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9章 谁比谁更强硬
    心中认定张横就是偷了达摩舍利的贼子,玄机老和尚那里还会客气,这才会一见面,就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此刻,见张横和李佳楠联手,竟然抗住了自己这边的压迫,却是让他更加的愤怒。以为这就是张横敢偷达摩舍利的倚仗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玄机老和尚脸色更见凛然,浑身的气势,再次轰然膨胀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说老和尚,你果然是人老眼花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凛,不由嘲笑道:“你就光凭你自己的想象,却来诬陷我,你这不是老糊涂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心中是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他也是做梦都想不到,那枚达摩舍利会是假货。

    从最初高峰拿出达摩舍利,经由玄机以及黄炜森和他妻子戴静文,肖承源等人品鉴,完全可以确定,达摩舍利乃是真正的佛家至宝。

    之后轮到神秘女子钱彩莲。当时,张横洞察到她似乎做了点手脚。但是,因为以前没有接触过舍利,根本无法判断,她那时的小动作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想来,张横心中更是陡地一突,意识到了问题肯定是出在那个时候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正是钱彩莲之前品鉴过后,自己一接触达摩舍利。这才出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回想起出现异常的那一刻,似乎神秘女子钱彩莲靠近过自己。而那时的自己,却因为达摩舍利发出的灼热,措不及防之下,掉落在了紫檀木盒中。

    如果说众目睽睽之下,有人要掉换达摩舍利,只怕也就只有那一瞬间的机会。因为,当时场中所有人,都受强光的影响,出现了刹那的目盲。

    由此来判断,偷调达摩舍利的,应该就是神秘女子钱彩莲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玄机老和尚却认定是自己所为,这确实是让张横又憋屈又恼火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李佳楠俏脸一寒,神情凛然一片:“玄机禅师,在下敬您是台岛佛界的老前辈,对您敬重有加。但是,如果您倚老卖老,在我们这里发威,那就别怪本宫翻脸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此刻也是火气上来了,玄机老和尚不分青红皂白,一见面就用气势压迫,这根本就是没把唐手流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说话声中,突然四周的暗门怦怦怦地被人推开,十数名唐手流的人员,已轰然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哗啦一下!这些人一下子围住了玄机禅师等人,个个脸现愤然。

    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下面的人自然也已听到。而且,高恩国也回过了神来,立刻发出了信号。唐手流的这个据点,本就因为有少门主移驾至此,防卫措施无比的严密,自然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。

    顿时,场中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,双方对峙在一起,已是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,高宣了一声佛号,目光望向了李佳楠:“老衲并无要与唐手流为敌。只要李宫主交出张横,老衲这就带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自然清楚,自己若是与唐手流翻脸,这无疑就是在给台岛的玄学界捅篓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当年倭岛占据台岛之后,台岛玄学界与倭岛忍者之间,争斗一直不断。可以说,台岛玄学界最大的敌人,就是倭岛玄学界。

    韩岛唐手流一直与台岛这边,处于和平的状态,他可不想因为此事与唐手流撕破脸,从而增添一个强敌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提出了要张横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只是,玄机老和尚却哪里知道,张横如今是唐手流的老祖转世,更是与李佳楠有了亲蜜的关系。他这个要求,无疑就是在直接向唐手流宣战。

    果然,李佳楠一听,不由冷哼一声:“玄机禅师,张少乃是我唐手流的贵宾,你要从我们这里带走张少。那么,就得踏着我们这里所有人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俏脸已完全冷了下来,称呼也从您变成了你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目光一凝,脸现诧异之色。他还真没想到,李佳楠的态度会如此的坚决。更是想不到,为了张横,李佳楠竟然有不惜翻脸的决心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玄机禅师陡地反应了过来,朝着李佳楠微一合什:“李宫主,请三思。你难道因为这小子,甘愿与我们台岛玄学界为敌?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一顶大帽子就叩了上来,想逼迫李佳楠放弃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好一顶大帽子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却是满脸的不屑:“难道禅师以为,你就可以代表台岛的玄学界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佳楠神情一凛:“即使是禅师可以代表台岛玄学界。但是,本宫也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,今天若想从我们这里带走张少,我们唐手流宁可瓦碎,不求玉全。不过,也请禅师三思,我唐手流可不是可以任意拿捏的软柿子,小心我倾全派之力,向你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长长地宣了个佛号,一时却不知该如何说了。

    李佳楠态度之强硬,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如何肯就此放过张横。如果不追回达摩舍利,他这一生都难以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话说到这个份上,双方已是再无回旋的余地。除了动手,似乎还真没有什么可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布阵!”

