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3章 自作孽
    现在的凌云天,确实是对张横恨之入骨。因为张横,他们凌霄宝殿的镇店之宝,竟然成了假货。

    这不但让凌霄的百年声誉一下子被砸了个粉碎,在众多玩家以及同行面前,面子扫地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因为张横所说的那一句内鬼,却是把他凌云天架到了火上炙烤。

    自从事情发生后,凌家就在暗中对他凌云天进行了严密的调查,甚至把凌云天这些年来,鸡角噶喇里的事儿,都给翻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这让凌云天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,已是惊魂失措,感觉自己的地位要不保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张横而引起,凌云天是恨得咬碎牙齿。

    所以,他那里还会犹豫,这才暗中买通了单帅,要好好整整张横,给张横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凌云天的手指陡地指住了张横,咬牙切齿地道:“单哥,本少也没什么要求,今天就好好秤秤这小子的骨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凌少,您放心,今天这小子既然落在我们手上了,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要他一条腿,我们绝不会只要他一双手。”

    单帅大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!是啊!”

    四周一众小混混也哄笑起来,一个个手中的钢管和刀具指着张横,人人兴奋之极:“小子,还不快向凌少跪地求饶,说不定凌少还会看在你认罪的态度上,给你意思意思就行了,哈哈哈,快,跪地求饶啊!”

    一众小混混叫嚣,嚣张之极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冷了下来:“那就让本少看看,你们是不是有这样的本领?”

    “哟,小子,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,看来,你是真的不到黄河不死心,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

    见到张横在这个时候,竟然还不肯服软,单帅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:“兄弟们,那就给这小子松松骨头,看他到底是嘴硬还是骨头硬?”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立刻,有人怪叫,已是举着钢管和刀具,向张横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看来是真的不知死字怎么写,好好好,那今天本少也不为难你,就要你一条胳膊,一只大腿。”

    凌云天满脸的怨毒,恶狠狠地道:“这算是本少给你留点记号,也好让你明白,什么人是得罪不起地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凌云天终于发下话来,要张横一只胳膊一条腿。他这是想让张横后半生在轮椅上渡过。

    “杀,砍了这小子的一条腿和一只手!”

    单帅眼眸中凶光暴逸,陡地大喝:“兄弟们,上!”

    “杀,要了这小子的一条腿和一只胳膊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小混混,顿时如同是打了鸡血一样,变得无比的亢奋,怪叫着,嘶吼着,一下子涌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这次凌云天出的代价可不小,见血越多,报酬会越大。所以,现在的小混混已是人人兴奋,个个喜悦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一幕让所有人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号骤然响起,冲在最前面的那几名小混混,陡然如同是烂木桩一样,突然飞了起来,翻滚着被抛到了圈外。

    还没等其他小混混回过神,大家只觉眼前一阵旋风刮过,许多小混混已象是稻草人一样,滩软在了地上。一时间,惨号迭起,怪叫连天,场中刹那混乱一片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,你,你!”

    单帅浑身剧震,刚想踏步上前的动作,猛然象是被人点了定身法一样,僵在了当场,脸上更是露出了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场中的情形确实是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只见,刚围上去的二十多名小混混,冲在最前面的五六人,已倒在了血泊中。每个摔倒在地的人,不是胳膊折了,就是大腿弯成了一个恐怖的角度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名小混混,肩头上插了一根钢管,汩汩的鲜血狂喷怒溅,整个人早已被染成了血人,瘫软在地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仅是这放个屁的功夫,对面的年青人,竟然已撩倒了四分之一的手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单帅惊骇?

    再看张横,他象是个没事人一样,仍站在原地。如果不是手中突然多了两根钢管,还会以为他,根本没有移动过脚步。

    至于张横的身上,一尘不染,别说是血迹,就算是衣服的皱折都没一个。仿佛刚才的一切,并不是他所为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单帅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,他一直密切地观注着场上的一举一动。可是,他先前根本连对方是如何出手的都没看到,自己的手下已是被撩倒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呃,我的妈!”

