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9章 鲁班传人
    肖承源所说的诺亚冥舟,确实是让张横心中很是震动。因为,诺亚冥舟,关系到玄学界三大谜团。

    据说,诺亚冥舟乃是上古的一件神物,它虽然被称为舟,但其实横渡的不是大河湖海,而是可以渡往幽冥。

    因此,诺亚冥舟也被称为阴阳冥舟。之所以被叫做诺亚冥舟,是因为此舟曾在无数年前,被西方教派所获得。

    在西方的神话中,有一个名叫诺亚的人,知道了世界即将发生大洪水,所有的生命都将被毁灭。所以,他造了一只大船。

    他在船里放入了各种生物,在大洪水降临的时候,总算保留了这些生物,在大洪水退后,这才能让世界重新拥有各种各样的生命体。

    这就是西方人传说中的诺亚方舟。

    当年,阴阳冥舟落到西方教派手中,他们认为阴阳冥舟不好听,从此就改名为诺亚冥舟。

    不过,西方教派得到此舟不久,就被东方玄学界夺了回去,从此不知所踪。最终成为了玄学界三大谜之一。

    此刻,听肖承源突然提起诺亚冥舟,张横如何不心中惊疑?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的为人我很欣赏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而且,你的本事更是让大哥我佩服,那天只有你能抗衡玄机老和尚的佛家雷音,足见兄弟你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请张兄弟和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目光陡然一凛:“此事关系到诺亚冥舟,张兄弟如果愿意,我就把事情告诉你,不然,全当我什么也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肖大哥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心中更加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明人面前不说假话,我可以透露一点消息给你,我知道一些关于诺亚冥舟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张横,声音更见凝重:“而且,知道它即将在最近的几天内出现。所以,我这段时间,一直在找合作者。这次既然遇到了张兄弟你,就想请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肖承源所说的话,确实是震憾人心。

    消失了无数年,在玄学界被传为三大谜团之一的诺亚冥舟,竟然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这事要是传扬开去,只怕会引起整个玄学界的轰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肖承源目光炽烈,死死地瞪着张横,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,肖大哥,既然你这么信任在下,我那会不识趣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终于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开玩笑,做为一名玄门修者,知道了玄学界三大谜团之一的诺亚冥舟现世,如果对此还无动于衷,那也就不用再混了,直接回家抱老婆孩子去。

    而且,虽然心中急切地想回大陆。但离年关毕竟还有二十多天,想来也影响不了回家过年。因此,张横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也绝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嗯,张兄弟!”

    肖承源眼眸一亮,举起了一只手掌:“那就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叭!

    张横也举起掌来,与他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大笑,心照不宣,双方的合作,算是从此开始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酒喝得更爽快,两人也不再客套,商议起了具体的事项。

    先前肖承源只是说了个开头,对于诺亚冥舟的其他相关信息,并无透露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既然已答应了合作,他就要把一些细节的事情告之张横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诺亚冥舟将会在最近几天的时候出现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神情肃然:“所以,最迟我们今天晚上就得出发。你等会回去准备一下,我会在海边等你。”

    当下,他说了海边的具体方位,这才继续道:“这次我们出海的人,一共有四人,现在加上你,就是五个,其他四人是我早就约好的同伴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心中的好奇已是更甚。尤其是听肖承源的意思,这次诺亚冥舟似乎是出现在海上。

    大海是这世上最神秘的所在,即使是现代的科技已然很发达,人类已登上过月球,并能向火星以及其他星球发射宇宙飞船,甚至建立了一些空间站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地球本身的大海,却仍是知之不多。许多海域,特别是深海,还是人类的禁区,对那里的情况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玄学界虽然情形不一样,在玄门秘闻中,记载着许多世人所不知的海况,还有一些神秘的仙山就在海里。但是,要说对海洋已然了解,玄学界之人,也不敢吹这样的牛。

