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8章 找上门来了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见到张横沉吟不语,李佳楠微微地叹了口气:“如果主人如今不方便回唐手流,那就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佳楠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其实,我一个弱女子,做什劳子唐手流的门主,确实是太累了。要是真有人可以把唐手流发扬广大,不忘我当年李氏皇族的遗愿,我也甘心让出门主之位。愿一生伴随在主人身边,天高海阔,随主人远走天涯。”

    经历了港岛钻石楼以及唐手流明争暗斗的那些事,现在的李佳楠确实是有些心灰意冷。尤其是孤独一个人,在群狼环顾的唐手流中,她确实是感觉身心疲惫。甚至这段时间来,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肩上担着李家传承,不愿李氏皇族数百年来的心血付之东流,她还真的想就这么一走了之,从此不再理会唐手流的事。

    “楠楠,不要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怜惜地揽住了她的柔肩,目光变得炽烈起来:“唐手流,我一定会去,也一定不会让楠楠你这么费心竭力。”

    张横轻轻地道,语气中却是充满了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确实是不宜回唐手流。毕竟,自己的力量还仅仅是三品的后期,这在整个唐手流中,也只是属于长老一级的修为。比起那些隐世的太上长老级别的老家伙,个个都在四品以上修为,实在是不足一提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能凭着老祖转世的身份,震摄其中一部分人。但是,对于那些心怀不轨之徒,却仍是不够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得等待机会,让自己力量更强大些,到时,才有力挽狂澜的实力,这才可以为李佳楠主持公道,成为真正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“主人!谢谢你!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躯一震,目光顿时变得炽烈起来,俏脸上也露出了欣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,张横就是神一样的存在。只要有了张横的这句承诺,什么困难也不会再是困难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这个时候,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张横和李佳楠一怔,互望了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十八楼两人在此,李佳楠自然早就吩咐了下面,不容许任何人来打扰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却有人前来敲门,那么,这岂不是说,一定是出了什么重要的大事吗?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微一蹙眉,李佳楠朝着门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属下高恩国,公主,属下有事禀报!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了高恩国的声音,语气很是焦急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佳楠更加的狐疑了。

    她目光望望窗外,天色现在刚刚现出鱼肚白,应该只有早上六点多钟。那么,是什么事如此紧要,让高恩国前来叫门?

    “公主,忠孝寺主持玄机禅师,带着手下四大金刚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高恩国道:“他一定要见张横张少,态度很是强硬。”

    “要见张少?”

    李佳楠身形一震,疑惑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她已从高恩国的语气里,听出玄机禅师是来者不善。否则,他不会带着手下四大金刚,高恩国更是不会用上态度强硬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一时还真有些猜不透,玄机禅师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嗯,既然是来找我,那我们就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起,心中也是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虽然昨天白天,与老和尚有些间隙。但是,玄机也不会那么小气,竟然追到这里来了。更何况,这里可是韩岛唐手流的一个据点。要是老和尚敢乱来,这无疑就是在向韩岛唐手流挑衅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李佳楠满腹的狐疑,却也不愿违背张横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随着高恩国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十六楼的会客室里,此时此刻,玄机禅师一脸的怒容,坐在沙发上不断地拈动着手里的佛珠。在他的身后,四名年纪在五六十岁的大和尚,一个个杀气凛冽,不怒而威。

    “玄机禅师,不知这么早来我们浪漫之都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一进入门里,李佳楠就感受到了屋里气氛的压抑,心中顿时很是不悦,说话立刻也不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宣了一声佛号:“这次老衲过来,是为了寻找张横张施主。”

    说着,目光陡然一凛,转向了张横:“张施主,请还老衲达摩舍利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玄机老和尚全身金光骤耀,一股凛冽的气势,已是死死地锁定了张横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身后的四大金刚也是轰然气势高涨,手中的降魔杵当地一下顿在了地面,发出了一阵嗡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四人的目光刹那变得凛冽无比,眼神冰冷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达摩舍利?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脸现诧异:“玄机禅师,你这话在下不明白。昨天,我可是最早离开现场。最后达摩舍利花落谁家,在下可完全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,好一个最先离开现场,好一个完全不知。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不由怒极而笑:“哈哈哈,张施主,你这话骗骗三岁小儿就算了,在老衲面前,还用这样蹩脚的理由来唐塞,你真当老衲人老眼花了吗?”

