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7章 情仇恩怨
    “啊,张少!”

    张横的惊呼,陡地把怀里的李佳楠惊醒,当她睁眼,看到满脸惊骇的张横,李佳楠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过,望望身周的情形,李佳楠立刻醒悟了过来,他伸出纤纤素指,轻轻地按在了张横的唇边:“主人,能服伺您,这是楠楠这一生最大的心愿!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一震,目光凝望着李佳楠,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堂堂的唐手流少门主,如今韩岛古王朝李氏留在世上唯一的血脉,她却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如此的事实,怎么不让张横震惊之极?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,眼神却灼热无比:“您可还记得,当年若不是您的庇护,当年楠楠早就夭折了,哪里还有今天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楠楠心里早就打定了主意,待您转世,楠楠一定要好好报答您,这一生都愿意伴随在您身边,服伺您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幽幽地道,神情中却是现出了一抹炽烈和绝决。

    “楠楠!”

    张横再次叫了一声,整个人却是心头剧震。

    从王一鸣老祖的记忆中,张横当然知道,当年的王一鸣,确实是庇护过李佳楠。

    李氏皇族自数百年前创建唐手流,这些年来,暗中经营,势力逐渐扩大。不仅暗中掌控了韩岛许多超级集团。而且,触角也是触及了各个方面。可以说,现在的韩岛,唐手流已是跺一跺脚,就能让整个国度摇三摇,完全不比当年古王朝强盛时期差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是幕后,以前是幕前,仅此这一点差别而以。

    然而,唐手流虽然越来越鼎盛。但是,李氏皇族却是人丁单薄,前几代已是一脉单传,到了李佳楠这一代,就没有留下一个男丁,整个李家血脉,就只剩下了她这位公主。

    随着上一代李家传人的年岁逐渐老去,整个唐手流也是暗潮汹涌。许多派中之人,因为李佳楠是个女孩子而生了其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因此,在之后的几年里,派中明争暗斗骤然生级,整个门派也分成了两大系。一派是忠贞于李家,愿意奉李佳楠为主。另一系却是想另起炉灶,废弃李佳楠,不愿臣服于一个女人,让她做唐手流的下一任门主。

    就在整个唐手流纷争不断的时候,当时的王一鸣老祖站了出来,他坚定地站在了李佳楠这边。不仅辣手镇压了企图判逆的派中之人,更是亲自把李佳楠收为传人,亲自教导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王一鸣老祖的出面,才让几欲四分五裂的唐手流,重新归于了平静,也完全保住了李佳楠李氏后人的传承地位。

    可以说,没有王一鸣,确实是没有如今的李佳楠。甚至王一鸣在自知大限已到的时候,也精心地为李佳楠做了安排。不但把唐手流千年的护派神兽鬼脸白蚁皇,强行溶入了李佳楠体内,帮助她修练。更是在最后的时刻,悄悄地把李佳楠送往了港岛的钻石楼,在那里布置了一个秘密修练的场所,以离开唐手流本部的旋涡中心。只待她修为有成,便可出来主掌整个唐手流。

    有鬼脸白蚁皇的守护,纵然是派中一些太上长老级的人物,有所图谋,要想暗害李佳楠,也不是件易事。再加上钻石楼那处秘境的强大阵势,以及王一鸣暗中安排的一些忠心护卫,李佳楠这才能这些年来,安心修练,不受外界打扰。

    从这些情况来说,李佳楠确实是对王一鸣老祖是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李佳楠竟然心中早就有了要以身相报的打算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自己这位老祖转世,是不折不叩的西贝货。当年的王一鸣老祖,并不是真正的转世,而是被自己给禁固了,现在的王一鸣老祖的神魂,已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,而是自己的一具傀儡。

   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自己可不是李佳楠的恩人,而是她的仇人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他如今是真的无言以对。既不敢对李佳楠说实情,也无法把内幕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楠楠,我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说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难道你不喜欢楠楠吗?”

