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5章 地下监狱
    警车呼啸,张横坐在后座,身边被两名警察左右携持着,神情阴沉一片。

    刚才沈彦辰逮捕自己的理由,让张横心中已是隐隐地猜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是吗?伤害案?这不就是在指伤害了凌云天的那个案件。至于侵占股票的事件,自然也就是指自己拿了曾相的股票的事。

    那么,与这两件事相关的人员,也只有凌云天和葛兴这两个家伙了。因此,张横已想到了这次背后在搞鬼的人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目光却是不断地在观察车窗外的情形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。他虽然对桃园并不熟,但是,外面的环境还是让他心中狐疑不以。因为,外面的路况越来越荒僻,这完全不象是在市区内行进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些警察不是把自己带往警局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:“那么,他们这是要把小爷带往哪里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更加的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他还真有些猜不透此行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照说,警察抓了人后,肯定会去警局审问。

    但是,从现在的行车路径来看,他们显然不是要把自己带往警局。这就有些出乎寻常了。

    警车一路向西,路上的景色变得越来越荒凉,显然已到了郊区外。

    大约行进了一个多小时,远处出现了一幢庞大的建筑,高耸的围墙,上面还架着铁丝网,显然是一处监狱。

    只是,这处监狱好象还没有完工,许多地方还架着脚手架,两扇厚重的大铁门前,也没有挂任何的招牌。

    当警车呼啸着开入那两扇大铁门,更是证明了张横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里确实是一座正在建设中的监狱,甚至办公楼里都没有任何的家具,一片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警车直接开入了一个地下通道,从四周的情形来看,这处地下通道,也正在建设中,可以看到许多地方,还有建筑用的设备停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望向了身边的警察。

    但是,所有人尽皆沉默,谁也没有理会他。直到车子开到了一排大铁门的房间,几名警察这才下了车,把张横带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心中的疑云更甚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条宽阔的地下通道,足足有四五米宽,高也有三四米,壁顶上亮着一溜的壁灯。

    只是,在地下这黑暗的空间里,这溜壁灯,显得无比的昏暗,只能照到周围数米的范围,大多数的地方,仍是淹没在阴暗里。

    这让整条地下通道,显得特别的阴森。再加上通道两边都是紧锁的铁门,看起来更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,仿佛是进入了电视电影中的那些集中营。

    “咣铛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前面的一个警察,已把其中一扇铁门上标着五字的房间打了开来。走在张横身后的警察,更是毫不客气地陡然在张横背后推了一把,把他直接推入了五号房间里。

    眼前一黑,张横已进入了这间没有点灯的房间内,而身后也再次传来了一阵咣铛的闷响,大铁门已被人关上了。

    大铁门在张横的身后关上,四周顿时变得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看来,对小爷还真是特别照顾!”

    虽然房间里一片黑暗,但以张横变态的天巫之眼,他立刻看清了房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房间并不大,也就十多个平方,四周都是厚实的混凝土墙壁,看起来应该是一间建造在地下的牢房。

    房中摆设很简单,除了一边有一张陈旧的木桌和两把椅子外,别无其他的家具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四周,张横的神情更是陡地一凛。

    牢房的四周,竟然摆满了一些刑具和铁链。虽然张横大多叫不出这些刑具是什么,但看它们狰狞的模样,就知道这些玩意可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是早就准备好了,要狠狠地折磨小爷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已然缩紧,一团邪火也轰地就窜了上来。

    以这间监狱还在建设中的情况来看,这里本不应该有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这房间里竟然摆满了刑具,这只能有一个解释:这间房间是经过了特别的准备,说不定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到来准备的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脸色已变得冰冷无比:“嘿嘿,如果真是要对小爷动私刑,那就别怪小爷手下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之所以没有反抗,任由警察抓捕自己,就是因为,自己有李佳楠以及杨文竹她们在外,有她们的关系,这些警察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看到自己被带入了这处地下的监狱,又看到了房间中竟然有刑具等物。张横的心顿时提了起来,也意识到了一件事,今天的事情,看来不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辛苦了,今天好好犒赏大家。”

