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9章 风波骤起
    “张横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文竹和张横就走在最前面,突然发觉身边的张横神情有异,杨文竹不由很是诧异,连忙低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文姐,没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回过了神来,朝杨文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虽然觉察到了不祥的预兆。但是,此刻董事会就要召开,张横却也不想再给杨文竹增添心理压力。所以,随便找了个借口唐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果然,来到大厦里面,赵君儒等人向杨文竹汇报了董事会的准备状况。

    九点整,董事会将准时召开,其他的董事,早在一刻钟前,已全部到齐,现在已等待在了会议厅里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上去!”

    杨文竹点头,乘坐电梯,直接上了三十三层楼。今天的董事会,就在顶楼上的总裁会议室举行。

    当杨文竹以及张横进入会议室,打开门的刹那,立刻惊动了坐在会议圆桌边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全部望向了门口,人们的表现却是各不相同,其中的两三人看到是杨文竹,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神情中现出了恭敬。

    而其他的五六个人,却仍是坐在椅子上,神情异样,或淡然,或冷漠,或是有些惊惶。

    “杨董来了!”

    足足沉寂了数秒,坐在会议室一边角落里的一个年青人,猛地反应了过来,立刻扯开嗓子喊了一声。同时,双手拼命地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顿时,年青人的叫喊,把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,噼噼叭叭的掌声响起,气氛也一下子缓和下来,会议室里一片热闹。

    杨文竹微笑着,保持着她那优雅而雍荣的资态,目光扫过全场的人,朝每一个在坐的成员,点头示意,缓步走向了会议桌。

    那个年青人正是这次会议的纪录员,名叫唐川川。今年还只有二十岁左右,本是大陆江西人。

    别看唐川川年纪轻,但是来历可不凡,从小就是位神童。十八岁就从英尔岛皇家经济学院考取了经济学博士,前几年随他父母移居台岛,被金泰国际所聘用,现在是金泰大厦总部的办公室主任,专门负责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分析,年纪青青,已是取得了经济师的职称。很得杨文竹的亲睐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董事会,杨文竹特意亲点他为会义的纪录员,也算是对他的培养。

    当然,在召开董事会之前,有关金泰股票出现的异常,就是唐川川通过各种数据的分析和整理,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见到杨文竹过来,唐川川连忙上前一步,为杨文竹拉开了首席的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张横这次也是经杨文竹特意安排,他的位置就在杨文竹的右边第一位,是最靠近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诸位都到齐了,那董事会就开始吧!”

    目光扫过全场,杨文竹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说着,她指了指身边座位上的张横:“诸位,这次董事会,我们多了一位新董事,张横张先生,大家欢迎。”

    噼噼啪啪!

    场中再次响起了掌声,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望向了张横,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场的这些董事,一共是九人,除杨文竹是个年青人外,其他的八人,全是年纪在五六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这些人可以说也是金泰董事会的老人了,这些年来,很少有变化。

    开玩笑,能参加董事会的董事,必须是占有金泰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份。以金泰拥有数百亿美元的资产,百分之五看似不怎么起眼,但细细算一下,却也绝不是一笔小数目。在场的这些董事,个个都是资产上十数亿的富豪。

    因此,此刻看到张横这样的年青人,加入董事会,确实是让所有人都心中暗自惊疑,都在猜测张横的身份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知道张横与杨文竹关系的,不禁神情异样,望向张横和杨文竹的眼神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张横微笑着,朝众人点头示意,眼神却也在不断地打量众人,心中更是在评估这些董事。

    然而,当目光落到左边第一位的董事身上,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:“怎么回事?这里竟然也有一位玄门修者,而且修为已达到了二品的顶峰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诧异了,左边第一席的位置,所坐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,一脸的清瘦,穿着一身唐装绸衫,看起来很是有几分悠然的气度。

    只是,这老者并不是位普通人,而是位玄学修者,并且应该是属于阴阳一派,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阴郁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中一震,他还真没想到,在董事中,竟然会有一名玄修。这似乎从来就没听杨文竹提起过。

    老者此刻也正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张横,眼眸微微眯起,显然,他也看出了张横的不同寻常。两人的目光交错,神情中都似乎多了一抹满含深意的意味。

    把张横做了隆重的介绍,杨文竹朝着一边的唐川川使了个眼色:“下面,董事会正式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这次会议的议程,有三大项。”

