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4章 兄弟义气
    “不要,你……”

    凌云天惊骇之极,正想求饶。但是,一切都迟了,那名小混混眸中陡然凶光大作,手中的钢管已狠狠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号,夹杂着刺耳的咔嚓声,凌云天的一条胳膊,已被砸断,白森森的骨头碴子,刹那刺穿了手臂上的皮肤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小混混已是发了狠,那里会留情,又是一钢管砸在了他的大腿上。顿时,刚昏死过去的凌云天,再次被刺痛惊醒。可怜的凌大少,他的一条腿也变成了恐怖的扭曲状,一声撕心裂肺的凄呼,一下子又昏死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小混混也不客气,对着躺在地上,被钢管钉在那里的那名大汉,劈头盖脸也添了一棒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竭力想在张横面前表现,所以,把刚才向张横开枪的那名保镖,也直接给砸昏了。

    “嗯,你干得不错!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挥了挥手:“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张少,多谢张少!”

    小混混如逢大赦,连连向张横点头哈腰。说着,猛地丢下了钢管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开玩笑,得到了这煞星的赦免,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

    “哼,你们还不动手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陡然望向了全场,脸色刹那凛然一片:“难道还要本少亲自来吗?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场中所有小混混,被张横这一喝,顿时个个身形颤抖。现在,许多人都在后悔了,刚才没有抢先接那个惩罚凌云天的任务。看那个被赦免了断臂惩罚的同伴,大家如今都后悔得要吐血。

    但是,要让他们自断一臂,这些人还真下不了这个决心。一时间,场中一众小混混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最后把目光都望向了单帅,想看看老大是怎么个意思。

    单帅的脸急剧地变化起来,脸皮一阵阵地抽搐。

    张横所表现出来的实力,已完全震摄了他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一个能把钢管当麻花拧的主,岂是他单帅可以匹及?更何况,张横是连子弹都能躲避,他单帅那里还有什么胆气?

    望望一个个惊恐莫名的手下,再看看神情冰冷的张横,目光最后落在了最初被打断了腿和胳膊的几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张少,在下认栽了!”

    单帅陡地咬了咬牙:“不过,我这些兄弟,都是跟着我混口饭吃的,他们也都是些苦哈哈出身。这次是我单帅瞎了眼,冲撞了张少。但是,我的这些兄弟,却都是被我所连累。所以,张少要惩罚,我单帅一人担了,还请张少放过他们。要杀要剐,就我一人承担。”

    单帅也算是够义气,一人承担了这次责任。说话间,他也不犹豫,猛地举起了手中的钢管,朝着自己的左臂陡然挥去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骨折声响起,单帅的左臂刹那扭曲成了一个怪异的角度,他已一棒把自己的胳膊给废了。

    顿时,单帅汗如雨下,整张脸也痛得扭曲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算是个硬汉子,强忍着没有哼出一声,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:“张少,如果这还不够,那我单帅就再赔上一条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猛地举起了钢管,就要朝自己的大腿砸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的小混混们,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,不禁全场震动,许多人不顾一切地向单帅冲来:“不要,老大,不要,单哥!”

    这些小混混确实是被单帅的举动给震动了,他们还真没想到,自己的老大,竟然有如此的义气和血性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正是时,突然一阵金属撞击声响起。紧接着,单帅手中的钢管,已是嗖地一下,飞上了天去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您?”

    单帅浑身剧震,不由愕然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好了,看在你还是个讲义气的人份上,这次就饶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横摆了摆手,脸上的神情也有些震动。

    单帅的举动,确实是触动了张横,让他想起了为自己挡枪的杨胜利。

    虽然单帅是个黑社会老大,但是,他对他的这些手下,还是能有一份兄弟情义。这样有血性,讲义气的人,在如今这个一切向钱看的浮燥社会里,其实已是难能可贵。这让张横对单帅也不禁暗暗生了好感之心。

