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7章 潜龙在渊
    “欧阳前辈,闲云前辈!”

    来到门口,果然见到欧阳横琴和闲云子正站在那儿。张横连忙抱拳拱手:“两位前辈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嗯,张大师,我们又来打扰您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和闲云子连忙还礼,丝毫不敢托大。

    说着,两人的目光望向了身后跟来的杨文竹和小青,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大半年前,杨文竹受祖坟冲煞,身患怪疾,曾经也向欧阳和闲云子以及玄机禅师,这三位台岛玄学界的大佬求援过。

    只可惜,当时的三人,因为知道杨家与曾家关系密切,却都不愿插手,以免让曾相产生不快。所以,他们那时候全部借故推脱了。以至于杨文竹不得不远赴大陆,另求高明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杨文竹,欧阳和闲云子确实是感觉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幸好,杨文竹并没有怪罪的意思,至少表面上仍是保持了尊敬,朝两人微微一笑:“两位大师连袂而来,今日蔽处是蓬荜生辉,请两位大师进内。”

    有杨文竹的热情邀请,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起来,几人一起向别墅内走去。

    杨文竹和小青很识趣,把两人迎入客厅,便告了个罪自行离开,只剩下了张横一人,陪同欧阳和闲云子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望望张横一脸憔悴,如同是流浪汉的消瘦模样,欧阳和闲云子互望一眼,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狐疑。

    以张横如今的修为,能让他在短短的几天内,消瘦成这副样子,他这几天内所消耗的精力,两人自然能想象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还真想不出来,什么样的事,能让眼前的年青人,耗费如此的心力?

    “欧阳前辈,闲云前辈,两位来得正好,在下正有一件事想拜托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横并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微微一笑,手一翻,掌心中再次多出了一块玉佩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这是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欧阳和闲云子两人更加的疑惑了。

    上回张横所给的玉佩,让他们找到了千骨坑。那么,现在他拿出的这块玉佩,里面又会记载什么?

    满怀的狐疑,两人却也不犹豫,从张横手中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两人却也没有客套,当着张横的面,思感一探,已察看起了玉佩内记载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淡淡的光氤闪起,玉佩里的信息,顿时如同是潮水一样,涌入了两人的意识。渐渐的,欧阳和闲云子的脸色,急剧地变化起来,神情也刹那露出了震憾之色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这,这是真的?”

    好半晌,欧阳和闲云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张横的脸上,神情迫切之极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两位前辈,这是在下化了五天时间,这才还原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脸肃然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交给欧阳和闲云子的这块玉佩,里面记载的内容,确实是有些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因为,所有的信息,全部都是一些女子的相关资料,包括藉惯,年龄,姓名等。

    所有的资料足足有近万条,却正是当年被乙贺流的家伙,炼成百美图的那些屈死之女子的信息。

    当日张横许下宏愿,要为那些受迫害的女子照雪。之后,怨念孽障所化的百美图,转化为宏愿咒力,全部溶入了张横的江山社稷图里。

    这些怨念孽障,虽然并不是那些女子的神魂,但仍然残留了部分的记忆。

    张横这五天闭关,就是从宏愿咒力中,提取到了她们生前的那些信息。之所以张横会一下子消瘦,成了这副流浪汉一样的落魄模样,就是因为耗费了大量的心血,拓印这些信息的原故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近万人的资料,而且还是要从宏愿咒力中提取,这绝对是一个浩大的工程。纵然以张横如今达到三品顶峰的力量,也是几乎被耗得油枯灯尽。若不是他身上藏了许多滋补的圣药,只怕他这回非得大病一场不可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!”

    感受着脑海中传来的信息,目光望望神情疲惫的张横,欧阳和闲云子满怀的感慨。

    两人互望一眼,突然抱拳,向张横深深地施了一礼:“感谢张大师今日之所作所为,我两替那些受冤屈的女子,谢张大师为她们昭雪。”

    “欧阳前辈,闲云子前辈,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侧身,只受了半礼。

    他不敢承受两位前辈的礼。但是,两人是替当年受冤屈的女子谢他,张横却是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“两位前辈,小子之所以把这些交给你们,是有事想托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:“在下无意中得到这些,虽然是适逢其会,但何尚不是天意如此,是老天要借助在下之手,让那些曾经遭受迫害的女子,昭雪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幸得两位前辈之助,让她们埋骨之地再现人间,让如今的世人,知道当年乙贺流贼子,曾犯下的涛天大罪。”

    张横继续道:“不仅如此,在下也曾许下宏愿,要为她们昭雪天下。因此,仅仅只是发掘出她们的尸骨,这还是不够。在下以为,要为这些屈死的女子,立碑建馆,以让后人永远牢记当年之屈辱,不忘历史之鉴。”

    “立碑建馆?”

