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6章 天地昭昭
    发现千骨坑的新闻,确实是震憾人心。不过,对于张横来说,这却是他一手操纵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天他交给欧阳横琴和闲云子的那块玉佩,里面记载的内容,就是这一处千骨坑。

    当时,欧阳和闲云子两人,之所以会在第二天一早,如此慎重其事地来到浪漫之都,亲自询问张横,要证实其中内容的真实性。就是因为,张横提供的线索,实在是太惊世骇俗。一旦要是把其中的消息公布于众,必然会引起整个台岛,乃至整个世界的震动。所以,两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必须当面向张横证实。

    在得到了张横亲口的承认,两人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,当夜就召集了台岛玄学界各方有份量的人物,商量此事。

    最终,经几天的商量,大家终于做出了决定,那就是把这一罪恶行径,向公众公布。

    台岛玄学界的各位大人物,自然在各个领域有着非同小可的地位,更是与台岛的高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在之后的几天里,大家动用各种关系,与台岛主政各方,进行了密切的接触,并取得了一至的意见。

    之所以昨天晚上,骨骸突然被发现,这自然是各方在协商后,做出的一至决定,并且导演了一出意外发现事件,从而引出千骨坑被发掘的重大消息。

    望着电视屏幕上展现的影像,听着那位叫郭鑫的记者充满愤怒的激昂解说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,心中喃喃地道:“曾经受屈辱的姐妹们,这是我对你们承诺实现的第一步。你们曾受过的屈辱,我会不惜一切,也要为你们昭雪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随着张横的默默念道,他胸口一阵火热,江山社稷图所化的那幅刺青,陡地传来了一种灼热的感觉。

    意念一探入里面,更是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见,烙印在山壁上的那百名美女图,竟然闪起了淡淡的血光,这些女子的影像,也象是突然活了过来,一个个目光灼热地望向了张横这边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感激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些宏愿咒力化为的女子,都已感应到了张横的意念。

    张横之所以能提供千骨坑的准确位置,就是因为得到了这些宏愿咒力。在其中,溶合了这些女子生前的某些记忆片段。

    当年的乙贺流,为了炼制百美图,残害了近万名普通女子和上百名玄界女修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人的尸骨,并不是被丢在炼心炉中直接烧毁,而是在遭受了人间酷刑,强行改变了她们的性情后,被抽离了神魂。

    而炼心炉炼的就是她们的神魂,至于尸骨,全部被抛到了废碴山上的一个深坑里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个深坑中,埋的不是千骨,而是真正的万骨坑。

    获得了那些女子的记忆,张横在龙窑地下层的时候,就已明白了这些。只是,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,张横也是费尽了心思。

    张横是来自大陆的外地佬,虽然因为与杨文竹的关系,背后也算是有金泰这样的超级集团做倚仗。

    然而,万骨坑的事影响实在是太大,而张横也不想杨文竹的金泰国际与此事牵涉太深,毕竟金泰国际只是一个商业集团,在其他方面,还是受着许多节制。

    因此,他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,那就是把这一消息透露给台岛的玄学界,让欧阳和闲云子这两位台岛玄界领袖来揭露此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以欧阳和闲云子两人的地位,在整个台岛玄学界,乃至政界和各个领域,都有着非常重大的影响。如果以两人的身份来揭露此事,比自己和金泰国际,那是要强上千倍百倍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电视台的报导,再看看杨文竹手中拿着的那叠厚厚的报纸,张横心中很是欣慰。看来,自己这一步棋是走对了,有了欧阳和玄云子的推波助澜,这件事的影响力,将会得到更大的扩展。

    “杨董,这事现在已造成了整个台岛甚至是整个世界的轰动。”

    见杨文竹终于抬头了,似乎是已匆匆地翻阅了那些报纸,孙永生连忙道:“本来,此事与我们金泰没什么关系。但是,挖掘骨骸的现场,离我们仅有一公里多。而且,仍是在我们这次规划的大刑体育场工地范围。所以,此事对我们建筑公司的影响不可避免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我这才急冲冲一大早赶来,向杨董请示,看接下来我们应该做出什么反应,以应对有可能出现的事态变化。”

    孙永生语气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金泰建筑公司,如今是多事之秋,刚经历了先前风水冲煞造成的人员伤亡事故。如今,这事刚刚平息,却出现了震动世界的千骨坑事件。

