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7章 科学疯子
    把张横铐在了审讯椅上,葛兴和凌云天这才放心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可不想让张横这样昏迷着,接受他们的折磨,要是这样,张横什么感觉也没有,那岂不是少了许多的乐趣。

    所以,进入门里,凌云天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立刻,保镖拿着一只喷雾器,朝着张横的脸上喷去。

    这喷雾器正是昏迷雾气的解药,一般喷上四五下,就能让受昏迷药物迷倒的人苏醒。

    只是,那位保镖仅仅喷了一下,张横就苏醒了过来。这让场中众人不禁一阵诧异,这才明白,眼前的年青人,确实是实力很强悍。否则,能迷倒一头大象的昏迷药,也能如此快的清醒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却那里知道,张横根本就是在演戏。刚才,当凌云天和葛兴他们进入地下室的时候,张横听到脚步声,就立刻觉察到了。

    一洞察到是葛兴和凌云天,张横的心里刹那跟明镜似的,明白自己的猜测果然是真的。这次暗中要对付自己的,就是这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准备配合两人演一出好戏,看看这两个家伙到底会对自己做什么?

    因此,当昏迷药喷发的时候,张横就马上装成被迷倒,瘫软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?”

    既然要演戏,张横也就装出了一副惊恐的模样,望望葛兴,又看看凌云天,神情中现出了惊骇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我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凌云天怨毒地望着张横,疯狂地大笑起来:“那天你对本少做了什么,那么,本少今天要千倍万倍地还给你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嗯,姓张的,想不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场合见面吧!”

    葛兴也是满脸的阴厉,目光阴冷地瞪住了张横:“敢与老夫作对,那今天老夫就让你知道,什么是后果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叭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葛兴已是猛地挥起了手掌,拍向了张横的脸:“姓张的,先给你个大耳光,让你清醒清醒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,打得好,这家伙就是欠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响起了凌云天阴阳怪气的笑声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那个欠奏的奏字还没有从嘴里吐出来,神情却是陡地一僵,脸色也猛地变得无比的怪异:“呃,葛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错,此时的葛兴,确实是出现了异常。只见,他正用左手捧着他的右手,嘴里嗤嗤哈哈地呼着痛,一张脸更是痛苦得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再看坐在椅子上的张横,貌似象是个没事人一样,不但脸上毫无异色,甚至连神情都没变一下。仿佛刚才葛兴拍的那个大巴掌,拍的不是他。

    这回凌云天是真的傻眼了,感觉上,葛兴的那个巴掌,不但没伤了张横,反尔是他自己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葛总?”

    凌云天满头的雾水,不明白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,不由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妈的,见鬼了,这畜生的脸怎么象是铁的一样!”

    葛兴总算回过了气来,低头望望自己的手掌,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。

    葛兴的手掌,现在已是红肿一片,甚至连手腕都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刚才那一巴掌,是使出了全力,准备把张横奏个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那知,张横没事,他的手反尔受了伤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葛兴却那里知道,他刚才那一巴掌,根本就没打着张横的脸。

    早在他一巴掌甩过去的时候,张横的脸部,已被一股强大的真元所护住。所以,葛兴其实并没有打到张横的脸,而是打在了那道无形的真元屏障上。

    他的手之所以会一下子肿起来,就是受到了真元的反震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小子难道力量已强到这样的程度了?”

    望望肿成了猪蹄样的手,再看看一脸嘲弄的张横,葛兴的脸皮都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已是达到二品的力量,在一般玄门人士中,也算是不大不小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这次出手,却在张横毫无反抗的情况下,反尔被对方伤了,这顿时让他心中骇然,也终于明白了,眼前的年青人,修为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葛总,您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凌云天神情也变得无比的怪异,他也看出来了,葛兴应该是在张横手里吃了个暗亏。不过,他的眼眸一凝,目光中那丝恶毒更浓:“嘿嘿,对付这种家伙,交给大岛先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凌云天目光转向了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那名消瘦男子:“大岛先生,下面就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被称为大岛先生的男子,朝着凌云天微微弯了弯腰。当抬起头来的时候,望向张横的眼神,已如同是一条毒蛇,阴厉之极。

    大岛先生名叫大岛不巅,是一名倭岛的生物学家,几年前,被凌霄国际聘请为凌霄生物科技公司的工程师,专门负责凌霄科技的研究开发工作。

    这次,凌云天带他过来,自然是要利用这家伙的专长,好好整治张横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有古怪!”