    欧阳和闲云子身形一震,神情也刹那变得肃然起来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两人的眼眸都是微微一凝:“张大师,有此建议,正合我等之心。”

    欧阳和闲云子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。他们两人,这次特别过来找张横,就是想问问张横的意见,看他是否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张横的心声,与他们原本的想法相符,这让两人心中更加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那就拜托两位前辈,上面的事,就全靠两位前辈周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慎重地朝两人抱了抱拳:“至于其他的事,我也已向金泰的杨总提出了建议,让金泰出资建造相关场馆以及设施。一旦这个建议通过,资金等方面,就有了保障。”

    “好!张大师,此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和闲云子很是欣慰:“上面的关系以及各部门的疏通,我们会全权负责,一定全力促成此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也做出了承诺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能为曾经受辱的近万名女子昭雪,这也是一件大功德。他们自然也是非常愿意去做。这正是他们在得到了玉佩,证实这是事实后,便积极行动,在短时间内联合政府方面的力量,对千骨坑进行挖掘的原因。

    功德在世人眼里,看起来虚无飘缈。但是,对于象欧阳和闲云子这样的高人,力量已达到三品的顶峰,隐隐地窥探到了天道的一些奥秘,自然感悟又不同。

    所以,能有这样的机会,两人自然是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第一步发掘千骨坑,已然实现。第二步为那些受迫害的女子立碑建馆,得到欧阳和闲云子的帮助,又有杨文竹的承诺,也已是有了眉目。一切都在按张横预先的计划在实行,这让张横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张横却再次闭关了。

    前面五天的闭关,为了从怨念孽障中抽取近万名少女的信息,张横消耗实在太大。所以,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,让自己的状态恢复到最佳的程度。

    尤其是,一周后,金泰将举行董事会,张横做为得到了百分之五的原始股份的股东,也是有资格参加。

    然而,获得了梅花异术的残篇,张横的感应如今是越来越灵敏,他偶尔用梅花异术占卜了一卦,得出的结果却让他非常的意外。

    因为,所占卜之卦为:潜龙在渊。

    卦象显示,潜龙哲伏在深渊,有蠢蠢欲动之相。意思是说,所占卜之事,有一股强大的势力,在暗中意欲搞风搞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:这次看似无波无澜的金泰董事会,似乎暗藏杀机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的心头不禁一突,心中陡地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对金泰的总体运行并不怎么了解,他一向只是挂了个虚名,根本从来就没参与金泰的管理。

    要想临来抱佛脚,好好研究金泰现在的状况,还真不是他擅长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也就暂时把这事藏在了心里,一心闭关,把自己的状态恢复,以便到时能以最饱满的精神,来应付一切可能出现的状况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,一周眨眼就从日历上翻过。张横也从闭关中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走出房间,就看到杨文竹和小青焦急地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文姐,青姐!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两女笑笑:“让你们为我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横,你终于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再次现身的张横,杨文竹和小青不禁脸现喜色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又回复了先前的模样,不但一扫几天前的那种憔翠和疲惫,似乎整个人也有了些许的变化,精气神更加的凝实。

    这让两女不禁由衷地为他高兴。

    “张横,你出来的太及时了,我还真愁你会赶不上董事会的召开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杨文竹俏脸上现出了欣然之色:“你梳洗一下,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我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当他换过衣服,再次出来,杨文竹和小青已等在了别墅外。当下,三人坐了一辆车子,向金泰在台岛的总部开去。

    “文姐,怎么了?感觉你好象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车子里,望望秀眉微蹙的杨文竹,张横的心头陡地一突,那种不祥的预感,猛然在这一刻变得浓重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