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4章 幕后指使
    突然被警察拦住,要逮捕张横,这让车里的三人,不禁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会是搞错了吧?”

    张横皱了皱眉头,望向了那位警官:“我可没犯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没犯事?”

    警官名叫沈彦辰,正是桃园刑侦局的一名高级警司,今年三十五岁,是位刑侦的老手,在桃园警界,也是挺有名气。

    他冷冷地望着张横:“你叫张横是吧?来自大陆。”

    没等张横回答,他已顾自说了下去:“我们接到报案,发现你涉及了一起伤害案以及一件股票侵夺案。经过我们调查核实,案件已被确证。所以,现在你被逮捕了,请配合我们的调查。有什么问题,你可以在法庭上陈述。但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将成为证词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沈彦辰一挥手,已是有两名警员,拉开了车门,就去推车里的张横。

    “伤害案和股票侵占案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他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变得很是怪异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高恩国和李佳楠两人,却是急了,立刻喝叱道:“你们凭什么抓人?难道台岛警方,就是这样办案的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们台岛警方如何办案,还轮不到你们韩岛人来指手划脚。”

    沈彦辰冷笑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次行动,其实已是策划了很久,甚至早在张横在浪漫之都的时候,沈彦辰就在布置抓捕张横的行动了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从浪漫之都出来,一切的举动,都在警方的眼线之下。

    之所以并没有直接闯入浪漫之都,只是因为警方也知道,浪漫之都的主人情况有些特别,似乎是韩岛某个组织在桃园的驻地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外交纠纷,这才会决定在外抓捕张横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次逮捕这个大陆仔,可不是桃园警方做出的决定,命令直接来自上面。因此,沈彦辰这个高级警司,才会特别的重视,亲自实施了抓捕行动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已在他们的控制之下,沈彦辰那里还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住手,尔敢!”

    见这些警察似是有备而来,李佳楠也已感觉到了不对劲。但是,她岂能让张横被人在自己眼前抓走,她顿时厉喝,全身也闪起了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怎么,想拒捕吗?”

    沈彦辰的脸色一凛,眼眸也骤然暴缩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不然就开枪了!”

    更多的刑警涌了过来,已是把车子前后围了个水泄不通,每个人手中的武器,刹那指住了车里的三人,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李佳楠的俏脸急剧地变化起来,神情却更见凛然,一股犀利的气息,也从她体内轰然暴涨。

    眼看李佳楠就要出手,就在这个时候,张横的手轻轻地按在了她的柔肩上,同一时间,张横的声音也传入了她的耳际:“楠楠,我就跟他们走一趟,你马上找人。这事看来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转向了车窗外的沈彦辰:“好,我就跟你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娇躯一震,有些诧异地望向了张横:“张少,您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看到张横满怀深意的眼神,李佳楠后面的话,终于没有说下去,她已从张横的目光中,明白了张横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不愿与桃园警方正面为敌。不管怎么说,警察在任何地方,都是代表着国家机器。与警方为敌,这无疑就是在与国家机器对抗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认为,这些警察会无缘无故来抓自己,而以自己在如今金泰的地位,这些警察竟然敢公然抓捕,这其中如果没有什么内幕,那是杀了张横都不信。

    尤其是,刚才听了那位警官抓捕自己的理由,更是让张横心中咯噔一下,陡地似是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是决定跟这些警察走,也许,到了警局,就知道背后的一切了。他可不想这样西里糊涂地与警方硬抗,一个不好,要是被弄成了通缉犯,那可就笑话闹大了。即使是自己回到了大陆,也会留下麻烦。

    张横走下了车来,立刻被一名警察铐上了手铐,在警察的推攘下,被带入了其中的一辆警车中。

    呜啦,呜啦!

