更加的激烈。

    江畔篱红亲自坐镇于此,自然也曾是与欧阳和闲云子恶斗过几场,双方可以说是不共戴天的仇敌,无论是欧阳还是闲云子,都有不少门人死在对方手中。

    这次好不容易得到对方的消息,本想借此截击,那知还是让这老家伙给逃了。这确实是让两人大叹可惜。

    微微摇头,目光望向了瘫软在地的曾相,两人的神情一凛,眼牟中却是现出了愤然而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,他们全看在了眼里,曾相背判台岛玄学界,已让他们对他打心眼里感觉鄙视和不屑。

    “活该,当倭岛贼子的走狗,这就是下场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跟随着两人一起来的众人,也已全部涌入了炉膛,看到凄惨地躺在血泊中的曾相,人人脸现鄙夷,甚至有人还朝着他厌恶地直吐口水。

    敢背判台岛玄学界,曾相无疑是众人的公敌。

    冷冷地瞟过曾相,欧阳横琴和闲云子也不再理会他,目光望向了张横和李佳楠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和李佳楠总算已缓过了气来,四人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,眼神也刹那变得犀利莫名,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