    不待张横有所反应,玄机禅师又道:“昨日,达摩舍利最后由老衲所获得。本来,这是我佛门之幸,也是我忠孝寺立寺数百年来,最大的功德。但是,当老衲把达摩舍利,请回寺中,准备召开如来佛法**会,以召示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达摩舍利,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,变成了毫无灵气的凡物。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的神情更见凌厉,望向张横的目光中,冰冷得能把人冰冻:“老衲大惊,立刻意识到这肯定有问题。后来细细回想,在整个过程中,只有张施主你在品鉴达摩舍利时,出现过意外。那么,如果在这个过程中,出了什么事,除了张施主你之外,还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张施主,佛说回头是岸,你还不拿出我佛门圣物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陡地提高了声音,一字一句地道:“否则,那就别怪老衲降妖除魔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老和尚全身的金光陡然闪烁起来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也刹那振荡开来,弥漫向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咣铛!

    身后四个大和尚猛然一顿手中降魔杵,个个做金刚怒目状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如同高山般的威压,轰然压向了张横这边。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最后的一句话,已是用上了佛家雷音的神功。而四大金刚更是配合他,施展了金刚不怒秘法,双方联手,意欲直接就给张横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高恩国就在一边,他猛然感受到四周空气骤然一凝,仿佛是被一下子凝固了一样,顿时让他心胸窒堵,几难呼吸。

    高恩国大骇,立刻意识到了,面前的老和尚不由分说,已是朝张横和李佳楠出了手。他不禁又惊又怒,就想喝叱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的修为与对方相差实在太远,在那恐怖的威压下,只说出了两个字,后面的话却是硬生生地被堵在了喉咙底里,怎么也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和尚!无礼!”

    张横和李佳楠浑身一震,脸色也是骤然而变。

    不过,庞大的威压迫体,两人似是心灵相通一般,陡地双手握在了一起,全身更是刹那腾起了一圈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一个黑白相间的旋涡轰然在两人头顶形成,瞬息间把两人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经历了昨天晚上的水乳交融,两人似乎有了某种心灵感应,在受到压迫的刹那,竟然同时运起天地连理枝的秘法抗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股强大的暗劲轰然撞在一起,张横和李佳楠身形剧震,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施主难道还执迷不悟吗?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和四个大和尚也不好过,一阵踉跄,五人同时退了半步,脸色刹那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这一暗中的较量,五人竟然并没有占多少便宜。问题在于:他们是蓄势而发,张横和李佳楠却是仓促应敌。

    这足以说明,张横和李佳楠的联手法门,无比的高明,丝毫不弱于他们的佛家秘术。

    然而,玄机老和尚却是更加的博然暴怒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这次化费如此大的代价,终于从高峰手中拍得达摩舍利,本以为是不世之功。那知,最后的结果却是,被人给甩了,白白地浪费了大量的资源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当时是化了五百枚地脉精晶,相当于是五十亿美元。这可绝对的大手笔,几乎是耗尽了忠孝寺数百年来的积蓄。可以说他为了达摩舍利,也是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召集全寺僧人,让大家感受达摩舍利佛法力量的时候,竟然佛宝就成了普通凡物。当时全场震惊的场面,更是让玄机老和尚如同是被人打了脸,羞愤交加,几欲当场吐血。

    这可以说是他自成为台岛佛门领袖以来,从未受到过的侮辱。

    因此,对于暗中做手脚,偷换了达摩舍利的贼子,他早已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达摩舍利,不但关系到他的声誉。更是关系到他的修为进境。他已是一百零八岁的高龄,因为曾经有过一次走火入魔的经历,修为在达到三品顶峰后,却再也无法突破。只有借助象达摩舍利这样的佛家圣物,才有可能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达摩舍利,是他最后的希望。这也正是他不惜一切代价,要获得达摩舍利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切,现在都被张横给破坏了,这让他如何甘心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