    孙永生心中实在是忐忑,生怕这事再次牵涉到工地,从而生出不可预料的事件来。

    “嗯!此事确实是要预先有个计划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紧紧地蹙起了眉头。她自然也意识到了事件的重大,尤其是涉及到了当年被侵占的那段敏感历史,这可绝不是小事,是真正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国际事件。

    “文姐,我有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杨文竹做出决定,这个时候,一边的张横突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张横,你有什么话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屋里所有人的目光,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张横身上,大家的心里都是非常的诧异,不知道张横怎么会在这样重大的事件上发表意见?

    “文姐,虽然我是大陆人,说起来只能算是个外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但是,我也是炎黄子孙,所以,此事我也是感觉到切骨之痛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杨文竹点头,眼眸现出了一抹炽烈。她就是喜欢张横这份充满血性的男子汉气魄。

    “既然事情出在我们工地附近,所以,这事也就与我们有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所以,我认为,我们应该争取主动,在发现千骨坑的地方,出资建立一个纪念馆,在那儿建造一块昭雪碑,为那些曾经遭受不公正待遇的受害者,昭雪申冤,也算是能警示后人,不忘那一段屈辱的历史。我想,这应该也是我们金泰做为企业的一种责任。”

    张横语气变得无比的凛然,这正是他要为那些受尽凌辱的女子,照雪沉冤所做的第二步。

    发掘千骨坑,把事件照示天下。然后立碑建馆,把当年那些家伙所犯下的罪恶,公布于世。一为昭雪,另一则更是警示后人。

    “立碑建馆?”

    杨文竹的秀眉陡地一挑,目光怪异地望向了张横,眼神中满是异样。

    她还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旁边的小青以及孙永生和费雪勇等人,也是个个脸现诧异,一时不明白张横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嗯,张横,你的建议我会考虑。”

    稍一迟疑,杨文竹点了点头:“我会在这次董事会上,提出这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事情重大,杨文竹也不敢独自擅断。毕竟,一旦金泰提议立碑建馆,先不说政府部门是否会同意,就以此提议,必将会让金泰再次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。所以,她不得不慎重决断。

    “好的,文姐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一凝,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立碑建馆,这是张横必须为那些受残害的女子做到的决定。为了能完成这个心愿,张横不仅会劝说杨文竹,他还会通过各种其他的途径,来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杨文竹已是做出了决定,要把这事拿到董事会讨论。因此,这事再说其他,也就没什么太大的意思了。一时间,客厅里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“唉,怪不得那片废碴山,这么多年来,村里的老人一直告戒,说是那是片不吉之地,千万不要上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没说话的费雪勇,看着新闻中的报导,不由发出了一阵感慨。

    “哦,费工请说说以前的情况吧!”

    张横立刻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废碴山确实是不吉之地,以前在村里,晚上经常有人会听到女子凄厉的哭声。而且,就算是大白天上去,也会感觉阴森森的,让人毛骨悚然。”

    费雪勇满脸的异样:“甚至是猫狗等动物,也不敢靠近那儿,只要接近百米的范围,任是最凶猛的狗,也会伏在地上呜呜地悲呜不以。所以,那里确实是一片禁地,我们村里人很少有人敢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心中却是恍然。显然,上万名被残害之人,被抛尸于此,那处地方如果不成凶地,那才叫见鬼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管家又走了进来:“小姐,青云寺的闲云子道长和欧阳横琴大师,说有事要求见张横张少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杨文竹一怔,俏脸上顿时露出了狐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青云子和欧阳横琴,杨文竹自然知道,而且还是如雷贯耳。这可是台岛两位很有名的人物,以她杨文竹的身份,平时要想见他们一面,也是不怎么容易。

    只是,杨文竹还真没想到,这两位竟然今天连袂前来,而且还是来寻找张横的,这确实是让她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杨大叔,请您带我去迎接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横却已是脸现喜色:“我正好有事要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已跨步走向了门口。欧阳和闲云子的到来,确实是让张横很兴奋,因为,他这几天来闭关,甚至最后弄成象个流浪汉一样,完全就是与千骨坑发现之事有关。现在,欧阳和闲云子到来,他正好把一件无比重要的物件,交给两人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