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8章 天象预兆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听到张横的问询,杨文竹微微叹了口气:“张横,这次董事会,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文姐,你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文竹却是脸现沉吟,望了望前面驾车的小青,又看看身边张横关切的目光,她这才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,车里就他们三人,杨文竹确实是没什么顾忌。而这段时间来,因为听到许多对自己不利的风声,杨文竹心中非常的压抑,也是想找一个人说说自己的心里话。“张横,你也知道,前段时间因为凤瓴山事件,以至于我们金泰的股票大跳水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当时,整个金泰都处于一片惊惶中,我那时也因为身体不好,又被弄得焦头烂额,所以忽略了许多细节上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事情平息,我们金泰的股票终于稳定下来,我这才有心思注意各方面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继续道:“可是,就在调查的时候,我们突然发现,就在当时股票大跌的时候,股市上出现了一些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哦,异常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凛。

    他对股市以及一些经济手段并不内行,甚至完全就是个门外汉。因此,对于杨文竹所说的异常,一时还真有些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“经我们对当时情况的分析,发现在金泰股票大跳水的时候,市场上有几个大户,疯狂地购入了我们的股票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的神情更见凝重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好事吗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更加的迷糊了:“我听人说,当股票大跌的时候,一般大多是抛售手中的股票,以尽可能地挽回损失。因此,大笔的资金抽离,会造成其他持有者的恐慌,从而造成连索反应,让更多的持有者抛售。这就是股票最终不可抑制大跳水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张横当时在金泰钱塘分公司的时候,虽然自己没钱炒股票。但是,师兄刘兴强,却是个不折不叩的老股民,而且对股票很有研究,没事就爱分析股票的走势,也喜欢在张横面前唠叨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对股票的一些基础知识还是懂的。此刻,便把自己的理解说了出来:“按文姐你的说法,在金泰股票疯狂大跌的时候,有人出资大量收购,这对于金泰股票来说,是一件好事。为什么文姐会发愁呢?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有些想不通。有人大量收购下跌的股票,这就会有大量资金的流入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能稳定市场,会增强那些恐慌者的心理,从而让原本意欲脱手股票之人,再次抱有希望,持观望态度。

    这对于金泰的股票来说,应该是有利。可是,杨文竹却表现出了担忧,这就让张横有些难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唉,张横,你是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美眸深深地望了张横一眼,俏脸上现出了一丝苦笑:“你说的不错,有人大量收购我们金泰的股票,在当时,确实是对我们金泰股票的稳定,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在我们事后对此进行分析的时候,却发现,这大量收购的几个帐户,似乎很异常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脸上的忧色更浓:“因为,他们似乎属于同一股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在于!”

    杨文竹的语气变得沉重无比:“当大量股权集中到一个人或一个势力手中的时候,一旦股权的份额超过百分之五十。那么,这个势力,就可以左右我们的董事会,甚至能影响到董事会最终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来,我就听到不少风言风语,说是这次董事会,会有另一个大股东出现。到时,极有可能会直接插手我们董事会的事务,甚至做出重大的调整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最后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陡地一凝,心头更是非常的震动。

    他刚才的出发点,一直是在股票本身上。反尔忽略了股票所对应的股权问题。

    此刻,一经杨文竹提醒,他猛地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股份公司,股票的发行,除了从股市集资之外,股票另一个重要的意义,就在于股权。正如杨文竹所说的那样,一旦股权超过百分之五十,持有者就会成为最大的股东,从而可以完全掌控这一集团。

    “文姐,那现在您手中的股份能占有多少比例?”

    张横立刻问出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原本,我们杨家一直是金泰的最大股东,占有近百分之五十三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也不隐瞒:“不过,经历了凤瓴山事件,股票大跳水,让我现在拥有的股份,缩水了近百分之二十,如今,也就相当于占总股份的三成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这么少?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已不算少了!”

    杨文竹微微一笑:“据我掌握的消息,现在董事会各股东手中,所拥有的股票,也大多在百分之四五之间,最多的也不超过总股份的两成。我手中仍占着最大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又轻轻叹了口气:“当然,这还得排除前段时间在股市上大量收购的那个势力,希望这只是一个空穴来风,是我们消息上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语气中有些无奈。自从在分析事后的情况来看,尤其是最近几天传得沸沸扬扬的风声,她已敏锐地嗅觉到,这事并不会那么简单。但是,现在她却也是没有办法证实,所以,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沉默,张横也一时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劝解她。而心中的那份强烈的不安感,却是更加的明显起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次董事会,金泰真会变天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:“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,那么,自己能帮上文姐什么忙呢?”

