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6章 水太深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随着凌云天手指在那个按扭上按下,在监视屏上,立刻出现了奇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,张横所在的那间房间里,天花板的四个角落里,陡地伸出了四根铁管,嗤嗤嗤的血红色雾气,刹那喷薄如沸,眨眼间就弥漫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为了对付张横,葛兴和凌云天确实是化了血本。不但从高层直接下令抓捕张横。而且,为了行事方便,特意挑选了这处还在建设中的监狱,来关押张横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处未完工的监狱,是将来关押一些特殊罪犯的地方,所以,才会建有地下工程。如今,监狱还未启用,现在却是成了葛兴和凌云天暗中关押张横的所在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下监狱里,那些警察和守护早就得到了好处。此刻更是在上面的办公楼狂欢聚餐。因此,现在的张横,不管凌云天和葛兴在下面做什么,也不会有人来管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凌云天的神情更见狰狞,目光死死地瞪在了监视屏的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正坐在房间的那张审讯桌上,突然出现的滚滚红雾,顿时让他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他的身体却如同是面条一样,已软软地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这回该我们好好收拾你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凌云天疯狂地大笑,得意之极。

    刚才他按下的那个按扭,释放出的气体,是一种强效的迷幻剂。一般情况下,只要一克,就能把一头大象迷倒。

    见识过当日张横变态的武力值,凌云天可不想出现任何意外。所以,在进入房间前,先把张横迷倒了再说。到时,张横就任由他们摆布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事情有回音了。”

    在那条偏僻的公路入口,车子里的高恩国和李佳楠已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高恩国的人脉,竟然在这一刻象是全部失效了一样,已是打了大半个小时的电话,却没有得到任何消息,这让两人的心都沉了下去,已意识到今天的事情大有文章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高恩国的手机,总算收到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信息是桃园警察局局长陈宗立发过来的,陈宗立只回了短短一句话:我在英尔岛渡假。此事是上面警察系统的**oss直接传达。

    “去英尔岛渡假了?”

    高恩国很是狐疑。他前天还与陈宗立一起喝过酒,根本没听陈宗立说起过渡假的事,怎么冷不丁的就去英尔岛了呢?

    想想陈宗立今年已是三十七岁,在桃园警局局长这个位置上,也已是呆了好几年的政坛老油条,再加上陈家在台岛本是政治世家,以他的阅历和经验,绝不会做一些没有安排的事。

    那么,他突然去英尔岛渡假,这意味着什么呢?

    高恩国的疑虑更甚,隐隐的感觉陈宗立的行为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只是,高恩国却不知道,这两天桃园警察系统,出国渡假的警官,可不止陈宗立,要是细察起来,肯定会让公众大跌眼镜。因为,几乎有一大半的高级警官,不约而同地请假去国外旅游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还是桃园警察系统,自建立以来,从所未有的情况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的原因,就是因为得到了上面有人要对付张横这消息后,清楚了这一内幕的人,很明智地选择了离开是非圈。只要是有点政治头脑的,都明白卷入这个旋涡圈 ,绝不会有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高恩国还真有些想不通。不过,当他看到信息后半部分的时候,脸色大变,却是陡地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宗立的这条信息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,尤其是前半部分与后半部分完全不相关,一般人看到了,肯定是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然而,高恩国却是立刻清楚了其中的含意,陈宗立所说的,应该就是张横被警方抓捕的事。

    “警察系统的大doss,直接传达?”

    李佳楠接过了手机,看到上面的消息,不禁俏脸变色。

    台岛警察系统的大doss,这不就是警察总署的署长,台岛警方的最高指挥官吗?

    原来抓捕张横的行动,竟然是上面这位下达的指示。怪不得高恩国的人脉,一下子全部哑声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就算是与高恩国关系最好,但是,哪个警官敢与**oss对抗,这不是自寻死路吗?

    “看来此事得请台岛这边有影响力的人出面了。”

    李佳楠的秀眉紧紧地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,韩岛唐手流在台岛这边,也有着复杂的人脉。但是,此事已涉及到了顶层,却已是李佳楠和高恩国无法触及。

    所以,李佳楠立刻想到了要请台岛这边有影响力的人出面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李佳楠拨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杨文竹今天晚上,有些心神不宁,时间已是快九点,却一直没有见到张横回来。而且,打他电话,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

    “张横他这是怎么了?说好了今天晚上回来,现在却怎么也联系不上?”