    张横上回在钱塘江,就曾因为与艾莎利亚出游,最后进入了海底的禹王殿,并获得了镇海印。

    而那儿仅仅是出海口的近海,如果到深海,张横还真没这样的经历。

    至于肖承源说有其他同伴,张横心中也是能理解。这样的大事,肖承源自然不可能一人行动。有几名同伴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张横本身可没什么需要准备的,他平时所需的物资,早就储藏在江山社稷图的空间里,因此,他只是打了个电话给杨文竹和小青以及李佳楠,就可以直接跟肖承源走人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张横和肖承源一起,来到了桃园海边的一处小渔村。在那里,肖承源早就准备了一艘海船,将会在今天晚上出海。

    当两人来到那里的时候,果然已有三个人等在了海边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我说过的那位大陆来的张横张兄弟!”

    肖承源笑着向三人招呼,并把张横介绍给了众人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指了指面前一位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的男子:“张兄弟,这位是孙秋秋少,高雄孙家的三少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个高雄孙家。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在台岛,他自然也从李佳楠那儿,了解了台岛这边玄门的一些具体情况,尤其是对台岛各个玄门世家,更是有了大概的脉络。

    高雄有三大世家,其中孙家最是神秘。因为,孙家据说是鲁班术的传承者,有关鲁班秘术,天下无出其左右。

    张横所学比较杂,鲁班术也有所涉及。心中本想着有机会接触一下孙家,只是没有这样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知,今天却在这里遇到了孙家之人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位叫孙秋的年青人,神情比较冷傲,一张英俊的脸,看起来还真有几分高大帅的气度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的目光却落在了孙秋的双手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双很有型的手,手指细长,保养的就象是女孩子一样,皮肤细腻光洁,比姑娘家还姑娘家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的眼里,这双手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,似乎蕴含着某种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刻,孙秋正闲着无聊,握着一柄精致的小刀,在雕刻一块木头,雕的似乎是一条蛇,但只雕了个蛇头,其他部分并未成形。

    然而,仅仅只是一个蛇头,却已是惟妙惟肖,让那块木头仿佛有了一种灵动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鲁班术的传承者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微微一震:“不仅雕刻功夫了得,而且,年纪轻轻修为也已达到了二品初期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久仰大名。”

    孙秋此刻也正目光灼灼地打量张横,他显然也看出了张横的不凡,主动伸出了手来:“最近听朋友们经常说起张少,哈哈,今日一见,果然人如其名,幸会幸会。”

    “秋少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孙秋的神情却是微微一滞,他感觉有些看不透张横,心中更是有些不服气这段时间张横在台岛的表现,所以,趁着这握手的机会,已是存了暗中较量之心。

    那知,他手中一运暗劲,却如同泥牛入海,竟然丝毫感受不到对方的反应。这让孙秋的眉毛不禁又挑了起来,对眼前的张横更多了几分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另外两人也目光炯炯地在注意着张横,见到孙秋这副样子,神情不由尽皆一凝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这位是宋晓平宋兄弟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肖承源把一位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,介绍给了张横:“他跟我合作多年了,是我的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指了指最后一人,那是个年纪在二十五六岁的青年,一脸的黝黑,脸上还有几块锈迹。

    虽然是大冬天,却穿了一身敞胸的皮夹克,里面如虬根般的肌肉块块突兀,显得很是强壮魁梧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肖承源说出他的名字,年青人已向张横挥了挥手:“段虎,玩水的。”

    他朝张横笑笑,简短地自我介绍道:“听说过张大师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段虎显然是个不善言语的人,甚至给张横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向他点头回礼,心中已是恍然:眼前的这个叫段虎的年青人,是位长期与海水打交道的人。这从他黝黑的皮肤和那残留的锈迹就可以判断出来,这是长年累月浸泡在海水中特有的现象。

    段虎虽然年青,但他的力量也已在二品中期。不仅如此,让张横有些看不透的是:段虎身上有一股神秘的气息,似乎他的修为还不仅仅只是表面上所看到的这样简单。

    现场的四人,包括肖承源在内,似乎只有宋晓平最朴实,他也是位达到二品中期的玄门修者。其他人好象都有些让张横看不透的细底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微微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让张横心中暗自诧异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