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3章 逮捕
    “张横?”

    听到张横有重要的事与自己商量,杨文竹神情一肃。

    “文姐,你可还记得,当日在诸几你家祖坟的时候,最后调查出来的那位暗中下手之人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灼灼地望着杨文竹,一字一句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记得,据那个美人鱼浴场的老板交待,指使他的人,是一个名叫葛师父的风水师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微一沉吟道。但是,她的话说到这里,陡地娇躯剧震,俏脸也刹那微微变色:“张横,你难道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文姐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凝重无比:“我确实是怀疑,那位葛师父,就是与葛兴这个老家伙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文姐,不知道你回来后,有没有调查过葛兴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炽烈:“有没有发现,他也是位阴阳师,而且,实力很高?”

    “阿,他也是位阴阳师?”

    这回确实是让杨文竹震惊了:“这怎么可能,葛兴一向就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当日从大陆诸几回来,杨文竹自然也怀疑暗中对自家祖坟下恶镇之人,极有可能是集团内的高层。

    因此,她让人对所有集团高层都进行了暗中仔细的调查。但是,最后的结果却让她失望,因为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出格之人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张横却把矛头指向了葛兴,尤其是指出了葛兴是位阴阳师,这如何不让她心头震骇?

    如果真的象张横所说,葛兴本身是位阴阳师。但是,他这些年来,却从不展现这方面的本领,更是无人知道他拥有这样的能力。他如此处心积虑,如果说他没有什么目的,那就根本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文姐,这还只是我的猜测。不过,从你调查不出他是位阴阳师的情况来看,这老家伙的怀疑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眸中闪过一抹凛冽:“这样吧!文姐,葛兴的事,就交由我,我会把此事弄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张横,那就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点点头,目光深深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,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感激。

    眼前的年青人,就象是自己的幸运星。自从当日遇到了张横,自己阴云罩头的命运,就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那时就是张横帮自己化解了因受祖坟冲煞,造成的身体异常,可以说是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这次来台岛,更是张横破解了自己身上的羊毛瘟,后来更是为凤瓴山疫情,以及工地冲刑,出了大力。

    至于今天,如果没有张横,只怕金泰今后就得改姓,自己也从此将成为杨家的罪人,死后都无法去见杨家列祖列宗。

    可以说,正是眼前的年青人,自己才可以仍站在这里。在杨文竹的心中,她确实已是把张横当成了自己的倚仗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整个金泰的气氛变得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那天发生在董事会上的一些传闻,也早已暗中被传扬了开来。这让金泰的一些高层,都是忧心冲冲。

    不是吗?第二大股东葛兴与杨文竹撕破了脸。那么,以他手中握有的那近百分之二十的原始股权,以及百分之五的流通股。一旦这些股票被抛了出来,必将引起金泰的一次大地震。谁也不敢预料,如此恐怖数量的股票,将会带给金泰怎么样的后果?

    一时间,金泰国际的头顶,就象是笼罩了一层阴云,人人都感觉头上有一块巨石悬在上方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因此,整个金泰都是有些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不过,金泰六十周年庆典,还是要照常举行。所以,在这样压抑的气氛里,各个金泰旗下的分公司,却在竭力筹备庆典,表面上还是一副繁荣。

    杨文竹这段时间特别的忙,集团中的高层,基本上都看不到她的身影。大家也都清楚,美女总裁这是在联络各方面的关系,以应付金泰可能出现的大震动。

    张横这段时间也不见了身影,似乎一下子消失了,在之后的几天里,谁都没有见到他。孙永生以及杨飞等人,本来还想请他喝杯酒,聚聚餐,却根本找不到他的行踪,甚至怀疑他已离开了台岛,回大陆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,谁也没有想到,张横这几天却一直呆在浪漫之都。

    那天知道了李佳楠在唐手流的状况,张横心中自然也是有些担心。他可不是个光会嘴皮子的人,他必须为李佳楠的安全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,趁着自己现在还没有离开台岛,张横就决定好好指导李佳楠一翻。

    以他获得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,要指导李佳楠,自然是绰绰有余。尤其是,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中,蕴藏了许多韩岛唐手流的秘法,张横自己未必能使用。但是,把这些秘法传给李佳楠,却绝对能让李佳楠的实力,在短时间内,有一次大跨越。