    杨文竹在书房中不停地踱着步,坐立不安:“他以前可是从来不这样,一向是个最守信之人,怎么会无缘无故就联系不上了呢?”

    嘴里喃喃着,杨文竹的娇躯陡地一震:“难道他出了什么事?否则,明天就是金泰六十年的大庆典,他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杨文竹更加烦燥了,心中的那种强烈的不安感,刹那充塞了她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杨文竹也顾不得看来电显示,下意识地就接了起来:“是张横你吗?”

    然而,话筒里传来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:“您好,我是韩岛电视台的记者李佳楠,您是杨文竹杨小姐吗?”

    还没等杨文竹回答,李佳楠已在电话里急急地道:“杨小姐,张横被桃园警方给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杨文竹浑身剧震,不禁失声惊叫。她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张横竟然会被警方抓捕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了,谢谢你李小姐!”

    强自压抑住心头的震惊,好不容易听完李佳楠的述说,杨文竹的俏脸已是凛然一片,眼眸里更是喷薄出了一团怒火:“竟然敢暗中对付张横,还真当我杨文竹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接到李佳楠电话的人,当然不止只有杨文竹。

    欧阳横琴正坐在书房里,一边翻阅着一本古藉,一边悠然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每天晚上九点,这是欧阳横琴最放松的时候,他最喜欢在这个时候,喝喝茶,看看书,让自己处于一种宁静平和的状态。

    正享受着一天中难得的清闲,这个时候,手机陡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欧阳横琴不禁皱了皱眉,他最恨有人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当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他却不由一怔。因为,电话正是李佳楠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李宫主这么晚会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欧阳横琴又惊又疑:“难道玄机禅师又与唐手流发生什么冲突了?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欧阳横琴那里还会迟疑,连忙接起了电话。可是,一听电话里的内容,欧阳横琴的脸色骤变:“什么,李宫主,您说张大师被警方抓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乱弹琴,这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听完李佳楠的述说,欧阳横琴气得陡然一拍书桌,已是有些怒不可歇:“张大师为我们台岛玄学界雪耻昭冤,警方竟然敢抓捕他,这是要打我们台岛玄学界的脸吗?李宫主,您放心,这事交给老夫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欧阳横琴大发雷霆的时候,桃园白云观的一处禅房里,闲云子道长也是博然大怒,把一边陪同他正在喝茶的白云观观主,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闲云子也接到了李佳楠的电话,他也象欧阳横琴那样,顿时又气又急又是愤怒。

    张横破解了龙窑炼心炉,消弥了艳煞之祸。这是给台岛玄学界洗去了刻在那里的耻辱。

    后来,又提供了万尸坑的地址,这相当于是为当年乙贺流犯下的罪行,提供了实实在在的证据。让台岛玄学界,向乙贺流讨公道,有了确实的理由。

    光是从这两点来说,张横对台岛玄学界有恩。更何况,张横本身的神秘,也是让台岛玄学界,不得不正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竟然出了警方抓捕他的事件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欧阳和闲云子震怒之极?

    李佳楠的几个电话,已是刹那让台岛暗潮涌动。杨文竹代表的是俗世的力量,而欧阳和闲云子他们,无疑是台岛玄学界的泰山北斗。这两方的力量联手,足以让整个台岛震动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此刻,在那个地下监狱里,凌云天和葛兴却是丝毫未知,他们正在肆意地想折磨张横。

    大铁门被打了开来,两名保镖先冲了进去,把瘫软在地的张横,拉到了审讯椅上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!

    一连串金属的异响响起,审讯椅中,陡地探出了几个钢箍,把张横的脖子,双臂以及双腿全部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刑具,都是凌云天和葛兴特意从别处拿来的,就是为了对付张横,每一件都是最恐怖的用刑道具。

    雪亮的灯光陡地亮起,葛兴背着手,缓步走了进来。他的身后是被人推着,坐在轮椅上的凌云天。

    望望被铐得无法动弹,仍处于昏迷中的张横,两人的神情已是怨毒无比,接下来,就是他们肆意凌辱张横的时候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