    金泰总部就在桃园市最繁华的市中心,一幢三十三楼的现代化办公大厦,在大楼林立的市中心,仍是显得特别的显眼。

    巨大的金泰国际的标志,在阳光下奕奕生辉,显示着这个世界经济巨头勃勃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金泰大厦的门前是一片广场,中心处矗立着一排彩旗,迎风招扬,增添了几分喜气。看来,为了这次董事会的召开,金泰方面,也事先做了许多准备。尤其是几个巨大的彩色汽球,凌空飞舞,垂下的长长巨幅彩字,上面写着:热烈庆祝金泰国际本年度董事会隆重召开!

    豪华的金泰大厦正门,一卷腥红的地毯,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停车场,数十名盛装的迎宾小姐,迎候两边,一个个笑意盈盈地等待着各位金泰董事的到来。

    整个现场,一片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车子来到了停车场,那里已停了不少的豪车,全都是宾利,马莎利亚等世界级的名车,数十辆这样的车子停在一起,确实是让人有些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车子刚停下,赵君儒以及杨飞和孙永生等人,已一起迎了过来,替杨文竹打开了车门,上前迎接这位金泰国际的美女总裁。

    杨文竹早已恢复了一脸的淡然,她微笑着朝一众来迎接她的高管们点头示意,然后与张横一起,在大家的簇拥下,踏着红地毯,向金泰大厦走去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却落在了眼前的金泰大厦上,眼眸闪起了一抹晶亮的光芒,心中暗赞:“果然是当年那位高人的手笔,好,好一个紫气绕印之局。怪不得金泰能屹立在世界经济之巅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不错,凭张横如今的修为,一眼就看出了金泰大厦的风水格局。

    整座金泰大厦高三十三层,这个数字,其实也是有着特别的喻意。

    在传说中,天有三十三层,谓之三十三天,每一层都有其特殊的含意。

    金泰大厦以三十三层楼为基础,而且,每一层楼的玻璃幕墙,更是经过了特别的处理,从外面朝上看,可以清晰地看到,每一层的玻璃幕墙上,都有云状的虚影在浮动。

    这让整座金泰就如同是被层层祥云缭绕,尤其是在早上阳光的掩映下,就仿如浮沉在云海中的一座天宫。

    这就应了三十三天吉祥天的喻意,当年的高人,是把金泰的每一层,喻为一层天来建造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下面的二十八层,形如一座巨大的天台,这在风水局中也是大有名堂,谓之二十八星宿台。至于最上面的五层,形如一枚巨大的金印,摆放在二十八层的天台上,整个建筑,就形成了极其强大的一个风水局:紫气绕印。

    天巫传承有言:紫气绕印镇一方,敢叫天地气运长。朝迎紫气晚迎霞,力争世上王中王。

    从这些谒语来看,足见紫气绕印格局的强大。

    暗暗洞察着金泰大厦的布局,张横暗暗点头。不过,当他的目光望向楼顶的时候,神情不由一僵,脸色也刹那变得有些难看:“这是?难道这就是预兆吗?”

    不错,张横突然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此刻,已是上午快九点钟,正是阳光明媚的时候,整座金泰大厦,在本身紫气绕印格局的掩映下,在阳光的照耀中,显得金壁辉煌。

    然而,不知怎么的,上空就突然飘来了一层浮云,遮掩了旭日。陡地,原本一片阳光灿烂的上空,就变得阴沉一片,一大团阴影,更是刹那笼罩住了金泰大厦,让人眼前陡地变得阴沉起来,似乎连视野都有些黯淡。

    这本是一种天象,但是,在今天这样特殊的时候,又是在召开董事会的时刻,更是杨文竹这位总裁入门之际。突然出现如此的天相,这却是让张横心中咯噔一下,一种强烈的不安,猛然弥漫了心神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怀里的梅花金钱,也似乎有了某种反应,竟然自动发出了一声叮的异响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