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0章 搞了个大乌龙
    听到玄机禅师要让自己主持公道,欧阳横琴和闲云子两人,互望一眼,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两人今天一大早过来,自然是有事来寻找张横。而且,就是为了张横昨天交给他们的那块玉佩之事。那知,来的不巧,竟然遇到了玄机老和尚与张横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可是,问题在于,这事好象不怎么好解决。尤其是闹矛盾的双方,一个是台岛佛界领袖,另一方却是来自大陆,极有可能背后是古老的隐世家族。中间更是夹着韩岛唐手流这一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一方,都绝不是好吃的果子,一个处理不好,就会让台岛玄学界,陷入一场大风波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欧阳横琴和闲云子却是沉默了,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“欧阳前辈,闲云前辈。”

    还是张横开了口:“玄机禅师一口咬定是在下偷换了达摩舍利。但是,这只是他凭空猜测。在下以为,既然这达摩舍利乃是珍佛斋高峰老板出售之物。因此,他也是最有发言权之人,我们何不请他前来做个评定?”

    “嗯,张大师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欧阳和闲云子两人,眼眸不禁一亮。

    现在事情处于僵局中,确实是需要找一个突破口。既然有人可以做个评判,两人确实是巴不得以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两人目光望向了玄机禅师:“玄机兄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微一沉吟,颌首道:“既然张施主认为高施主可以评判此事,那就请高施主前来。”

    双方一至同意,李佳楠这边也不迟疑,立刻让高恩国亲自前往珍佛斋,把高峰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,达摩舍利竟然被人调了包?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高峰急冲冲地来到了浪漫之都,一进入门里,他就迫不急待地问道,满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,这枚达摩舍利,拍出了什么价格。五百枚地脉精晶,那是相当于五十亿美元的天价。现在竟然被人调了包,确实是件惊世骇俗的大案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微微合什,却也不再犹豫,手一翻,一个紫檀木盒就拿到了手心:“高施主,东西就在这里,请高施主为老衲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此刻,会客厅里,原本一众唐手流的弟子已散去,只剩下了张横和李佳楠以及高恩国三人。另外就是欧阳和闲云子以及玄机老禅师五人。所以,他也没什么顾忌,直接把达摩舍利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话间,玄机老和尚已是打开了木盒。

    立刻,盒里的东西呈现在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高峰神情剧变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:“这绝不是达摩舍利,它是假的!”

    望着紫檀木盒里的东西,高峰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木盒里虽然仍是锦缎铺底,上面放着那朵白玉莲花,莲花花心里,一根状如手指的物品安放其中。看起来似乎与昨天在珍佛斋看到的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高峰做为达摩舍利的前主人,却一眼就看出了这根指骨舍利的异样,他骇然地指着那根舍利道:“它蕴含的灵气几乎无法感应到,这绝对不可能是达摩舍利,只不过是一根雕得如同舍利一样的古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一边的李佳楠以及欧阳和闲云子三人,因为他们先前并没有见到过真正的达摩舍利,一时却是惊疑不定。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玄机老和尚和张横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低唱一声,神情凛然无比:“当日老衲请到达摩舍利之时,确实是亲自验证过。而且,那时候的达摩舍利,也确实如高施主所说的那样,充满了佛家法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就在昨天晚上,老衲准备供奉达摩舍利,让全寺僧人礼拜圣僧遗物。就在请出此物之时,就发现它原本充满佛法灵性的佛家圣物,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把如何断定此物被人调了包的理由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此物最后品鉴之人,就是张施主。而且,也是张施主品鉴之时,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异常。诸位,如果这事不是张施主所为,又会是谁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玄机老和尚眼眸陡然一凝,死死地瞪住了张横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场中刹那静寂一片,所有人的目光全聚集到了张横身上。由高峰认定,这枚达摩舍利是假货。而从玄机禅师所说的事情经过,似乎听来还真是张横嫌疑最大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大家心中都是惊疑不定,想看看张横又会如何回答?

