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0章 海盗传说
    肖承源准备的这条海船,是一艘豪华的游艇,长有十余米,高有三层,看起来很是亮眼。

    不过,当走入船里,这才知道这条游艇是经过改装的,里面的设备全是最现代化的高科技。尤其是驾驶舱里,一应设备齐全。并且,游艇的动力也不是普通的柴油机,用的竟然是军用的配置。

    船上有十几名船员,看他们一个个身形彪悍,腰间似乎都带着家伙,显然也不是什么普通的船员。

    果然,肖承源介绍道:“张兄弟,这船上的都是自己的兄弟,跟我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心中更是恍然。象这样的探秘活动,自然是需要大量的人手,也只有多年的亲信,才能跟随。

    这些船员虽然都是普通人,但他们身上带着现代化的武器,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是,让张横意想不到的却是:当众人进入船舱,里面竟然早就有一个人坐在那儿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妖娆的女子,年纪在二十多岁,穿着一身紧身的皮衣,样貌很是妩媚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这位是我的女友,她这次也想出来玩玩,所以就带着她一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见张横有些狐疑,肖承源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说着,向那女子招招手:“燕子,这位是张横张少,我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好!”

    燕子巧笑嫣然,很乖巧地朝张横点头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燕姐好!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点头,心中却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,看似妖娆妩媚,但是,在张横的感觉中,却是非常的怪异。尤其是这女子那勾魂夺魄的眼眸,顿时让张横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不过,燕子既然是人家肖承源的女友,张横也不好多看她,心中却已是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太阳落山的时候,游艇开始出发了,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大海中。

    船舱里,肖承源等人却围坐在一张圆桌边,桌上摊开了一张海图,肖承源神情严肃,解说着这次行动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们都知道这次出海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手指指指海图,在上面画了个圈:“据我当年所获得的一个消息,我们玄学界三大谜团之一的诺亚冥舟,就会在最近这段时间出现在这片海域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肖承源手指所指的海图上,一个个神情凛然。

    海图上所表示的,是一片空白区,上面有星星点点的岛屿。只是,因为那些岛屿实在是太小了,在海图上只是一个点,并没有具体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片海域,根本没有名字。不过,我曾经出海几次,对那里探察过。所以,我给它命了个名字,就叫道乾礁区。”

    “道乾礁?”

    孙秋的眼眸陡地一亮,似是想到了什么:“肖老大,难道这与当年的林道乾有关?”

    做为高雄本土生长的人,孙秋自然对道乾这个名字非常的熟悉。在明郑之前,外海有一股强悍的海盗,头领就叫林道乾。

    林道乾本是广东潮洲人,后来成为一名海盗,在台岛这一带横行海上。台岛民间关于他的传说很多,甚至现在还留传着他在台岛寿山一带,藏有宝藏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哈哈,秋少,你猜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点头:“确实是这样,诺亚冥舟的消息,就是本人从当年大海盗林道乾的遗物中所获得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说来也是机源巧合,确实是有大气运之人。台岛民间传说中的大海盗林道乾,所留下的寿山宝藏,早年间被他无意中得到。

    因此,他不仅获得了那里的许多珠宝,更是在其中一些遗留的纪录里,寻找到了有关诺亚冥舟的线索。

    按那些纪录,传说中的大海盗林道乾,他其实并不是普通人,乃是一位玄门修者。而且,还是位修为达到了三品顶峰的强者。

    当年他之所以能横行台岛外海,明军曾无数次的围剿,却无可奈何。甚至他后来还能纵横台岛四周各个小国,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把他怎么样。就是因为他本身力量的强大。

    后来,林道乾据说是因为自制土炮,在实验时被土炮自爆而炸死。从此,一代枭雄魂消海外。

    但是,在那本纪录中,却记载了林道乾不一样的人生。他其实并不是真的死在了土炮的自爆中,而是借此遁世,远走他方。

    按纪录中的说法,他作恶太多,已是引起了一些玄门强者的公愤,当时已是有不少强者联手,准备诛杀林道乾。

    终于,他在一次出海的时候,被几大强者围攻,身受重创。虽然最终还是被他逃走,但他却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林道乾自知这样下去,绝对无法幸免。所以,就想出了一个金蝉脱壳之计,那就是对外宣称土炮自爆,死于非命。其实却是偷偷潜往了海外。

    当然,他潜往海外,也不仅仅只是为了逃命,而是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他在一次海外抢劫中,抢得了一本古藉,里面竟然记载着诺亚冥舟的消息。这顿时让林道乾心中大动。

    他当时的力量已达到了三品的顶峰,隐隐即将突破到四品。只是,一直无法窥破四品这一道槛,已在三品顶峰停步了多年。

    得到诺亚冥舟的消息,他立刻看到了突破的希望。要是能得到上古神物,他何愁修为无法进阶?

