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1章 高兴得太早了
    会议室里的气氛无比的压抑,好半天,那些董事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又把目光都望向了葛兴和杨文竹。

    终于,其中一个董事,手指伸向了会议圆桌。在他的面前,有两个按扭,其中一个是红色,另一个是蓝色。

    这是平时会议时,用来表决的按扭。不过,现在却是决定金泰命运的重要一票。在屏幕上,杨文竹的名字后,闪烁着一个红点,在葛兴的名字后,却有一个蓝点。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按下红色按扭,就是支持杨文竹,反之,就是站在了葛兴这一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声轻鸣,那位董事的手指,终于按在了红色按扭上。

    顿时,屏幕上杨文竹的名字后,多了一枚红色的星星。

    葛兴的眼眸陡地一眯,冰冷的目光望向了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却也不回避,冷哼了一声,扭过头去,不再看葛兴。

    这个投下第一票之人,是杨家的铁杆,自当年杨家老太爷创业起,就一直坚定地站在杨家这边。所以,他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支持杨文竹。

    有人带头,立刻,其他人也终于开始动作起来。一时间,办公室里嗡嗡的电子嗡鸣声不断,墙上的液晶屏幕,也不断地闪烁起了红蓝光芒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目光一眨不眨地瞪着屏幕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,虽然在路上的时候,杨文竹已隐约地感觉到了,会有人想出妖蛾子。而在进入金泰大厦的时候,张横更是看到了天相的异兆,意识到事情绝对会有变化。

    现在,葛兴跳出来,针对杨文竹,想夺取金泰的最高权力。这已印证了那天兆的预示。

    只是,最后的结果如何,张横直到此刻也无法推演,所以,心中忍不住有些忐忑。这可是绝对无法作假的,全凭在场这些董事的决定,张横就算有心想帮忙,却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杨文竹的心情也是无比的紧张,金泰是杨家老太爷一手创建的企业,可以说是倾注了杨家四代人的心血。然而,如今这杨家的产业,却处在了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如果她杨文竹胜了,金泰仍是性杨。可是,如果今天的投票她失败。那么,从此金泰就得改姓,而她杨文竹也得黯然离开总裁的宝座,甚至会被渐渐疏离核心圈,最终成为一个外人。

    处于如此重要的时刻,如何不让杨文竹心中百味交感,紧张之极,也是忐忑之极。

    葛兴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着,眼眸阴厉中闪烁着一抹炽烈。

    为了今天,他这一年来,暗地里一直在运作,现在,已是到了最后的时刻,他虽然心中有把握,但是,在结果没有出来之时,他仍是感觉不安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横这个不速之客的出现,更是让他的这份不安逐渐的加重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。但是,心中的预感,仍是让他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,手背上也青筋一根根地在突兀跳动。

    终于,液晶屏上的红蓝闪烁点渐渐地停了下来,场中的投票也告一段落。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屏幕上。

    然而,大家的脸色却是刹那变得古怪,神情中更是现出了异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液晶屏上,杨文竹的名字后,已有九枚红星。而在葛兴的名字后,同样也有九枚蓝星在闪烁。

    投票的结果,竟然是双方持平。

    杨文竹有百分之三十的原始股票,按百分之五为一票,她本身就一个人握有六票。其中有两名董事把票投给了她,加上张横的一票,她就有了九票。

    葛兴拥有百分之二十的股权,一人得四票,而支持他的董事,却有五人,正好也是九票。

    “诸位董事,表决的结果出来了,现在杨董和葛董各得九票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唐川川的声音响起,打破了场中的沉寂。但是,他后面却也不知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票数相等的情况下,双方平分秋色,以他一个纪录员的身份,还真没有资格来评论此事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葛兴的眼眸陡地望向了张横,眼神中满是敌意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虽然是在他的预料中,但仍是感觉愤怒。