    不过,张横此时却是紧皱眉头,象是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,大家心中的疑虑更甚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过了半晌,就在众人心中都有些耐不住气的时候,张横终于回过了神来,眼眸变得犀利无比:“老和尚,不是在下说你糊涂,调了包的那人,明明留下了证据,你却还硬赖在我身上。你说你是真糊涂呢还是假糊涂?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突然被张横指着鼻子骂他老糊涂,玄机禅师脸皮一阵抽搐,几欲爆走。幸好,他的修养功夫还算是到家,终究没有当场发作,目光却已变得凛冽无比:“张施主,请施主说得明白点,老衲怎么就老糊涂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旁边的欧阳和闲云子却是满头雾水,一时搞不清楚,张横看出了什么证据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张横大笑,手指一指达摩舍利:“如果你不信,可以亲自再鉴定一下,到时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解释,耸耸肩道,满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这回是真的愤怒了,连佛号都忘了再宣一声,冷哼着,就伸手拿起了达摩舍利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缕真元渡入其中,原本黯淡的达摩舍利,立刻闪起了一层淡淡的光氲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一幕奇异的情形从达摩舍利中散发了出来。只见,无数的僧人,在一片奇异的空间里,或聚会做法,或下棋作画,也有饮酒畅谈的,好一片逍遥自在的场面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画面无比的朦胧,一闪就逝。并且,影像也仅仅持续了不到十数秒,就如同是放映机的电池突然耗尽,渐渐的就变得黯淡下来,最后光氲熄灭,空中又恢复了先前的空明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是传说中西方极乐世界的影像吗?”

    欧阳以及闲云子和李佳楠等人,身形一震,被眼前这奇异的情形给震动了。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影像,确实是有些震憾人心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!”

    然而,一边的高峰却是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难以莫名:“是钱采莲,是她调了包。”

    “呃,钱彩莲?”

    这回,李佳楠以及欧阳和闲云子等人,却是更加的惊疑不定了。他们并不知道当时在场的人是哪些,因此,对于高峰的话,说的是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也是浑身剧震,一张老脸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高峰的话,猛地让他想到了当日之事。眼前这枚达摩舍利呈现出来的影像,不是那天钱彩莲品鉴时,出现的情形又是什么?

    只是,这次出现的这幕影像,时间实在是太短,如同是白马过隙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的时候,他在感觉到达摩舍利是假货时,也曾再次品鉴过。只是,那时呈现的这些影像,所持续的时间还要更长些。

    经过了短短的一夜,现在呈现的影像时间更短。这只能说明一点,这枚假的达摩舍利,是被人做了手脚,它之所以能呈现异相,完全是有人在它上面布置了一个奇异的幻像阵势。

    因此,它会随着时间的变化,持续的时间越来越短。这也正是它被判定为是假舍利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因为发现达摩舍利被人调了包,当时的玄机禅师大惊之下,已是怒火中烧。立刻想到在珍佛斋最后品鉴的人是张横,再加上张横品鉴时,曾出现过异常。所以,他一下子就认定了张横就是那个调包之人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经高峰提醒,玄机禅师猛然醒悟,这枚假舍利,调包之人,极有可能是高峰所猜测的钱彩莲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时众人就都怀疑过,钱彩莲品鉴达摩舍利时,呈现的异相与所有人都不同。只不过,当时大家对达摩舍利都并不怎么了解,所以也不敢随便置疑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老和尚又羞又恼又是有些怒火中烧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兴师动众而来问罪,到最后却是搞了个乌龙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玄机禅师老脸一阵青一阵白,也不知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玄机禅师猛地醒悟了过来,目光陡然转向了高峰,神情凛冽无比:“阿弥佗佛,高施主,昨天来参加聚会的那个钱彩莲钱施主,是何来历?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立刻意识到了关键。既然达摩舍利有可能是那个女子调的包。那么,现在要追回舍利,就必须找到钱彩莲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他并不知道钱彩莲的来历,因此,必须从高峰这里得到确切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张横也陡地眼眸一凝,目光灼灼地望向了高峰。

    对于神秘女子钱彩莲,张横心中也充满了好奇。现在,自己已洗脱了嫌疑,张横是更有兴趣知道钱彩莲的来历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其实也充满了疑惑。钱彩莲设计调包达摩舍利,她的目的何在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自己与她当时是第一次相遇,她怎么就设计把自己也给圈了进去,她这样做,是故意而为,还是临时起意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