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1章 抓捕张横
    天龙特飞大队的武装直升机,以及坦克刹那冲破监狱,震摄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直升机还离地面有好几米,一大群身穿防弹背心,脸上涂抹着油彩,全副武装的特种兵,已从直升机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特种兵如同是凶神恶煞一样,扑向了那些警察,黑洞洞的冲锋枪枪口,刹那指在了每一个警察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毫无反抗地,所有警察,包括沈彦辰在内,乖乖地举手投降,没有任何人有任何一丝的反抗。

    开玩笑,敢在天龙特飞大队的人员面前反抗,死了也白死,而且说不定还会被按上一个判国贼的名头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大溜坦克和装甲车,也在同一时间,占据了监狱的各个重要出入口,把整个地方掌控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张横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名肩上有三道杠加一颗星的少将走了上来,正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李刚。

    他今年还只有三十六岁,年纪青青,却成为了天龙特飞大队的一名少将,自然是大有来历。

    李家在台岛也是政治世家,李刚更是李家这一代的杰出人物,是李家全力培养的年青一辈接班人。

    当年他曾做为国防交换生,到大陆军队服过役,甚至还到西藏灵芝市墨脱县修过公路,当过一名挖掘机的机手。

    因为表现出众,受到华夏军方的嘉奖,回来后,这才被吸收入天龙特飞大队,在短短的几年里,爬升到了少将的地位。

    这次接到任务,李刚心中也是无比震动。他虽然不知道这次要营救的张横是谁。但是,能让老人家派出天龙特飞大队,这足以说明张横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因此,一控制了场上的局面,他就毫不犹豫地亲自上场了。

    李刚猛地一脚踢在沈彦辰身上,厉声喝道:“他现在怎么样了?要是有丝毫的损伤,你们那就是判国罪!”

    “啊,张横?”

    沈彦辰浑身剧震,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算是有些明白了,这些天龙特飞大队的人员,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,竟然是为了张横。

    这却是再次把他给震傻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长了三个脑袋,也是绝不会想到,今天他抓捕的张横,竟然能让上面那位的天龙特飞大队出面来救援。

    “这回完了,这下是真的捅了天了。”

    沈彦辰浑身颤抖,身体都瘫软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沈彦辰一个小小的桃园市警司,离上面那位老人的距离,那是有着天壤之别。可是,现在他竟然被那位老人的皇家亲卫队给抓起来了,他这不是头撞铁板,不死也得死啊!

    尤其是这位少将最后所说的那句话,更是让沈彦辰魂都吓得几乎要没有了。

    判国罪?擦,这是死了都得被钉在耻辱柱上的罪名啊!

    沈彦辰差点直接被吓死过去,脑袋瓜子嗡嗡作响,只觉自己的人生已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,心中更是把凌云天和葛兴的十八代祖宗给咒了个遍。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,这次任务那是抱了根大腿。貌似凌云天和葛兴所给的报酬,足够他潇潇洒洒过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看来,这次任务,完全就是自掘坟墓,别说是前程尽毁,只怕小命都要不保啊!

    心中骇然之极,幸好,他脑袋瓜子里不是浆糊,连忙颤抖着手指指了个方向:“张横,他,他,他在地下室。”

    “天龙特飞大队?”

    地下室里,张横微微皱了皱眉。他自然也听到了凌云天按响警报后,从通话器里传来的噪杂声以及叫喊声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对台岛的政治方面并不熟悉,所以并不知道天龙特飞大队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看看凌云天在听到那个名字后的反应,张横也立刻意识到,所谓的天龙特飞大队,应该是大有来历。

    那么,突然来了一支军方的队伍,这意味着什么呢?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陡地一震,他还没弄清外面的状况,因此心中也是疑虑重重。

    不过,外面不管如何,张横却也不准备放过眼前的凌云天。他手中的那支灰褐色的药剂,已全部抽入了针管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迟疑,就举着针管,向凌云天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,你不要啊,不要,不要啊!”

    眼看神经毒素就要注入凌云天身体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铁门被人咚地一声撞开,一大批全副武装的军人,刹那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你们被包围了!”

