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4章 庆典开始
    “飞渡,姓杨的这丫头,看来应该是在为姓张的那个小子忙碌。”

    贵宾席中,凌太虚与身边一个年纪在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,小声地交谈着,神情满是讥讽。

    “嗯,三叔,要是姓杨的那丫头,为了姓张的那小子,从而误了庆典,这回可是笑话闹大了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飞渡的人,正是凌霄国际如今的总裁,凌家的这一代掌舵人,也是凌云天的父亲凌飞渡。

    做为与金泰国际同一级别的超级财团,这次金泰六十年庆典,自然是在受邀之列。

    本来,凌飞渡和凌太虚两人,并不想亲自过来。不过,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,他们却决定一起到场庆贺。

    当然,所谓的特殊原因,那就是张横昨天晚上被警方抓捕的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横的抓捕,不仅仅是凌云天要对付他,背后真正的操手,乃是凌家的这两位大佬。

    当日凌霄的镇店之宝,在大庭广众之下,被鉴定为西贝货,这顿时在凌家引起了一场大地震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天张横似是无意中说的内鬼,更是让凌家窝里大乱,凌太虚和凌飞渡,最初确实是对家中的重要成员,起了疑心。特别是凌云天,他原本在生活上就不检点,除了在做生意上还算有点本事外,其他方面,那完全就是劣迹斑斑。凡是富家少爷有的那些劣性,他是无一不少,什么吃喝嫖赌,什么争风吃醋,那根本就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不过,折腾了好一段时间,把整个凌家都闹得鸡犬不宁,最后却始终没有调查出什么内鬼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他们凌家聘请的专职风水师,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研究,终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。

    从神之赐福的碎片上,那位专职风水师,终于探察到了一缕残留的真元气息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神之赐福,确实是被人做了手脚。从那缕残留的真元来判断,是有一名修为极高的风水师,暗中破坏了神之赐福,并吸取了它的奇异能量。以至于让这枚稀世珍宝,成为了凡物。

    而且,从各方面的情况,以及当时场中的现场状态来分析,暗中做手脚之人,极有可能就是张横本人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凌飞渡和凌太虚勃然大怒,他们这才意识到,原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竟然就是张横。那时候,张横所谓的内鬼,无非是释放的烟雾弹,是在误导他们,让凌家自己处于了内乱中。

    并且,他们也怀疑,张横此次对凌霄的神之赐福下手,极有可能背后是金泰在支持。

    不是吗?金泰与凌霄这些年来,一直是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。尤其是近两年,因为世界经济的下滑,让这两个超级财团在许多方面的冲突越来越甚,已到了剑拔弩张的状态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金泰因为凤瓴山疫情,让它处于了巨大危机中,凌霄立刻趁着这个机会,对金泰进行了袭击,抢夺了金泰许多产业的份额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因为神之赐福的事,却是轮到了凌霄陷入了声誉危机中,反过来让金泰得到了许多即得利益。

    如果这背后没有金泰的支持,凌飞渡和凌太虚是杀了头都不信。

    然而,断定搞鬼之人,乃是张横,这也仅仅只是那位专职风水师的猜测。要用现代的科技手段,来证实张横就是破坏神之赐福之人,还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是在说,凌家就算知道了张横是黑手,却也无法把这事拿到桌面上来摊开说。更无法把张横告到法庭,让他赔偿或为此负责。

    不过,正常的手段不能让张横伏法,凌家可不能就这么放过张横。所以,凌飞渡和凌太虚两人,就准备采取一些特殊途径,来对付张横。

    正好,此时葛兴暗中找到了凌家,想联手对付金泰。于是,双方一拍即合,这才想出了通过上层关系,利用警方的力量,暗中抓捕张横。

    当然,对付张横只是一个目的,最重要的是:通过对付张横,可以对金泰造成打击。这就是他们会选择在金泰六十庆典的前一夜,实行这个阴谋的原因。

    事情进行得很顺利,昨天晚上,张横被警方抓捕,并由葛兴和凌云天两人,亲自前去对付他。

    当张横被关入地下监狱的时候,凌云天便打来了电话,告之事情已办妥。这让凌飞渡和凌太虚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所以,两人一大早,就决定亲自来金泰的庆典看看。

    从各方面所获得的消息,金泰的美女总裁杨文竹,似乎与张横的关系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那么,在金泰庆典即将举行的时刻,杨文竹如果知道了张横被警方抓捕,甚至是听到了他不幸的消息,这个杨家乳嗅未干的小丫头,她会是个怎么样的表现?凌飞渡和凌太虚还真是非常的期待,想看看杨文竹的笑话。

    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显然杨文竹确实是受到了此事的影响。否则,她不会到了现在,庆典即将召开,却仍未露面。

    看来,今天金泰要在世界各地的贵宾前出丑,是即将成为事实了。

    “十点到了,十点到了!”

