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0章 针锋相对
    葛兴竟然提出了要整顿金泰,而且还要从董事会开始,这顿时让会议室里的人气息刹那凝固。

    谁都明白,他这话的意思。从董事会开始,这岂不是说,他今天要改变董事会的格局吗?

    那么,以他本身已处于董事会副主席,又是金泰国际的副总裁,他所针对之人,已是昭然若揭,除了总裁杨文竹之外,还会是谁?

    陡地,场中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,每个人的神情立刻都变化了。或震惊,或冷漠,或惊疑不定,所有人的目光望望葛兴和杨文竹,一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葛叔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杨文竹秀眉猛地一蹙,俏脸的神色也变得肃然无比,目光更是凛冽地望向了葛兴。

    “杨侄女!”

    葛兴冷笑一声,目光毫不示弱地与杨文竹对视着,一边却是慢条斯里地从衣服口袋里,拿出了一根粗大的雪茄烟,不紧不慢地用火柴点燃,深深地吸了一口,吐出了一大圈烟雾。

    顿时,会议室里烟雾弥漫,葛兴的脸也在烟雾里变得有些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仍是一片寂静,葛兴的这一举动,完全违背了董事会议的会场纪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因为杨文竹担任董事会主席,她是个女性,本身根本不抽烟。所以,为了尊重这位美女总裁,所有与会的人员,就算是老烟枪,也会在开会时忍住烟瘾,绝不抽烟。这已是形成了大家的共识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葛兴完全不顾及这些,当众抽起了雪茄,这无疑就是**裸的挑衅杨文竹的权威,也是以这种方式,向在座众人,表明了他今天的态度。那就是他是真的要与杨文竹对着干了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一口烟,葛兴的目光冷冷地望向了杨文竹:“本来,老夫以为,杨侄女主掌金泰,会带给我们金泰一翻新气象。然而,杨侄女这一年来的表现,让老夫很是失望,我们金泰不但没有任何的发展,甚至还处于了泥潭中。”

    “以这样的状况下去,老夫以为,我们金泰将会日暮西沉,最终会被世界经济浪潮所淘汰。”

    葛兴的语气变得越来越沉重,脸上也露出了悲切之色:“想当年,杨老太爷,白手起家,带领一众老兄弟,披荆斩棘,这才让金泰有了今日的辉煌。老夫实在不愿看当年前辈们辛辛苦苦创下的一片基业,却毁在我们手中。所以,老夫这才不得以,要改变如今金泰死气沉沉的现状。否则,老夫他日归去,也无脸见地下的各位前辈。”

    葛兴语重心长地说着,仿佛他就是位拯救金泰的救世主,一副悲天悯人样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意思却已是非常地明显,是在指责杨文竹主掌金泰不利,是要把杨文竹赶下台去。

    这无疑就是**裸地要夺权,而且还借用了杨家老太爷和各位创业的先人,说起来还真是情深意切。

    场中的气氛更加的异样,葛兴的这翻话,说实在的,各位董事还真没有能插话的余地。

    顿时,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都望向了杨文竹。

    “葛叔,此言差矣!”

    杨文竹的一张俏脸已涨得通红,被葛兴当面指责,更是借用杨家祖先来喝叱她,这让杨文竹羞怒交加。尤其是葛兴现在似乎是站在道义的至高点,又倚老卖老的身份,杨文竹还真不好反驳他这似是而非的道理。

    但是,杨文竹心中却清楚,这完全就是葛兴事先精心准备好的理由,自己如果顺着他的口气说下去,必然被他圈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所以,纵然是心中悲愤无比,也是气得几乎肺都要炸了,杨文竹还是强自忍住:“金泰这一年多来,虽然事故频频,业绩下滑。但是,这并不是我们金泰人不努力,一则是受世界大环境的影响,另一方面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却是因为有人对我们金泰有所图谋,在背后下黑手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立刻抓住了问题的关键,直接说出了有人在背后阴谋的话来,矛头却也直指葛兴,暗指他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葛兴的脸色陡地一变,他也是没有想到,眼前的这个年青女娃子,竟然如此的犀利。正想说话,但是,杨文竹却那里会让他接口,已是继续道:“在座诸位,你们想必对金泰这一年来运行的情况也都非常了解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目光转向了四周,语气变得沉重无比:“且不说以前发生的事,就以最近大型体育场的建设工地,以及凤瓴山的疫情而言,明显就是有人在暗中搞鬼。如果不是我从大陆请来了张横张董事,化解了那两处地方的问题,只怕我们金泰,现在仍是处于风口浪尖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现在是我们金泰多事之秋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的美眸陡然一凛,目光再次落在了葛兴身上:“葛董事说的确实是不错,在如此情况下,我们金泰确实是要进行整顿,要把一切可能影响到我们金泰今后发展的绊脚石,毫不犹豫地踢开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我同意葛董事的意见,要对金泰进行整顿,也同意从我们董事会开始,把一切不利于我们金泰的人或事,一扫而清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猛地提高了声音,神情变得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她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变,顺着葛兴的提议,也提出了整顿。但是,在场的人,任谁都明白,她的整顿,与葛兴刚才所说的,却是完全两个意思。她这是在向葛兴反击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

