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5章 梅花金钱
    江山社稷图的小山峰顶,九阴神鼓静静地摆放在那儿,就如同是一只普通的大鼓,没有任何异相。

    倒是灵犀把它当成了床,此刻安然地酣睡在鼓面上,一张小嘴正不断地吐着泡泡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的眼眸紧紧地瞪着它,心中如潮翻滚。在昨天晚上的探险中,如果不是九阴神鼓自动现形,并以它强大的极阴之力,震摄住百美图副本,只怕自己和李佳楠当时必将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实在是有些想不通,一直沉寂的九阴神鼓,怎么就自动现形了。张横可没忘了,因为鼓锤被伊腾魁浩拿走,自己所获得的九阴神鼓,并不完整。

    平时就算是自己想驱动它,却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却是丝毫没有答案。张横不由叹了口气,意念从江山社稷图中撤了出来。

    手一翻,曾相的那个黄布小包出现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张横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小布包,里面果然放着一枚梅花钱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诧异的是,在这枚梅花钱旁边,还有一大叠纸张。随便翻了一下,张横的神情顿时变得无比的异样。

    那些纸张,竟然是金泰的原始股票,显然这是曾相占有的金泰股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股票的最后,还有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一大串数字,最后还注明了它的意思,是金泰上市交易的股票帐号和密码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金泰股票大跌,曾相因为知道其中的内幕。所以,他趁机购买了大量的股票,以待它今后增值。从现在看来,他当时买下的这些股票,确实是大大地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现在落得悲惨的下场,留下这笔巨额资金,却也只能白白便宜张横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有另一个意思,那就是准备给张横将来救援他孙儿的报酬。

    微微叹息,把这些原始股票以及帐号收好,张横的目光落在了那串梅花金钱上。

    梅花钱本是一件风水道具,在许多阴阳风水的格局中,可以做为吉祥物之用。一般说来,梅花钱可以镇煞防小人等功效,因此应用很广。

    不过,手中的这枚梅花钱,却是有些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平时的风水道具,是以一根红绳,把五枚古铜钱编成梅花状。中间一枚,四边四枚,因状若梅花而得名。

    如果是细心的人,还会在下面挂一串中国节,以增加它的力量,并让它显得更加的美观。

    眼前的梅花钱却不同,它虽然也呈梅花状,但串在其中的五枚铜钱,完全不是普通的那种铜钱,而是一个个刻满了符篆的纯金铜钱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不由微微一眯,他自然知道,这种刻有符篆的纯金钱币,乃是上古三皇五帝时遗留下来的稀罕之物,据说名字就叫符钱,是上古时那些大能专门用来占卜之用。因此,符钱也被称为卜天币。

    只是,从上古遗留到如今,符钱早已失传,甚至在玄门秘闻中,都只是记载了它的形状和作用,并没有介绍何门何派能拥有上古的符钱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曾家家传的梅花钱,竟然就是由符钱编就。

    眼眸微微一凝,一缕思感就探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脑海中陡地爆起了一团金光,思感刹那沉入了梅花钱里,滚滚的信息流轰然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梅花卜天术!”

    喃喃地念道着意识中传来的文字,张横的神情变得震惊莫名:“原来曾家的梅花异术,竟然就是失传的上古占卜秘法梅花卜天术。”

    当日在九黎寨的时候,张横意外获得巫神法杖认主,从而成为九黎巫族的新巫神。

    在巫神法杖中,张横得到了一项叫万象卜天诀的占卜秘法。其上就记载了上古占卜秘术的概况。

    按上面的描述,上古有三大上乘的卜天秘术,此刻自己从梅花金钱中探察到的梅花卜天术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大震,他还真没有想到,曾家的这串梅花金钱,竟然传承的是上古三大占卜秘术之一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,张横的眉头又是一蹙,心中的疑云更甚:“既然曾家传承的是上古三大占卜秘术之一,那么,曾家又怎么会遭到如今家破人亡,几乎灭族的下场?”

    要知道,上古三大占卜秘术,各有各的所长。

    就以万象卜天诀来说,它必须举行一次盛大的祭祀行为,才能借助上古巫神之力来占卜。

    因为,万象卜天诀,占卜的是一寨,一地,甚至是一族的重大事件,光凭个人之力,根本不可能窥测到天机。

    从这一角度来说,万象卜天诀占卜的是大天机,每一次占卜,会关系到一地一族万千人的兴衰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自获得万象卜天诀以来,只是偶尔以心诀推演一下凶吉,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使用过。

    但是,梅花卜天术不同,它推演预测的是一人,一事,一物之祸福,从这个角度来说,梅花卜天术,预测的是小天机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以梅花卜天术占卜小天机的功效,曾家老爷子完全可以推演出曾家上下几代人的命运。他怎么就没有预感到自家这次灭顶之灾呢?