    突然,贵宾席上传来了一阵喧哗声:“庆典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原本还在各自议论着的客人们,目光全部望向了广场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有一面巨大的液晶屏,此刻上面正显示着一口电子钟,正不断地跳跃着数字,果然已是到了十点整。这是金泰庆典召开的时刻,但是,主席台上,并没有出现杨文竹的身影,甚至连其他一众陪同人员,也并没有上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难道今天金泰的庆典,杨董不准备参加吗?”

    刹那的寂静,台下议论声四起,场中的秩序顿时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在这样隆重的场合,金泰的美女总裁竟然会缺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议论声骤起,所有来参加庆典的贵宾,人人惊疑,个个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赵君儒以及孙永生和杨飞曹文龙,杜彦明等一众高管,却已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在焦急地等待杨文竹的出现,另一方面,更是在紧急联系她。

    可是,杨文竹自昨天晚上与小青一起出去后,就没有了消息,到了早上,更是直接失联,根本无法找到她。电话不在服务区,人更象是人间蒸发了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此刻,庆典开始的时间已到,杨文竹竟然仍是毫无消息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赵君儒等人惊惶莫名?

    眼看场中气氛不对,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贵宾,已是有些骚动起来。赵君儒和孙永生等人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,必须得圆场。”

    陡地,孙永生神情一凛,做出了决定:“我们不能因为杨董的缺席,让庆典冷场。我看不如这样,杨董的现场演讲可以推迟,其他的庆典活动照常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也只有这样了!”

    赵君儒以及曹文龙和杨飞等人互望一眼,最终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庆典绝不能冷场,否则,金泰这回要是在世界各地的贵宾前丢了面子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做出了决定,赵君儒向主席台旁边的一个大棚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开始吗?”

    那个大棚里,坐着不少的工作人员,一个个面前放着各种电子设备。这里是整个庆典的指挥部。

    象这样的大型庆典,自然需要一个统一指挥和协调的部门,以便让各项工作有序进行。

    赵振雷正是今天的庆典总指挥。他是金泰国际的财务总监,今年虽然只有三十五岁的年纪,但在这个位置上,已是干了好几年。

    赵家与杨家是表亲,赵振雷与赵君儒是堂兄弟,在赵家是长子,早年曾在美尔岛财经大学毕业,是经济学博士。因此才能成为金泰国际的财务总监。

    赵振雷的能力相当不错,这次做为庆典总指挥,也是杨文竹对他的肯定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也没想到,今年的这次庆典,在这重要的时刻,杨文竹竟然会缺席。

    眼看庆典时间已到,杨文竹却仍是不见踪影,赵振雷额头上的汗都渗出来了,正想采取点措施。这个时候,却是看到了赵君儒传来的开始的信号,这让他不禁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不过,赵振雷也猛地醒悟了过来,知道现在已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不管怎么样,庆典的事不能因为杨文竹的缺席而停止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赵振雷强作精神,向四周的工作人员,做了一个开始的手势。

    顿时,激昂的音乐声响起,主持人也同时收到了工作人员发出的信号,手拿话筒,走到了前面:“各位来宾,各位女士们,先生们,欢迎大家参加金泰国际成立六十周年的庆典。现在,庆典正式开始。”

    下面一片掌声,所有金泰的高层带头鼓掌,带动在场的员工,尽可能把气氛弄得热闹些。

    本来,按先前的程序,庆典开始后,就是美女总裁杨文竹的演讲。但是,现在杨董不在,这一程序自然得改变。

    所以,主持人接下来的话,却是让在场所有客人哗然一片:“下面是阅兵仪式,请各位来宾观礼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场中的客人顿时如同是炸了窝一样,不禁面面相觑,主持人的这一翻话,岂不是说明,这次金泰美女总裁杨文竹将真的缺席吗?

    天啊!这样隆重的场合,谁都可以缺席,就是杨文竹绝不能缺席。可是,最不能缺席的主人,却偏偏未到场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场中所有人震惊?

    那么,金泰的美女总裁这是出了什么事?或者是说,金泰是出了什么事?一时间,场中议论声骤起,所有客人因为杨文竹的缺席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请问金泰的主持人,为什么杨文竹杨董竟然没有参加今天的庆典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扩音器中,突然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:“她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