    四周的小混混们,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了,望望一脸凛然的张横,再看看躺倒一地唱杀猪调的同伴,人人骇然,个个惊魂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是傻瓜,此刻也看出来了,眼前的年青人,绝对的恐怖。一时间,小混混们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,望向张横的眼神,就象是在看一头来自洪荒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凌云天也被吓坏了,一张脸刹那涨成了猪肝色,指着张横,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了。

    “凌大少,本少也不想难为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冷的目光望向了凌云天:“你想让本少少胳膊断腿,那么,本少也不为难你。你就留下一条胳膊,一条腿吧!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们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凛:“做为帮凶,本少就要你们一条胳膊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凌云天和单帅等人大惊,不禁都缩了缩脖子,脚步更是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?难道还要本少亲自来动手吗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目光望向了躺在地上惨号的那几个人,神情更见凛冽。

    说话声中,张横手一合,两根钢管被他并在了一起。然后,他似乎是漫不经心地扭转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啊!”

    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人人骇然。

    不错,张横所表现出来的强大,确实是把所有人给震憾了。因为,在他那漫不经心的扭转下,两根钢管,竟然转眼间就被扭成了麻花状,就这么纠缠在一起,扭曲得不成样子了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开玩笑,更不是变魔术。这两根钢管,是张横刚才随手从小混混手中夺过来的,是货真价实的自来水管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做为小混混武器的钢管,在人家手中,就跟面条一样,可以任意扭捏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看到的人,心中惊骇之极?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被震摄的刹那,突然一声枪声响起,却是凌云天身边的那名大汉,趁着这个时机,陡地从腰间拔出了手枪,向张横发出了攻击。

    这名大汉正是凌云天的保镖,出身台岛的特种部队,身手确实是不错。

    他本也是被张横的恐怖实力所震动。不过,特种部队的经历,让他还是立刻反应了过来,并抓住了这一时机,开枪偷袭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对方就算实力变态,但区区肉身,估计也是绝不可能挡子弹。

    然而,他嘴角那抹阴冷的笑意还没荡漾开来,他的神情却是骤然剧变,嘴里也发出了一声惨号。

    “卟滋!”

    厉啸乍起,惨号震天,张横手中那根扭成麻花状的钢管,猛地化为了一道流光,直射而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大汉反应过来,钢管已狠狠地洞穿他的大腿,把他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大汉怪叫,卟通一声摔倒在地,那里还站得起来。

    “跟本少玩花样,这就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张横根本连眼角都没兴趣瞄那人一眼,目光变得更加的冰冷。

    那人自以为趁张横不留意,暗中开枪偷袭。但是,在张横思感笼罩下,他的所有举动,完全映入张横的意识里,那根本就是在老虎头上拔毛。

    “嗯,本少给你们一个机会!”

    目光冷冷地扫过全场,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玩味的冷笑:“你们谁替本少,把姓凌的家伙,那条胳膊和腿给废了。那么,本少今天就饶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一众小混混尽皆一震,不禁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你,你,你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凌云天此刻已是浑身颤抖。他倚为倚仗的单帅等人,已完全被震摄。而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,那个贴身保护的保镖,现在更是成了被钉在地上的血人。此时此刻的凌云天,确实已被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然而,他做梦都没想到,张横竟然要让他请来的混混来伤害他。这让凌云天又气又急又是惊恐之极。一时间,几乎就要瘫软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根本不理会他,早把凌云天当成了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不是吗?凌云天既然敢做初一,张横那里会不敢做十五。现在,是惩罚这家伙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果然,刹那的愣怔,小混混的人群中,陡地有人壮着胆子道:“我来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见张横点头,那小混混顿时胆气大壮,捡起身边的一根钢管,就气势汹汹地向凌云天逼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凌云天惊恐到了极点,一步步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陡地,他的裤档里猛然腾起了一团热气,裤档部位,也有一大片水渍,迅速地渗透开来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所有的小混混脸色刹那变得无比的古怪。谁都看出来了,刚才还神气活现的凌大少,竟然被吓得失禁了。

    “凌大少,您可不能怪我,反正您总是要缺胳膊少腿的,谁来做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名小混混已满脸狰狞地逼到了凌云天面前,嘴里却还喋喋地解释道:“那凌大少你就便宜小子一下,让小子能保全这条胳膊,小子上有老,下有小,可全得靠这条胳膊吃饭。”

    小混混说着,已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钢管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