    当然,留在李佳楠这里,张横也有其他的目的,那就是想借助唐手流在台岛这边的人手,暗中调查葛兴。

    现在,金泰最大的危机就是葛兴,张横必须时刻紧盯着他,弄清楚他的背后不为人知的隐秘,以做出万全的对应之策。

    如果靠金泰本身的力量,估计会很快被葛兴发觉。但是,让唐手流这边的人出手,却是葛兴做梦都想不到的,这就让张横完全处于了暗地里,让原本敌暗我明的情况,一下子来了个逆转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调查的深入,葛兴这些年许多背后所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,也渐渐被挖掘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葛家的许多隐秘,也终于被张横所知道。只是,葛兴的来历以及背景,完全不象先前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,葛家不但是阴阳世家,而且,背后更是有着错综复杂的背景,这却是大大地出乎了张横的意料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一周眨眼就过去了,明天就是新年的一月一日,也是金泰举行六十年庆典的日子。张横终于要离开浪漫之都,回杨家的别墅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次庆典,张横可不能不参加。幸好,对李佳楠的短期特训,也已告一段落,经过这几天的指导,李佳楠已基本掌握了一项适合她所学的秘法,让她的修为又有了一些提升,已隐隐的有突破到三品后期的迹象,实际的武力值更是增加了许多。

    以她手中拥有的传承法器,以及护身的那头鬼脸白蚁皇,她的力量,已可以与四品初期的强者抗衡。如果加上贴身的八妃护卫,实力更能提升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张横很欣慰。李佳楠实力的提升,让她更多了几分安全保障。如果不是遇到超级强者,一般人想要伤她,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这次参加完金泰的庆典后,就要离开台岛吗?”

    车子里,李佳楠神情有些黯然:“那您什么时候可以去我们韩岛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也有些怅然。

    这次来台岛,时间也不算短了,他确实是准备参加庆典后,就回大陆。毕竟,过了新年,春节也就不远了,他可得回家陪父母他们过春节。

    “楠楠,韩岛那边,我会尽快抽时间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望着李佳楠有些哀怨的神情,张横心中满满的都是怜惜。但他却也知道,韩岛之行,自己近期根本不可能成行。所以,也只能对李佳楠怀着深深的歉意和愧疚了。

    “嗯,主人,我一定会等你来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美眸里漾起了柔柔的春波,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眼神变得迫切无比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突然车子嘎吱一声,前面传来了临时充当驾驶员的高恩国的惊疑声:“怎么回事?竟然这里还有拦路检查的岗哨?”

    送张横的这辆车子,是一辆劳斯莱斯的豪华房车,而且,经过了特殊的改造,前后面完全隔绝。因此,两人坐在后面,前面的高恩国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车子一个紧急刹车,却是把张横和李佳楠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当两人举目向外看去,不由神情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晚上七点多钟,外面的天色早已暗了下来。车子现在刚开到市郊的一条公路上,离杨文竹的别墅还有四五公里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是,车子四周,突然出现了好几辆警车,把他们围在了中间,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出乎了张横和李佳楠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台岛桃园刑警,下车接受检查!”

    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员,在车外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韩岛驻台岛的记者。”

    高恩国连忙拿出了一本证件,交到了一名警员手中。

    李佳楠这次来台岛,她公开的身份就是韩岛某电视台的记者。因此,高恩国等一众人,早就有了配合她的另外身份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身份虽然是临时所用。但以唐手流在韩岛的势力,所有的证件却绝对是真的,就算要查,也查不出任何的问题。

    此刻,高恩国就是以韩岛记者的身份,在跟警员交涉。一般情况下,象这种涉外的人员,警员会比较客气,更何况是外媒记者,更是要特别的谨慎。

    换在平时,只要是出示了记者的身份,警员一定不会太为难。然而,今天的情况却是有些不同,车外的警察在仔细查看了证件后,并没有象以往那样放行,而是目光凌厉地扫视了车里几人一眼。

    陡地,其中一名看起来象警官的人,目光凝注到了后座的张横身上:“你,就是你,下车,你被我们警方拘捕了,请下车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旁边的几名警察,手中的武器,立刻全部指住了张横,一个个气势汹汹地喝道:“不许动,下车!你被逮捕了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