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6章 八妃宴
    “张少,楠楠已为您准备了晚餐!”

    李佳楠温柔地一笑,素手轻拍。

    顿时,旁边的侧门里,几名裙带飘飘的宫装少女,款款地从里面走了出来,每个人手中都托着一个银盘,笑盈盈地向张横和李佳楠屈膝躬身,行了一个非常怪异的礼节,这才把手里的银盘放到了早已准备好的矮几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望着翩翩而来的一众少女,张横的心头陡地一震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:“难道,这是八妃宴?”

    不错,进来的少女一共是八人,尽皆是年青美貌的女子。而且,八个少女,身上所穿的服饰,不但是韩岛的民族服饰,还是古代的宫装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们向张横和李佳楠所施的怪异礼节,也根本不是现代的礼仪,而是一种流传于曾经韩岛古王朝的古老礼节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的心中猛地一震,王一鸣老祖记忆中,一段段有些艳丽的记忆,刹那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当年的王一鸣老祖,自修为达到四品顶峰,力量却再也难以跨越。

    当是时,他也自知大限已到,已没有了突破的希望。因此,王一鸣老祖的生活,就变得奢糜起来。他要趁着在这世上的最后一段时间,好好地享受人生。

    于是,王一鸣老祖,挖空心思地玩起了花样,以弥补过去无数岁月,因沉迷于修练,所失去的那些享受。

    他从许多古藉中,还原了曾经古王朝时期的古老礼节,并让人按曾经的宫庭规矩,排演了许多歌舞以及宫宴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王一鸣老祖最后的几年里,他生活的就象是古王朝时期的皇帝,享受了这世上最奢华,最糜烂的生活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那八名少女,张横的心头狂颤,王一鸣老祖记忆中那些旖旎的画面,让他不禁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“张少,就让楠楠服伺您用餐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羞涩地一笑,屈膝向张横行了一个古老的礼节,一边已是轻轻地挽住了张横的胳膊,向矮几餐桌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有些机械地被李佳楠挽着,神情僵化。

    八妃宴乃是无比香艳的宫庭宴席,完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:秀色可餐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李佳楠今天竟然会设下这样的宴席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接下来自己该如何办?

    思绪突然变得有些杂乱,张横就这么身不由己地被李佳楠扶到了餐桌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八名少女,已是端上了数十盘食物。每一盘食物都是无比的精致,色香诱人,满满地摆了一长桌。

    望望餐桌上,一盘盘用银器盛装的美食,再看看四周围绕着自己的年青少女,目光落在娇羞无比的李佳楠身上,张横的心不禁突突突的跳得厉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原本房里的灯光已然全部熄灭,八名少女,在各处点上了一溜古老的宫灯。烛光摇拽,香风暗薰,让整个空间,都充满了一种迷幻的色彩。

    鼻尖是阵阵胭脂的幽香,眼前更是一张张秀丽的俏脸,裙裾飘摇,仿佛处身于温柔乡,张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醉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请饮酒!”

    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,八妃中的一名少女,素手端着一片莲花花瓣,另一名少女手持玉壶,一左一右伺候在张横身边。两名少女目含娇羞,风情万种,柔柔的声音能让人骨头都酥。

    说话间,那名持着花瓣的少女,已把花瓣送到了张横的嘴边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王一鸣老祖的记忆,张横只怕现在要蒙了,根本不会明白,明明是喝个酒,怎么要弄出莲花花瓣来?

    幸好,记忆中有这样的场面,张横已然明白,接下来需要怎么作。于是,他有些木然地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顿时,鼻间一阵幽香渐郁,薄薄的莲花瓣一端已轻轻地含在了他的嘴里。两名少女一人把玉壶中的酒液缓缓地倾入花瓣中,另一名少女,更是素手轻拈,把花瓣倾斜成了一个角度。

    两女显然是经过了特别的训练,这一套动作,舒缓而连贯,注入花瓣中的酒水,一滴都没有洒落,全部流入了张横的嘴里。

    酒是珍藏了上百年的宫庭御酒,色如琥珀,满口生津。舌间传来一股异香,带着少女的胭脂香味,更有莲花的清香,张横的心头一阵狂颤,整个人都要醉倒了。

    当然,醉的不是酒,而是那喂酒时香艳的感受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“主人,请尝尝这天香樱桃!”

