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3章 这回是真的糟了
    “好个倭鬼乙贺流,原来早在数十年前,就一直在暗中布置。”

    抽离了葛兴的神魂,获得了他的所有记忆,如今的闲云子,已知道了许多乙贺流的秘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乙贺流如今侵蚀台岛的战略,已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早年之时,乙贺流与台岛玄学界争斗不休,想用武力值摧毁台岛玄学各派。

    只是,双方伤亡很大,台岛玄学界也是人才辈出,要想击溃谈何容易?

    最后,乙贺流不得不改变了方式,不再与台岛玄学界硬抗,而是转向了世俗的力量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台岛的一些国际性的超级集团,进行了暗中渗透。他们想利用侵占经济命脉的手段,从而最终影响到台岛玄学界。这正是他们突然销声匿迹的原因。

    葛兴就是实施这一计划中的一枚重要棋子。

    葛兴本人的真实身份,其实就是一名倭岛乙贺流的弟子。当年,葛家还是老太爷掌权的时代,因为葛家与杨家老太爷关系密切,是杨家老太爷创业之初的左膀右臂。因此,乙贺流的人就瞄上了葛家。

    那一年,葛家新添男丁,乙贺流化费了无数的心思,把这位葛家新生的男丁,在医院中就调了包。

    从此,葛兴就堂而煌之地成为了葛家下一代的继承人,生活在了葛家。

    乙贺流更是暗中派出派中的长老,指导葛兴,就这么让一枚钉子,死死地钉在了葛家的心脏上。

    等葛兴慢慢长大,他也清楚了自己的身份以及任务。但是,因为时机一直未成熟,所以,他就这么潜伏着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乙贺流在暗中支持,等葛兴长大,掌握了葛家的权力后,整个葛家在金泰的话语权也不断扩大,到了近几年,甚至已隐隐有可以与杨家并驾齐驱的趋势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乙贺流方面以为,是葛兴该出面,掌控金泰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前段时间,乙贺流这才弄出了凤瓴山疫情事件,配合葛兴,让金泰的股票在短时间内疯狂暴跌。从而给葛兴夺权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闲云子缓缓地说出了有关乙贺流以及葛兴的一些秘密,场中众人的脸色尽皆大变。大家谁也没有想到,乙贺流潜伏之深,阴谋之久,竟然数十年前就开始布局。足见乙贺流企图台岛之心,阴毒之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望望如死狗一样,现在已死得不能再死的葛兴,杨文竹的俏脸一片冰寒,眼眸中也蒸腾着愤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她现在算是明白了,杨家这两年的变故,竟然全是葛兴,也是倭岛乙贺流在背后搞鬼。

    幸亏自己认识了张横,不然,说不定杨家这回是真的要万劫不复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杨文竹望向张横的眼神更多了无限的感激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从葛兴神魂中所获得的资料,再次从凌云天以及大岛不巅那儿,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。

    旁边的白云观观主,与凌云天和大岛不巅的交流,也终于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凌云天可没有象葛兴那样的嘴硬。这家伙本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软骨头,白云观观主稍微动了点手段,就把他所知道的一切,一骨脑儿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年来,凌霄国际也被倭岛乙贺流的势力所暗暗渗透,这位大岛不巅之所以会受邀凌霄,甚至成为凌霄生物科技公司的工程师,暗中实施他惨无人道的**生物毒素研究,这就是乙贺流渗透的结果。

    现在的凌霄国际,其实有一大半的高层,已由倭岛乙贺流的人所替代。虽然凌霄国际仍是凌家的产业,但凌家所能掌控的已是不到一半。许多已完全受乙贺流所控制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听白云观观主的这些汇报,欧阳横琴忍不住暴了粗口,在场的众人,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经济的入侵,在无声无息中展开,虽然不象玄学界彼此刀光剑影的斗争。但是,其后果却丝毫不比双方刀枪相见更血腥。

    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,经济就是命脉。要是经济命脉给人给掐住了,那么,后果就是用脚趾头想都可以想得到。

    乙贺流的阴谋终于大白天下,事情自然没那么简单结束。欧阳以及闲云子和杨文竹等人,开始商议起了对策。

    既然乙贺流把方向转向了世俗的方面,那么,象杨文竹这样的世界经济巨头,自然不能坐以待毙。得联手台岛玄学界的人,贡同应付。

    乙贺流能做得出一回,自然也能做得出第二回第三回。所以,即使是金泰现在已暂时摆脱了危机,可仍然不能掉以轻心。得防备乙贺流以后的阴谋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突然外面一个小道士急急地跑了进来:“观主,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    屋里众人尽皆一惊,不由目光都望向了外面。然而,一望之下,所有人的神情也刹那变得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早上八点多钟,此时此刻,金泰大厦这边,却是气氛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今天正是金泰六十年大庆的大喜之日,一大早,金泰的各位高层,已是早早地来到总部,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贵宾。

    客人早就在几个月前,都发出了请贴,而准备工作,也一切完备,只等待盛会召开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,就有来自世界各地,四面八方的贵宾陆续进场,赵君儒,杜彦明以及杨飞和曹文龙孙永生等人,迎候在门口,欢迎各方贵客。

    会场就设在总部的广场上,一个可容纳上百人的高台,就矗立在总部大楼前面。

    这里是庆典的主席台,鲜花环绕,一幅巨大的红幅横挂其上:热烈庆祝金泰国际成立六十周年!