    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蹊跷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全部心神,已沉浸在了梅花卜天术的信息流中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古怪,神情中现出了狐疑之色:“怎么会是这样,曾家的这篇梅花卜天秘术,竟然被屏蔽了许多内容,这不是要让得到这秘术传承之人,根本无法得到完整的占卜秘法,只能是残缺的吗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被震动了,占卜之术,玄之又玄,就算得到完整的传承,也未必能对此得心应手。如果只是残缺的秘法,必将大大地影响推演的效果。

    可是曾家的梅花卜天秘术,却偏偏有许多地方被梅花金钱主动给屏蔽了。这又隐藏着什么秘密?或者是说,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结果?

    心中疑云重重,张横这才想起,当时曾相在把梅花钱交给自己时,曾说过的一句话:这枚梅花金钱,其中隐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难道,被屏蔽的梅花卜天秘术,就是这隐藏在梅花金钱中的大秘密吗?

    现在,张横总算是有些明白了,曾家传承的梅花卜天术,因为其中部分被莫名屏蔽,并不完整,而是残缺的秘术。以这样的秘法,确实是影响了它的功效。怪不得曾家有如此神秘的传承,在台岛的玄学界,却只能算是二流家族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这次曾家出现灭顶之灾,曾老爷子却没有事先预感到,做出相应的防范。

    微微叹息,张横终于睁开了眼来。关于曾家梅花钱中的秘密,曾家传承了这么多年,还是一直未能破解,张横自认在短时间内,想弄清其中的玄机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。所以,一切也许真的只能看机缘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收起了梅花钱,目光望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此刻,时间已是傍晚,这一翻研究下来,不知不觉已是过了一天。

    而且,肚子也是感觉很饥饿了,貌似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还滴水未沾,五脏庙确实是唱起了空城计。

    张横苦笑了一下,站起身来,向门外走去。刚推开门,便见到高恩国站在那儿,不停地在外面踱着步。

    见到张横出来,高恩国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:“张少,您总算出来了,公主从早上到现在,已来看过您不下四五次了。只是,看到您的门一直关着,却也不敢打扰您。”

    “高执事辛苦了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:“少门主她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张少,公主现在就在十八楼。”

    高恩国那敢怠慢,连忙恭敬地道:“她已准备好了晚餐,就等待张少您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可也不是傻瓜,自然也看出来了,眼前的这位张少,与李佳楠的关系非同一般。甚至他暗中猜测,这次李佳楠之所以来台岛,就是因为张横。

    所以,高恩国对张横自然是倍加重视。

    当下,在高恩国的引领下,张横来到了十八楼。

    依旧是上次的那间房间,李佳楠今天的打扮却非常的特别,穿着一身韩岛的民族服饰,就静静地跪坐在矮几边,似乎正在沉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长长的黑发披散在她的柔肩,头上戴着一顶水晶的花冠,身上的民族服饰,更是勾勒出她娇柔的身躯,充满了一种别样的异族风情。

    今天的李佳楠,一改以往那种英姿飒爽的女侠形象,浑身充满了万种风情的柔意,更是有了一种特别的女人味。

    张横一进入屋里,不禁脚步一滞,神情也变得无比的异样。

    感觉上,今天的李佳楠,就象是一位在家等待丈夫回来的小妻子,那洋溢的温馨,让张横的心头一阵莫名的震颤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李佳楠被惊醒了过来。当回头看到张横那副呆滞的样子,李佳楠的俏脸上,顿时爬起了一抹红晕,眼眸中也荡起了层层的秋波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与张横一起经历了龙窑的探察,最后,更是两人联手,以天地连理枝的秘法,抗击江畔篱红。

    虽然,当时是迫不得以。但是,有了这样的经历,李佳楠对张横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。少了几分对张横老祖转世的那种敬畏,多了一种莫名的亲近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天地连理枝的秘法,当两人真元相互溶合的时候,也是彼此心神向对方敞开的时刻。在那种状态下,彼此间心神契合,虽然没有**的接触,但心灵的水乳交融,却比这世上最亲密的接触更亲近。

    从这一角度来说,如今李佳楠与张横之间,关系确实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李佳楠已翩然站了起来,走到张横面前,轻轻地跪了下去,为张横换上了柔软的棉拖鞋,一边柔声道:“张少,您一天没吃饭了,一定很饿了吧!”

    李佳楠轻声细语着,态度无比的专注,直到把张横脚上的鞋换了下来,小心地放好,她这才抬起了头来。

    张横整个人却是僵在了当场,神情有些僵化。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堂堂的唐手流少门主,竟然以这样一种温柔的姿太展现在自己面前。看她现在的情形,似乎是完全把她自己当成了是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横平生还真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,一时间,整个人都震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意想不到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