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6章 解围
    “这不是台岛上面那位老人家吗?”

    随着直升机中走下来的那几人,场中刹那惊呼一片。

    不错,走在最前面的那位老者,仪态俨然,不怒而威,他不是那位老人家又会是谁?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欧阳和闲云子一左一右,紧紧相随,之后才是他的工作人员安柯弟。

    当然,人们也看到了一直没有现身的美女总裁杨文竹以及小青和张横。不过,有前面那位老人家在,杨文竹他们似乎并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欢迎您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四周陡地响起了震天的呼喊声,金泰的所有员工,在赵振雷的指挥下,热烈的鼓掌。

    开玩笑,台岛的至尊亲自到来,不管他是何目的,能在金泰六十年庆典的现场出现,这无疑就是给了金泰天大的荣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别说是金泰,就算是台岛任何一家超级财团,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。所以,他老人家出现在此,这是破天荒第一遭。赵振雷那能不抓住机会?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亲临现场?难道金泰总裁之所以迟到,就是因为他吗?”

    主席台上,那些刚准备离席的各国贵宾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最后目光也都凝注到了老人家身上,一个个脸现诧异。他们确实也是被老人家的突然出现,心中给震动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老人家怎么会来参加金泰的庆典?”

    人群中,凌太虚和凌飞渡互望一眼,满脸的惊骇:“而且,欧阳和闲云子两位高人,也怎么会一起出现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凌太虚和凌飞渡,确实是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认识欧阳和闲云子两人,更清楚两人的背景和身份。平时,别说是他们一起连袂而来,就算是要想见到他们中的其中一个,也是无比的困难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他们昨天晚上算计的张横,竟然也出现在了现场。看张横的模样,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。

    凌太虚和凌飞渡的心顿时咯噔一下,脸色变得难看无比,两人都已意识到了什么,一种强烈的不安感瞬息笼罩了心神。

    张横没事,甚至还与欧阳以及闲云子和老人家一起出现,这样的情况太震憾人心。

    那么,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。昨天晚上,凌云天早就汇报过了,张横已被顺利抓捕,并带往了一个秘密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各位来宾,女士们先生们,今天是金泰国际的六十周年庆典,请允许我这个不速之客,喧宾夺主,在这里对来参加本次庆典的各国贵宾,各地朋友,表示热烈的欢迎和真切的问候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老人家在众人的簇拥下,已走到了主席台上,拿起了话筒,向着全场发表了简短的演讲。

    说着,他做了个抱拳的动作,对四周所有人拱了个罗圈揖。

    刹那,呼喊声再起,场中沸腾了。无数媒体的闪光灯更是噼噼叭叭地闪个不停,气氛在这一刻达到了鼎点。

    这次来参加庆典的媒体记者也是兴奋无比,他们还真没想到,在金泰庆典的现场,竟然能看到老人家的出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今天金泰的庆典,可谓是一波三折。先是金泰美女总裁的缺席,之后是凌霄国际的反客为主,现在更是老人家的亲临现场。

    可以说,发生在现场的这些事,完全出乎了记者们的想象。而许多触角敏感的记者,已是立刻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老人家在这样的场合出现,这到底意味着什么?是不是台岛的高层,这一次有了什么方向性的变化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记者的注意力高度地集中起来,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各位朋友,在下这次来参加金泰的庆典,一方面可以说是适逢其会。但是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也是在下特此而来。”

    等场上的掌声稍歇,老人家又道,神情却渐渐地变得严肃起来:“我们台岛一向有亚洲四龙之称,也一向最注重经济的发展。经济关系到国际民生,是我们台岛立世的根本,是台岛亿万万百姓安居乐业的倚仗。因此,经济是我们台岛的立国之本,无论在什么时候,在什么样的国际形势下,经济就是第一位的重头戏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大家也都知道,世界经济处于一个瓶颈期,世界各国都在寻求经济反弹,寻求新突破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老人家陡地提高了声调:“越是如此严俊的时刻,我们越不能放松。所以,在下非常观注在我们台岛,象金泰这样的国际集团的发展和稳定。”

    四周又响起了震天的掌声,赵振雷以及杜彦明等一众金泰高层和员工,已兴奋得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老人家在这样的场合,着重地提了金泰的名字,这无疑就是给金泰抹上了一道金光。就凭他的这句话,金泰在台岛,乃至在世界上,声誉将会更提升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对于金泰的员工来说,那更是无上的荣耀。所以,场中所有金泰人个个兴奋,人人激动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主席台上的贵宾们,也一个个脸现沉吟:“难道这是台岛要重点扶持金泰的前奏吗?”

