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1章 当场逐客
    终于从假的达摩舍利中,寻找到了证据。玄机禅师心中大怒,立刻向高峰责问起了钱彩莲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高峰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,脸色更是一片苦涩:“玄机禅师,张少,其实在下也并不知道钱彩莲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当日说与张横听的那些话再次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当时,我所发的请贴,乃是给一位曾经家祖的老友,他就是天一野叟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是天一野叟他老人家?”

    这回,场中所有人,除张横之外,尽皆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天一野叟在台岛玄学界,那是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。据说,他的修为,已达到了四品,如同是神仙一般的存在。在他当年成名之时,在场的人,包括玄机禅师在内,还都是刚出道的小人物。

    在整个台岛玄学界,提起天一野叟,可以说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更是对他敬仰无比。天一野叟曾经做出过无数惊天动地之事,在如今的台岛玄学界,早已成为了传奇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还真没想到,高峰所邀请之人,会是他老人家。

    “只是,我当时也是数十年没见到他老人家,因此并不知道他如今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高峰继续道:“所以,这次向他发出邀请,也并不抱什么希望,只是怀着一份敬幕之心,不想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“那知,后来应邀之人,并不是他老人家,而是那个钱彩莲。”

    高峰满脸的苦笑:“据钱小姐说,他是天一野叟的关门弟子,这次是师成出道……所以,就代她师父天一野叟前来应邀,也算是一次历练。至于她说的是真是假,我也不敢多问,因此,对于她真实的身份,也仅仅知道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欧阳和闲云子互望一眼,脸现嘘嘘。玄机禅师却是神情怪异,似是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想不到,钱彩莲的背景如此牛皮,如果她真的是天一野叟的传人。那么,仅从辈份上来讲,她还在他玄机老和尚之上。

    就算退一万步,钱彩莲说的是假话,并不是真正的天一野叟的传人。但是,凭她能拿到高峰发给天一野叟的请贴,她与天一野叟的关系,就是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是那个调包之人,这事确实是有些麻烦了。貌似就算是他玄机禅师,也不敢向天一野叟去讨要那枚达摩舍利。

    “玄机禅师!”

    高峰的目光转向了老和尚,神情一肃:“这件事既然与钱小姐有关。而钱小姐是我邀请而来,此事我必不会袖手旁观,一定会给禅师您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高峰终于做出了表态。他可还是要在台岛的玄学界混,更是要把珍佛斋开下去。所以,发生了这样的事,他也必须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,以维护他那家珍佛斋的声誉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那就多谢高施主了。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微一沉吟,却也只能无奈地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一地步,再要追纠谁的责任,已是没什么意义。此事关系到台岛玄学界的泰斗天一野叟,一切也只能看机缘了。纵然以玄机禅师的强硬,也不敢随便去招惹这位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高峰满脸的愧疚,向玄机禅师施了一礼:“希望尽快会有一个答复,到时也好给禅师您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众人也都明白了这事的来笼去脉,一时间场中众人个个脸现感慨。谁也没有想到,事情最终的结局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,那老衲就静候佳音了。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微一合什,朝众人道:“欧阳老弟,闲云老弟,既然你们与李宫主还有事,老衲就不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准备带四大金刚离开。

    “禅师,难道你就这样走吗?”

    那知,李佳楠俏脸一凛,却挡住了他的去路:“难道禅师闯我浪漫之都,逼迫我唐手流交人,就可以这样大摇大摆地自由来去?”

    李佳楠语气陡然变得凌厉起来:“本宫倒是想问禅师,你把我们唐手流当成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心头一震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:“李宫主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四大金刚,也是高宣佛号,眼眸中已暴射出了愤怒的光芒。

    李佳楠竟然阻拦,这无疑就是不给玄机禅师面子。

    “咯咯,本宫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李佳楠冷笑:“本宫没什么其他要求,只有一个,那就是禅师要走出此地,必须对今天所作所为,向我们唐手流的贵客张横张少赔礼道歉,向我们唐手流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的脸色骤然而变,他怎么也没想到,李佳楠竟然会提出让他道歉的要求。

    他玄机是什么人,如今台岛玄学界三大巨头之一。谁人见了,无不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的李佳楠,竟然丝毫不给他面子,要他当面道歉。更何况,眼前还有欧阳横琴和闲云子在场。这岂不是要狠狠地打他玄机禅师的脸吗?