    所以,在刚才单帅要自罚,再断一条腿的时候,张横踢飞了一根钢管,把他砸落的钢管给撞飞了,也算是饶过了他。

    “多谢张少,今后如果有用得着我单帅的地方,只要张少一句话,我单帅和兄弟们,过火山,下油锅,绝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单帅猛地醒悟了过来,朝着张横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答理单帅的话,再次摆了摆手:“不过,劝告你一句,这天下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招惹地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一甩手,已踏步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,单帅和一众小混混一时愕然当场。好半天,所有小混混都长长地舒了口气,大家更是立刻向单帅跑了过来:“老大,您没事吧?兄弟们,快送单哥上医院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,大家这才猛然醒悟过来,他们的老大替他们担了惩罚,此刻还断着一条胳膊。

    小小地惩罚了凌云天和一众小混混,张横的心情也因为这一通发泄,有所舒展开来,他也没有了要闲逛的心思,便信步向杨文竹的别墅而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似乎变得特别的平静,所有的事情,都进入了正常的轨道。

    金泰凤瓴山疫情解除,金泰的股票又回复到了先前的声誉,再次成为了强势反弹股。金泰的危机已解。

    大型体育馆的工地,也因为张横化解了那里的艳煞,经评估后,现在也已恢复了开工,整个工程处于热火朝天的忙碌中,完全恢复了生机。

    至于乙贺流的倭人,似乎也突然销声匿迹了,再没有传出与它们有关的事来。

    倒是凌霄国际,这段时间处于了风口浪尖。那天凌霄宝殿镇店之宝神之赐福,当场被鉴定为假货的事,现在开始逐渐发酵,成为了社会民众以及各大媒体的热议话题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这一事件,凌霄百年老字号的金字招牌,也遭到了无数人的置疑,不仅在古玩界引起了轩然大波,在整个珠宝界,也象是发生了一次大地震。

    凌霄的声誉一落千丈,原本占据行业大半份额的凌霄珠宝,业绩直线下滑,已被其他珠宝业分去了大量的份额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凌霄珠宝是凌霄的基础产业,相当于是金泰的凤瓴山基地。这一事件,顿时引起了连索反应,让整个凌霄处于了风雨飘摇中,甚至出现了当日金泰的状况,股票在短短的时间里,出现了大跳水。

    屋漏偏逢天下雨,在凌霄处于如此不利的情况下,又传出了凌家的少东家,凌云天与黑社会有瓜葛,在一次黑社会火拼中被人打断了胳膊和一条腿。

    顿时,这些不利的消息,让整个凌霄国际雪上加霜,台岛几大经济巨头之一的凌霄国际,已处于了大厦将倾的危机中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似乎都与张横没什么关系,就在那天他从公园回到杨文竹的别墅后,他就与杨文竹和小青告了个罪,说是要闭关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别墅的客房里,整整五天,就没有出来过,对外界的一切,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这让杨文竹和小青非常担心。不过,有先前张横的交待,两女却也不敢打扰他。纵然是心中为他担忧,也只能焦急地等待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,离一月一日金泰六十年周庆已只有两周的时间了,整个金泰国际,也开始为这次重大的庆典而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,在举行庆典前,集团内部,还要进行一次董事会议,对金泰的以往做一翻总结,以及对金泰的今后,更是要进行一次全新的展望和规划。

    按照以往的经验,往往在这样的时期,会有一次人员大调动。所以,整个金泰在准备喜庆的同时,下面也是人人紧张,期盼着这次董事会议后,整个金泰会有什么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小青姑娘,张少出来了!”

    第六天的凌晨,新任的管家急冲冲地来到了小青的房外,敲门告诉了小青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哦!张横他出来了!”

    小青刚刚睡醒,还在梳妆,听到管家的话,那里还顾得上什么,披头散发地就从房里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不迟疑,连忙敲响了旁边杨文竹的卧室门:“文姐,张横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张横他出来了!”

    房里传出了杨文竹惊喜的声音。紧接着,还有些睡眼朦胧,只穿了睡衣的杨文竹,也打开了房门,急冲冲地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一个人关在房里已整整五天了,确实是把两女急得不行。所以,听到张横出来了,两女已是有些迫不急待。要看看张横这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两女也不犹豫,立刻向着张横所住的房间赶去。

    然而,当两女赶到那里,打开房门,看到里面的张横时,两女不禁惊呼一声,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再次看到张横,看到他此时的情形,确实是把两女给吓坏了。这还是她们所熟悉的那个张横吗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