    望着张横怪异的表情,李佳楠娇躯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有些哀怨,神情也黯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呃,楠楠,没有,我怎么会不喜欢你?象你这样的女孩子,是天下任何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佳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道。虽然是一句安慰李佳楠的话语,却也是实情。

    不说李佳楠的身世和地位,就以她个人的容貌和魅力,绝对也是人间绝色。

    张横身边纵然红颜无数,但象李佳楠这样,充满了高贵优雅,又是达到三品中期力量的修者,却是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只是,想到与李佳楠之间那份恩怨情仇,张横的心中却实在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与李佳楠最初相遇,双方简直是水火不溶。甚至当时,李佳楠是决意要取张横之命。

    只是,最后张横以王一鸣老祖的转世之身份出现,这才让双方的关系,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
    然而,想想自己与她的交往,却是让张横有些愧对她。

    无论当日破坏钻石楼的地下层阵势,还是后来凭自己老祖转世的身份,化解了唐手流与港岛玄学界之间的恩怨。以至于这次在台岛,凭借李佳楠与台岛玄学界的联手,从而击退了江畔篱红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张横在利用李佳楠,却没有为她做过一件有利于她的事。可以说,张横一直是愧对她。

    虽然,从民族大义上来讲,张横做的并没有错。可是,抛开这些不讲,只说个人利益,张横确实是愧欠李佳楠。

    这回,更是与她有了肌肤之亲,这让张横心中的那份愧疚更甚,都感觉自己无脸面对她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一听张横的话,李佳楠终于转悲为喜,俏脸上也再次露出了娇羞难忍的神色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她才猛然醒悟,自己还赤条条地蜷缩在张横怀里。

    微一迟疑,李佳楠终于羞涩地挣脱了张横的怀抱,找到了散落在旁边的衣裙,迅速地穿了起来。

    望着李佳楠那婀娜的身影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着,一时却是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主人,让楠楠服伺您更衣!”

    穿好了衣服,见张横还愣在那里,李佳楠羞得低下了头去,那里还敢再看张横一眼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轻轻地咬了咬樱唇,走到了张横身边,拾起地上的衣物,细心而温柔地为张横穿戴起来。

    “楠楠!”

    感受着李佳楠温柔如水的服伺,张横的心头再次剧震。

    此刻的李佳楠,那里还有唐手流少门主的那种强势,完全就象是一个温柔的小妻子,这样的感觉,让张横心头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“对了,楠楠,现在唐手流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稍一沉吟,张横却也不愿这种气氛再延续下去,连忙找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一问,李佳楠的娇躯却是再次轻颤,俏脸也刹那现出了一丝愁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楠楠,难道唐手流现在的情况不怎么好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凛,不由神情变得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李佳楠轻叹了一声,抬起头来,目光炽烈地望着张横:“主人,现在的唐手流,看似平静,但是暗地里却是暗潮汹涌。”

    有了与张横的特殊关系,李佳楠也不再隐瞒什么,把如今唐手流的情形,详细地说给了张横听。

    原来,李佳楠从秘境中出来,回到唐手流后,她立刻觉察到了派中的不平静。

    以她现在只有三品中期的力量,根本无法压制派中的一众长老,至于说上面的那几位太上长老,更是难以望其项背。

    因此,她回到派中后,虽然门人们对他无比的恭敬。但却总是阳奉阴违,做事并不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她也渐渐的明白了,在她闭关的这些年里,因为老祖王一鸣转世,却迟迟不见他转世之身现世。派中原本被强行压制的那股势力,已是再次有了蠢蠢欲动的苗头。

    再加上,这次王一鸣老祖虽然转世,却不愿回到唐手流的秘境。这让许多人更是产生了怀疑,以为王一鸣老祖在转世时,可能出了点意外,修为根本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那些怀有异心之人,现在更加的没有顾忌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派中气氛的异样,李佳楠也是心中不安。但是,她却根本没有办法扭转如今的状况。一时间让他忧心冲冲。

    这次,听到张横去了台岛,而且极有可能会与暗中的黑手倭岛的乙贺流为敌。李佳楠就立刻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方面,她是真的担心张横。另一方面,她也是想把自己派中的真实情况,告诉张横,想让他亲自回唐手流主持,以便解决目前暗潮汹涌的局面。

    至于说这次借八妃宴献身,李佳楠虽然是为了报恩,但心中却也是有着一翻私心。那就是想以此把自己与张横绑在一起。有了这亲蜜的关系,也许张横这位王一鸣老祖转世,最有其他原因,也不得不为她撑腰了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凛,神情变得凛然无比,脸上却是现出了沉吟之色。他已然明白了李佳楠的意思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