    耳边响起了李佳楠的声音,她已从一名少女手中,接过了一只精致的小银盘,里面放着几枚鲜红欲滴的特种樱桃。

    不过,李佳楠并没有用手中的银勺去舀盘里的樱桃,而是轻轻地低下头来,用她柔软的樱唇,含起了其中的一枚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含着樱桃,就向张横的嘴边送来。

    娇艳的俏脸,春波流转的明眸,香艳的红唇,含着一粒鲜艳欲滴的樱桃,这一幕旖旎,足以让任何一位钢铁意志的男人,化为绕指柔。

    张横的脑袋瓜子嗡的一声,差点直接就脑溢血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体内真元一阵激荡,蜇伏在身体深处的某种**,突然间象是被唤醒了,张横整个人都有种如同是火山般在燃烧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意识的深处,张横不禁暗叫一声,他猛地醒悟过来,自己这回要糟了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了,昨天晚上,在龙窑炉膛中,最初被百美图的艳煞所侵蚀。当时滚滚的艳煞侵入体内,让他暂时迷失了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,后来有九阴神鼓的自动现形,压制了艳煞,这才让自己恢复清醒。但是,那侵入体内的艳煞,已蚀入了自己的神魂中。只不过,因为有百美图的宏愿咒力,这才让这股艳煞,一直蜇伏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受到眼前香艳一幕的刺激,神魂内的艳煞,却是被引爆了。

    张横只觉,脑海一片迷糊,眼前突然被粉红色的雾气所弥漫,仿佛一切都变得如梦如幻的不真实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这样!”

    心中的一点潜意识,发出了吼叫,张横竭力地想压制爆发的艳煞,想强行把它们压抑下去。

    正是时,一阵婉转而优扬的歌声响起,眼前更是倩影飘飘,几名少女,围绕着张横,翩翩起舞,更是吟唱起了韩岛古王朝时期的宫庭歌曲。

    歌声旖旎,如春闺少女的呢喃,又如冷宫少妇的哀怨,如泣如诉,却声声拨动了心弦,让张横心头剧震。

    刚刚凝聚的那一点真元,顿时如同是崩溃的河堤决口,刹那倾泄一空,意识也立刻再次变得迷糊。

    歌声迷离,眼前倩影朦胧,鼻尖幽香贯体,张横已是有些不知所以,似乎连自己在做些什么也都记不起来了。至于送到嘴边的美味,他也只是机械地吞咽着,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灯光摇拽,蝶影翩舞,八妃和李佳楠她们,殷情地服伺着张横。当长桌上一盘盘精致的食物,渐渐地都露出了盘底,八名少女,款款地离去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却已是完全的醉了,整个人都有些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宫庭御酒入口虽然甘甜,但后劲却足,一团火焰似乎要把张横炼化。他突然感觉干渴无比,似乎整个人都要燃烧了。

    “水,水,水!”

    张横下意识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,口唇一阵温润,似乎有甘泉喂入了嘴里。张横心头一震,也顾不了那么多,立刻拼命地吮吸起来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幽幽的异香,冲入口舌,虽然干渴有所缓解,但身体内那团蒸腾的火焰,却变得更加的凶猛。

    “水,给我水,我要水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下意识地叫道。他现在完全处于了迷乱的状态,自己以为是醉酒后造成的不良反应。但他那里知道,他身体的这种异常,正是蜇伏的艳煞完全爆发的原故。

    而他自以为是饮的甘泉,自然也不是他想象的那样。

    灯光不知何时,已悄然熄灭,只剩下了角落里四盏如豆花的银灯,还在摇拽闪烁,光线变得朦胧而迷离。

    梦幻般的灯光,折射出一幕梦幻般的情形。只见,在墙壁上,有一团巨大的阴影……纠缠在一起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艳的旖旎气息,一阵阵奇异的声响传来,让窗外的星月,都悄悄地隐入了云层中,羞于偷窥浪漫之都十八层小楼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夜变得特别的温馨,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意义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当张横从那种迷醉的感觉中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陡地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房里早已没有了那八位少女的身影,但是,在朦胧的灯光掩映下,张横突然发现,自己竟然躺倒在厚厚的波丝地毯上,而一团温香软玉,紧紧地依偎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一惊,凝目望去,神情更是轰然剧震:“楠楠,是你?”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李佳楠正如同是一只小猫一样,蜷缩在张横的怀里,长发散乱,头上的那顶水晶花冠,也不知去了那里。

    再看她的俏脸,娇艳如花,嘴角勾勒着一抹甜甜的微笑。可是,在她的眼角,却有两行晶莹的泪珠。

    微一偏过头去,立刻看到了波丝地毯上,洒落着点点鲜红的樱花,特别的刺目。

    “啊!我,我,我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震骇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