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8章 问题大了
    就在凌云天和葛兴在地下监狱,准备对付张横的时候,此时此刻,台岛的政界却是发生了大地震。

    总统府内,一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者,正闭目做在沙发上,在他的身后,有一位按摩师,细心地为他按摩。

    老人一张轮廓分明的国字脸上,满是疲惫。他正是台岛如今最高的统治者,每天日理万机。

    因此,每晚睡前的按摩,是他一天最享受的时刻。让劳累了一天的身体和精神,在身后那位专业按摩师的按摩下,逐渐放松,这才能好好地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笃笃笃!

    突然,书房门被人敲响了,同一时间,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老板,电话。”

    老人陡地被惊醒了,脸上的神情顿时现出了一丝讶异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时间段,身边的工作人员,都知道是他睡前最安逸的时刻,一般情况下,不会来打扰他。

    除非是台岛或是国际上,出现了重大事件,不得不向他报告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这个时候,到底是出了什么重大事件,以至于身边的工作人员,会来打断他的按摩?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老人皱了皱眉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老板!”

    门被打开了,一位年纪在二十三四的年青人,手里拿着只手机,恭敬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正是老人身边的秘书安柯弟,说起来与老人还有些亲戚关系。所以,这才会年纪青青,成为了老人的亲信。

    不过,安柯弟此刻神情肃然,他一边把手机递给老人,一边道:“是金泰国际总裁杨文竹杨小姐的电话,她说有紧急事情一定要让您听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老人轻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最近金泰国际事故频发,做为台岛世界经济巨头之一,这自然是引起了老人的观注。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今天已是这么晚了,金泰的杨文竹却还要直接打电话给自己。

    那么,杨文竹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老人拿过了手机,接听起来。然而,听着电话中的内容,老人的神情却是不由微微地变了,嘴里也嘟囊着道:“乱弹琴,现在是什么时候,金泰面临多事之秋,一切都是需要求稳求安定。怎么竟然搞出这样的事来,这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老人听到了杨文竹的求助,这让他有些愤怒。金泰国际在台岛那是经济的一大支柱。因此,金泰的兴衰,其实关系到了台岛经济的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金泰卷入疫情风波,把整个金泰推上了风口浪尖。这让老人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,一旦金泰出问题,必将起连锁反应,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台岛的格局。

    幸好,这事最后因疫情的乌龙事件,终于让金泰摆脱了泥潭,重新现出了暑光,老人还为此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知,事情刚刚平息,政府部门中竟然有人对金泰的重要人物暗中出手,而且,还是高层之人。这岂不是要把刚刚恢复的金泰,又涌起轩然大波吗?

    老人眼眸中现出了一抹凌厉的光芒:最终给了杨文竹一个答复,答应她会马上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在如今整个世界都处于经济低潮的时候,老人确实是不愿看到金泰国际这样的超级集团出任何的状况。

    刚放下手机,老人微微沉吟,就想向身边的安柯弟指示,尽快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的话说出来,手机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人的眉头陡地蹙起,他的这台手机,是私人电话。但是,能知道他这个号码的,十个手指都能数得过来。而且,如果不是紧急情况,知道这个号码的人,也不会随便打扰他。

    那么,今天这是怎么了,竟然一连串有人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?老人的眉毛都跳了几下,感觉今天好象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当目光扫过来电显示,老人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变:“是欧阳先生,他怎么会这么晚打电话?”

    不错,来电正是欧阳横琴,做为台岛风水界如今的领头羊,他正是老人座上的贵宾,而且还兼着个顾问之职。平时就有直接可以进入总统府与老人见面的权力。

    不过,欧阳横琴从来就没有打过电话,大多是老人有事,打电话给欧阳横琴,向他请教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欧阳横琴今天却一反常态,不但第一次打电话过来,而且还是在晚上九十点钟,这足以说明,欧阳那边是发生了无比紧急的大事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老人连忙按下了通话键。

    然而,欧阳横琴向他汇报的事,却是大大地震动了老人一把。因为,欧阳所说的情况,正是先前杨文竹所要求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的,欧阳先生,这事我会马上处理。”

