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0章 疯了,全疯了
    “小子,去死!”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恐,葛兴陡地一声厉喝,手指轰然点向了眉心:“老夫就算要死,也拉你垫背!嘎嘎!”

    葛兴发出了凄厉的嘶吼,神情满是怨毒和狰狞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想死吗?”

    张横不禁冷笑:“没有小爷的同意,就算想死,那也得看阎王能不能收!”

    张横已立刻看了出来,葛兴在身份被暴露后,已是要发动秘法,与自己同归于尽。然而,以自己现在的力量,岂能让他有这样的机会?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一震,黑光暴起,葛兴身后的那个朦胧身形,刚刚再次化形。

    但是,一粒奇异的珠子,已滴溜溜地直射而出,射在了葛兴的眉心上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葛兴惨号一声,双眼翻白,刹那昏死了过去。他身后刚现影的那个朦胧虚影,也陡地化为了一团雾气飘散。

    “嘿嘿,跟小爷玩神魂力,老家伙,你还差得远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手一招,那枚射中葛兴的珠子,顿时飞回了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这珠子正是摄魂珠,以它奇异的力量,刹那震摄了葛兴的神魂。神魂受创,这老家伙想再施展秘法自爆,那已是根本不可能,现在完全跟一头死猪没什么差别,只有任由张横摆布的份。

    收拾了葛兴,张横的目光缓缓地转向了凌云天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不要过来,你不要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凌云天,已是吓得浑身哆嗦,脸无人色。

    现在场中众人,包括葛兴和大岛不巅在内,只剩下了凌云天这个残了一臂一腿的半残废。他僵在轮椅上,根本无法逃跑。

    眼见张横对付大岛不巅和葛兴的手段,凌云天是魂都要给吓跑了,只会你你你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凌大少,小爷本想饶你一回,上回惩罚过你后,只要你老老实实,小爷也就不会再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冰冷地瞪在凌云天身上,一字一句地道:“只可惜,你这家伙不死心,这回更是联合倭鬼乙贺流的人,来暗算小爷,要是再饶你,那也太对不起小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既然喜欢用这些生物毒素,那本少就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瞟向了大岛不巅的那只小箱子,一边已是缓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,你,张少,不要啊,不要用这些东西,我认输了,我以后最也不敢找张少您的麻烦了,张少,您大人有大量,就当小子是个屁放了吧,张少!”

    凌云天这回是真的被吓破了胆,凄厉地哀求起来,恨不得要叫张横爷爷了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,轮椅卟通一声翻倒,把面前的审讯桌也扑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凌云天一条胳膊和一条腿还残着,这一扑倒在地,根本就再也站不起来,额头更是因为撞在了审讯桌上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但是,他此刻那里还顾得上这些,拼命地嘶吼着,向张横求饶。

    张横却那里会理他。凌云天跟葛兴这个倭鬼联手,身边更是有一个倭鬼的科学疯子。这让张横心中的那团邪火在疯狂地蒸腾。

    因为百美图那些受辱女子的事,现在的张横,对与与倭鬼串通一气的人,是恨之入骨。所以,他今天是绝不会放过凌云天,也要让他尝尝,大岛不巅这家伙用来做实验的那些生物药剂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已从那小箱子里取出了一只灰褐色的药剂,上面的倭文显示,这是一支神经毒素,张横也不迟疑,就取了出来,并拿起一支一次性的针管,开始吸取药剂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凌云天这回是真的要三尸神出窍,他自然清楚大岛不巅所研究的毒素有多可怕,现在要轮到他来尝试,如何不让他魂飞魄散?

    看到张横缓缓地把药剂抽入针管中,凌云天凄厉地悲号着,连滚带爬,想逃出门去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残手和残腿根本用不上力气,拼命地爬行,也根本爬不了多少路。

    这回,凌云天是真的绝望了,哀呜着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不过,正有些不知所措。突然,他看到了翻倒的审讯桌边,有一枚红色的按扭,正在微微地闪烁。

    “警报器!”

    凌云天浑身剧震,脸上陡地露出了兴奋的神色,他猛地想了起来,外面还有沈彦辰等一众警察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凌云天仿佛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猛地扑向了那个警报按扭。

    呜啦,呜啦!

    红色按扭按下,房间里顿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。

    “沈警司,快来救我,快来救我!”

    凌云天朝着警报器边的话筒拼命地嘶吼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对讲机里传出的并不是沈彦辰的应答声,而是一阵噪杂的呼喊,隐隐约约的,可以听到有许多人在惊恐地大叫:“我的天,这是什么?这怎么可能?天龙特飞大队,我的妈呀,竟然是天龙特飞大队!”