    庆典将会有一次盛大的阅兵仪式。当然,所谓的阅兵,并不是真正检阅部队,而是检阅金泰国际旗下数十个分公司员工组成的花车队,这是每五年举行一次的金泰庆典的重头戏。来自世界各地的贵宾,将目睹金泰旗下各分公司员工的精彩表演。

    当然,能坐到主席台上的客人,那才是真正的贵宾,尽皆是来自世界世界各大超级财团的大佬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普通客人,将会被安排到一楼的大刑宴会厅,这里也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阅兵,只是位置稍微差一点。

    客人们陆续到场,服务员殷情地招待,大厅里笑声洋溢。各方宾客相互打着招呼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每次这样的庆典,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,也是一次交流会,可以认识更多的朋友,甚至能接触到平时很难见到的一些大人物。

    而做为一家国际性的超级集团,金泰邀请的客人,不是一方的经济巨头,就是有着强大势力的某一地区的大佬,身份自然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然而,眼见客人越聚越多,离庆典的开始也只有一个小时了,却迟迟不见今天的主人,美女总裁杨文竹到来。

    这让赵君儒以及所有在场的高管,心中顿时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清楚,这段时间来,因为上次董事会上的变故,杨文竹为了平息以及应付葛兴事件带来的影响,一直是忙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是最忙,杨文竹做为今天庆典的主角,她也绝不可能不出现。否则,这必将引起轩然大波,让所有的客人猜疑金泰是不是出了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时间在不断地流失,从早上八点,到现在的九点多钟,要到场的人基本都已来到,甚至主席台上的那些重要贵宾也已全部入席。偏偏主人杨文竹,却丝毫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而且,赵君儒等人已打了几个电话,却根本无法接通,被那句不在服务区的提示,都给弄蒙了。

    杨董这是怎么了?她难道出了什么事,竟然到现在还不到场?

    一众高管,虽然在笑颜接待各方贵宾,心里却都在打着鼓。对于杨文竹的迟迟不到,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贵宾中一些重量级的人物,心中也都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主席台上,坐的都是来自各国超级集团的大佬。美尔岛,英尔岛以及欧尔岛等几家世界排名百强的大集团,都派出了副董以上的巨头。

    换在平时,象他们这样的大人物出现,杨文竹做为总裁,自然是早早地到来,陪同他们一起,招待这些难得一见的贵宾。

    那知,这些人已来了近一个多小时了,却只有赵君儒等人相陪,美女总裁杨文竹,竟然一直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这让这些大佬,心中都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象他们这样的人物,自然最讲究的是一个面子和身份。一般场和参加某个聚会,不仅是迎接的人要相等的地位,连陪同,应酬,也是有许多规矩。否则,那就是不合礼数,是对他们的不敬。

    如今,出面陪同的人,却明明不在同一层次上,这岂不是已怠慢了他们吗?

    这让这些大佬的心中都已有了些芥蒂。他们可不是闲着没事的人,能站在世界经济的巅峰,每个人都是日理万机,甚至每秒钟都是能产生亿万财富的主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特意抽出时间,来参加金泰六十年庆典,这本是给足了金泰的面子。

    但是,做为金泰的掌舵人,杨文竹却这样不识时务,一反常态,在如此重要的场合,迟迟不现身,确实已是失了礼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凝重起来。而杨文竹的迟迟未来,也让场中的人们,立刻想到了前段时间金泰的一些变故。

    渐渐的,许多私下的流言,开始流传开来。说是金泰可能出了大问题,这才让美女总裁杨文竹抽不了身,迟迟不能到场。

    流言越来越多,说什么的都有,甚至前几天发生在董事会的一些内幕,也不知被什么人传扬了开来,说的有鼻子有眼,场中窃窃私语声一片。来自世界各地的贵客们,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这回可要糟了,这样下去,这个庆典会义要黄了。”

    赵君儒以及孙永生,曹文龙和杨飞等人,心里暗暗叫苦。他们都看出来了,如果杨文竹再不到来,只怕庆典真的要乱了,根本无法正常召开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出现了这样的状况,金泰只怕会立刻受到巨大的影响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回是真的要看金泰一场好戏了。”

    在贵宾席中,有两个人,听着四周的议论,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