    哗啦啦,一众人黑洞洞的枪口,指住了屋里众人。

    不过,当这些军人看清屋里的情况,神情却都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这间地下室,情形实在是有些惨烈。地面上有四个人全身是血地瘫软在那儿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胳膊和腿包着厚厚纱布的半残人士,正跪趴在地上,凄呼哀号。

    屋里唯一完好的人,手中拿着根针管,似乎正要给人注射。

    这一幕情形,看起来无比的诡异,一时让这些军人,还真有些弄不清状况,不知道这地下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凌云天歇斯底里地叫喊了起来,几乎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救命,快救命,他要用毒素杀我,快抓住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突然有人闯入,凌云天浑身剧震,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神色,他还幻想着,闯进来的会是沈彦辰等警察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连忙拼命地叫喊起了救命,并希望来人把张横给抓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那个抓住他的他字还没有出口,凌云天脸上却是猛地露出了骇然的神色:“啊,你们,你们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看清楚,冲入门来的并不是沈彦晨他们那伙警察,而是全身穿着迷彩服,身上佩戴防弹衣,手里持着微冲,脸上都涂抹了油彩的特种兵。

    凌云天一下子蒙了,他虽然刚才从通话器中,听到了沈彦辰的叫喊,但对外面发生的一切,根本弄不清状况。所以,对突然出现的特种兵,还是搞不清是友是敌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举起手来,否则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冲进来的一伙特种兵,黑洞洞的冲锋枪枪口陡地指住了凌云天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凌云天自视是凌霄国际少东家的身份,还真不怕什么特种兵,所以立刻喝道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后面的字还没从喉咙里吐出来,两名特种兵已迅速扑来,如同是两头豹子一样,陡地把他扑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只穿着特制钢底的军靴,已踩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!

    还没等凌云天反应过来,身上已被铐上了手铐,人也已被死死地压在了地上,让他这个半残废那里还能动弹半分?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,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昏死在一边的葛兴,也正好缓缓地苏醒了过来。当睁眼看到面前出现的这一大伙特种兵,他完全就没弄清这是怎么回事,不由惊愕地问道。

    不过,回答他的是两名特种兵的厉喝,同一时间,黑洞洞的枪口指住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下一刻,葛兴自然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,整个人被两名特种兵踏在脚下,蜷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天啊,竟然是天龙特飞大队的人,竟然真的是天龙特飞大队的人来了!我的妈!”

    凌云天脸如死灰,身形都在瑟瑟的颤抖。直到此刻,他终于看清了擒拿他的这些特种兵,是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这些人胸口有一条张牙舞爪的龙形标志。

    这不是传说中上面那位的皇家亲卫队……天龙特种队吗?

    凌云天的心陡地一下子沉到了裤档,心中的骇然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就算是杀了他都难以置信,上面那位的皇家护卫队,竟然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现在,他总算是明白了,刚才为什么对讲机里的沈彦晨会说这个名字。原来,并不是沈彦晨说胡话,而是天龙特飞大队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凌云天又惊又骇,脑袋瓜子里的筋全部短了路。

    “完了,这下真的完了!”

    一边的葛兴,也终于认出了眼前这支特种部队所属,不由浑身一颤,脸色刹那死灰一片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,以他的身份,遇到了这支部队,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“呃,八格!”

    象一瘫烂泥一样滩软在地的大岛不巅,原本已被体内的骨化毒素折磨得昏觉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当天龙特种兵把他架起来时,却也把他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当他看清四周的情形,神情顿时变得死灰一片。

    他自然也是知道天龙特飞大队的背景,此刻看到这个台岛最神秘,最强悍的部队,竟然出现在了这里,他的心中也陡然似是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大岛不巅又惊又恐又是骇然,口中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,再次昏死了过去。以他拿活人做实验的行径,要是被公开出去,他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面对一众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的特种兵。张横一时也有些弄不清状况。看他们把凌云天等人都抓起来了,却又用枪指着自己,似乎还真分不清敌友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也是无比的警觉,体内真元轰然膨胀,准备随时动手了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声厉喝从人群后响起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