    唐川川连忙翻开了会议纪要,朗声道:“第一项是对金泰过去一年,进行总结和评定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项是对金泰目前各分公司的高层,进行考核和人事任免。”

    唐川川严肃地道:“第三项是对金泰发生在大型体育馆建设工地附近,如今社会上倍受观注的千骨坑事件的相关事物,进行表决。”

    唐川川把今天会议的主要事项做了说明,目光望向了杨文竹:“下面,请杨董为我们做过去一年的总结报告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气氛,似乎有些压抑,这些董事,对于所谓的总结报告,并不怎么感兴趣。不过,这是每次开董事会的流程,他们就算最不愿意听,也只能耐着性子,把杨文竹的总结报告听完。

    张横却并没有闲着,他当然对所谓的总结报告也没什么兴趣,他感兴趣的是手中的一份资料。

    因为是第一次参加金泰的董事会,对所有人都非常的陌生。因此,在来此之前,杨文竹把一份所有董事的详细资料,交给了张横。

    此刻,他就是趁着杨文竹做报告的时间,在细细地察看这份资料,一一对应席上众人,在细看这些人的来历和背景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着重观注的就是左边席上第一位的那名老者。

    “葛兴,六十五岁,台岛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其祖父当年在杨家老太爷创业之初,曾是金泰的高管。后来,金泰上市,葛家占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成为了金泰除杨家之外的第二大股东。”

    之后,葛家的后人,一直是金泰董事会的成员。葛兴也一直担任金泰的副总裁,如今管理着欧洲一块的事务,在现在的金泰国际中,也算是重量级的大佬。

    看着葛兴的祥细资料,张横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。资料中,并没有提到葛兴是名阴阳师。而且,葛兴的这个葛姓,更是让张横心中咯噔一下,他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下面,是对各分公司的业绩……”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杨文竹总算把她的那份总结报告,做了最后的陈述,结束了讲话。

    唐川川再次站了起来,正想提出第二个议程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一个人咳嗽了一声:“老夫打断一下,这次的议程,我想临时做一个修改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会议桌边的所有人,目光立刻聚集到了说话之人身上,杨文竹和张横却是互望一眼,眉毛不禁都是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突然开口打断唐川川的人,正是坐在左首第一席的葛兴。

    此刻,他神情凛然地望向了四周,脸色很是严肃。

    “葛叔叔有什么议题,要临时修改议程?”

    杨文竹微微蹙眉,但还是客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杨侄女,这些年来,金泰的发展虽然依旧强劲,但是,却也现出了后劲不足的苗头。”

    葛兴目光一凛,缓缓地道:“尤其是这一年多来,金泰国际各方面的事故不断,从侄女你刚才的报告中,就可以看出,这一年的总体收入下降了百分之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葛兴的语气变得沉重起来:“虽然说,百分之三的下滑,是受到了如今国际国内经济不景气,有着外界和大气候的影响。但是,这仍是创下了我们金泰这些年收益的最低额。据我所知,这相当于是当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时的额度。更是比年初我们制定的百分之七的增长率,降低了四个百分点。可以说这暴露出了我们金泰国际的许多问题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里突然变得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鸦雀无声,一个个目光望着葛兴,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葛兴的话,确实是说到了众人的心槛上,金泰这一年来,事故频频,效益下滑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这可都是白哗哗的银子,关系到每个董事的实际利益。

    “特别是最近,金泰更是处于了风口浪尖,大刑体育馆的建设工地,出了大规模的人员伤亡事故。凤瓴山养殖基地,出现震动全岛乃至全世界的疫情。”

    葛兴的语气陡地变得有些尖锐,目光也猛地瞪住了杨文竹:“以至于让我们金泰处于了大厦将倾的危机中。虽然,此事现在看起来象是已得到了平息。但是,它对我们金泰的影响,却仍然存在。就象是一枚埋下的定时炸弹,说不定什么时候,又会被人做为攻击我们的把柄,在必要的时候,背后捅上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一切,老夫以为,这都是我们金泰的高层管理不善所造成。”

    葛兴陡地提高了声音,神情也刹那变得凛然一片:“因此,老夫以为,我们金泰必须进行一次大整顿。那么,就让我们从董事会开始,这就是我今天提出的议题,也是我要修改会义议程的主要原因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