    “天龙特飞大队?”

    凌云天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大变,整个人更是猛地僵在了当场:“什么天龙特飞大队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做为台岛凌霄国际的继承人,凌云天自然知道天龙特飞大队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是被誉为台岛上面那位皇家护卫的特殊部队,一般情况下,很少现身,只有危急到国家安危的时候,才会出动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通话器那边喊什么天龙特飞大队,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沈彦辰他们在玩什么游戏?

    可是,听那边叫喊的惊惶,却又不象。

    一时间,凌云天真的凌乱了,怎么也猜不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凌云天却那里知道,此时此刻,这个未完工的监狱外,已是混乱一片。

    刚才,沈彦辰和一众警察,正在办公楼里准备大宴一场。

    那辆野战移动餐车里,几名大橱早就准备好了丰富的酒菜,他们在办公楼里摆开了活动餐桌,大盆大盆的鸡鸭鱼肉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瓶瓶珍藏版拿破伦xo也开了封,所有人兴高采烈地准备好好喝一回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正在门口岗位上守望的几名警察,却是传来了惊呼声。

    这次行动,毕竟是私下行动,沈彦辰还是非常谨慎的,在这大庆功的时候,还不忘派人在外警戒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想不到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如此的严重。

    “坦克,天啊,坦克,竟然是坦克。”

    警戒人员指着门外大喊:“头,我们这里被坦克包围了,我的天啊!”

    “坦克?”

    沈彦辰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,他忙不迭地跑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爬上警戒所的嘹望台,大铁门轰隆一声,被撞了开来,一溜好几辆坦克已轰隆隆地朝着里面开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呃,我的妈,真的是坦克!”

    沈彦辰浑身剧震,一张嘴刹那张成了蛤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那些正在准备喝酒的警察们,更是一个个惊的手中的酒杯咣当落地,完全被震憾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,让所有人更加震憾的情形却紧接着发生了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空中陡然响起了飞机的轰鸣声,三架武装直升机盘旋着向这边迅速飞来。

    “直升机,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彦辰真的被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是桃园市区的范围,武装直升机自然是不能随便出现在上空的。只有发生了极其重大的事件,才会有军区派出武装直升机胁助地方行动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不但坦克出现在了这里,而且连武装直升机也直接飞到了这边。

    那么,这到底是怎么了?难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极其可怕的恐怖事件吗?

    沈彦辰和一众警察的脑袋瓜子全部短了路,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啊,是天龙特飞大队,竟然是天龙特飞大队!”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那三架武装直升机已飞临到了众人的头顶,沈彦辰终于看清了三架直升机上的标志:一条张牙舞爪的龙。

    沈彦辰身形剧颤,几乎一头载倒。

    他竟然看到了传说中最神秘的天龙特飞大队的标志,他的心完全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回过神,三架武装直升机已向下迫降,同一时间,上面传来了高音喇叭的喊话声:“下面的人听着,全部放下武器投降,否则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啊,坦克和天龙特飞大队的武装直升机竟然要对付的是我们,疯了,真是疯了,妈的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所有的警察刹那个个被震摄,全部呆愣当场。

    天龙特飞大队,之所以会直接降临此处,说来也是沈彦辰自以为是的原故。

    原本,上面那位老人,之所以派出天龙特飞大队参与此事,只不过是想起震摄作用。

    那知,当他的指示传达到下面,下面的人顿时一片惊恐,连忙联系桃园警察系统的各个头儿。

    可是,局长陈宗立出国旅游去了,下面各部门的头儿也是关机的关机,出国的出国,要想寻找到这次抓捕张横行动的主事人,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沈彦辰,为了防止在执行任务时,受到外来因素打扰,他和他手下人所有的通讯全部关闭,可以说,他们这队警察,已完全与外界隔绝。

    这一情况,顿时让上面的各个头头脑脑惊骇不以,知道这回问题是大了。所以,最后不得以,只能让天龙特飞大队的兵马,对桃园附近进行搜索,以查明沈彦辰的确切方位。

    幸好,最后还是李佳楠提供了线索,她和高恩国仍呆在那条被警察拦住的偏僻公路边,当知道警方竟然找不到张横的去处,立刻把这边的消息报告了过去。

    于是,寻找张横的那些军人,终于知道了张横的确切所在,天龙特飞大队的飞机和坦克,更是以最快的速度,赶往了这里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