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9章 卧底
    就在外面闹得一片震动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那处未完工的监狱里,办公楼中,沈彦辰和一众警察以及监狱的临时看守人员,正在饮酒狂欢。

    今天难得有珍藏版的拿破伦xo,畅开供应,这可是一生都没有再可能会有下次的机会。所以,所有人都要好好地享受这一餐特殊的晚餐。

    而且,为了执行这次任务,避免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。所有的警察,包括沈彦辰在内,大家的手机以及各种通讯工具,全部都关闭了。所以,现在这些人痛快地喝酒畅饮,完全不受任何人的影响。

    地下室里,大岛不巅手拿针筒,满脸的疯狂,正一步步向张横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个畜生,竟然拿小爷做实验用的小白鼠,想让小爷成瘫痪的残废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眯,心中的愤怒也在这一刻燃烧起来:“看来,今天存心是要小爷的命!”

    张横总算清楚了这次葛兴和凌云天的目的,这两个家伙,不仅是想报复自己,而且,完全就是想自己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们会选择一个还未完工的监狱动私刑,他们这是早就有了预谋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享受你人生最后的时光吧!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的笑容里猛地浮起了一抹残忍,手一伸,已抓向了张横的手臂,就准备把那管骨化毒素注射入张横的身体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咔嚓一声,坐在椅子上的张横,两只手臂猛地抬了起来,原本箍住他手腕的那两只精钢制成的钢箍,竟然在这一刻刹那折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咔咔咔异响连串,箍住张横脖子,腰部以及双腿的那些钢箍,全部都断成了两折,他已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你……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浑身剧震,脸上也露出了骇然的神色,望着缓缓站起身来的张横,就象是看到了鬼一样: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确实是被吓着了,他做梦也不会想到,被颈箍腰箍以及手箍紧紧束缚在椅子上的张横,竟然能折断这些束缚,站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把特制的椅子,是如今世界上最先进的产品,椅子上的那几个精钢制作的铁箍,可以承受一吨以上的力量。以目前人类所拥有的体能,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脱离它的禁固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的年青人,却是不费吹灰之力,就这么挣脱了束缚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大岛不巅骇然无比?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葛兴和凌云天以及保镖也是浑身剧震,一下子被惊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不然开枪了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两名保镖猛地反应了过来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凌云天和葛兴带来的两名保镖,也都是出身特种部队的退伍军人,本身的身手非常的不错。

    两人在发现张横竟然挣脱束缚的刹那,立刻反应了过来,拔枪对准了张横,并已是手指叩上了扳机,毫不犹豫地要开枪。

    他们的反应不能说不快,可是,张横比他们更快。还没等他们的手指叩上扳机,张横身形陡地一闪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两声凄厉的惨号响起,两名保镖,只觉眼前一花,一条人影如鬼魅般一闪而过。他们却如同是两段烂木桩一样,轰然飞了起来,撞向了身后的墙壁。

    怦怦!

    两名保镖直接撞上了混凝土的墙壁,软软地瘫成了两瘫烂泥。再看两人的脸,早已开了花,鼻子嘴巴汩汩地喷着血,牙齿全被打掉了,在撞在墙壁上的刹那,就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!”

    凌云天和葛兴大骇,震惊当场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们更加惊骇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倭鬼,想跟小爷玩,你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冷冷地扫过屋里众人,眼神陡地变得凌厉无比:“你要用这玩意给小爷注射,那么,小爷就让你自己尝尝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不要过来,你……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大骇,忙不迭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是徒劳地。他的身形陡地如同僵化了一样僵在了当场,整个人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嗯,小爷倒也想看看,这东西你享用了后,会有什么结果。”

    张横走上前来,从大岛不巅手中拿过了那支注满了药水的针管,然后轻轻地撩起了大岛不巅的衣袖,针头慢慢地刺入了他长满汗毛的手臂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张横缓缓地推动着针管,把针管里那血色的药剂一点一点地推入了大岛不巅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望着那管血色的药剂缓缓地注入身体,大岛不巅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号,眼眸里更是露出了绝望的惊恐: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但是,张横那里会理他,整整一管的药剂,就注入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妈呀!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发出了一阵如同野兽般的嚎叫,绝望之极,恐惧之极。