    被锁在审讯椅上的张横,与大岛不巅对视着,眼眸却是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,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眼前的大岛不巅,头顶的三花聚顶中,蒸腾着一圈氲氲的黑气。而一团漆黑的液体状物,曲扭摆舞,看起来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股无比阴寒,无比冰冷的气息,从这家伙身上散发出来,让张横有种心头一凛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立刻判断了出来,眼前的倭岛人,是位通灵之体。而且,他所通灵的极有可能是某种毒素,是个极其难得一见的通灵毒体。

    这还是张横第一次遇到如此怪异的通灵之体,也让他猛地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冷冷地望着张横,大岛不巅打开了他随身带着的那只小箱子,一大摊东西,就放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房间里众人的神情都不禁一肃,目光全部落在了大岛不巅的小箱子上。

    箱子分成了好几格,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许多药剂以及针管。每一个药瓶上,都用倭文标着数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一边的葛兴好奇地凑了上来,打量着皮包里的东西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些都是本人最尖端的生物科技产品。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脸上露出了一抹傲然而疯狂的神色:“每一种药剂都有特别的效果,这是本人这些年来呕心沥血研究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“葛总请看,这是神经毒素,注射了它,可以让人全身神经瘫痪。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得意地指着小箱子里的那些药剂,眼眸里却有一抹兴奋的火焰在蒸腾:“这是骨化毒素,一旦注射了它,就能让人全身的骨头象碳一样,变得无比的脆弱,就算是稍微碰撞一下,都会粉碎性骨折。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得意地介绍着皮包里的那些药剂,嘴里却是啧啧着:“我该选那一种呢?葛总,凌大少,你们说该那一种才最合适呢?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一副猫戏老鼠的样子,心中却是恶毒之极,要在张横身上注射这些生物毒素。

    大岛不巅是个科学狂人,完全就是个疯子。这么多年来,就一直研究各种生物毒素。而且,时常拿活人做实验。

    只是,他研究的生物毒素实在是太恶毒,往往被他做为实验体的人,没一个好下场。

    因此,近几年来,愿意成为他实验的人,已是越来越少。即使是凌霄公司化费大代价,也不愿有人肯偿试。

    所有凌霄公司的人,看到这位疯子工程师,如见到鬼一样,谁都避着他走。

    这次,凌云天把他带来,大岛不巅顿时兴奋无比。因为,他知道,这次又有活人可以做他的实验鼠了。

    此刻,望着眼前的张横,他更是亢奋之极。

    从眼前之人的体质来看,应该非常的不错,能遇到这样的**实验标本,他今天可以在此人身上,测试多种生物毒素了。这可是个无比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葛兴和凌云天互望一眼,神情顿时浮起了一抹残忍。

    葛兴已从凌云天那里,知道了大岛不巅的身份和来历。此刻,听着他让自己两人选择毒剂,两人的心也刹那振奋之极。

    “嗯,我看那个骨化素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凌云天终于开了口:“就让这姓张的家伙,全身的骨头象碳一样脆。等会一寸寸地敲碎他的骨头,看看他是不是会象一瘫鼻涕一样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想到张横被注射了骨化素后,骨头一寸寸敲碎的模样,想象着张横凄厉的惨呼悲号,甚至最后趴在地上,象一条赖皮狗一样,求自己杀了他的情形,凌云天就无比的亢奋。几乎有那种**时的快感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凌大少说的不错,就用这骨化素,老夫倒要看看,这姓张的骨头会有多硬。”

    葛兴也附和着狂笑起来,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“嗨!如您所愿。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很狗腿地又弯了弯腰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把一副白手套套在了手上,用一种无比虔诚的资态,从小相子里取出了一支血色的药剂,然后缓缓地把药剂吸入了针管中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微微一推针管,血色的液体从针头上射了出来,射到了张横的身上。

    大岛不巅的神情变得狰狞无比,眼眸也因为那管血色液体的掩映,变得血红一片,他缓缓地走向了张横,嘴里兴奋地叫道:“支那人,你一定要撑住,这可是本人化费了好多年心血研究出来的骨化剂。你是有幸能接受这种药剂实验的第十八名幸运者,以前最高的纪录,是能承受十二毫克的注射量。希望你能有所突破,创造奇迹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