    李佳楠一声娇喝,朝着越聚越多的门人喝道。

    此刻,厅中人数不下数十人,连昨天晚上服伺张横的那八妃也手持短剑出现在了场中。她们本就是李佳楠的贴身护卫,而且还是当年王一鸣老祖从小培养,亲自教导,专门为保护李佳楠而特训的女剑客。

    此刻,八女围到了张横和李佳楠身边,与李佳楠一起,布成了一个九天玄女阵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四周的其他唐手流弟子,在高恩国的带领下,顿时身形狂闪,已是刹那间布成了一个合击大阵,手中武器遥遥指向了玄机禅师五人。

    空气陡地凝固,一股汹汹的杀气刹那弥漫全场,双方已是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却是犹豫起来。他刚才逼得虽然紧迫。但是,面对比他更强势的李佳楠,他却不敢真的直接就这么与唐手流开战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玄机禅师虽然是台岛佛学界的领袖,但还真代表不了整个台岛玄学界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个人的恩怨,就这么与唐手流翻脸,不仅他玄机无法向忠孝寺一众僧人交待,更是无法向整个台岛玄学界交待。

    唐手流可不是个小门派,人家堂堂韩岛两大玄学门派之一的强大存在,实力绝不在忠孝寺之下。无缘无故拉来这样的仇恨,只怕他玄机禅师,今后得被台岛玄学界其他人戳脊梁骨。

    可是,若要他这样就服软,玄机却也拉不下这张老脸。要是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,只怕他这张老脸今后就得包着毛笋壳出门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玄机老和尚的脸一阵青,一阵红,一时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“玄机兄,李宫主,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门口传来了惊诧之声。

    “欧阳前辈,闲云前辈!”

    李佳楠微一转头,俏脸上也露出了惊疑之色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不错,从门口进来的正是欧阳横琴和闲云子。两人此刻也是一脸的愕然,望着场中的情形,满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目光一凝,对于两人的出现,也是感觉非常意外。他这次来唐手流要人,可没有通知他们。

    那么,两人此刻联袂而来,这究竟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玄机兄,李宫主,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望望一脸凛然的李佳楠,再看看神情怪异的玄机老和尚。欧阳横琴和闲云子的目光从场中一众人脸上扫过,神情更见惊异。

    两人也是没有想到,今天来唐手流,竟然看到了这样的场面。这不是忠孝寺要与唐手流开战吗?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怎么无缘无故的,两家就要火拼上了呢?

    “欧阳前辈,闲云前辈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响起:“你们来的正好,这位玄机老和尚,硬是往在下身上泼脏水,说是他的达摩舍利,被在下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欧阳和闲云子两人,身形一震,神情刹那变得凝重无比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张大师,您说的我们可是西里糊涂啊!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开了口:“欧阳老弟,闲云老弟,你们来的正好,事情是这样地。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可不愿被张横抢了先,生怕张横说话会让欧阳和闲云子两人先入为主。所以,他立刻抢着说道。当下,他也不迟疑,把昨天发生在珍佛斋的事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达摩舍利为珍佛斋高峰高施主之物。当时,由我们品鉴为真正的佛家至宝。所以,老衲这才不惜一切,拍得了此圣物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请回寺中,却发现佛家圣物已被人调了包。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的语气变得愤然无比,手指也陡地指向了张横:“回想当时情形,只有张施主经手之时,出现了异常。这也就是说,我佛家至宝之所以出了问题,必是张施主暗中做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玄机禅师神情一凛,高声道:“请欧阳老弟和闲云老弟,为老衲主持公道,我台岛玄学界,一气同枝,我佛家至宝岂能落在贼人之手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