    “李宫主,你这要求,是否太过份了?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厉声道:“虽然老衲今天有些鲁莽。但是,老衲来此,也并不是没有理由,在真正调包之人没有找到之前,张横张施主,其实也是仍脱不了干系,至少,那枚舍利最后品鉴之人是他,当时出现异相也是事实。就算他不是调包之人,也摆脱不了与钱小姐联手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玄机老和尚可不是只会吃素,反击的言语之犀利,却也是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李佳楠怒极反笑,她这回是真的生气了。老和尚直到此时,仍是一口咬定张横的嫌疑,这完全就是撒赖:“禅师你既然这么说,我们就手下见真章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浑身厉气暴涨,一直忍耐到如今,她已是不惜与老和尚开战,也要维护张横的面子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是换了派中的其他人,受玄机禅师之辱,李佳楠也许会忍一口气就算了。

    但是,此事既然关系到张横,李佳楠却是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就算是与台岛佛学界开战,她也是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,刹那再次变得凝重无比,欧阳以及闲云子和高峰等人,面面相觑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却也不能眼看着双方就这么一言不和,打斗起来,这样的后果,可不是谁能承受。所以,三人互望一眼,连忙上前做起了和事佬。

    “李宫主,有事好好商量,既然达摩舍利之事,已由高老弟出手。那么,大家就各退一步。”

    欧阳横琴向李佳楠拱手道:“不知李宫主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”

    闲云子也上前拦住了玄机禅师:“玄机兄,如今我们台岛玄学界,正处于多事之秋。昨天晚上,贫道就与欧阳兄一起,与乙贺流的江畔篱红大战了一场,乙贺流的那些家伙,已是蠢蠢欲动,想要再次在我们台岛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高峰苦笑:“张少,我知道您大人大量,这次事情,归根到底,也是在下之过。如果当时没有邀请钱小姐前来,那里会发生这样的不快。”

    三人苦苦地解劝起了两方的人,神情殷切之极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是不想看到,在现在的情况下,玄机禅师与唐手流发生冲突,从而打破好不容易维持的微妙局面,缯加唐手流这样的强敌。

    “李宫主,算了吧!”

    最终还是张横开了口:“此事就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很感激李佳楠的维护。不过,他却也不想因为自己,让李佳楠与台岛的佛学界翻脸。毕竟,李佳楠现在的处境也是不好过,若是因为这事,与台岛玄学界闹僵,对她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“既然张少如此说,本宫就不再追纠了。”

    有张横出面,李佳楠自然不会反对,答应一声,转向了玄机老和尚:“禅师,那就请吧,恕本宫不送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佗佛!”

    玄机禅师低宣一声,老脸冰寒,一甩大袖,带着四个大和尚,气冲冲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,李佳楠并没有坚持要他道歉之事。但是,最后的那翻话,无疑就是当场逐客,可以说,完全不给他丝毫面子。玄机禅师气得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但事情好不容易平息下来,他却也不愿再多事。所以,纵然心中无比的憋屈,无比的窝火,却也只能把这口恶气,憋到屁股后面的洞眼出。

    望望愤然离去的玄机禅师,欧阳和闲云子两人,总算暗暗松了口气。事情能这样和平解决,虽然两家的怨隙是结下了,但无论如何,总比当场翻脸,成为敌对势力要好上千百倍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两人互望了一眼,目光转向了张横。欧阳横琴拱了拱手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张大师,这次老朽与闲云道长连袂而来,是有要事与张大师商量。”

    说着,欧阳横琴也不犹豫,手一翻,手中已多了一块玉佩:“此物乃张大师昨天交于我们之物,我回去后,也仔细地察看了其中的内容。只是,想问张大师,这玉佩中所记载之事,果有其事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欧阳横琴的目光变得无比的炽烈。张横所给的这块玉佩中,所记载的内容,实在是惊世骇俗。如果一切都是真的,那么,即将在台岛引起一场轩然大波。所以,他和闲云子才会如此的慎重其事,一大早前来张横这里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