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5章 丑闻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正在房间里端着一只大海碗的面条,在西里哗啦地大吃海吃。

    他刚才出来,就是找人烧面条吃,这才让得到吩咐的管家,知道他出来了,连忙报告给了小青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的张横,一脸的消瘦,比六天前整整瘦了好大的一圈,眼眶都深深地陷了进去,头发乱糟糟的,两腮也长满了胡碴,就象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一样,样子实在是太狼狈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再看他那个吃相,就仿佛是饿了半个月的饿死鬼,一大盆面条,被他狂吞虎咽,就这么西里哗啦地往喉咙底里倒。

    这那里是吃,完全就是在灌啊!

    一看到这样的情形,小青和杨文竹两女,娇躯剧震,那里还顾得上什么,连忙冲入了房里:“张横,出了什么事?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?”

    两女又惊又疑又是疼惜,张横住在杨家,竟然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模样,他这不是虐待自己吗?

    可是,他这是为了什么,要这样虐待自己,难道,他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?

    “文姐,青姐!”

    张横抬起头来,看到两女这副焦急的样子,不禁一愕:“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?”

    杨文竹和小青眼眶里泪水都在打转了,不禁指着张横,又气又急地道:“你看,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?就算你对我们有意见,也不用这样作贱自己,你有什么想法,可以当面对我们说啊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文竹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,满腹的委屈。

    张横竟然把自己一个人关起来,出来时已是这副象流浪汉的模样,这是在自己虐待自己。看到他的这副样子,杨文竹和小青心里实在是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文姐,青姐!”

    望望两女悲切的颜容,再看看两人哀怨的神色,张横满脸的苦笑,他知道她们这是误会了。但是,他现在也不知该如何解释,只好站起身来,一把拉住了两女,满脸诚恳地道:“我真的不是虐待自己,我这几天闭关,是有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会弄成这副样子,是因为有些透支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灼灼地凝望着两女,继续解释道:“只要稍微调养一下,就可以恢复过来。文姐,青姐,你们放心,你们对我这样好,我都记在心上,那里会舍得虐待自己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杨文竹和小青的神情一凝,美眸炽烈地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!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管家又急冲冲地跑了进来,跑到门口,看到屋里三人那副怪异的样子,他却是愕然地站在那儿,原本想说的话也一下子全部咽回了肚里喂蛔虫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正一手拉着一人,从管家的角度看来,就象是张横和两女偎依在一起,这个情形确实是有些暧昧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杨文竹和小青神情悲切,看起来更象是受了很大的委屈。这更是一下子把管家给震呆了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一向在人前表现得无比强势,在家中也只给人一种优雅高贵的杨文竹,竟然会显出如此小女儿的资态。

    管家毕竟还是新来没多少天,虽然本身也是杨家的远房亲戚,但对杨文竹确实是并不怎么了解。眼前看到的情形,确实是把他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“杨叔,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杨文竹这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连忙挣开了张横的手,恢复了先前的高贵。

    “呃,小姐,下面来了不少人,都是集团中建筑公司的,他们有事要求见您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杨文竹秀眉一蹙,心中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一大早建筑公司的人来找自己,那必然是出了什么重要的事。只是,自己却连一点风声也没得到。那么,昨天晚上,或是今天一大早,建筑公司那边又发生了什么变故吗?

    对于建筑公司,杨文竹心里还真有些不踏实。虽然那天张横回来后,说是已把工地上的冲煞给解决。之后,工程也确实是顺利开工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突然建筑公司的人又跑来找自己,这让杨文竹的心顿时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建筑公司的人吗?”

    一边的张横眼眸陡地亮了起来,神情中也现出了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“张横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文竹更加诧异了。她感觉张横似乎对此事特别的感兴趣。难道他知道那些人过来的原因?

    “文姐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横已站了起来,连剩下的半碗面条也顾不上吃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杨文竹和小青互望一眼,心中更加的狐疑。

    张横竟然对此事如此的热心,完全不象他的为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横一向是很少关心金泰国际本身的运行,他在集团中,也担任的是一个虚职,并不参与实际的管理。

    那么,今天他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客厅里,此时此刻,气氛有些凝重,孙永生,费雪勇以及另外几名建筑公司的高管,人人神情肃然,不时地小声议论着。。

    “杨董来了!”