    老人没有丝毫的犹豫,立刻回复了欧阳横琴,心中却已是非常的震动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对杨文竹所说的张横,并不了解,甚至还准备让安柯弟调查一下来历。以弄清这个来自大陆的张横,怎么会让杨文竹如此的重视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接到欧阳横琴的电话,却让他很是震惊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欧阳横琴的身份,那是台岛玄学界的三大巨头之一。以欧阳横琴的地位,一般人根本就休想与他相识。甚至以自己的身份,也只能与他是朋友之宜。

    可是,欧阳横琴竟然为了那个张横,也不惜把电话直接打到自己这边。这足以证明,那个叫张横的大陆年青人,与欧阳之间关系的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然而,让老人更加震惊的事却还在后头。当他刚接完欧阳的电话,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这次却是青云观的观主闲云子道长。

    闲云子道长老人自然不会陌生,因为,他正是老人的养生顾问,甚至每隔一两个月,闲云子道长,都会来一趟,为老人检查身体,并调整养生方案。

    与欧阳横琴一样,闲云子与老人的关系虽然密切,但也是从来不主动与老人联系。平时只有老人找他,可没有闲云子来找老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是,今天事情象是全部反过来了,闲云子竟然也亲自打来了电话,这样的事情,如何不让老人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不过,当接了闲云子道长的电话,老人的脸色是真的难看了。他做梦也没想到,闲云子找自己的原因,竟然仍是为了那个叫张横的年青人。

    “道长放心,此事我会马上处理,一定给您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老人语气变得无比的慎重,回复了闲云子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老人的眼眸变得凌厉无比,一边的安柯弟的心顿时抽紧了。

    在老人身边也已工作了好几年,安柯弟还真没有看到过,象老人现在这样严厉的神情。

    那么,这是出了什么大事?安柯弟的心中无比的忐忑:“莫非这回台岛各界要发生大地震吗?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安柯弟那敢迟疑,目光望向了老人,神情也是肃然一片,随时准备着听取老人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传我命令,立刻通知警察等有关部门,调查桃园警方今天晚上有关一位名叫张横之年青人的案件。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,弄清张横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命令天龙特飞大队马上出动,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,营救张横,务必不能让张横有任何一丝的损伤,并且,有关涉及此案的人员,务必一律捉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老人语气越来越严肃,下达了一连串的指示,话语中更是用了一连串的务必。足见他对此事的重视。

    开玩笑,如果仅仅只是杨文竹的一个电话,老人或许还不会如此的震怒,只是会及时处理这事。

    但是,欧阳横琴和闲云子两人,竟然也亲自打来电话,却已是震动了老人。不管这事的幕后指使者是谁,他必须向欧阳和闲云两人做出交待。所以,这才会要求出动天龙特飞大队,直接参与此事。

    “是!老板!”

    安柯弟立正行礼,脸色凛然无比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天龙特飞大队是什么?那是老人身边最亲近的队伍,是整个台岛最精英的部队。

    天龙特飞大队,是天龙特种部队下面所辖的一支飞行部队,在台岛,谁不知道,天龙特种部队,那是老人的护卫军,相当于是古时的皇家亲卫队。

    自安柯弟担任老人身边的工作人员以来,他还没有见老人动用过这支部队。貌似一旦动用天龙特种队,那是关系到政局稳定的大事,就算是以老人的身份,也不会轻易动用这张王牌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晚上,老人却是直接下令,让天龙特飞大队去执行这个任务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安柯弟骇然?

    老人的命令,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发布了下去,传达向了下面各个部门。

    顿时,原本宁静的台岛,各部门的大佬,尤其是警察系统的各级主管,被各自的秘书,从床上给叫了起来,一个个急冲冲地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离桃园最近的一处军事基地上,几架武装直升机轰隆隆地腾空而起,飞向了桃园那边。旁边的坦克营里,也冲出了一长溜的坦克装甲车,向桃园方向进发。

    整个台岛震动了,无数高官的目光,都凝注到了桃园。所有人的心中都无比的震骇,听到风声的这些人,感觉到了今天晚上,有天摇地动的震骇。

    上面那位,竟然第一次动用天龙特种部队,这是要干什么?桃园那边,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