    监狱的办公楼外,此时此刻,葛兴和凌云天乘坐的那辆汽车也已到了这里,葛兴哈哈大笑着,向迎上来的沈彦辰道:“今天,就让兄弟们好好吃一顿,不醉不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一挥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车后,还有一辆厢式货车,后车厢打开,里面竟然是一个野战活动橱房,里面一应设备齐全,还有四五名身穿橱师服装的人,正在忙碌着。

    葛兴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车钥匙,他的那辆车的后备厢也打了开来,里面整整齐齐地码了七八箱的拿破伦xo。

    “这几箱极品珍藏版的拿破伦xo,兄弟们今天畅开喝,哈哈,不醉不休。”

    葛兴很大气地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珍藏版的拿破伦xo!”

    沈彦辰和一众警察的眼睛都亮了,一个个如同是憋了十年的老男人看到了美女,顿时都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开玩笑,珍藏版的拿破伦xo,这是市场上绝对见不到的好东西,是专供那些大佬们的特殊商品。每一瓶的价值,都在一万美元左右。

    沈彦辰做为一名高级警司,也就是在几年前,去参加一位大佬的酒宴,才有幸尝过一回。而且,当时还只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此刻,竟然看到有这么多珍藏版拿破伦xo,任由他敞开喝,这如何不让他兴奋之极?

    “谢葛总,谢谢凌大少!”

    沈彦辰敬了个礼,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其他一众警员也大声叫喊:“谢葛总,谢谢凌大少!”

    人人振奋无比,下一刻,一众警察就扑了上去,纷纷从车箱里抱起了那些名酒,就往办公楼里跑去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葛兴和凌云天今天会如此的阔绰,竟然用珍藏版的拿破伦xo犒劳大家。在场的许多警察,平时还真的只听过这酒的名头,却没有尝过。如今,却是能圆这个梦了,更是以后吹牛的资本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觉,今天出这趟任务,实在是太值得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凌大少,接下来该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葛兴转向了凌云天,神情中露出了一抹凶狠。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,等会就让葛总看看本少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凌云天此刻也是兴奋之极,一张原本还算是英俊的脸,却因为极度的亢奋而有些扭曲变形,甚至眼眸里都闪烁起了异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已有些迫不急待了,手一挥,身后的保镖连忙推起了他所坐的轮椅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一行六人,除了葛兴和凌云天之外,两人还各带了一名保镖。只是,在他们的身后,却跟着一个身形消瘦,神情阴历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从出现到现在,一直就没有说过话,只是默默地拎着手中一只精至的皮箱,就这么跟在他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有警察在前带路,把他们带入了地下通道。终于,一行六人来到了张横所在的大铁门前。

    “葛总,凌大少,那人就被关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带路的警察朝两人道:“监控室就在旁边。”

    警察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房间,把两把钥匙交给了葛兴他们:“如果有什么事,可以按里面的报警器。我们会马上赶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这位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葛兴很亲切地拍了拍警察的肩,满脸的笑意:“你们好好去喝,等会我们来敬酒,这次辛苦兄弟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葛总,凌大少客气,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警察早已有些迫不急待想品尝那些珍藏版的拿破伦xo,交待完这些,已是一溜烟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管接下来葛兴和凌云天想干什么,反正他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喝酒,是真正的不醉不休。

    等带路的警察走远,一名保镖打开了旁边的那间铁门,里面果然是个监控室。只不过,这里也是临时准备的,除了一张长沙发和一台监视屏外,别无他物,可以说是简陋之极。

    然而,葛兴和凌云天他们,却对此丝毫不在意,几人的目光立刻望向了监视屏。

    刹那,葛兴和凌云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无比。因为,他们在监视屏上,看到了张横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嘿嘿,姓张的,今天就让老夫给你抽抽筋,称称骨头。”

    葛兴脸皮都在抽搐,望向张横的目光中充满了怨毒:“敢破坏老夫的计划,这次不让你脱层皮,老夫的葛字就倒过来写。”

    “姓张的,你废我一条胳膊一条腿,本少今天要加倍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凌云天的神情更见恶毒,眼眸里几欲喷出火来:“这一生,本少就让你在床上渡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凌云天的手指,陡地按在了桌面上的一枚红色的按扭上,他们准备对张横动手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