    一众世界各国的经济巨头,立刻意识到了老人家话中的隐含之意。他们心中自然清楚,以老人家的身份,在公众场合,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有深刻的含意。

    现在,他着重提到了金泰,这岂是开玩笑?

    不仅是巨头们,下面的各大媒体的记者,也是一个个精神一振,他们的嗅觉已嗅到了老人家话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不是吗?老人家一再强调经济,最后更是提了金泰的名。这不就是在说:高层对台岛如今的经济不景气,已特别的关注。老人家就是借着这个时机,发出了他要整顿经济,促进发展的信号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无数的记者眼睛都亮了起来,他们已把握到了台岛今后一段时间内的脉搏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他竟然在这样的场合,提到金泰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人群中,凌太虚和凌飞渡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心中的震憾已是无以复加。老人家的表现,让两人心中的那份不安,强烈到了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阴郁地望向了张横和杨文竹那边,想从他们的神色中看出点端倪。

    只可惜,杨文竹现在的注意力全在主席台上的老人家和一众贵宾身上,那里有功夫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倒是张横,正悠闲地举目四望,目光也正好望向他们两人,眼神却是刹那变得犀利无比,而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。

    显然,张横已认出了凌太虚,他那满含深意的目光里,包含了太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!”

    与张横的目光对视,凌太虚心头一凛,突然有一种仿佛被看穿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冷冷地瞟了他一眼,转过头去,心中暗道:“老家伙,凌霄完了。”

    杨文竹之所以迟到,又突然会与老人家一起出现,这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在知道了金泰以及凌霄等超级财团,被倭岛的乙贺流暗中渗透。这让欧阳和闲云子等人心中大惊。

    他们立刻意识到,此事已不是一家一业的事情,而是已关系到整个台岛的经济,甚至是根基的问题。

    几人一商量,立刻决定把这一情况向老人家汇报。

    果然,当老人家知道,金泰和凌霄这两个国际性的大财团,竟然遭到了乙贺流暗中的阴谋,甚至现在的凌霄,已暗中被乙贺流左右,他确实是无比的震惊。

    所谓窥一管而知全貌,从金泰和凌霄这两个财团的情况来看,乙贺流对台岛的暗中渗透已是非常的严重。此事他自然是不会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因此,老人家也顾不得什么,立刻坐上专机,直飞白云观,与闲云子以及欧阳他们当面会谈。

    老人家来的太突然,当时守在门外的小道士,根本没想到这位会降临,顿时慌了神。这才会忙不迭地跑进来汇报。

    只是,当时小道士太震惊了,所以脱口而出就是不好了,却是把屋里的人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当然,也正是因为他的到来,四周的电子信息被屏蔽,杨文竹和小青的手机,这才会突然失联,以至于让杜彦明他们,一时失去了杨文竹的行踪。

    大家的商议一直持续到了十点左右。先前因为杨文竹也不敢打断众人与老人家之间的谈话,所以眼看庆典的时间即将到来,却也只能心中焦急。

    直到谈话结束,杨文竹这才提出告辞,要急急赶往庆典现场。

    老人家一听,知道自己差点误了金泰的庆典活动。当下,立刻做出了决定,准备亲自前往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突然降临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当然,之所以亲自到此,除了解金泰之围外,他心中也早已有了想法,那就是想借此机会,向世界各大经济巨子,以及各家媒体记者和民众,传达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现场因为老人家的到来,完全逆转了刚才的不利形势。所有原先想提前离席的贵宾,自然都坐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。客厅里的客人,更是兴奋之极,能在这样的场合,见到老人家,这也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大荣幸。也许有过这一次机会,以后就永远不会有了,可以说是他们一生中可以向别人炫耀的姿本。

    有了老人家参与的庆典,金泰国际这回是万众瞩目。不过,在这热闹的气氛中,凌太虚和凌飞渡却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先前凌太虚的表现,只要不是傻瓜,谁都看出来了,他这是有意在为难金泰,甚至已是正面与金泰撕破脸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金泰得到老人家的支持,他们凌霄又将会遭到怎么样的遭遇?

    两人忐忑不安,为凌霄今后的命运担心起来。然而,让他们更加意想不到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