    警笛大作,四五辆警车呼啸着,向黑暗中驶去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俏脸冷得如同冰冻,低喝一声,神情凛然之极。

    高恩国那里敢有丝毫犹豫,立刻驾车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一边驾车,一边高恩国已是拿出了手机,拨起号来。

    张横被警方莫名其妙的带走,这事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。高恩国做为在桃园主事的一名执事,他在这边自然也早就经营了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。所以,此刻正是他表现的时候。

    然而,一连拨了好几个电话,高恩国的脸色却是变得越来越难看。好一会儿,他不得不向李佳楠道:“公主,这事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佳楠秀眉陡地一挑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打了桃园警局局长等人的电话,但是,对方竟然一直没接。”

    高恩国叹了口气:“这在平时是绝不可能出现的情况,以前我与他们联系比较密切,一旦有什么事,都会第一时间回复。可是,今天却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,联系了好几个人,却没有一个人有回音。”

    高恩国此刻心中确实是无比的震动。做为韩岛唐手流驻扎在此的主事人,他自然明白要与当地警方搞好关系。因此,他这些年确实是化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精力,在这方面进行公关。也组织起了一张庞大的人脉网。

    本来,现在正是用得上这些人际关系的时候。可是,却是出现了得不到应答的结果,这顿时让高恩国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和李佳楠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他们紧跟着那队警车,但是,两人很快发现,前面的警车并不是开往市区,而是偏离了繁华的公路,转向了一条偏僻的道路,这是开往郊区不知名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要往哪里?”

    高恩国的脸色变了:“怎么抓捕了人,不去警局,他们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高恩国立刻觉察到了情况不对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们还想追上去的时候,警车队伍中,其中一辆停了下来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竟然阻止了他们再跟踪。

    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,高恩国和李佳楠神情凝重之极,都已感觉到了今天的事情,实在是不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葛总,我们的事办好了,目标已被抓捕归案。”

    警车中,沈彦辰望望后面,见李佳楠他们的车子,已被拦了下来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然的笑意,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沈警司,这回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筒里传出了一个略带斯哑的声音,正是葛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葛兴的别墅中,他接到了沈彦辰的电话后,不禁疯狂地大笑起来:“姓张的,跟老夫作对,这回看你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葛叔,那我们还等着什么,这次,本少不亲自把那姓张的弄残,本少就绝不姓凌。”

    客厅的一张沙发边,传来了一个年青男子恶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哈哈,凌少别急,今天有的是时间好好玩姓张的那个家伙。等到了地头,你想怎么样,就可以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葛兴大笑着,目光望向了那年青人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边的年青人,正是凌云天。不过,他那天被一众小混混打断了一条胳膊和一条腿,现在可是个残废。断臂和残腿被厚厚的纱布包着,更是打上了石膏。

    整个人象半具木乃伊,就这么僵直地坐在轮椅上,样子实在是悲惨之极。

    这次张横之所以会突然被警方抓捕,正是葛兴和凌云天联手,在背后搞的鬼。

    对于两人来说,凌云天不仅曾经当众被张横羞辱,而且之后更是因为报复张横,却最终弄成了这副惨样。他对张横的恨意,已是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葛兴也是如此,原本十拿九稳的夺权计划,却因为张横的出现,最终流产。他更是把张横列为了第一号敌人,必除张横而后快。

    所以,两人一拍即合,动用各自的人脉,不惜化费巨大的代价,要置张横于死地。

    凌云天见识过张横的手段,知道要靠那些不入流的社会混混,来对付张横,那无疑就是以卵击石,是送菜给他去吃。

    因此,两人商量后,就改阴谋来了阳谋,利用政府的力量,来光明正大地对付张横。为此,两人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通过上面的关系,来干涉此事。

    这正是高恩国这次求助他的人脉,却丝毫没有结果的原因。

    如今桃园这边的警方,只要是有点上面关系的人,都隐约地知道了张横这件事。所以,谁也不想卷入其中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事涉及到了台岛两大超级国际集团,谁卷了进去,最后都会一身腥骚,说不定还会影响到自己的前程。

    那是能躲得多远,就躲多远。最好是根本当做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葛叔,那我们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凌云天已是有些迫不急待了,朝着身后的保镖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葛兴大笑着,也举步向门外走去:“哈哈,等会老夫倒要看看,那姓张的小子,今天会是个怎么样的死法,哈哈哈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