    因为,这一年多来底下的小动作,他早就拉笼了董事会中的五个人,以他原本的计划,有这五个人与他联手,就足以占居上风。

    然而,他所没有想到的是:董事会来了个新成员,而这个叫张横的家伙,偏偏就是他,打乱了全盘计划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不是张横的这一票,杨文竹那边,就只有八票。他葛兴岂不是已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可就是姓张的小子多出来的一票,让现在的局面成了这副双方相峙的形势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对张横敌意暴增?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也冷冷地望向了葛兴。场中的情形,还不算是最差,至少杨文竹并没有出局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想到了自己和杨文竹刚才进门时的情形,就是只有两名董事,那个时候站起来相迎。而包括葛兴在内的其他几名董事,却坐在那儿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先前张横心中还有些奇怪,这些人的表现。现在却已恍然,看来,那几个当时坐着不动的人,早就跟葛兴一个鼻子通气了,甚至今天的夺位阴谋,也有他们暗中参与的份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对视着,眼眸中都是毫不掩饰的敌意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终于,葛兴又是冷哼了一声,目光转向了唐川川:“小唐,我还有其他的股权,请你验证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u盘,放到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阿,其他股权?”

    场中所有人一怔,目光猛地都望向了葛兴,那些支持他的人,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。而站在杨文竹一边的两名董事,神情却是陡然剧变。

    杨文竹的娇躯一震,俏脸上的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,她最担心的情况,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唐川川有些迟疑。但是,感受到葛兴那阴厉的目光,他最终还是答应一声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拿起葛兴面前的u盘,唐川川把它放入了电脑的插槽中。

    顿时,一连串数字出现在了屏幕上,场中有人不禁惊呼:“啊,一百万股,竟然是一百万股金泰上市交易的股票。”

    不错,屏幕上显示的数字,正是金泰在市场上流通的交易股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一百万股,如果折合成原始股的股权,那就是相当于又是一个百分之五的股份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葛兴手中还掌握着一票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竟然暗中大量购入我们金泰市场上的流通股,姓葛的,想不到你早有野心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其中一名支持杨文竹的董事,猛地站了起来,满脸的愤怒,指着葛兴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赵老四,你别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

    葛兴却是冷笑:“什么叫我早有阴谋?老夫之所以购买这么多交易的流通股,这是为了救市。以当时金泰股票的情况,如果不是我不惜投下巨资收购,只怕那个时候的金泰股票,还会跌得更疯狂。”

    葛兴理直气壮地道,把预先阴谋的事,说得象是个拯救金泰的大功臣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被称为赵老四的董事,浑身剧震,却气得哆嗦着,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见过无耻的,他还真没见过象葛兴这样无耻得不要脸的家伙。明明是处心积虑地在阴谋金泰,却能把阴谋说得这样的堂而煌之,赵老四这回是真的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杨文竹的俏脸刹那黯然一片,她只觉,胸口象是被一记重锤狠狠地砸了一下,脑海嗡的一声,眼前金星乱冒,几欲一口鲜血就直接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从会议前的一些风声中,听到了这次会议会出现变化,甚至心中也做好了一些打算。但是,当一切真正发生的时候,却仍是让杨文竹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此刻,葛兴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獠牙,摊开了底牌,杨文竹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今天的争锋,自己在最后一刻,一败涂地,从此,杨家四代人所有的心血,将付之东流,从今后,金泰将要改姓,这样的事实,如何让她接受?

    心中想着,杨文竹眼眶已湿润了,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,但她仍是强自忍住了,她不愿在自己的敌人面前,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正有些不知所措,突然,一只温暖的大手,轻轻地握住了她冰凉的手,同一时间,张横那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文姐!”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杨文竹浑身一震,心头一股暖流涌起。在现在她最软弱的时候,幸好还有张横在身边。虽然事情已是回天无力,但有张横在,却让她感觉不是那么的孤独,至少,还有张横站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这时,葛兴突然得意地大笑起来:“诸位,感谢大家对在下的支持,在此,在下表示由衷的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在下在这里表个态,今后在下主掌金泰,一定会鞠躬尽瘁,为金泰的发展,死而后矣!”

    葛兴说着,站起身来,朝着支持他的那几名董事,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现在事情已是尘埃落定,他以奇兵之势,以最后多出来的一票,硬生生地把杨文竹赶下了台。从现在起,他就是金泰董事会的主席,理所当然的,他也是下一任金泰的总裁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已开始做上任演说了。

    噼噼叭叭,噼噼叭叭!

    支持他的几名董事,顿时热烈地鼓起掌来,一个个神情兴奋地望向了那几名对手,满脸都是胜利者的骄傲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忘乎所以的时候,突然,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:“葛董事,你别高兴得太早了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