    于是,就借遁世之机,潜往海外,去寻找诺亚冥舟。从此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从那些纪录来看,他留在寿山的珠宝,一则是为将来回来时,企图东山再起而留下的资本。

    另一则,他也是怕这次海外寻宝出事,提前给后代所留的财富。因此,才会在珠宝中遗留了这些纪录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些珠宝他的后人却没有得到,反尔在数百年后,便宜了肖承源。更是让他知道了有关诺亚冥舟的消息。

    肖承源简略地说着,船舱里的所有人,神情都变得有些古怪。大家还真没有想到,肖承源竟然有如此大气运,曾经得到过传说中的大海盗,林道乾的藏宝。

    “诺亚冥舟是上古神物,它非常的神秘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目光扫过四周众人:“按林道乾的纪录,它就沉在这片道乾礁区。不过,每过百年左右,就会现世一次,而且还是在腊八后三天。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张横,段虎,孙秋以及宋晓平等人,甚至一边的燕子,也都竖耳听着肖承源的述说。这些秘闻,也是大家第一次听到,所以特别的用心。

    “从我们这里启航,大约两天时间就可以到达道乾礁区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道:“因此,我们到那里,还有一天的周旋余地。这两天大家好好休息,到时我们精诚合作。希望这一次能找到诺亚冥舟,解开千古以来,玄学界的这一大谜团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变得无比的炽烈,肖承源的话,让大家都感觉心中热血在沸腾。上古神物,千古三大谜团之一的诺亚冥舟,想想这些,都让所有人都感觉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然而,肖承源他们并不知道,就在他们的游艇驶入大海的时候,在离他们的船只十数里外的海面上,一艘海船,如同是幽灵一样,远远地缀着。

    海面广阔无垠,但是,那只海船,却如同是附骨之蛆,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,似乎对肖承源的船只,所航行的海路无比的熟悉,完全清楚他们的行进路线。

    夜风渐渐的大了起来,海浪也变得汹涌。张横已回到了自己的船舱休息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几平米的狭小空间,但这里的设施非常的完备,显然为这次出海,肖承源确实是做了精心的安排。

    张横静静地坐在床铺上,脸现沉思。

    这次参加肖承源的寻宝队伍,虽然是个意外。不过,听了刚才肖承源的那些介绍,张横也对找到传说中的诺亚冥舟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的心中突然多了一些莫名的东西。尤其是在见到了孙秋以及段虎和宋晓平等合作者,心中的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几人也不知肖承源是出自何种原因,把他们找来聚集在了一起,参加这次寻宝。

    想来,肖承源肯定还隐瞒了些什么。毕竟,有关诺亚冥舟的所有消息,全在他一个人心里。而且,从他所说的话来看,他为此事也已精心准备了好多年,甚至还曾经到过他所说的那片道乾礁区。

    因此,真正的内幕,也只有他一人清楚。其他人只能跟着他。也许,只有到最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才会明白。

    现在,大家所要做的,自然是养足精神,把状态保持在最佳,以便应付接下来的一切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手一翻,掌心中已多出了那串梅花金钱。

    对这次寻宝的前途,张横感觉有些迷茫,所以,他想趁现在这个时机,好好地来推演一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手指轻轻地捏动,五枚梅花金钱在指间陡地缭绕起来,闪烁起了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当手掌放开,梅花金钱顿时在床铺上洒落开来,形成了一个奇异的梅花状。

    梅花金钱是串在一起的推演法器,它的五枚金钱可以任意转动。但是,不管如何变化,最终都会形成梅花的形状。

    只是,每一种梅花的形状并不相同,配合心法,就可以从不同的梅花形状中,推演出不同的结果。

    此刻,这五枚梅花钱,呈含苞欲放状,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脸色也变得凝重无比:“梅香暗渡!这是……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