    葛兴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,他还真没想到,杨文竹竟然如此的犀利。现在,他站在道义至高点的优势,已被杨文竹那一句背后黑手的话,给击得粉碎。甚至也明白,杨文竹这就是在指他是阻碍金泰发展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双方从现在这一刻起,已是正式拉下了脸,处于了完全敌对的两方。这从杨文竹从葛叔的称呼,变为葛董事的这一细微变化,就可以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既然已是翻脸,再说什么堂而煌之的理由,也就都是废话。而他葛兴从开始到现在,也丝毫没有占便宜,所以,他也就懒得再争辩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们就按规矩来吧,让在场的董事表决。”

    葛兴狠狠地把手中刚抽了两口的雪茄,掐灭在面前的烟灰缸里,神情变得有些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说着,他凌厉的目光,扫向了场中各位董事。

    一众董事此刻神情各异,大家已是在纷纷交头接耳地低声议论开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表决,其实也是非常的明显,那就是让在场的董事,做出最终的决定,到底支持谁。

    本来,如果杨文竹握有金泰的大部分股份,这种表决是毫无意义,因为在董事会中,握有超过一半股权的人,有独断之权。

    但是,问题在于,经历了上段时间的股票跌涨,现在的杨文竹手中的股权,已降到了一半以下。因此,她就失去了独断的权威,没有了一个人可以做出最终决定的权力。得看一众董事的意见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葛兴敢在今天起风浪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一边的唐川川,大家的神情都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唐川川的脸色有些煞白,他虽然是个经济学上的天材,但毕竟年青,象眼前这样的场面,还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。

    不过,他总算还是回过了神来,目光望向了杨文竹。

    见杨文竹点了点头,唐川川也不敢迟疑,把桌上的一台手提电脑打了开来,噼噼叭叭地一阵操作。

    顿时,会议室对面墙壁上的一块超大液晶屏渐渐的亮了起来,上面现出了一个界面。

    液晶屏上所显示的,正是十个人的名字,在每个人的名字下,还有一系列数字。

    “诸位董事,这是这次参加董事会十名成员所掌握的股权状况。”

    唐川川站了起来,目光凝注到了液晶屏上,开始为大家介绍道:“能参加董事会的董事,必须是手中握有百分之五的原始股权,不到百分之五,就没有资格列席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到了液晶屏上,人人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从液晶屏所显示的情况来看,杨文竹排在第一,手中有金泰百分之三十的原始股份。

    第二位的自然就是葛兴,握有百分之二十。其他八位,包括张横在内,各自占有百分之五的原始股权。

    这样算下来,在座的这些董事,占有了金泰百分之九十的原始股份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百分之十,应该是握在其他无数占有原始股份的人手中。只不过,那些人所占股份达不到百分之五,许多只有百分之零点几,因此,根本没资格参与这样的董事会议。

    现在,就要让这些握有百分之九十原始股权的董事,来决定接下来金泰的走向。

    “诸位尊敬的董事,现在请你们表决。”

    唐川川神情变得凝重无比:“每百分之五股权为一票,因此,除杨董和葛董之外,其他各位董事,手中都持有一票。请各位董事投票,是支持杨总还是葛总。”

    表决其实很简单,支持谁的就把票投给谁。到时,计算双方最后的得票数和股权比例,最终能获得票数多,股权比例高者为胜。

    随着唐川川声音落下,会议室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。所有人的脸色变得慎重无比。这是决定今后金泰命运的时刻,到底最后是杨文竹被赶下台,还是葛兴这个夺权者可以上位,就在众位董事的一念间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