    孙永生猛地站了起来,他已看到了杨文竹正从楼梯上下来。

    立刻,客厅里的所有人,都如同是屁股上装了弹簧,一下子尽皆站得笔直,恭敬地迎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孙总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杨文竹和张横以及小青三人,连袂到场,杨文竹的目光扫过众人,也不拐弯抹角:“你一大早过来,是工地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吗?”

    “杨董,工地没出事。”

    孙永生连忙道:“但是,我们工地旁边却发生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已从皮包里拿出了一大叠报纸:“杨董,这是今天所有早报的头条新闻。我刚才收集了一下,凡是我们桃园有些影响力的报纸,都报导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电视网络等媒体,也正在热播中。”

    孙永生语气凝重地道,目光已是望向了客厅中的那台液晶电视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杨文竹仍是有些满头雾水,连忙接过了那厚厚的一叠报纸,匆匆地翻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的小青也不犹豫,连忙找到电视机的遥控器,打开了电视。

    “各位观众,我是桃园电视台的记者郭鑫,现在,我们正在现场为您报导。”

    电视中传出了一个男子满是兴奋的声音。屏幕亮起,客厅里众人,立刻看到了电视屏上出现的场景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青记者,手中握着话筒,正在做现场报导。在他的身后,是一片工地的背景,似乎有无数人正在忙碌着,四周还可以看到,一辆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,以及一大伙全副武装的警察,在不远处拉起了警戒线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我们桃园这边有人无意中发现了地下埋着的一些白骨。”

    叫郭鑫的记者,是桃园电视台时事新闻的专业评论员,虽然年纪轻轻,但在桃园电视台,已是很红的台柱,此刻,他满脸的兴奋,涛涛地向观众们介绍着事情的始末:“这把发现的人给吓坏了,连忙报了警。”

    “最初的时候,警方还以为这是一个刑事案件的埋尸场所。然而,当警员赶到,对四周进行探察的时候,这才发现,此处地下埋的不仅仅是一具两具尸骨,而是无数具。”

    郭鑫的声音陡地充满了悲愤之色:“这顿时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,当晚,警方就派出了大量人员,在四周拉起了警戒线,并连夜邀请有关方面的专家,对这里进行了挖掘。”

    “从现在挖掘的情况来看,此处的埋骨之地,极有可能是当年的一处千骨坑。因为,如今已挖掘的骨骸,数量已达数十具。而根据探查,埋骨的范围仅仅只是十分之一,在此地的骨骸,将随着发掘的范围扩大,会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郭鑫义愤填膺,神情变得激愤无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电视机的镜头也移向了挖掘现场。果然,在一片被帆布包围的圈子里,不时有一具具被包裹了白布的骨骸从里面抬出来,运送到了四周临时搭建起来的一个帐蓬里。

    所有在那里守卫的警察,以及挖掘的工人,神情愤然,气氛无比的压抑。

    “各位观众!”

    画面外传来了郭鑫的声音:“这次千骨坑的发掘,又一次用事实证明了当年占领者的残暴行为,这是铁一样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发现骨骸的地方,原本叫青花庄,是我们台岛曾经很有名的瓷窑烧制地。”

    郭鑫介绍起了具体的地点:“现在被规划成为了大刑体育馆,两年后,将在此举行国际性的一场体育大赛。骨骸发现的地方,离体育馆的建设场地,仅仅一公里左右,是古时青花庄瓷窑用来堆放废料,土碴以及破碎瓷器的废料场。因为年长日久,这里堆起了一座小山丘,被当地人称为废碴山。”

    “发现骨骸的地方,就在废碴山的山上。”

    郭鑫继续道:“因为前天晚上,这里下了一场大暴雨,这才让原本埋在地下的骨骸,被雨水冲涮,从而从山上掉了下来,最终被那对年青恋人发现。这也许是天意,是老天要昭示这里曾经被深埋的罪恶!”

    电视里的郭鑫还在涛涛不绝地报导着,屋里的所有人却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,甚至连杨文竹也已抬起了俏脸,目光愤然地望向了电视。

    不过,还站在楼梯口的张横,脸色却是变得无比的凝重,布满血丝的眼眸里,更是暴射出了炽烈的光芒:“终于开始了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