    他心里最清楚这药剂的作用,这是骨化毒素,注射后会经受万蚁噬咬的痛苦,最后会全身的骨头脆化,最终变成瘫痪。

    可是,他做梦都想不到,这歹毒的药剂,竟然是他自己来承受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地下室里传来大岛不巅凄厉的悲嘶,注入他身体的骨化毒素终于开始作用了。一阵阵咔咔的异响从他体内传来,他的手臂,双腿,甚至胸部间的骨头,都响起了沉闷的声响,仿佛是有什么诡异的东西,正在一寸寸地消蚀他身体的每一寸骨架。

    凌云天和葛兴的脸都现出了极度的恐惧,从大岛不巅身上发出的恐怖声响让两人毛骨悚然,感觉浑身的十万汗毛都一根根地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眼前看到的情形,更是让两人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只见,大岛不巅的身体缓缓地瘫软了下去,不一会儿已象是软骨虫一样,瘫成了一瘫烂泥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大岛不巅凄厉地呼号着,身体的每一寸都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。

    他在地上打着滚,双手狠狠地抓挠着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他全身上下已被抓挠得鲜血淋漓,但他依然似是未曾觉察,仍是拼命地抓挠着,样子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操,倭鬼,果然好歹毒的玩意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漠地望了望象赖皮狗一样的大岛不巅,心中的那团邪火更加的炽烈。他也是没有想到,大岛不巅的骨化毒素,竟然这么变态。想到这家伙曾用这毒素拿活人做实验,张横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凛冽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目光转向了还愣在一边的葛兴和凌云天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凌云天和葛兴完全被眼前的情形给震呆了,此刻见张横转向了他们,这才猛地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两人惊恐地望着张横,神情骇然之极,心中也是惊恐之极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做梦都想不到,原本已是待宰羔羊的张横,竟然就这么挣脱了束缚,现在成了一头恶狼。

    望望在地上翻滚挣扎嚎叫的大岛不巅,再看看一脸凛然的张横,凌云天和葛兴两人吓得浑身颤抖,仿佛眼前的张横是一个恶魔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怕张横也会对他们使用对付大岛不巅同样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葛兴陡地回过了神来,脸上也现出了狰狞:“小子,你别过来,否则,老夫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葛兴全身猛地腾起了一层淡淡的黑气,在他的身后,突然现出了一个虚幻而朦胧的身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极度阴森,极度冰寒的气息,也刹那弥漫全场。

    “阴神借法!”

    葛兴喃喃着,神情已然完全变了,那里还有先前的懦弱,全身已是充满了一股暴厉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乙贺流的请神术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陡地一凝,脸色也骤然而变:“老家伙,你竟然是倭岛乙贺流的贼子!”

    看到葛兴身上出现的异相,感受着他散发的气息,张横的心确实是被震动了。

    因为,葛兴所使用的功法,竟然与当日江畔篱红出自同一脉。这岂不是说,葛兴这老家伙,竟然是来自倭岛乙贺流吗?

    现在,张横总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葛兴会想夺取金泰的掌控权,原来不仅是因为这家伙的野心,更是因为他是乙贺流的卧底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心中的杀机陡然蒸腾,目光中也现出了犀利的冰寒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正是时,葛兴已是怒喝一声,双手做出了一个奇异的动作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他全身黑光暴逸,身后的那个诡异虚影,也轰然膨胀,一只巨大的黑色拳头,已从虚影中怒射而出,向着张横狂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不退反进,直接一拳就迎向了黑影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以如今张横三品的力量,葛兴只有二品的修为,他所招唤出来的阴神化身,根本没让张横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两只拳头狠狠地砸在一起,空间剧震,黑光暴逸,葛兴整个人如遭雷击,刹那直抛了起来,身在半空,狂喷鲜血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葛兴如同是一只烂麻袋一样,猛然撞向了墙壁,滑下地来,已是整个人瘫软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葛兴骇然地望着张横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他是做梦都没想到,他潜伏了这么多年,一直很少与人动手。这次第一回在人前现出本领,却被眼前的年青人,如同是丢垃圾一样,直接就摔成了这副惨样。而对方似乎根本没出全力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葛兴才真正意识到,张横的实力完全不是他可以匹敌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